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TWICE(紗瑜) 追光者

《追光者》

“有的愛像陽光傾落,邊擁有,邊失去著……”

有些頹然地跌坐在候機區的椅子上,有些失神落魄地楞楞看著落地窗中,那已經準備起飛的國際航機。

失焦的眼仍正對著那面已空無一物的那面玻璃,劇烈起伏的胸也回到了平靜,呼吸,也沒有紊亂的節奏。

這就是妳要送我的驚喜,是吧?湊崎紗夏……

等回過神時,已經來到黃昏時刻,橙橘色的晚霞灑落在我的身上,一旁的空姐上前關心,我卻只能擺擺手苦笑離去。

在這離別之地,我力挽狂瀾,卻還是來不及抓住妳離去的身影,待在這,又有多麼的諷刺?

不知是怎麼走來這片海,也不知道我怎麼就坐在這由無數圓潤小石堆成的岸邊,黑底白線的帆布鞋已被海水浸濕,我卻也無心在意。

索性將溼透的鞋子與襪子脫下,將它們放置在一旁的空位上,狂傲的海風吹亂了我的髮,卻比不上此刻我心中的繁亂。

赤腳感受著冰冷的浪花一次次拍打,無數顆的泡沫所組成的白花,看著地平線那頭只剩下半截的夕陽,以及染色的湛藍,我卻想起了妳……

如果說你是海上的煙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妳就是周子瑜是吧?太好了,終於找到妳了……」還記得那一日,妳匆匆跑到我的身旁,喘著粗氣,額上布滿薄薄細汗,而我,對於妳的闖入,有些冷淡以及警戒。

見妳也沒有下文,也就只是繼續看著手頭上的書本,我對於這世界不是那麼在意,一直以來,我也獨來獨往慣了。

對於人,我只能達到友善地交流,但如果要更進一步,我則會退後好幾尺,豎立盾牌在我身前,因為我害怕,再度受到傷害。

殊不知,我才剛好不容易找回那被妳打斷的句子時,妳卻直接拉起我的手,再度打亂了我所習慣的節奏。

「妳…!」有些不悅地輕蹙起眉頭,但卻也乖乖地站起身來,看著妳眼眸中的急忙,我猜想,或許真的有要事吧!

誰知道,在下一秒,我們卻有更近的接觸,妳不知怎麼地忽然向後跌,而我憑著反射神經,我連忙扶住妳,就怕妳受到什麼傷。

「沒事吧?」我承認當下的語氣可能沒那麼友善,因為冷淡,是我面對這世界所學到的保護色。

但我卻沒有料到,接下來發生的,卻是令我面具產生裂縫的起頭。

「謝謝妳啊!妳果然很善良呢!」那笑容是如此地真摯與純粹,以為經歷地夠多了,也看透了這世上的虛偽,卻沒有想過,竟然,還有人保持著這種純淨。

「所以,有什麼事情嗎?」意識到這距離似乎有些太近,我連忙退了一步,刻意地拉出距離,而妳,卻沒有任何心生不悅,只是笑得依舊燦爛。

「班上的人都去外頭分組活動了,吶!快走吧!上課要來不及了!」妳說的義正嚴詞,而我,卻只是冷冷地扯出一個我認為還算友善的弧度。

「那堂課要分組。」說完這話,我認為已經把話都說完,轉過身,準備回到位子上繼續看我的書,而妳,卻執意地再度拉住我準備離去的手。

「我知道啊!所以我跟妳一組啊!走啦!快要遲到了,第一堂課就遲到不太好噢!」那種天真無邪,我當下卻只有無語,我不明白,妳為何要如此地堅持?

「我……」正想要開口婉拒,但妳卻捷足先登。

「跟我一組好不好啊!子瑜?」如此親暱的稱呼,我以為我能夠堅定立場,可是,卻還是想起了那份記憶中的溫柔,陰錯陽差地點了頭。

就是這一個允諾,改變了我們的距離。

後來,我也逐漸習慣上有妳在的日子,習慣了有妳的親暱,雖然有些排斥;習慣了有妳在我身旁,雖然我總表現地冷漠。

是妳,帶我踏入了妳的圈子,我也不知道究竟從何時起,我也習慣在妳背後就這樣靜靜站著,陪著妳護著妳,也追逐著妳。

不得不說,妳的世界真的很廣,妳的樂觀開朗與外向,造就出了妳的廣大人脈以及好人氣。

而我也不知道,這樣一個沒沒無聞的我,為何,妳就這麼選擇了我……

妳可知道,妳就像是那遙遠的星河,耀眼地總讓人想哭?

第一次妳親暱地攬住我的手,在跟我身旁應該算是同學的人談天著,妳可知曉?當下的我不知道該露出什麼表情,也只好強裝若無其事地望著遠方。

第一次妳牽起我天生略嫌冰冷的手指,走在人來人往的長廊上,妳可明白?我沒有表面上看起來地如此冷靜,心頭上的悸動,我無法忽視……

第一次妳抱住了我,將妳的頭輕輕靠在我的肩膀上,兩個人坐在學校的最高處,妳可發現?我偷偷地注視妳眺望星空的眼眸,是如此地閃耀動人。

第一次我親吻了妳,這是我的第一次主動,最讓我意外的是,妳的淚流笑著答應,妳可知道?在那一刻,我也就已經明白,其實我的冰冷,因妳融化,我的靈魂,就此淪陷,與惡魔交易。

我與妳,就像光與影的關係,而妳是光,我便是影。

我可以跟在妳身後,就像影子追著光夢遊。我選擇了默默守護,想要就這樣,守護著自己的那道光。

我開始嘗試改變自己,好讓自己能夠成為一個配得上妳的影子,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卻只感覺到越加無助。

妳的身邊,有著一個個追求者,我漸漸會開始擔心,這樣的我,擁有著妳,真的是對妳好嗎?

所以看到妳那些曾經與我的親暱在別人身上發生時,我會氣憤會妒忌,更多的是開始對自我的懷疑。

於是漸漸地,開始冷漠,原本不在意旁人眼光的我,也變得再也不像自己,當妳問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時,我卻一句話也不肯說。

最後,我選擇來到了這片海,獨自吹著海風,我誰也沒有留訊息或是透漏訊息,我想,這才是原本的我該有的樣子,不是嗎?

妳知道嗎?每當我為妳抬起頭,就連眼淚都覺得自由,只是海風,會吹乾我的淚水,好讓我得以發洩的如此隱密。

看著那落下的耀眼夕陽,我卻只能苦澀一笑,怨恨自己的懦弱以及弱小,我只怨,我配不上這樣的妳。

直到妳,匆匆跑到我的身後,緊緊抱住我。

我沒有意料地,妳會來找我,而且能找到我。

「下次,帶上我好不好?不要再這樣一聲不響」

我對妳承諾,而如今,妳卻就像我當年那樣,而我,卻沒有成功抓住妳離去的手……

夜幕低垂,星斗耀天,仰望那片星空,我卻不是想要看得更廣更遼闊,而是因為這樣,才能夠遏止淚水的滑落……

妳的離開,就像抽走我生命的泉源,沒有光,影子…還會存在嗎?或者應該說,還有價值嗎?

行屍走肉,我開始過一天是一天,我假裝我能過得很好,好讓妳能夠無後顧之憂盡情闖蕩,但或許也就只有我知道,獨自承受的每個寂寥夜晚,沒有妳的笑容,我也只剩下無止境的冷漠。

「妳怎麼會來?」直到我最後決定遵循著那份衝動,憑著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我隻身,去選擇追逐我的光。

「失去光,影子還有什麼意義?既然我要守護我的光,那麼我便要成為追光者,抓住屬於自己的幸福。湊崎紗夏,妳就是那個我願意用此生追逐與守護的光。」我笑著,將妳大膽擁入懷中,誰說,只有光才能擁抱影子?

「那麼,妳知道嗎?妳也是我的光,只是我在想,我的光,是否會重新找到我。周子瑜,我此生,只屬於妳,因妳耀眼。」妳笑著,加深這個懷抱,踮起腳尖,吻上我的唇。

“有些愛像大雨滂沱,卻依然相信會有那一道絢爛彩虹。”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