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GL】 夾娃娃 (全)

      『我想要這個,夾給我!』

      你推了一下眼鏡,『真受不了妳啊……好吧,看我的!』

      那是……我們第一次約會。

      跟其他同學不一樣,我們不去咖啡廳,不是去吃飯,而是在大太陽的午休跑到離學校最近的一家夾娃娃店,我指著其中一台機器裡的妙蛙種子,要你夾給我。

      在連夾了五次不中後,你一臉不安。『妳該不會非要我夾到了才願意跟我在一起吧?』

      『你想太多了啦!』我遮嘴,指著那個「保證取物」的金額說:『難道我跟你交往的價格就只值三百塊嗎?』

      結果那隻妙蛙種子還真的投到三百塊才夾到!我笑你好遜,不會夾還硬要夾……可是我很開心,看著你一次又一次為了那隻滾來滾去的娃娃大叫、悔恨,最後終於夾出來的時候鬆一口氣的樣子,我想你是真的很想跟我在一起吧?

      所以,我很開心。(當然另外一個很開心的應該就是檯主了。)

      只是,這場夢來得快,去得也快。

      大學附近的小套房很不好租,我們交往之後一起住,才不過兩個多月就傷痕累累……我們每天吵架,還拿妙蛙種子當武器互丟好幾次。

      我跑到其他同學那裡暫住,你也沒來追我,甚至連個訊息也沒有,當我傷心地回到我們的窩才發現……原來你已經不需要我了。

      有人替你暖床了,對吧?

      這裡,不再是我們的窩了。

      儘管學期才過半,而且我負擔了一半的房租,我還是毅然決然的收拾行李離開。

      「映帆!妳在幹什麼啊!妳至少去跟他要回妳出的房租啊!什麼都靠女友還敢腳踏兩條船,根本爛人一個!」

      「我不要。」說我懦弱也好、說我吃了悶虧也罷,他愛跟誰睡就跟誰睡;看在我們交往的過程中吃了他不少頓飯,那一半的房租就當作是我補貼給他的。

      從此,誰也不欠誰。

      可是,每當經過那間夾娃娃店的時候,你當初那個為了夾到娃娃,專注執著的模樣,偶爾還會浮現在我眼前。

      你是怎麼跟那個外系的女生認識的呢?

      一樣會跟她一起去夾娃娃逗她開心嗎?

      數了數銅板,我還在想為何零錢包會這麼重?原來塞了快一百塊的十元硬幣。

      我從來沒有自己夾過,每次聽他夾的時候在那邊講一堆我聽不懂的外星話總覺得很帥——他是屬於那種很會講但不太會夾的玩家。

      不然,一隻妙蛙種子怎麼會投到「保夾」才夾得到呢?「保證取物」的金額就是所謂的「保夾」,他解釋過,這是我唯一記得的術語。

      那台裝滿神奇寶貝的機台還在。

      距離洞口最近的是隻小火龍。

      『蛤!妳這麼喜歡妙蛙種子哦?』

      『不行嗎?』

      『我就喜歡小火龍!尤其是噴火龍超強的!』

      『噁!進化後的都嘛很醜!可愛度根本退化……』

      我跟他當初超白癡的對話到現在都還記得。

      呵!也好,夾一次看看吧?

      移動夾子,落夾,爪子整隻包到了!很好……可是往上提的瞬間立刻鬆掉,軟趴趴的!

      「一點力都沒有!再一次……」

      什麼嘛!這……好難哦!我拼命相中小火龍的位置,可是頂多只有提起來一點點,升到最上面震那一下就掉下來了!

      很快的,從原本零錢滿滿到後來只剩下二十塊……倒數第二次落空,我忍不住用力拍了按鈕!

      「小火龍爛死了!夾都夾不起來……」可惡!可惡可惡可惡!我不知道……不知道為什麼要哭,我又不是真的很想要小火龍,夾不到也沒差不是嗎?

      剩下最後十塊錢了,還剩五十塊保夾……算了,留給其他人撿吧。

      「同學,等一下!」什麼同學……是在叫我嗎?

      那是一個穿黑色T恤,頭髮剪得很短很短的帥氣男生,他指著控制台,「還剩五十塊就保夾嘍!妳不要嗎?我看妳投了很多次。」

      「不要了!反正我也不是很想夾小火龍!」我想笑,眼淚反而掉得更兇,在轉頭的瞬間,我好像看到他臉上的憂心……

      哎!陌生人一個,擔心什麼的……應該是看錯了吧?

      我踏上階梯,沒來由的,身後一股力量忽然拉住我的手。

      是他。

      看起來很鬆軟的瀏海輕輕飄著,乾淨的眼睛看著我,很專心、很專心。「不然,我來幫妳夾!」他微笑,露出很有男子氣概的表情。

      我被他半拖拉的拉回機台前,「我沒有零錢了啦!」

      「沒關係!我出。」他自腰包拿出五個十元硬幣;我正覺得他的穿著有點怪,他已經投一道進去了,「這隻小火龍啊,現在的位置算是槍位,我們店裡的爪有爪套,又都三爪,抓力其實算是很夠的,只要稍微再調整一下位置……」

      「什、什麼槍位?」

      「就是東西的位置很好的意思!」他挑眉,微笑起來莫名有種嫵媚感……他有戴耳環耶!「東西只要很靠近洞口,重心又靠上端,很容易出貨的狀態才叫做槍位;妳沒夾娃娃的經驗嗎?」也是啦!這傢伙細皮嫩肉的,很有當花美男的本錢。

      「沒有啊!從小到大沒自己玩過。」

      「可是我對妳好像有點印象……」他嘟嘴喃喃自語,我沒聽得很清楚。

      「等一下!夾子怎麼一直晃啊?」我才發現到他一直在固定兩個方向不斷撥搖桿,「這樣會壞掉啦!機器壞掉我不賠的哦!」

      他的笑聲意外爽朗,「不會就這樣壞掉的啦!這招叫甩夾;我們店裡的夾子頂端跟防甩片之間空隙算很大,所以甩夾的難度很低。網路上不少玩家都很推薦我們店哩!」

      既然是這樣……「那你的意思就是我技術差嘍!」雖然生平第一次夾,被這樣拐著彎罵還是會不爽的呀!

      「不是不是不是!」他的笑聲,好好聽。

      在笑的過程中他按下落夾,轉身看我,一副已經確定中獎的自信模樣,「我的意思是,夾娃娃店是專門給上門的顧客製造快樂的。」他擋住夾子繼續說:「就算夾不到東西也要享受過程。妳剛剛那樣哭著走出去,會讓附近國小的小朋友誤認為檯主欺負人啦!」

      他的表情讓我的心跳狠狠的漏了一下!「我……我又不是……」咦?機台的音效變了?

      「夾.到.嘍!」他咬唇,順勢彎下腰取物,我盯著他,在他低開的圓領裡找到內衣肩帶……內、內衣?「哪!小火龍。」

      「他」手上的小火龍張著嘴巴,而尾巴的火苗也被「他」撥著晃呀晃,我噗哧,「這樣子看,還滿可愛的!」

      「所以妳才會想夾不是嗎?」「他」眨眼,把它推到我懷裡。「妳是它的主人了!要變成神奇寶貝大師哦!」

      我哽咽,卻還是笑了,接下它時淚眼模糊,我拍拍它。「其實……其實我喜歡的,是、是妙蛙種子……小火龍,是我前男友喜歡的……他在這裡夾給我過;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

      「我就覺得我有看過妳……怎麼分的?」

      揉揉眼睛,我盯著「他」的腰包,越來越傷心,「說來原因很白癡……交往之前他追我追得很勤,哪知道後來租同一間套房,他生活習慣很差,講話又很自我中心,也不常陪我……我們一直吵架,然後……」

      我就這樣把所有的情緒全都倒給「他」了,毫無保留的,「他」也聽得很認真,還體貼的遞了面紙給我。「……所以我搬走了!現在跟同學暫時窩一間……今天後面都空堂,回家剛好經過這裡,可能是想到交往的那一刻吧!」我自嘲的笑了,「所以,我就走進來了。」

      「那我現在就站在妳們當初的告白現場耶。」「他」仰起頭,圓潤的下巴看不見一根鬍鬚。

      「對!而且妳也夾了一隻給我。」

      「嗯哼!」她——這個帥氣的女生對我挑眉,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我。

      「妳在期待什麼?」我抱緊胸前的小火龍。

      「咦?是我在期待嗎?我以為妳會直接說歷史重演什麼的!」

      「我剛剛還誤以為妳是男的……直到看見妳的內在美。」

      「哦!該不會妳發現我的性別時,心裡有點小失望吧?」

      「失望什麼啊?又不是每個夾到神奇寶貝給我的人都會跟我在一起!」我故意瞪她,三秒之後我先笑了,「原來妳就是檯主啊!我剛剛還在想為什麼一個陌生男生這麼厲害。」

      「妳現在才知道?算來我被妳誤會兩次呢!還夾了隻小火龍送妳。」

      我別開視線,但她對我伸出手,「不夾不相識!我叫溫庭羽。我猜我們是同校的學姊學妹,可是我已經畢業了,現在混吃等死當檯主!」

      「吳映帆。西文系二年級。」我握住她。

      「就這樣哦?」我知道她是在問我自我介紹太簡短。

      「嗯,就這樣呀!」我當下沒多說。

      可是,我們很快就意識到我跟她之間的緣分……絕不只是匆匆一瞥而已。

      因為有她在,我開始變得經常往夾娃娃店跑;這家店不是她一個人的,她跟另外幾個朋友合資開店,比較有空的就過來當檯主。

      而知道我經常會來之後,她來顧店的時間也增加了。

      我們大多是聊學校的事!她有空也會教我夾娃娃,包括基本術語,以及怎麼辨別機台好不好夾,甚至有一次我們假日約會,內容就是跑遍學校附近各大夾娃娃店!

      她說她很喜歡教人夾娃娃。從新手到老鳥的成長過程讓她百看不厭,她還說這是認真培養長期客戶的方法!

      的確,像她這種超佛檯主,看到客人上門夾不到不僅會幫忙夾,也會盡量調整到容易「出貨」的位置。附近口袋比較有閒錢的小朋友都好喜歡她。

      然而,我卻更喜歡看她夾,看她遇到難以攻略的機台時專注的眼神跟側臉,模樣簡直迷死人。

      「有人說過妳很漂亮嗎?」

      「有!」她很帥氣的把東西甩進洞口,又是三道以內收工!「可是會這麼說的通常都是對我有意思的女生。」

      我一楞,她把夾到手的藍芽喇叭塞進我懷裡,「給妳!小海螺很貴哦,拿去玩!」

      「很貴妳還給我!」這不是她一直講說夾娃娃界裡很高級的喇叭嘛!

      「要追人肯定要送禮對吧?除非對象指定,否則我才不會送娃娃哩,送這個比較有誠意。」她雙手插口袋,偷指了指這家店的檯主,「他在盯了!知道我是高手,再玩下去妳信不信他會趕人?」

      「蛤?」

      她一把抓住我,在我還沒來得及搞清楚情況之下把我拖出店外!

      「他真的會來趕人嗎?」

      「我才投十來道就已經吊走五個娃娃加一顆喇叭,他們會虧錢的好嗎?」她笑得好得意,握住我的掌心微微出汗,在這夏天的夜裡,她的體香給人格外清爽、親暱的感覺。

      「要不要吃包心粉圓?我請妳……」

      「那個!」我停住。「妳剛剛講的……是真的嗎?」

      「什麼?」

      我感到呼吸困難!「就是……說妳很漂亮的,大多都是……」想追她的,女生。

      「嗯。有些女同志不喜歡外表太陽剛的女生,像我這種型的打扮有點中性,長相又相對秀氣的就很吃香。」她微笑解釋,「映帆!妳該不會,今天才知道我是T吧?」

      之前有猜過,只是從來都沒有經過證實……現在終於證實了。小海螺的鐵盒已經沾上我的手汗,我瞪大眼,「那、那這個……」

      是,這個意思,嗎?

      她不笑了,抿緊嘴微點點頭。

      「什麼……什麼時候?」

      「從妳常常來找我之後;我就想,『啊這個女生好可愛』,妳沒有感覺到嗎?我教妳夾娃娃,其實真正的目的只是為了牽妳的手,帶妳出來玩是類似情侶般的約會。」她靠近,「我在追妳,知道嗎?」

      我抖了一下,感覺她教我打機台的時候,她的觸碰,還有給她包在懷間的溫暖,若有似無的親暱……瞬間變得真實無比。

      她一直想方設法跟我調情,努力逗我開心,跟我拉近距離……原來背後的理由這麼直接單純?

      「妳……會覺得不舒服嗎?」

      我搖搖頭,「我只是……有一點嚇到,怎麼妳突然對我這樣講。」

      下一秒,我扯了扯她,主動靠近,這次換她嚇到了!她一臉不敢置信,「映帆……」

      「可是我不討厭這樣。」

      她瞪大眼,一向機靈的她等了好久,才終於露出一絲欣喜。

      「不是要吃包心粉圓嗎?」我笑了,拉著她,「走啊!」

      然後那天晚上,她邀請我去她住的地方,我答應了。

      跟前男友在一起的幾個月裡,我們只勉強嘗試過兩次,面對男人的裸體,我發現自己會克制不住地開始害怕。

      但面對庭羽,我一點、一點也不覺得恐怖。

      「嗯、嗯……」

      「放鬆一點,映帆!」她抬起頭時苦笑,「妳這樣我會以為妳要把我頭髮拔光!」

      我鬆手!「對、對不起,我只是……啊……」

      「別緊張!我不會弄痛妳。」

      仰起頭,腿間滑過的顫慄感令人癲狂!她緩慢溫柔地舔舐讓我漸漸舒緩緊繃的神經。

      然而熱情快速的佔有卻又是前所未見的激烈……濺起的水聲,好害羞……

      「都是……妳好濕。」

      她當著我的面舔掉手上的體液時,害羞與窩心種種複雜情緒脹滿我的內心;她讓我掌控主導權,就像把操作夾娃娃機的權力轉交給我一樣。

      在打機台上,我還是新手,與愛人親密時,也是。

      但我知道……庭羽她會溫柔、耐心地教我。

      我從來沒有感覺到如此幸福過。

      完事之後,我窩在她懷裡;她沒有很健壯的肌肉線條,待在她身邊卻覺得好安心、好安心。

      「要沖一下嗎?」她的嗓音明顯透著倦意。

      「不要,現在這樣……很好。」我把臉埋進她懷裡,親吻她的胸口。

      她輕輕地笑了,把我緊緊圈在懷裡。

      「來跟我住,好嗎?我會每天帶妳上下課……」

      「這樣不麻煩嗎?妳又不每天顧店。」

      「就當陪女友上下學啊;房子是我的,妳不用擔心要繳房租。」

      「可是……」

      「可是什麼啦?」她狠狠地吻我,「妳怕丟臉哦?跟女生。」

      「不是。」我抱住她;她的背好光滑,很好摸。「我只是怕。」

      「嗯?」

      「怕我萬一太依賴妳了該怎麼辦?我好喜歡妳……」

      她笑開,「那就盡量依賴啊,小傻瓜!」

      「真的?妳說的哦!」

      「嗯,我說的!」

      她的舌吻好煽情,脖子、鎖骨、胸部一路向下,嗚!我又、又……

      親到我的小腹之際,她忽然蹦出一句。「御三家裡面,我最喜歡傑尼龜哦。」

      咦?怎麼忽然這麼跳Tone!她掰開我的雙腿,在很害羞的姿勢之下深情盯著我,「我不會像小火龍一樣把妙蛙種子燒掉的,有傑尼龜照顧,種子會變成妙蛙草、妙蛙花,越來越漂亮。」

      這神回覆到底是要我怎麼辦啦!

      我遮住臉,哭了,可是卻又好開心……「妳笨蛋!嗚……我才不要……妙蛙花,這麼醜。」

      「那就繼續當可愛的妙蛙種子啊!」

      「嗯……嗯!」

      然後接下來的事……我不說,妳們懂得!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看完文感覺真好,很舒服這種文和的我口味,以後可多寫
2018-09-19 20: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您的支持~這種小短文其實我不常寫啦XD
2018-09-24 22:1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