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梧桐

昏黃的燈光打在臉上,於側臉的線條劃出一條長長的口子,長到三個小時都走遠   ,梧桐看著玻璃窗上的倒影,重重的心事堵在胸口,臉色積鬱,白得像張紙,原本紅得能滴出血的唇像是擰乾的抹布,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是和那人接吻幾近瘋狂的時候,還是對著鏡子慢慢描著唇線的時候。

她努力想站起身,但幾乎麻痺的腿讓她寸步難行。桌子因為她過度的施力卡卡作響,八分滿的水杯灑了些出來,她覺得自己整個人顯得狼狽。

「有點事耽擱了。」一身正裝,整個人偏瘦,但所有的肉似乎都長在肚子上,像隻葫蘆娃娃,他們家的傭人偷偷告訴她的,她倒是沒膽子跟他開玩笑。見她發呆,一雙瞇著精明的眼打量著她,手指頭習慣性地在桌上敲打,「生氣啦?」

梧桐想到有趣的事心情瞬然輕鬆,彎起嘴角,嬌嗔道,「下次還要等這麼久,我就走了啊。」

「行啊,下次就別出來吃飯了。」他語氣略有慍怒。

現在可是越來越開不得這種玩笑,小女孩脾氣在他面前也就是無所謂的跳樑小丑。

一時半刻充斥著尷尬,待餐上來後,兩人也只是安靜的用著自己的餐點,梧桐在桌子底下的腳無奈地晃了晃,一不小心踢到了他,生怕他一個怒火又上來。

過了一秒兩秒三秒,他先出了聲,不過不是責備,「今天很漂亮。」畢竟是女人,都愛聽好聽話,梧桐心底那點虛榮作祟,有時候她會告訴自己也許他對自己的感情還是有愛的吧,不然怎麼會百忙之中抽空出來偕她吃飯。

「黎小姐,怎麼吃得這麼少?」還不等梧桐接話,坐在馬老師一旁的晴雯就接話,「她阿,說是最近胖了,我看阿,八成不知道是和誰到處去吃好吃的。」

「哪有的事,最近不都天天和老師搞專題研究,要說吃好吃的,我宿舍裡那些泡麵倒也算是。」梧桐彎了彎嘴角,假裝聽不出晴雯話裡的意思。

馬老師聳聳肩,只是交代了句要注意身體健康,話鋒一轉就轉到了這次的專題計畫上,除了梧桐和另外一個不怎麼說話的女生,其他幾個都是馬老師提拔上來的,前幾天見面時,梧桐才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排場,原本帶她們的趙教授因為生病住院,就把手上的學生轉給了馬抑真,和趙教授不同的是,馬教授經費十分足夠,當然在見到馬教授之前,就有人向梧桐表示羨慕,當時還不明所以,現在便懂了幾分。

所謂經費十分足夠,還真的是特別有錢,馬教授是校長的女兒,申請經費肯定比其他教授容易得多,出去吃飯報公帳,出去搭車也報公帳,有次當她看到帳單上的數字,梧桐傻傻愣住了,怎麼吃個飯就花了五萬多塊,還要加一成服務費,不過隨著次數多了,梧桐也就習慣了。

「真是不懂為什麼馬老師會讓你進來這個組……」晴雯嘴上嘀咕著,全然不在意梧桐就在她跟前,或許就是想故意讓她聽到,「吶,這資料很重要阿,千萬別弄丟!」梧桐連忙應好,小心翼翼地把資料收在包裡。

其實她也不懂為什麼,而且有時馬老師還對自己表達出若有若無的器重。

她搭著計程車來到了近郊的一棟獨棟別墅,待她下了車,車子馬上就發動駛去,排氣管噴出的白煙席捲了難聞的氣味,車子還發出老車特有「摳樓摳樓」的聲響,梧桐腦中浮現,當她報出地址的時候,司機那難以捉摸的眼神。

「叭!叭!」她回頭一望,剛還關閉的大門早已敞開,一台黑色賓利緩緩駛出,在她眼前停下,黑色流露出一種穩重的氣息。

「小姐,能不能讓一讓?」司機拉下車窗,一張不像是本地人的臉,特別黝黑,說話的時候嘴邊有淺淺的酒窩,還有點口音。

「阿,抱歉抱歉。」那是她第一次看到他,幾近全黑的窗戶上隱約透著他的半身,一雙像老鷹銳利的眼,有著天空的豁達也有著大海的深邃,卻看得不太真切。

「先生,你回來了。」隨即是皮鞋敲在地面上的聲音,答答答地像骨董唱片機裡播的貝多芬的土耳其進行曲。

「抑真呢?」

「太太出門去了,她說大概傍晚會回來。」

「我知道了。」

他匆匆經過客廳,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到家裡還有個客人。梧桐撇撇嘴,繼續埋頭整理手上的資料,原本晴雯也在的,可是剛馬老師接到特別緊急的電話,叫上晴雯後風風火火地就趕出門,臨走前還交代,「除了客廳和廁所別亂走動,整理完了就可以回家。」她還記得晴雯在關門前那抹嘲諷的微笑。

他回來後待在樓上就沒踏出房門,也許在處理什麼重要的事也說不定,聽人家說當官的好像都是這樣。梧桐看了看牆上的掛鐘,五點四十分,在看了看手上的工作,六點應該就可以離開。

「欸,餓不餓?」

這是梧桐第一次正眼看到這男人,她不敢直視他的眼,像是攝人心弦的鏡子,「馬老師不在,總該好好招待你。」

梧桐也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她沒想過拒絕,在很久之後她才明白,原來真有一種愛情是不問值不值得,就是想愛了就愛了。

有一次他沒說,就在他們宿舍樓下等她,那時她遠遠地就看到他的銀色卡宴,隨即他打來電話叫她上車,梧桐嘴角的笑一直掛著,心底也在笑,在笑自己那點少女的小心思,怎麼這麼容易就感到滿足,心底卻像有根羽毛似的飄忽,怎麼抓也抓不著,輕輕地撓著心窩,一點一點滋長出愛情的枝椏。

他帶她去一家在巷弄裡的小店吃飯,紅磚低瓦房,空氣中散發著嗆辣的味道,他說這是道地的四川菜,每道菜都要加上那麼一兩片辣椒,盛上來都紅通通一片,看了就令人食指大動,他幾乎是抿著笑意看她吃的時候辣得流眼淚。

完了,她帶他在河濱公園散步,兩人延著河道走了一圈又一圈,他難得輕鬆的神情讓梧桐沉淪了下去,兩人身高差距不大,她主動伸出手環在他肩膀,一瞬間光彩流瞬,照亮了寂寞。

馬老師近來心情不太好,弄得研究室呈現一片低氣壓,平時沒什麼的小錯都被放大檢視,每個人都被罵得狗血淋頭,連晴雯也一臉茫然,她原先是最懂老師的心的。

「梧桐。」

「怎麼了?老師。」表面上風平浪靜,可心底緊張得無所遁逃,自從在一起後,每天都提著心深怕被人家發現,我們也漸漸不在公共場所見面,他也沒再獨自驅車前來,我也不曾坐在副駕駛座。

老師把梧桐拉到旁邊的休息室說著話,眾人不解的眼神和聲音被堵絕在門外。

她穿了件連身長裙,上面有民俗圖騰,也不知是哪個國家特有的,外頭配了件短版牛仔外套,一張臉畫得精緻,「今天很漂亮。」梧桐赫然想起,這好像是他第一次這麼稱讚她。

「走吧。」梧桐起身,下意識抿了下嘴唇。

「你還記得『相見歡』嗎?」

他略遲疑了下,「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我不喜歡這闕詞,太哀傷了。梧桐應當是令人欣喜的。」

槍聲從她耳邊呼嘯,歡聲雷動,像是慶典一樣,一時間餐廳的人潮盡散,周遭有尖叫聲,有嬰兒的哭聲,慢慢地梧桐就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一口傷口直落下,血不停地流,似是她的愛似是她的眼淚,她只是說著,無怨與君同。

那天,他心情特別不好,剛處理完了手上的差事,結果底下的人又出了個叛賊,許多機密完全地洩漏給敵手知道,許久未經的疲累感湧上,他已經三天三夜沒闔眼了,眼下的烏青發得嚇人,看事情解決的差不多,他交代林右善後,逕自回家休息。馬抑真不在家,正好省得看到心煩,在玄關他就看到一雙女式皮鞋,沒有牌子,鞋底磨得差不多了,皮革也顯露出年齡的痕跡,但上面一點髒汙都沒有,他便知道有客人在家,自己老婆是搞教育的,偶而帶學生回家,久而久之他也習慣,沒問什麼直接上樓了,躺在床上他最後一個念頭是,等找到那個叛賊肯定要將他千刀萬剮。

是飢餓感將他吵醒的,他步下階梯,扶手上的每個雕飾都是他請專人特別來設計的,腳下的地毯也是從義大利訂製來的,一腳一腳踩得穩重,踩在他多年的努力上,頓時他就笑了,他看到客廳裡有抹暈黃,灑落在女孩頭頂,像是牆角裡努力覓光開出的一朵小小的白花。而如今,他躲過一劫,捉出所有想要置他於死地的人,他還是一個人走在階梯上,只是沒有了笑意。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