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異色短篇 - 月與夜

夜,高昂仰起明月的潔白臉龐,散出溫潤光芒。月下,曇花緩緩一現,伸展著嬌嫩花瓣,輕柔的,初生嬰兒般稚嫩的粉白色,沐浴月光,綻放。

或許是美麗的太過於飄渺,精靈著迷飛舞,停留花葉上,抬頭欣賞。⋯⋯

真好,真好。旅行中能邂逅如此風景,遠比看過的任何景色,都要深深刻印在心。

精靈讚嘆著,曇花微微垂著羞澀臉龐,輕吁口氣。

但這只有一夜,一夜燦爛,一夜美麗。像是甫升上天際的煙花,忍痛燃盡自己,成為一瞬之艷。

精靈歪著頭,彷彿深思又笑了笑。

有甚麼不好?爆發生命,留下深刻印象的身影在心,誰也忘不掉。蟬不也只愛一夏、蝴蝶破蛹只為飛出短暫,因為苦難洗滌顯得清秀美麗,颱風過後的天空不也特別清澈?

每種美麗都是獨一無二,今天遇見妳,在往後旅行的日子我不會遇見同樣花前月下,如此芳華。妳造就今晚我的愛情,而且空前絕後,不會再有這種感動。

曇花微笑,落下露珠,像淚。

天如果亮起,請不要叫醒即將沉睡的我,我想讓你、讓世界只記得我的月下芳華,也想只記得愛著我的精靈。

輕輕撫過花瓣,精靈印下誓言之吻。

是的,我會。會永遠記得一朵讓人深愛一夜的花,如此可愛、如此艷麗。讓人捨不得閉上眼睛。

遠方的天漸漸呈現魚肚白,曇花開始睏倦,朝氣的花瓣萎靡下來。不過她笑著,含著露珠,闔上。

精靈忡征了會,直到天際全白,又繼續振翅往旅程奔走。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