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APH/all普】apparent 顯然的

普魯士,本名基爾伯特,擁有世界上最美好的笑容,也值得世界上一切最好的事物。

因為我喜歡他,顯然的。

柔軟的銀色細髮埋在枕頭裡,曲線優美的背脊一直延伸到被棉被蓋住看不見的臀部,因為沒有一絲贅肉而偏細的雙腿呈大字形張開,把白床單蹭得亂七八糟。

真可惡,明明是男人長這麼白幹什麼,好像連手毛都沒有啊…唔,真的好滑…

「嗯…誰啊…」聲音悶在枕頭裡帶著朦朧的鼻音,少年微微側過臉看是誰擾他清眠。

少女在他看過來的前一秒迅速收回手擺出最端莊的站姿,眼神明亮有朝氣,其實滿腹心思都飄過去仔細描繪著少年所有五官。

睫毛雖然不濃但很長,只要一個眨眼就會像羽毛扇一樣搧呀搧的,讓人心也被弄得癢癢的。

他的眼睛是很特別的紅色,以前曾有人因為這個而欺負過他,說他是不祥的徵兆、是妖怪,身為青梅竹馬的自己為他辯白過好幾次,但那時候的普魯士卻只是一個勁的要跟她保持距離,成天翹課打架,把自己武裝得像個不良少年,好像他本性就該像旁人認為的這樣,才不會因為那些誤解而受到傷害。

她至今仍記得某次她從一樓看到在天台邊的普魯士,嚇得以為他想不開,急匆匆的跑上去發現對方竟然只是靠在欄杆邊睡覺。

那時他也是像現在這樣要睜不睜的瞇著眼睛,像晨起剛摘下還綴著露珠的草莓,艷麗卻又清新的紅色,看著氣喘吁吁地她露出一個懶洋洋的笑容。

「匈牙利?」對於大清早突然出現在自己床邊的青梅竹馬,普魯士表示已經習慣了完全沒有驚訝,因為開始這段孽緣後不到幾天,他就識破少女美麗外皮底下的真身是個蕭查某。

抓抓頭髮翻了個身想繼續睡,卻被少女略顯粗暴地扯下被單。

「該起床囉普魯士。」匈牙利笑得十分甜美。

「羅德里希還沒來叫我啊…」

匈牙利嘴角的笑意有些微的停滯,「真是的,不要仗著人家脾氣好就老是這樣麻煩人家。」奧地利、奧地利,又是奧地利!

銀色腦袋埋在枕頭裡哼卿一聲,「但妳之前不是說不想在當鬧鐘了?」

誰叫你誇他做的飯好吃!

「所以妳怎麼又過來了?」

因為隔著窗看到你的睡顏就不知不覺…「你家寶貝弟弟要我好好照顧你。」

「真的!?」身為資深弟控的普魯士一下撐起身子。

「…嗯」現在說假的還來得及嗎?

「阿西那傢伙!又在害羞了,雖然本大爺就是喜歡他這點!」

自己的功勞算到那個仗著血緣關係,可以理所當然施行各種親密行為的混蛋德國身上,伊麗莎白後悔莫及,但看到少年瞬間清醒過來,咧嘴傻笑的模樣又有點開心。

痛併快樂,戀愛真的好折磨人啊媽媽!

「妳怎麼會在這裡?」

門口突然傳來一道略帶不爽的質問,伊麗莎白不用回頭也能猜到是誰。

擅長音樂熱愛藝術,臉上隨時一副別人欠我錢的高冷嚴肅,被譽為王子殿下的羅德里西此刻身上卻繫了一件毫不搭嘎的粉色小熊圍裙,如果被他們學校的人看到大概會震驚的倒退三百步,因為羅德里西絕不容許任何缺少美感的東西出現在他身邊。

而這全只因某個銀髮笨蛋玩笑著說很適合他。

他也喜歡他,顯然的。

「早安啊羅德里希!」看到他就證明早餐準備好了,對於掌管廚房的家庭煮夫普魯士格外熱情,奔過去親暱的攬住奧地利肩膀,這個舉動讓兩人臉色瞬間都變了。

一個是有想先他殺在自殺的行凶衝動,一個是被那張近在咫尺的燦爛笑臉搞得有點不知所措。

嗅嗅,「好香喔!早餐是什麼?」從剛才他就一直聞到一股甜味。

那是當然,「我烤了鬆餅。」奧地利淡然的推了下眼鏡,落在有心人眼裡就是赤裸裸的炫耀。

匈牙利勾起嘴角,笑得跟教堂外的聖母像一樣,從衣櫃裡幫少年翻出他的制服,「普魯士先把衣服穿上,你這樣太失禮了。」

奧地利從衣架上拿來一件外套,替只穿著條小褲褲的某人披好,「沒關係,我不介意。」

但我介意!   「羅德里希太寵他可不好,會越來越笨的。」

「沒關係,我會教他。」上次瞪著瓦斯爐研究火從哪裡來的模樣真是超級可愛。

「本大爺才不需要被教呢!本大爺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

然後當事人的辯駁很理所當然的就被兩人忽略了。

扯住用三分鐘梳洗完畢就想往飯廳衝的基爾伯特,伊麗莎白用了平生最大的意志力替他把大喇喇敞著的襯衫扣好。

可惜情商跟智商都負數計算的小白癡完全不領情,「妳扣太上面了!不舒服!」說著就扯掉了領口的兩顆鈕扣,露出精緻的鎖骨和一小片白皙胸口。

你就是這樣才老是被學校那群死變態惦記!

內心再怎麼咬牙切齒,褐髮少女還是笑得溫婉,「在羅德里希面前衣衫不整,小心他不給你早飯。」

「好吧…」事關一天最重要的一餐普魯士立刻妥協,乖乖站著任匈牙利替他打理衣衫。

達到目地的同時不忘給情敵拉仇恨,匈牙利妹子請容我為妳點個讚。

等到兩人下樓時,奧地利剛好端上最後一道湯。

他靜靜推了下眼鏡,寵辱不驚的接受普魯士灑豆似的迭聲讚嘆。

伊麗莎白不免有些失落,就算外表裝得在怎麼淑女,從小學習空手道的經歷還是讓她的實質賢慧不起來。

以前是仗著鄰居的地利之便想要近水樓台先得月,奈何普魯士身邊一直有個兄控德意志護著,所以德意志考上第一志願時匈牙利比誰都高興,因為那所學校為了加強管理規定一定要住校,誰知奧地利這個卑鄙小人搶佔先機,以家離高中太遠為理由搬到普魯士家住,還是透過長輩牽線的,讓她連勸服普魯士拒絕的機會都沒有。

「伊麗莎白?」普魯士伸出爪子在她眼前揮了揮。

「怎麼了?」匈牙利眨了眨眼,立刻回以一個笑臉,假裝自己沒有在飯桌上失禮的失神。

「我說…那個啊…」普魯士欲言又止了一下,「果然還是妳當鬧鐘比較習慣。」畢竟從小開始就一直是這樣嘛。

看到匈牙利愣住的表情,他也有點不好意思地紅了耳根,「我的意思是…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所以…」

「知道了,明天會來叫你的。」匈牙利淡定的拿起普魯士的牛奶,仰頭喝了一口,擋住自己早就通紅的臉頰。

「啊,謝啦!」少年咧嘴笑得燦爛。

七點半,鑒於奧地利跟匈牙利的努力,就算有普魯士在大拖後腿,各種忘東忘西想要上廁所,歷經周折他們還是準時走出家門準備上學。

伊麗莎白是跟普魯士同方向的女校,奧地利則是相反方向的藝術學院,臨分別時這位家庭主夫便會不厭其煩的開始每日大問哉。

作業寫了沒?那有帶嗎?

我記得你們今天有美術課吧?水彩筆有帶嗎?

記得認真聽課,不要跟老師頂嘴,但其他同學沒關係,尤其是…咳。

啊,你看你衣服又沒扎好了,過來我幫你。

放學了就早點回來,不要因為什麼社團活動到處亂跑。

「好啦我知道了~~」對於這份貼心,沒心沒肺的小混蛋只是一個勁的點頭敷衍。

熟知他性格的奧地利知道說什麼能讓他最專心,「晚餐想吃什麼?」

「豬排蛋包飯!」

「好,七點準時開飯,時間過了我可不會留給你。」其實最要緊的重點也只是要他早點回家。

「沒問題!」普魯士回以一個大笑臉。

匈牙利就靜靜等在普魯士身邊,所以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奧地利明明聲音是冰冷的,鏡片下的綠色眼睛卻盈滿溫柔。

她喜歡他,無庸置疑。

但顯然有這個想法的不只她一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阿普嫁我
超可愛的!!QQQQ阿普賽高
2018-03-24 17: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