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梅露可物語(同人文

『星空真的好美。』

放空思考著未來的暴走攻略,被稚嫩的嗓音拉回了神,偏過頭,梅露可正虛弱的衝著我笑著,眼裡盡是滿足。

『喜歡就好。』我回望著,笑道。

『難到這就是……私奔嗎?』

    我『噗』了聲華麗麗的噴茶,梅露可從容欣賞著,手撐著玻璃瓶口笑的燦爛。

『……喂』我聲音微弱的抗議。

『呵……』她依舊笑著,眼角卻溢出了淚。

……欸?

『以後啊,也能再和優,在草原上看星星嗎?』

『怎麼這麼問?別哭啊…』手忙腳亂的抹去對方臉上的淚痕,望著手上濕暖的淚水,我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

對上她悲傷的笑,我在她的雙眸中看見逐漸數據化的一切。

宛如這裡的一切……都將消失的徵兆。

『梅露可?』我搭上她的手,也許只是幻覺,她的指尖逐漸透明,透明的跡象逐漸蔓延到手腕,散成數據與光點,就這麼在空氣中融化。

    拜託,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我們的旅程,還會繼續,對嗎?』我問著,聲音竟沙啞的不可思異,手指也不自覺顫抖。

帶了絲哽咽的哭腔,她盡力用著開朗的語氣,『優,你知道的啊,為什麼要刻意遺忘呢?』

……我忘記了什麼?

    我記得在前幾天時哈修送我巧克力,我下個月14號要回送西沙的承諾。

    哈修似乎怔了一下:『西沙?』

    我也跟著怔了一下:『尾巴?』

『……!』哈修開始看山看水看花看草,尾巴在身後甩動的更劇烈。

    (尾巴果然就是萌點啊~~(作者你走開

觀察了她的尾巴許久,我正要繼續向她推廣西沙的美味與營養價值時才逐漸恢復到下垂輕甩的姿態。

她轉過頭,是一如往常能讓男生淚奔女生留鼻血的笑,『我期待著。』

……不知道為什麼,哈修的臉今天一直是淡淡的粉色調,被耳邊的銀髮襯著更是顯眼。

……或許是我想太多?

    我記得奧爾托斯昨天風風火火的飛過來,拋了句『我真的真的不討厭你。』我笑著說『我也很喜歡你。』

『……這樣就夠了。』

奧爾托斯那時這麼說,留下滿是問號的我,便伸展羽翼再次飛遠。

    我也記得好久不見的弗羅賽苔突然出現在我的手掌,看了我好久好久,我也看著他好久好久,他拍拍我的手背,紅著臉(?)消失了。

……哪尼?

回憶結束,不過……

『我忘記了什麼?』

回顧了那麼多,我還是不明白,所以我問了,不過對於答案是什麼,我發現我竟也沒那麼想知道了。

……往好一點的方向想,或許梅露可只是想暗示我西沙漲價了我買不起?

顫抖的指尖抵上我的眼皮,我下意識的半闔上眼,被蓋上來的手掌遮蔽了視線。

『優……你有看公告不是嗎?』雙手覆上我的雙眼,聽著略帶哽咽的嗓音,我突然竄上濃濃的睡意,握住梅露可雙手的手,竟不聽使喚的垂落地面。

身體越來越沉重,視野越來越模糊,我往草地倒下去,卻直接穿透了那片翠綠,掉到一片黑闇之中。

……

………

    朦朧間,我勉強睜開了眼,艾西特坐在我身邊,看到我醒了,回以溫柔笑意。

她隨身攜帶的長槍放在我身邊,除了躺著的我與坐在旁邊的艾西特下放是柔軟的青草地,周圍皆是濃厚的霧氣繚繞。

『我看到梅露可他們都消失了!是夢對不對?』我握住西艾特的手,真的還在,我還能感受到她的體溫。

    所以,一定是夢。

『一直都是夢啊。』微微瞇著眼,她的臉龐有淚珠滑落。

    她,在我面前哭了。

『……?』我想叫她的名字,卻發現我突然忘了那熟悉的名。

……好像叫希?

希什麼來著?

等等……她是誰?

……梅…露可?又是誰?

『……你要醒來了嗎?』不知名的金髮女性輕聲問著著,不知為何的悲傷浮現在她的臉上。

『你要對我做什麼?』周圍的一切又再度轉為透明,緩緩的淡化、消失,眼前的少女下半身已經完全不見。

她笑了,帶著淚的燦笑,與我模糊記憶中的某瓶水重疊。

……應該是某個品牌的礦泉水廣告吧?

她整個人鶩然在我面前潰散、消失,周圍出現了一片數據與淡藍光點,只剩下她的最後一句話迴盪在耳邊。

我莫名流了淚。

『我們,終究只是一場夢啊』

-------------------------------(我知道這篇蠻鬧的……歡迎認親喔~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