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喜歡,就是喜歡(咲-saki- 短篇 阿知賀)

前言:

某日須賀京太郎被人告白,他沒有多想直接的就答應了,

卻不知道後續將會衍生出其他的問題,也將改變他與其他人的關係

PS.原作再構成。須賀京太郎住在奈良。

───────────────────────────────────────────────────────────

???道:「京太郎!我喜歡你」

須賀京太郎道:「什麼?」

京太郎雖然長得高又帥,但意外地沒有什麼異性緣,所以有人跟他告白害他嚇了一大跳。

須賀京太郎道:「我嗎?」

???道:「嗯。」

須賀京太郎道:「那個……」

???道:「不行嗎?」

須賀京太郎道:「也不是,只是、有點嚇到……我真的可以嗎?」

???道:「嗯!如果不是京太郎我就不要!」

須賀京太郎道:「我知道了,那我們交往吧。」

???道:「嗯。」

就這樣須賀京太郎從單身變成有女朋友了。

『我跟京太郎交往了。』

一句話。

就只是一句話。

是我最不願聽到的一句話。

因為那句話將改變一切、改變自己的心。

道路上,一名少女正奔跑著。

她跑著、不停地跑著、奮力地跑著。

自己上次像這樣跑著,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少女沒想過自己還會有這樣的時候。

只因為她想要知道,知道那句話的真實性,更想要聽到那個人親口說出的『話』。

那個人的身影一入眼少女便再也忍不住內心情感,不禁大喊著他的名子。

少女道:「阿京!」

須賀京太郎道:「憧?怎麼了?跑成那樣?」

新子憧道:「呼……阿京……那個……你、真的跟穩交往了嗎?」

須賀京太郎道:「那個……嗯。」

須賀京太郎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著。

新子憧看得出來,他很高興,是真心感到高興,但那卻成了粉碎自己的心的致命一擊……

新子憧道:「這樣啊……阿京,你還蠻厲害的嘛,我有點意外呢。」

須賀京太郎道:「意外是多餘的!」

新子憧道:「阿京不要讓穩哭喔,如果你讓她哭我一定不會饒你。」

須賀京太郎道:「放心,我知道。」

新子憧道:「我還有事情先走一步了。」

須賀京太郎道:「嗯。」

新子憧轉過身馬上就跑了起來,

她想要逃裡這裡,只因為太難受、只因為太痛苦、只因為太傷人,所以想要逃裡這裡,同時她也明白再怎麼逃也逃不出名為『現實』的世界,但自己就是無法不逃。

明明快要掉下眼淚、明明快要崩潰發狂、明明想──好好說出自己的感情啊……

這樣可以吧……可以了吧……自己撐住了吧……

她漸漸地停了下來。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搞不懂……什麼都……不懂。

高鴨穩乃喜歡須賀京太郎,這是她早就知道的事情。

喜歡在山裡跑來跑去的高鴨穩乃,與身屬手球隊的須賀京太郎,兩個人都很喜歡運動而且又活潑外向的個性,契合度本來就很高,就算某天突然開始交往也不奇怪。

反觀新子憧的個性則是比較內斂,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感情,屢屢在關鍵時候,都會用一些粗暴的方式來迴避或閃躲,導致與須賀京太郎一直沒有什麼進展。

雖然新子憧都已經有心理準備,但是當它真的來到的時候,所有的心理準備都像一張白紙那般──

風吹即飛,毫無作用。

太快了、太快了、太快了……怎麼會那麼快?一切都來得太快了!

新子憧在心裡不停不停地重複著這句話。

一股濃濃的無力感蓋住了她的全身,隨後她那無力的身體向後一倒靠在水泥牆上。

緩緩滑落的軀體,沾得一席塵與土。

自己平常細心維護的頭髮、衣服、外觀,在此時突然感覺一點也不重要了。

散髮、凌亂、泥土。

三者結合交織出了一幅畫──

是絕美、絕淒、絕悲的畫。

滴答滴答。

雨,細小又輕柔,宛若要為新子憧滌盡身上的塵與土。

雷,悶響而不落,更似為新子憧表達心中複雜的感情。

雨聲、雷聲、風聲。

交織出了一聲聲、一聲聲──

如泣、若怨、似懟的──

心、聲。

新子憧緩緩闔上雙眼。

彷彿想要忘記這個漆黑絕望的世界,但──

卻怎麼也忘不了。

記憶如一池春水,被撩動、被拂襲、被吹響,漣漪開來,無止無盡。

這一刻。

回憶與記憶成了最恐怖的敵人。

刮裂了心、撕毀了情,唯留不堪。

新子憧道:「呵呵……」

笑聲是一種喜悅的代表,但現在卻如一道無盡黑淵似要將人吸入吞沒。

是心冷、心灰、心滅。

無盡黑暗過後,是極端的白,是什麼都沒有的白。

無法思考、無法行動、無法感覺,宛若木偶,有殼無魂。

已沒動力的她再也不想動了。

鷺森灼道:「妳在做什麼?」

有聲音傳到她耳邊。

鷺森灼道:「妳在做什麼?」

再次傳來的聲音強而有力,硬是撼動新子憧的聽覺,讓她自黑暗中回來了。

新子憧緩緩睜開那沉重的眼睛。

新子憧道:「灼……」

鷺森灼道:「先站起來吧。」

這時新子憧發現,鷺森灼手上的雨傘替她遮去大半的雨,而她自己則是半身全濕。

新子憧本想說什麼,但最後卻一句話也沒說出口,只是緩緩站了起來。

鷺森灼道:「走吧。」

新子憧問:「去那裡?」

鷺森灼沒有回答她的問題,繼續往前走。

新子憧清楚她的個性,所以默默地跟著她。

兩人安靜地肩並肩走著。

這個時候,新子憧發現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自己的心情似乎有些沉澱下來。

慢慢的、慢慢的,穩定了下來。

這時她才忽然想到……

鷺森灼雖然平常話不多,甚至到有點寡言的地步,但卻很善解人意,往往都是以行動來代替言語。

就像現在這樣子,肩並肩走著靜靜地陪在對方身邊,讓對方能感受到溫暖進而安心下來。

不知不覺間,她原本低落的情緒就沉澱下來了。

就在她心情平復的同時也抵達了她們的目的地。

鷺森灼道:「請進。」

新子憧問:「妳家?」

鷺森灼道:「嗯。」

新子憧內心雖充滿疑問,但還是決定先進去再說。

新子憧道:「打擾了。」

鷺森灼與新子憧來到客廳。

鷺森灼道:「妳先去沖身體,以免感冒。」

新子憧道:「知道了。」

新子憧雖然身體溼答答,但卻全完沒有想洗澡的想法,會答應只是因為鷺森灼身上那不容撼動的魄力。

新子憧去洗澡後,鷺森灼將身上衣服換掉,然後靜靜的坐在椅子上,等著她同時也進入了沉思。

過了一段時間,新子憧洗好回到客廳,同時道:「我洗好了。」

鷺森灼道:「嗯。」

鷺森灼聽到憧的聲音,微微抬起頭,回應了一聲。

新子憧問:「妳不洗澡嗎?」

新子憧走到她對面坐了下來。

鷺森灼道:「不用,沒有很濕。」

新子憧道:「這樣啊。」

鷺森灼道:「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新子憧道:「那個……我……」

新子憧才剛想開口,但內心便不斷地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傷痛,使她難以行動。

明明想要找人訴苦,但卻又無法直接說出口。

明明想要仰天大喊,但卻又身心交瘁而無力。

明明想要堅強站起,但卻又因這感情而軟弱。

鷺森灼道:「是京太郎的事情吧。」

鷺森灼察覺到新子憧難言的苦楚,決定自己開口。

新子憧道:「妳知道了……」

鷺森灼道:「猜的。我有聽到穩乃跟京太郎交往的消息,所以這樣推測。」

新子憧低著頭沒有回應。

鷺森灼看她那樣便再繼續說:「京太郎是手球社的王牌,雖然在縣決賽落敗,但實力還是受到大家肯定,自然有一定的人氣,會被別人告白並不意外。」

新子憧道:「這個我知道。」

鷺森灼道:「是因為穩乃嗎?」

新子憧道:「我……可能是這樣……」

鷺森灼道:「穩乃喜歡京太郎,妳不是早就知道了。」

新子憧道:「是知道,但是……」

鷺森灼道:「太突然嗎?」

新子憧道:「嗯。」

鷺森灼道:「我也是。」

新子憧道:「什麼?」

鷺森灼道:「如果想哭,不用忍耐。」

新子憧道:「我才沒……」

新子憧話還沒有說完,她便發覺自己的淚眼已然不受控制,不停不停地流了出來。

鷺森灼輕輕把新子憧拉入自己的胸口,並用雙手輕輕地抱住她。

鷺森灼道:「以前在我痛苦的時候,晴繪都會這麼做,妳不用忍耐。」

新子憧道:「嗚嗚嗚……」

其實,鷺森灼她心裡的震撼、受傷並不小於新子憧,但她現在卻可以這樣安撫新子憧,這不是因為她很堅強,而是她早就已經歷了一段難以言喻的心痛時光,才有辦法這樣壓抑自己的感情。

之後,新子憧將內心所有的不甘與悲傷都告訴了鷺森灼。

松實宥道:「小玄,妳還是先去休息吧。」

松實玄道:「姊姊我……我知道了。」

松實宥道:「剩下的工作就交給我吧。」

松實玄道:「嗯。」

松實玄明白松實宥是在擔心自己,也明白自己真的需要休息一下。

我明明就決定不會讓自己受到影響,但還是被影響了……

姊姊應該也跟我一樣受了很深的傷害,我還……

我明明不想給姊姊添麻煩,卻還是添麻煩了……

松實玄到客廳坐了下來,身體趴在短桌上。

不知不覺間雙眼已然闔上沉沉地進入了夢鄉。

片刻後松實宥忙完工作後來到客廳。

松實宥道:「小……」

她本來想要叫松實玄,但看到她正在休息便改變主意,靜悄悄地走到她的身邊坐了下來。

松實宥道:「(小玄,姊姊都知道,妳的感情、妳的壓抑、還有妳的辛苦。)」

松實宥輕輕地摸著松實玄的頭。

松實宥道:「(對不起……小玄,我是一個失職的姊姊,我一直都在依賴小玄,到現在我還是幫不上忙……)」

松實宥知道,自己能做的就是像這樣摸著她的頭,默默地陪伴在她的身邊。

松實玄道:「唔……姊姊?」

松實宥道:「小玄妳醒了。」

松實玄道:「嗯……姊姊怎麼會在這裡?」

松實宥道:「工作到一個段落,我就過來看看。」

松實玄道:「姊姊我……」

松實宥道:「如果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出來,我們是姊妹嘛。」

松實玄道:「我、我其實我真好喜歡京太……」

松實宥道:「嗯。」

松實玄道:「我知道自己對京太有好感,也知道其他人對京太,所以我……」

松實宥道:「嗯。」

松實玄道:「不過我沒想到京太對自己來說……竟然是這麼的重要……」

松實宥道:「嗯。」

松實玄道:「我一直以為……就算京太沒有選我,我還是可以像平常一樣,但是,當我……聽到他們在交往的時候,心裡的感情就真的沒辦法再壓抑了……」

松實宥道:「小玄……」

松實玄道:「我好喜歡……好喜歡……京太啊……姊姊……嗚嗚嗚……」

松實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小玄的感情。」

松實玄道:「嗚嗚嗚……」

松實宥雙手輕輕地抱住松實玄。

松實宥道:「姊姊都知道……現在姊姊把身上的溫暖分一點給小玄。」

松實玄道:「嗯,謝謝妳,姊姊。」

松實宥道:「小玄,好多了嗎?」

松實玄道:「嗯,謝謝妳……姊姊。」

松實宥道:「不客氣。」

如果是平常松實玄一定會大喊『好熱』,但現在她只感受到無限的溫暖。

松實宥道:「(小玄……)」

其實,松實宥並不堅強只是因為在『妹妹的面前』,自己那軟弱的意志才會變得堅強、才會變得可靠。

我至少在妹妹的面前維持住姊姊的堅強。

松實宥在心裡不斷這樣告訴自己。

松實宥看著懷中的松實玄,她就知道自己必須要堅強,因為如果連自己都不堅強,那誰來安慰自己最重要的妹妹。

松實玄道:「姊姊……對不起……」

松實宥道:「嗯?小玄怎麼道歉?」

對於松實玄突如其來的道歉,松實宥顯得有些摸不著頭緒。

松實玄道:「我知道……我知道的……姊姊也對京太……」

松實宥道:「小玄,姊姊沒關係的。」

松實玄道:「姊姊……嗚嗚嗚……」

松實宥道:「不哭、不哭,姊姊把溫暖送給妳。」

松實玄道:「嗚嗚嗚……」

松實宥道:「(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真不溫暖……)」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這裡。」

須賀京太郎道:「喔,讓妳久等了……不對,離約定時間還有十五分鐘。」

高鴨穩乃道:「我等不及了嘛。」

須賀京太郎道:「好好。那妳打算去那裡?」

高鴨穩乃道:「山裡。」

須賀京太郎道:「唉……我早知道妳會這麼說,我有準備一些行程。」

高鴨穩乃道:「欸!不去山裡嗎?」

須賀京太郎道:「會去,只是晚一點。」

高鴨穩乃道:「雖然不滿意,不過還可以接受。」

須賀京太郎知道高鴨穩乃是位山癡,如果問她意見那一定是去山裡。

這是他們開始交往後的第一次約會,須賀京太郎說什麼也不能只在山裡度過,所以他事先就先擬定了一些行程。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你看那裡是我們第一次比短跑的地方。」

須賀京太郎道:「是啊。」

高鴨穩乃道:「那個時候很激烈呢。」

須賀京太郎道:「的確很激烈。」

高鴨穩乃道:「我那個時候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會輸。」

須賀京太郎道:「結果還是我輸……我明明超有自信的。」

須賀京太郎身為手球部的王牌,對自己的體力當然有自信,本以為能贏過高鴨穩乃,但沒想到最後還是輸給她。

這也是兩人熟識的起點,之後須賀京太郎不服輸,繼續找高鴨穩乃挑戰,不知不覺間兩人都對彼此產生了好感。

之後兩人順利地約會,時間一轉眼就已經來到黃昏尾聲。

高鴨穩乃道:「今天我玩得很開心,謝謝你,京太郎。」

須賀京太郎道:「妳能開心最好,我也很開心。」

高鴨穩乃道:「下次,我們再一起來……」

須賀京太郎道:「好。」

自從兩人交往之後,高鴨穩乃不像以前那樣豪氣,反倒多了幾分嬌羞,這讓須賀京太郎開始意識到她身為異性的魅力,同時他對那樣的變化感到新鮮跟喜愛,這令他更加喜歡高鴨穩乃。

須賀京太郎道:「要牽手嗎?」

高鴨穩乃:「咿!」

須賀京太郎對於高鴨穩乃的一舉一動絲毫沒有漏看,全部盡收眼底。

她那搖擺不定的右手正透露出『想要牽手』的意思,所以他便主動出擊直接問她的意思。

高鴨穩乃沒想到他會突然出聲,更沒想到他會看穿自己的意圖,一緊張害她發出奇怪的聲音。

知道自己發出怪聲,一股害羞的心情竄了上來,為了不讓須賀京太郎看到自己的表情,她慌忙地低下頭。

高鴨穩乃道:「我……那個……」

高鴨穩乃慌張的模樣,讓須賀京太郎覺得十分可愛,在欣賞片刻後他便牽起她的手。

高鴨穩乃道:「啊……」

須賀京太郎道:「這樣就牽手了。」

高鴨穩乃道:「啊啊啊啊啊啊……」

須賀京太郎突如其然的動作,使得高鴨穩乃滿臉有如蘋果那般赤紅,甚至連話都說不好,只能「啊啊」的不停叫著。

須賀京太郎道:「(真是太可愛了。)」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那個……很不好意思耶……」

須賀京太郎道:「我們是情侶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高鴨穩乃道:「那個……………………是這樣沒錯………………」

須賀京太郎道:「這樣不就沒問題了。」

高鴨穩乃道:「可是……嗚嗚……」

其實高鴨穩乃只是太高興了,高興到不知所措,所以才會這麼慌張。

須賀京太郎道:「穩乃真可愛。」

高鴨穩乃道:「啊啊……京太郎,現在不要稱讚我啦……超害羞的……」

須賀京太郎道:「哈哈。」

高鴨穩乃道:「不要笑啦……」

高鴨穩乃雖然害羞到想找個洞鑽進去,但她的手絲毫沒有鬆開的意思。

須賀京太郎也明白她的意思,所以沒有再說什麼。

就這樣兩人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須賀京太郎道:「(總覺得……最近氣氛有點不太對?)」

他發現不管是憧還是玄,她們對自己的態度都有了一些變化。

雖然他自己知道跟穩乃交往,一定會對周圍產生變化,但沒有想到這些變化卻讓他感到非常煩悶。

這樣的氛圍使他決定要想辦法做個突破,他知道松實玄今天會去麻將教室打掃,所以決定去那裡一趟看看能不能有個突破。

須賀京太郎道:「(下雨了。)」

窗外下起細細小雨,明明不大也不吵,但卻傳來了一絲焦躁沁入心頭,令他感到莫名的不安。

不知不覺間,他的步伐,加快了,同時內心無由地焦躁心情也隨著腳步迅速地擴散開來。

他一下子就到了麻將教室門前,但他卻這段路漫長得如同馬拉松比賽,很難熬。

心情雖然還複雜紊亂,但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現在他只想打開門──

松實玄道:「京太?」

如他所想松實玄果然在打掃麻將教室。

須賀京太郎道:「只有玄妳一個人嗎?」

松實玄道:「嗯,大家有事情先離開了。京太呢?」

須賀京太郎道:「我……」

『我是來問妳,為什麼最近對我的態度有點不一樣……』須賀京太郎他自然不可能這樣回答,但要說其他理由又找不太到……他想了一下後──

須賀京太郎道:「我來是想幫忙打掃。」

他只能想到這個理由。

松實玄道:「謝謝你,京太。不過剩下的工作我自己來就可以,不用了。」

須賀京太郎道:「那個……」

須賀京太郎說什麼也不可能空手而回,他不放棄拼命思考著留下來的方法,但卻依然想不到什麼好方法,這時他決定使用自己一貫地做法──

須賀京太郎道:「我想幫忙,讓我幫忙吧,玄。」

誠心地拜託。

松實玄道:「京太……」

松實玄臉上露出一抹開心笑容,但下一秒,笑容依舊,卻多了一絲落寞。

須賀京太郎道:「而且那個……兩個人做總比一個人還快……」

松實玄明白他的個性也明白他的想法,所以她……

松實玄道:「我知道了,麻煩你了,京太。」

須賀京太郎道:「喔。」

他們分配好工作之後各自開始打掃。

寧靜的空間,只有雨聲嘩啦嘩啦作響,無形間已經製造出一道無形的壓迫感,壓得現場只能沉默無聲。

須賀京太郎雖然想要找一些話題聊天,但卻受到現場的氣氛的影響,使他那些已到喉嚨上的話始終無法突破而出,而松實玄則靜靜地、默默地打掃,沒什麼特別的舉動。

究竟過了多久?

須賀京太郎不禁這麼想著。

明明只是簡單輕鬆的工作,但卻覺得好像永遠做不完。

須賀京太郎猛然一回神,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在擦同一個地方。

「唉……」

他嘆了一口氣,將視線從那早已乾淨的桌面移開。

但,下一刻映入眼裡的畫面卻令他內心驚訝不止。

玄也跟我一樣?

松實玄也站在原地不斷不斷地擦拭著同一個地方。

須賀京太郎不明白她為什麼跟自己一樣?也不了解她現在的心情還有、想法?

須賀京太郎感覺到心裡有什麼東西正在竄動,雖然不明白是什麼但卻很在意,不自覺地沉思了起來。

松實玄其實早就明白自己不斷重複地擦著已然乾乾淨淨的地方。

那是乾淨到了能在晴天裡完整清楚地照出自己的五官的程度,但可惜今天是雨天,映不出她的身影,只有模糊混濁的影。

那糊模的影就是現在的自己,看不到目標、找不到方向,只能茫然、只能空然,只能看著那什麼都成不了的影。

這樣的自己,讓我渴望著光芒,任何的光芒都可以,只要有光就好了……

所以我想要將眼前的玻璃擦出光來,結果卻是這樣……

但我已經沒辦法停止,就算越擦越髒、就算越做越模糊,我也已經沒辦法停止了……

明明想著『永遠不會停下來』,但卻在下一刻就『停下來了』。

隨後,就是千言萬語從心底冒了出來,但卻又遲遲無法把它們組合成『一句話』,只能任憑它們卡在喉嚨之間,痛苦難耐。

須賀京太郎道:「嗯?」

須賀京太郎察覺松實玄有異狀,正想靠近的時候……

松實玄道:「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溫柔……」

她再也受不了,她不願再這麼痛苦,她決定將一切說出來。

松實玄道:「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溫柔……京太……」

須賀京太郎道:「我……」

松實玄道:「別讓我誤會啦……」

眼前這一幕,使他震撼、使他震驚、使他一時無法言語、使他一時無法行動,使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她。

下雨了。

須賀京太郎他看到了『雨』。

那是特別的雨聲與雨影,是帶有刺心之痛的音調,是帶有感情動心的音色,不斷不斷地流下似要洩盡她連日來的情與悲,令人心生不忍。

松實玄道:「京太,你都跟小穩交往了,不要再對我那麼溫柔了……要不然我會……」

松實玄她已經沒辦法再說下去,因為這對她還是他都太過痛苦了……

玄喜歡我。

為什麼我沒有發現?

須賀京太郎不禁自問著。

須賀京太郎道:「我……」

松實玄道:「不要道歉!」

松實玄明白他想要說什麼,所以打斷他。

松實玄道:「不要道歉……真的不要道歉……」

須賀京太郎只能静静地聽著。

松實玄道:「這不是京太的錯……」

須賀京太郎下意識地握緊拳頭,此刻的他既憤怒又懊惱,同時也既無力亦無奈。

松實玄道:「京太……我真很喜歡你,從一開始我就很喜歡你……」

松實玄想要做個了斷,所以不停不停地將自己隱藏的真正心聲道出。

松實玄道:「我有自信,自己喜歡你的程度,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絕對、不會輸。」

那麼強烈的感情告白,讓須賀京太郎感到極大的震撼,更讓他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松實玄道:「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夠放棄……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松實玄話一轉,臉上染上一層暗色,憂愁地說著。

松實玄道:「就算京太你喜歡的是別人,但,至少……至少讓我在旁邊……在旁邊看著你……好嗎?」

須賀京太郎沒辦法回答。

松實玄雖然沒得到答案,但卻已經明白答案了。

這一刻,彷彿寧靜無聲。

下一刻,天上烏雲再聚。

雨,不停不停地落下。

聲,不斷不斷地敲響。

彷彿欲沖淡了兩人的感覺,但卻淡不了情感。

沒了言語聲響,只留雨聲翛翛。

不知多久時間、不知誰先誰後、更不知互相的想法。

只知雨停聲消,唯留一片寧靜。

鷺森灼道:「你在搞笑嗎?」

須賀京太郎道:「哈?」

鷺森灼道:「我說,你在搞笑嗎?」

須賀京太郎道:「不用特別再說一次,我聽得很清楚。我那裡搞笑?」

鷺森灼道:「工作亂七八糟,我是請你來幫忙,不是來幫倒忙,還有你一直洗溝。」

須賀京太郎道:「呃……」

須賀京太郎自從被松實玄告白後就什麼都做不好,他雖然想要改變但完全沒效反而還越來越糟糕。

鷺森灼道:「有什麼煩惱就直說。」

須賀京太郎道:「哈哈……」

其實從他們成為好朋友,須賀京太郎只要碰到難題都會跟鷺森灼商量,對他來說她就是軍師也是最好的夥伴。

鷺森灼道:「如果不想說就別勉強。」

鷺森灼大致明白須賀京太郎的難題,能明白當然是因為有人向她訴苦了一番。

須賀京太郎道:「不是……只是……」

鷺森灼道:「如果真的不想說就算了,不過,只要你有一點點想說的意願,那就不要跟我客氣,不管是什麼樣的事情,我都會站在京太郎這邊。」

鷺森灼緩緩伸出右手對著他,然後五指微握成拳。

須賀京太郎道:「灼。」

他明白鷺森灼那一拳的意思,所以他也照做。

拳頭與拳頭輕碰一聲,是『拳心』相交,亦是『全心』相通。

鷺森灼聽得分明,隨即臉上露出一抹燦爛微笑。

須賀京太郎道:「灼妳知道多少?」

鷺森灼道:「嗯?」

須賀京太郎道:「每次找妳幫忙,妳不是都大致了解情況了嗎?」

鷺森灼道:「是這樣沒錯。」

須賀京太郎道:「老實說,我不太會說話,不知道要怎麼說好……」

鷺森灼道:「果然是京太郎。」

須賀京太郎道:「果然是什麼意思啊。」

鷺森灼道:「是你跟穩乃交往的事情吧。」

須賀京太郎道:「呃……」

鷺森灼道:「說中了。」

須賀京太郎道:「嗯,因為這樣讓大家的關係改變了……」

鷺森灼道:「一定的吧,像你們不就從朋友變成男女關係,那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須賀京太郎道:「也是啦……」

鷺森灼道:「你覺得不好嗎?」

須賀京太郎道:「不知道……我知道這樣的回答很討厭,但是我是真的不知道。」

鷺森灼道:「標準的回答,那我換個問法。你喜歡現在的氛圍嗎?」

須賀京太郎道:「我可能……不太喜歡吧……」

鷺森灼道:「雖然知道你是手球社的王牌,也知道有不少人追求你……但沒想到會是穩乃搶先一步……」

須賀京太郎道:「有人在追求我嗎!?」

鷺森灼道:「那不是現在的重點。」

須賀京太郎道:「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灼好像在生氣?)」

鷺森灼道:「京太郎你喜歡穩乃嗎?」

須賀京太郎道:「嗯,喜歡。如果不喜歡就不會交往了。」

鷺森灼道:「嗯……」

鷺森灼聽到他的回答,內心頓感一股如烈火那般的感情猛然灼遍全身,使她痛苦萬分。

鷺森灼道:「(原來是這種感覺……果然有點苦……)」

須賀京太郎道:「灼,妳怎麼了?」

鷺森灼道:「沒事。如果你真的喜歡穩乃,那現在的狀況就是必然的結果。」

須賀京太郎道:「必然的結果……」

鷺森灼道:「大家都需要時間去沉澱心情。」

須賀京太郎道:「時間真的能沉澱心情嗎?」

鷺森灼道:「嗯?」

須賀京太郎的那句話讓鷺森灼感覺似乎有什麼絃外之音,但卻又理不出一個頭緒來。  

鷺森灼放棄自己思考,決定直接問個明白。

鷺森灼道:「京太郎,發生了什麼事情?」

須賀京太郎緊閉嘴唇,看起來是不想談,但當他與鷺森灼的眼睛對上的時候,他就明白不說不行。

須賀京太郎道:「事情是這樣……」

他將松實玄對自己告白的事情說出來。

鷺森灼道:「(沒想到玄她……)」

鷺森灼道:「你打算怎麼辦?」

須賀京太郎道:「我、我不知道,我不討厭玄,但是……我現在跟穩乃在交往,所以……」

鷺森灼道:「你太優柔寡斷,再這樣下去只會造成更多的傷害。」

須賀京太郎道:「妳說得對,我真的是優柔寡斷。」

鷺森灼道:「能下定決心了嗎?」

須賀京太郎道:「那有這麼容易。」

鷺森灼道:「京太郎。」

須賀京太郎道:「嗯?」

鷺森灼道:「雖然你很優柔寡斷,但是我並不討厭……這樣的你。」

須賀京太郎道:「怎麼突然?」

鷺森灼道:「沒什麼,就只是突然想到,不用在意。」

須賀京太郎道:「喔,時間差不多了,明天見,灼。」

鷺森灼道:「嗯,明天見。」

須賀京太郎道:「灼,謝謝妳聽我說這麼多。」

鷺森灼道:「不用客氣。」

鷺森灼看著須賀京太郎的背影。

心裡──

就是因為你那麼優柔寡斷才會讓我一直以為機會永遠都在,但卻不知道一切只是自己的錯覺,才一個轉眼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松實玄說出了自己喜歡的感情、新子憧道出自己不甘的情緒。

那、我呢?

鷺森灼說出了什麼?

什麼也沒有說出,但內心卻已經將心情交織成了千言萬語。

直到最後。

他依然沒有發現,自己是以什麼心情站在他的身邊。

他依然沒有發現,自己是以什麼眼神看著他的身影。

他依然沒有發現,自己是以什麼立場在幫助他前進。

他的背影最終消失於彼端。

留下的只有安靜且孤獨的空間,這讓自己的內心產生了共鳴。

內心的這份感情,依然沒有人發現,是寂寞且淒傷。

相較之下,能說出一切的她們,令我感到一陣羨慕。

下一刻。

時間依舊流動,人依舊生活。

現在她明白了,這不是沖淡而是吞沒。

須賀京太郎道:「(優柔寡斷……)」

那天鷺森灼所說的話,一直在須賀京太郎的腦中徘徊,久久不能散去。

須賀京太郎道:「(時間真的可以沖淡一切嗎?)」

鬱悶。

須賀京太郎現在非常鬱悶,心中似有一個大石頭緊緊地壓在其上,令他感到快喘不過氣來。

是自己太輕率了嗎?

為什麼跟穩乃交往會變得這麼複雜?

大家的關係在改變。

她們對我的態度也在改變,與我的關係也是。

我喜歡高鴨穩乃,這點是真的。

但換個角度思考。

如果有人問我『你喜歡松實玄嗎?』

我想我的答案是一樣的。

更認真思考一下,我認為不只是玄還是宥姊、憧、灼,我想我的答案應該都不會改變才對。

如果她們有人某天忽然跟我說她交到男朋友了。

我想自己的內心絕對也不好受。

難道……我喜歡大家嗎?

喜歡五個人?

這種荒唐的事情有可能嗎?

不過……

回想那天玄跟我告白,雖然當時很震撼,不過心裡卻好像有點高興,很是有夠奇怪的。

我想來想去,唯一的解釋就是自己也喜歡玄。

我是笨蛋嗎?都已經跟穩乃交往了,怎麼還在想其他人啊……

話又說回來,如果第一個跟我告白的人不是穩乃而是其他人……

我果然是喜歡大家的嗎?我真是一個大爛人。

須賀京太郎道:「真的希望時間能沖淡一切。」

須賀京太郎抬頭望天說著。

但可惜,現在天空正烏雲密布、灰濛一片,彷彿連天都要無情地摧毀他的願望一般,這令他的心情更加鬱悶。

他移開視線繼續走著。

他本是想藉由散步來轉換心情,但卻毫無效果反而還越走越感到心煩氣躁。

須賀京太郎道:「有聲音?」

是那裡的聲音?

須賀京太郎感覺那個聲音似乎聽過,不知不覺間他雙腿動了起來,開始去追尋聲音的源頭。

???道:「謝謝妳今天肯出來。」

須賀京太郎找到了那聲音的來源,同時也看到了『他們』。

沒有多想、沒有思考,須賀京太郎反射性的躲了起來。

我為什麼要躲?

他不禁這樣自問著。

然後便是一陣苦澀感湧上心頭。

須賀京太郎搖搖頭重新看向『他們』──

新子憧與一名男生。

須賀京太郎看到他們有說有笑、相處融洽,心裡不禁產生了『交往』的想法。

等一下,我為什麼要管這麼多?憧要跟誰交往那也是她的自由,而且我都已經跟穩乃交往了……

須賀京太郎雖然想這樣說服自己,但越想說服卻越感到心慌焦慮,明白自己無法就這麼離開,他只好選擇跟蹤他們並把一切搞清楚。

男生道:「……」

新子憧道:「……」

須賀京太郎跟他們保持一段距離,所以無法聽清楚他們的談話內容,這使得他更加焦慮不安。

憧妳明明不擅長與男生相處,為什麼會跟他在一起?

糟糕!

須賀京太郎一個不留意再加上人潮影響,轉眼便被拉開了一段距離。

雖被被拉開距離,但他的視線還是緊盯著他們,同時拼命地移動身體想要縮短距離。

須賀京太郎突破人群,繼續專心地跟著他們。

這時他心裡忽然湧出了各式各樣的感情,焦慮、不安、煩躁每個都如江水潰堤那般,強烈襲捲好似要將自己吞沒一般。

突然他感覺到周圍安靜了下來。

但是明明人潮都在,怎麼會那麼安靜?他不解。

他只感覺到是原本聽得見的聲音,聽不見了,而原本聽不見的聲音,聽得見了。

但到底是為什麼,他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他只知道似乎有什麼東西被自己找到了、抓到了。

就在他快要碰到的那一刻──

新子憧道:「啊!」

她的驚呼使他的意識回到了現實。

須賀京太郎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趕緊向前跑去,隨即映入眼簾的是新子憧他們被三名不良少年圍住去路。

混蛋!

須賀京太郎在心裡怒罵著那些不良少年。

他本想出現幫助新子憧,但卻又覺得自己並沒有立場出面,最後只好繼續躲在一旁。

不過接下來的劇情超出了他的預想,那名男生竟然自己先逃跑,留下一臉驚恐的新子憧。

不行!

須賀京太郎道:「給我放手!」

他無法再忍下去衝了出來。

新子憧道:「阿京……」

新子憧一臉訝異地看著須賀京太郎的背影,片刻過後臉上驚訝神情消散,換上了一抹淡淡地笑容,但卻也有淡淡地哀傷無奈。

不良少年甲道:「臭小子,管什麼閒事!找打啊!」

不良少年乙道:「識相一點就給我滾。」

不良少年丙道:「不要在這裡逞英雄!」

須賀京太郎道:「囉嗦!放馬過來!」

新子憧道:「阿京!」

新子憧慌張焦急地跑到須賀京太郎身邊,而他渾身是傷地躺在地上。

須賀京太郎道:「憧,妳沒事吧?」

新子憧道:「笨蛋!這個時候要先擔心自己啦……嗚嗚……」

須賀京太郎道:「這麼說也是……」

他不禁苦笑了起來。

須賀京太郎道:「不要哭……」

新子憧道:「我、我才沒有哭……」

須賀京太郎道:「嗯,是我看錯了。」

新子憧道:「不說這個了,你的身體沒事嗎?」

須賀京太郎道:「沒事……只不過是跟別人打架,沒事,躺一下就好。」

新子憧道:「不要逞強啦。」

須賀京太郎道:「我真的沒事,而且感覺心情舒暢多了。」

新子憧道:「那是什麼啊?你可別開起什麼奇怪的癖好。」

須賀京太郎道:「別亂想……那個,謝謝妳為我擔心。」

新子憧道:「嗯……」

話到這裡便停止了。

兩人不是沒有想說的話,而是現在他們之間有一道無形的牆將他們的心隔絕,所以才會這樣。

躺在地上的人。

頭望頂天似想對那片雲海訴說一切,但卻不知從何講起。

坐在旁邊的人。

眼俯著地彷彿想對他道盡心中全部,但卻不知如何說下。

他們兩人同時感覺到一股苦澀。

明明平常無話不談、無題不說,但現在卻……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們不禁問著自己,但卻也明白那是得不到回答的。

時間不停地流逝,依然安靜、依舊沉默,但心中卻漸漸有了不同,一股感情正在慢慢地醞釀著。

俯地的人緩緩抬起頭,眼裡已顯不同的感情與決心,隨後……

新子憧道:「為什麼阿京你會在這裡?」

須賀京太郎從她的眼中看到了勇氣與決心,同時他也受到那感情影響,心中有了想法。

須賀京太郎道:「我、我是偶然看到你們,因為……很在意就跟了過來……」

新子憧道:「阿京你總是這樣,每次在我有困難的時候就出現……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溫柔……」

須賀京太郎原本是想要回答『因為我們是朋友』,但是他已經無法再這樣回答了。

從松實玄對自己告白的那一刻,就已經無法再這樣回答了。

新子憧道:「其實我自己也知道,阿京選擇的那個人,不是我……」

須賀京太郎靜靜地聆聽著。

新子憧道:「看到穩與阿京交往,我明明應該要開心,但是我卻怎麼樣都開心不起來……」

須賀京太郎依然沉默,但是心裡卻一陣心痛。

新子憧道:「阿京可以讓我了斷嗎?」

須賀京太郎道:「嗯?」

新子憧道:「讓我也告白一次!」

須賀京太郎道:「嗯。」

新子憧道:「我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最喜歡你~~~了!每次在我有困難的時候你就會出現幫我,以前明明身高跟我差不多,現在卻長得又高又壯,簡直就是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其實我都會私下偷偷喊你王子殿下!只要在你的身邊我就會腦袋一片空白,雖然常常對你惡言惡行,但那些其實都是因為我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辦才好!我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你啊!最喜歡了!」

須賀京太郎道:「(說得這麼直接,也太熱了吧……)」

新子憧道:「阿京……謝謝你,這樣我就可以放下了……」

須賀京太郎道:「憧……」

新子憧道:「阿京你什麼都不用說,我會努力、努力放下阿京的,所以……阿京你也要努力,好嗎?」

須賀京太郎道:「(不要哭著跟我說啊。)」

放不放下,早在她說話的那一刻須賀京太郎就已經明白在心了。

這真是我想要的結局嗎?

他問著自己,同時卻也覺得這個模樣很滑稽。

在選擇的時候不是早該明白會是這樣的結局嗎?那自己現在究竟是想追求什麼?

須賀京太郎移開視線再次望向天空,這時他的眼神中帶有一絲決意。

我也要了斷才行……為了她們更為了自己。

須賀京太郎準備主動進攻了。

松實宥道:「小玄出去買東西,不在家裡。」

須賀京太郎道:「什麼!」

他又撲個空了。

在新子憧告白後,他就決定要做個了斷,他第一目標就是松實玄,但是結果卻是一直撲空。

須賀京太郎知道她是有意躲著他,不過他一點也不灰心反而還激起了他的鬥志,一定要見到她才行。

須賀京太郎道:「唉……那我先回去了。宥姊麻煩妳幫我跟玄說一聲。」

松實宥道:「小京。」

須賀京太郎道:「嗯?」

松實宥道:「你要不要進來等小玄回來。」

須賀京太郎道:「嗯……那個,打擾了。」

松實宥道:「請進。」

兩人來到客廳。

松實宥道:「請坐。」

須賀京太郎道:「嗯。」

松實宥道:「請用茶。」

須賀京太郎道:「謝謝。」

很普通的對話,不過須賀京太郎卻感到一絲不自然,但他不知道是那裡不自然,只是覺得以前的互動應該更自然才對。

須賀京太郎喝一口茶,松實宥也喝一口茶。

兩人對視而坐。

忽然松實宥戴起手套並伸手抓住須賀京太郎的手。

瞬間一股熱能傳遞到須賀京太郎的手上,他雖然覺得很熱,但這股熱能卻讓他的心情莫名地沉澱了下來。

松實宥道:「現在的小京,一點也不溫暖。」

須賀京太郎道:「什麼?」

松實宥道:「小京看起來好冷,所以姊姊給你一些溫暖。」

松實宥手稍微加重力道,將他的手握得更緊了。

松實宥道:「不冷~不冷~趕快暖和起~來。」

須賀京太郎這才明白松實宥的用心。

原來是要幫自己加油打氣。

須賀京太郎看著她的動作、聽著她的聲音,臉上自然地流露出了一道微笑。

須賀京太郎道:「謝謝妳,宥姊。」

松實宥道:「呵呵,不客氣,小京。」

松實宥道:「還要一杯嗎?」

須賀京太郎道:「嗯。」

松實宥把他的茶杯倒至八分滿。

松實宥道:「好溫暖~」

須賀京太郎道:「(其實有點燙……)」

松實宥道:「小京來找小玄是什麼事情?」

須賀京太郎道:「那個……」

松實宥道:「看來不好說,沒關係,不用勉強。」

須賀京太郎道:「那個,宥姊……」

松實宥道:「什麼事?」

須賀京太郎道:「我可以問個奇怪的問題嗎?」

松實宥道:「嗯。」

須賀京太郎道:「宥姊覺得現在怎麼樣?」

松實宥道:「現在嗎?」

須賀京太郎道:「嗯,現在。」

須賀京太郎雖然沒有解釋『現在』是什麼,不過松實宥稍微推敲最近發生的事情便大致明白他想要問的答案是什麼了。

 

松實宥道:「有點冷、有點不溫暖……我不喜歡。」

須賀京太郎道:「這樣啊……」

松實宥道:「雖然是這樣,不過只要喝茶就變得暖呼呼了。」

松實宥喝了一口茶。

須賀京太郎道:「喝茶嗎……」

須賀京太郎露出一抹苦笑,隨後也喝了一口茶。

松實宥道:「小京,偶爾像這樣喝茶也很好喔。」

須賀京太郎道:「說的也是……」

松實宥道:「還要一杯嗎?」

須賀京太郎道:「嗯。」

松實宥將他的杯子倒至八分滿。

須賀京太郎道:「宥姊,妳知道玄的事情嗎?」

松實宥道:「妹妹的事情就是姊姊的事情,當然知道。」

須賀京太郎道:「所以,宥姊都知道了……」

松實宥道:「嗯。」

須賀京太郎道:「這樣啊。」

松實宥道:「我不知道小京你怎麼想,但是,選擇是人生的一種課題喔。」

須賀京太郎道:「人生的課題?」

松實宥道:「比如選擇吃熱的食物、比如在天氣冷的時候選擇窩在家裡的暖桌裡……好溫暖。」

須賀京太郎道:「宥姊,妳難道不能舉別的例子嗎?氣氛都毀了……」

松實宥道:「欸~對我來說,要選擇就是要選擇溫暖、暖和的存在啊。」

須賀京太郎道:「真是宥姊風格。」

松實宥道:「小京,最近大家都不溫暖還有點冷,真傷腦筋……」

須賀京太郎道:「宥姊……」

松實宥道:「小京的選擇是什麼?」

須賀京太郎道:「我……」

松實宥道:「小京我不是要你跟我說答案。」

須賀京太郎道:「嗯?」

松實宥道:「有時候只需要給自己交代就好,你明白嗎?」

須賀京太郎道:「自己……」

這時玄關傳來了聲響。

松實玄道:「姊姊我回來了。」

是松實玄的聲音,頓時須賀京太郎心頭一驚,臉上露出慌張緊繃的神情。

松實宥道:「小玄回來了,我去去就回。」

須賀京太郎道:「嗯。」

松實宥站了起來離開客廳,視角也隨她移動到走廊上。

松實玄道:「姊姊,有客人嗎?」

松實宥道:「嗯,是小京。」

松實玄道:「什!姊姊東西給妳,我要出門一下……姊姊?妳為什麼抓住我?」

松實宥道:「因為我不能讓小玄逃跑啊。」

松實玄道:「等一下,姊姊,我那有想逃……」

松實宥道:「那就跟我去見小京。」

松實玄道:「嗚……姊姊……」

松實宥道:「小玄不用擔心,我也在。」

松實玄道:「姊姊……我突然肚子痛!」

松實宥不理會松實玄的理由強拉著她前進。

松實玄道:「姊姊,我突然得了與京太見面就會死亡的病!」

因為松實玄的抗拒使得這短短的距離卻走了好幾分鐘,但最後仍然是不敵松實宥的力量來到了客廳。

她看到須賀京太郎的那瞬間,臉上染上了寂寞與不安的神情,隨後彷彿想要避開他的存在似的低下頭去。

機會已經在眼前,須賀京太郎說什麼也不會放過,決定主動出擊。

須賀京太郎道:「唷,玄。」

但是沒有得到回應。

松實宥道:「小玄?」

松實宥看了松實玄一下,然後她做了一個決定。

松實宥道:「我去店裡幫忙一下,你們聊。」

松實玄道:「欸!姊姊?」

松實玄頓時慌了起來。

松實宥道:「小玄如果不處理沒辦法變得溫暖,好嗎?」

松實玄明白她話中的意思,雖不甘不願但仍然點頭回應。

松實玄道:「嗯……」

松實宥道:「小京,我離開一下。」

須賀京太郎道:「嗯。」

須賀京太郎也明白松實宥的用心,所以沒有多說什麼,靜靜地看著她離開客廳。

隨後無聲籠罩著現場、壓迫著現場,但他們兩人寧可眼神四飄,讓時間無聲流逝,就是不願開口出聲。

須賀京太郎對這樣的情況感到焦急焦慮,雖想要做突破但卻又礙於現場那股莫名沉重的氛圍而說不出話來,真令他苦惱。

松實玄完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她不敢看須賀京太郎,她怕看到他的表情,她不敢向他開口,她怕知道他的反應,她害怕,害怕與他接觸,但又害怕真沒有接觸,矛盾,她知道自己很矛盾,卻也只能繼續矛盾,因為她沒有勇氣去面對他。

時間再度飛逝,不安煩躁的情緒越來越高,終於有人行動了。

須賀京太郎道:「玄!」

松實玄道:「啊!是!」

須賀京太郎道:「那個……」

看到她那樣驚怕的模樣,須賀京太郎心裡受到嚴重的打擊,竟使他一時語塞忘了要說什麼。

片刻過後,他搖搖頭揮去負面想法,重新振作,重新準備開口。

須賀京太郎道:「玄妳為什麼避著我?」

松實玄沉默不語。

須賀京太郎道:「難道我們連朋友也做不成嗎?」

看見須賀京太郎那麼痛心的模樣,松實玄緊閉的嘴唇有了鬆動,隨之──

松實玄道:「不是……這樣……」

聽聞她的回應,須賀京太郎有驚有喜,專注地等她下一句話。

松實玄道:「是我自己太沒用,那天……沒頭沒腦的向京太你說那麼多害你困擾……」

須賀京太郎道:「困擾?」

松實玄道:「我明明知道你跟小穩……但我卻還這麼做,現在的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來面對京太……」

須賀京太郎道:「所以才閃避我嗎?」

松實玄道:「嗯……」

須賀京太郎一時間無言也無語,只有無限的懊悔,原來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現在的情況、現在的氛圍,全部是因為自己。

他一臉茫然地看著眼前茫茫的世界,然而心神亦茫茫渺渺遠遊而去。

忽然間。

他腦海中閃過了許多的回憶、許多的畫面。

與高鴨穩乃一起比賽、一起做日式點心、一起到山裡玩。

與新子憧一起買東西、一起烤番薯、一起在除夕裡敲鐘。

與松實玄一起聊著糕餅、一起打掃麻將教室、一起吹風。

與松實宥一起窩在暖桌裡吃著橘子、一起在走廊賞夜景。

與鷺森灼一起打保齡球、一起去買手套、一起去河堤坡。

每一段回憶皆是須賀京太郎與她們的美好時光,更是他非常珍惜之物,但現在他卻自己親手將他所珍視的回憶一一毀去,這令他無限地懊惱悔恨。

在懊惱悔恨之中,又閃過了另外二段更令自己懊惱悔恨之事。

那一天與那一天的畫面猛烈強勁襲捲而來。

那一天。

她,明知道那是傳達不到的情感,卻仍然說出,就算哭著、就算被討厭,她也要說出自己的那份真心。

那一刻、那一幕、那神情、那言語、那情感──

如白駒剎剎刮心。

那一天。

她,明知道這感情既定且無可改變,卻依然說出,就算不會被回應、就算毫無意義,她也要說出自己的那份真情。

那眼神、那告白、那決心、那身影、那真情──

似流光燦燦裂心。

須賀京太郎他赫然發現,思考,並不是自己的個性。

越單純、越簡單、越像笨蛋、越異想天開,才是自己的風格。

所以,答案要單純又直接才是自己的作風。

自己為什麼覺得這麼難受?

只是因為想跟大家在一起。

看到新子憧身旁站著別的男生,自己感到生氣、不甘心。

這不是在氣新子憧,而是氣自己。

為什麼站在她身邊的,不是自己而是別人?

所以我、不能放棄,我、要改變,我、要前進。

須賀京太郎道:「玄!」

松實玄道:「咦?是!」

須賀京太郎道:「玄!我喜歡妳!」

松實玄道:「哈?」

須賀京太郎道:「玄!我喜歡妳!」

須賀京太郎一個上前緊緊地抱住松實玄。

松實玄道:「京太……」

對於他突如其來的動作,松實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好,整個人傻在那邊一動也不動。

片刻過後松實玄回過神來,在內心一番交戰後,用手要將他推開,但他卻一動也不動。

松實玄道:「不行!」

松實玄大聲喊著。

松實玄道:「我不能這麼做……這樣會對不起小穩的……」

她臉帶泣容,神情哀傷,而所說的每一個字更是彷彿用血與肉堆積出來的殘酷話語,令人聽之不忍。

須賀京太郎道:「不對!」

松實玄道:「嗯?」

須賀京太郎道:「不是這樣的!我確實喜歡穩乃!但是我也喜歡妳!玄!」

松實玄道:「京太你在胡說什麼……」

須賀京太郎道:「我才不是胡說!」

松實玄道:「什麼?」

須賀京太郎道:「跟妳在一起的時候,我們總是一起討論糕餅、一起搞笑逗大家開心、一起打掃麻將教室,待在妳的身邊,我真的很快樂,所以我想要永遠待在妳身邊!」

松實玄道:「京太……那小穩要怎麼辦?你這是劈腿喔!」

須賀京太郎道:「穩乃我也喜歡,我不會放棄!」

松實玄道:「什麼?我不搞懂……」

須賀京太郎道:「簡單來說,就是我想跟大家在一起!」

松實玄道:「哈?」

須賀京太郎道:「我想永遠的跟大家在一起,就我們六個人。」

松實玄道:「六個人……那不就是是後宮了嗎?」

須賀京太郎道:「是啊,我就是這麼想。」

本來聽到這種荒唐的事情應該都要輕蔑或糾正對方,但是現在的她……

松實玄道:「呵呵……」

只想笑,好好地笑一番,但那笑容、那笑聲絲毫不帶輕蔑之感,反而有一種愉快認同的感覺。

須賀京太郎見狀內心頓時鬆了一口氣。

須賀京太郎道:「玄,我是認真的,妳願意接受嗎?」

須賀京太郎伸出了手。

松實玄道:「都現在了……」

松實玄輕輕抱住須賀京太郎。

松實玄道:「我早就是京太的人了。」

她微笑說著

須賀京太郎道:「謝謝妳。」

他也帶著笑容說著。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怎麼突然約我出來?」

須賀京太郎道:「我有事想跟妳說。」

高鴨穩乃道:「真巧,我也有事想說。」

須賀京太郎道:「穩乃也有?」

高鴨穩乃點頭。

這時須賀京太郎發現她的臉上似乎多了幾分的憔悴。

看來煩惱的不只自己。

隨後他便決定──

須賀京太郎道:「穩乃,我們去山裡吧!」

高鴨穩乃道:「欸?」

須賀京太郎道:「走了!」

高鴨穩乃道:「欸!等……」

須賀京太郎道:「我不等。」

須賀京太郎強勢地將拉著她前進。

她雖然有些驚訝,但還是順著前進。

須賀京太郎他們來到一個枯樹下。

須賀京太郎道:「穩乃,我們爬上去吧。」

高鴨穩乃道:「哈?」

須賀京太郎道:「我先上了。」

高鴨穩乃道:「(這棵樹……是我以前常爬的那顆樹。)」

須賀京太郎道:「穩乃。」

高鴨穩乃道:「嗯。」

她爬到樹上看著眼前風景與須賀京太郎,她赫然發現自己的心不再煩躁、不再難受,慢慢地靜了下來。

真奇妙。

最近這幾天她總是心浮氣躁難以平靜下來,這使她感到困擾卻又沒有解決的方法,但今天一切卻在不知不覺間便輕鬆改變,讓她心裡再次出現了那股強烈的感情。

自己想要待在他的身邊。

須賀京太郎道:「這裡的風景果然很美。」

高鴨穩乃道:「是啊。」

須賀京太郎道:「能看到這麼美的風景都要感謝穩乃。」

高鴨穩乃道:「嘿嘿……這樣誇我,我會不好意思的。」

高鴨穩乃害羞的笑了笑。

高鴨穩乃道:「這個地方是屬於我們兩人的祕密基地呢。」

須賀京太郎道:「是啊。」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我常常在這裡暸望巴士經過。」

須賀京太郎道:「我知道。」

兩人妳一句我一語的聊了起來。

雖然都是一些瑣碎的小事情,但對他們來說那都是無可取代的重要回憶。

不過,他們刻意避開了跟其他人的回憶還有她們的名子,是怕對方受傷,更怕自己受傷,所以選擇不提。

但這樣聊天就像美夢一般,雖然快樂無煩惱卻讓人感到幾分的空虛,漸漸的變得有些難受。

高鴨穩乃明白,眼前是自己築起的一場美夢,也知道再這樣下去永遠不會有一個結果,所以必須要將它擊破,可是她嘴巴就是停不下來……不對,是她不想停下來。

她總覺得如果這樣停下來,似乎就會有什麼東西要離自己而去。

她也知道這只不過是她的垂死掙扎。

她也明白自己與他都已經沒辦法再這樣下去了。

明明知道要停下,但卻無法阻止心中這股高昂鼓動的情感。

陷入極度的矛盾裡,不過須賀京太郎與她不同,這次他已經決定要前進不再模糊退縮,所以──

須賀京太郎道:「穩乃,妳之前說想說的事是什麼事?」

他毫無預警地敲響了了斷的前奏聲。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不是也有事要跟我說嗎?」

高鴨穩乃她逃避了。

她明明要說出來,但卻想逃避。

雖又氣又不甘願,但現在的自己還是沒……

須賀京太郎道:「我想要穩乃先說,可以嗎?」

高鴨穩乃道:「我……」

一瞬間,高鴨穩乃的時間慢了。

原本一秒的時間,卻慢得有如十百春秋、千萬寒暑,彷若只留下一切靜止的灰色世界。

多久了?想了多久了?想什麼?想了什麼事?

大腦的運轉不知是慢了、還是快了,明明有十萬語卻無一字、一句能可成話。

多少掙扎、多少勇氣、多少面對。

情感之重量,在這一刻,展露無遺,卻也令人煎熬。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我們分手吧……」

須賀京太郎毫無反應默默地靜靜地聽著她的一字一句。

高鴨穩乃道:「最近我想了很多事情……」

高鴨穩乃頭不禁垂了下來。

高鴨穩乃道:「我明明知道憧喜歡京太郎,也知道玄、宥姊、灼她們喜歡京太郎,但是自己還是向你告白……」

高鴨穩乃微微將頭抬起。

高鴨穩乃道:「其實我會突然跟你告白是因為我知道憧要跟你高白……那個時候我只知道自己真的慌了……後來也不知道是那裡來的勇氣,竟然跑去跟你告白……」

高鴨穩乃望向遠方天際。

高鴨穩乃道:「沒想到我的告白成功了……那個時候我開心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的幾次約會,我很開心……真的很開心……能跟京太郎交往我真的很幸褔。」

高鴨穩乃將手放在胸口。

高鴨穩乃道:「可是,這樣是不行的……自己破壞了這個平衡。」

隨後手緊緊抓住了自己的衣服。

高鴨穩乃道:「那一天,憧跟自己不喜歡的男生出去的那一天……」

須賀京太郎道:「(原來穩乃有看到!)」

高鴨穩乃道:「我不放心憧就跟在後面,我知道她是為了忘記對你的感情,所以才會跟別的男生出去……」

須賀京太郎道:「(原來是這樣……)」

高鴨穩乃道:「結果沒想到……最後還是被你救了……」

高鴨穩乃臉上露出哀傷的笑容。

高鴨穩乃道:「我想要的不是這樣……不是這樣!大家都好傷心、好痛苦……我不想要這樣……」

高鴨穩乃道:「我們分手吧……京太郎。」

須賀京太郎道:「別給我擅自決定啊!」

高鴨穩乃道:「欸……」

須賀京太郎雙手輕放在高鴨穩乃的肩上。

須賀京太郎道:「我們不會分手!我不准。」

高鴨穩乃道:「可是……」

須賀京太郎道:「沒有什麼好可是的。」

須賀京太郎那強硬氣勢使得高鴨穩乃一時說不出話來。

須賀京太郎道:「我已經想到讓大家幸福的方法了!」

高鴨穩乃道:「讓大家幸福?」

須賀京太郎道:「就是大家一直在一起!」

高鴨穩乃道:「一直在一起……」

須賀京太郎道:「嗯,我要回應大家的心情,不管是穩乃、憧、玄、宥姊、灼,我全部都想要回應!」

高鴨穩乃道:「欸欸欸!那樣的話……不就是腳踏五條船嗎?」

須賀京太郎道:「不是,是後宮。」

高鴨穩乃道:「什麼!京太郎你是認真的嗎?」

須賀京太郎道:「是認真的。」

高鴨穩乃道:「可是、大家不會認同吧?」

須賀京太郎道:「如果一次不行,那就兩次、三次、十次、百次,我一定會說服大家,然後打造出一個可以讓大家都幸福的快樂結局。」

高鴨穩乃道:「太亂來了……」

須賀京太郎道:「穩乃,妳那有資格說我,跟一天到晚在山裡跑來跑去的妳比起來我這邊還算小意思。」

高鴨穩乃道:「那根本不一樣吧?」

須賀京太郎道:「妳不用想太多,只要相信我就好。」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你好狡猾喔……每次都這樣說。」

須賀京太郎道:「抱歉。」

高鴨穩乃道:「沒關係,這也是我喜歡你的地方,而且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未來,我也很想要成為其中之一。」

須賀京太郎道:「我答應妳,我一定會成功。」

高鴨穩乃道:「嗯,我相信你,京太郎。」

隔天,須賀京太郎把她們五人叫過來。

新子憧道:「京太郎,為什麼突然找我們來?」

須賀京太郎道:「(這個稱呼……果然很不習慣……)」

松實宥道:「小京應該是有什麼事情要跟我們說吧。」

松實玄道:「姊姊說的沒錯,京太是有事情要說。」

高鴨穩乃道:「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情。」

鷺森灼道:「重要的事情……」

新子憧道:「穩知道我能理解,為什麼玄也知道?」

松實玄道:「那個……」

須賀京太郎道:「我來說吧。」

新子憧道:「既然這樣那就快點說吧。京太郎。」

須賀京太郎道:「叫法不能變回去嗎?」

新子憧將頭別開,沉默以對。

須賀京太郎道:「我今天把大家叫過來是想向大家表達,我的心意。」

他深呼吸一次後,神情認真準備說出──

須賀京太郎道:「我喜歡妳們!!!」

新子憧整個人呆住。

松實宥露出驚訝的表情,但隨後便是燦爛一笑。

鷺森灼乍看臉上一貫平淡,但嘴角微微上揚,淡淡地笑了笑。

高鴨穩乃與松實玄因早就明白,所以沒有驚也沒有慌張,只是微笑著。

新子憧道:「你瘋了嗎?京太郎。」

率先回過神來的新子憧出聲怒斥著他。

須賀京太郎道:「我沒有瘋,我是認真的。」

新子憧道:「什麼……」

鷺森灼道:「京太郎,現實沒有那麼簡單。」

須賀京太郎道:「我知道,不過我會用努力來證明。」

松實宥道:「小玄、小穩乃妳們接受了?」

松實玄道:「是的,姊姊我認同京太的想法,也想幫助他實現,更重要的是,我想跟大家在一起。」

高鴨穩乃道:「我也是,想要大家一起。」

新子憧道:「穩,妳瘋了嗎?」

高鴨穩乃道:「我沒瘋。憧的痛苦我都知道,我也都看在眼裡,那……不是我想要的。」

新子憧道:「妳是在同情我嗎?」

高鴨穩乃道:「可能吧……但我不想要讓大家痛苦,我也好、京太郎也好、還有大家……大家都太痛苦了。」

新子憧道:「妳少在那邊自以為是了!穩!」

新子憧突然拉高音量發出驚人的怒吼聲。

高鴨穩乃道:「憧……」

新子憧道:「妳知道我為了接受你們交往的事實,花了多大的勇氣嗎?承受了多少痛苦?好不容易才放棄,現在卻又……那我之前是算什麼……算什麼啊!」

鷺森灼道:「憧,妳根本沒有放棄,也不想放棄。」

新子憧道:「灼……」

鷺森灼道:「我知道……妳跟我一樣,總是看不清楚自己真正的想法。」

新子憧道:「灼……妳沒關係嗎?那種荒唐的提議……」

鷺森灼沉默片刻後,看向須賀京太郎。

鷺森灼道:「京太郎,你還沒有說完吧。」

須賀京太郎道:「嗯。」

須賀京太郎站起來走到新子憧的面前坐了下來。

新子憧道:「幹嘛……」

須賀京太郎道:「憧,我喜歡妳。」

新子憧道:「你你你!!!」

須賀京太郎雙手輕輕抓住她的肩膀。

新子憧道:「啊……」

須賀京太郎道:「我真的很喜歡妳。以前明明是一個樸素的女生,不知不覺變成了一位大美女,但是我知道妳的本質一樣,還是跟我打打鬧鬧,會在重要的時候推我一把,常常教我功課,我的身邊已經沒辦法沒有妳了,憧。我喜歡妳!超喜歡妳的!」

新子憧道:「啊……」

新子憧完全沒辦法面對那如此熾熱的告白,急忙低下頭雙眼死盯著地板看,完全不敢抬起頭。

她想如果現在再看到須賀京太郎的臉的話,她一定會熱昏過去,所以她死命地盯著地板,決不移開。

須賀京太郎見她那樣,也不再多說什麼,決定讓她冷靜一下,雙手放開換到松實宥的面前。

松實宥道:「小京也要跟我說嗎?」

須賀京太郎道:「嗯,我希望把自己的心意完全表達出來。」

松實宥道:「呵呵,我知道了。」

須賀京太郎道:「宥姊,我喜歡妳。」

松實宥道:「嗯。」

須賀京太郎道:「雖然宥姊是個喜歡窩在家裡又陌生內向的人,但我還是喜歡妳。」

松實宥道:「欸?小京這好像是在損我?」

須賀京太郎道:「沒那回事,宥姊常常會給我溫暖,在我心灰意冷的時候安慰我,有時候還會展現姊姊的風範,讓我很安心。」

松實宥道:「小京,有時候是多餘的。」

須賀京太郎道:「哈哈,這樣的宥姊最棒了!我超級喜歡的啦!」

松實宥道:「呵呵。」

須賀京太郎站起來換到鷺森灼的面前。

鷺森灼道:「輪到我了嗎?」

須賀京太郎道:「嗯。灼,抱歉。」

鷺森灼道:「為什麼對我道歉?」

須賀京太郎道:「我一直都沒有發現妳的心意。」

鷺森灼靜靜地等待著他的下一句話。

須賀京太郎道:「從以前妳就一直幫我出點子,給我很多的提議,告訴我要怎麼樣比較好,其實我早就應該知道,如果只是朋友是沒辦法做到那種程度……我讓妳痛苦了。」

鷺森灼道:「嗯。」

須賀京太郎道:「所以接下來我會用盡全力的來彌補妳。」

鷺森灼道:「你不對我說那句話嗎?」

須賀京太郎道:「當然要說。鷺森灼,我超喜歡妳的!喜歡到無法自拔!」

鷺森灼道:「京太郎果然是花花公子。」

等了幾個寒暑終於等到了那句話,鷺森灼表情依然,但淚水已經情不自禁滑落而下。

須賀京太郎換到松實玄面前。

須賀京太郎道:「玄,謝謝妳,如果不是妳向我表達自己的感情,我就不會有這樣的想法。」

松實玄道:「京太。」

松實玄一個上前抱住須賀京太郎。

須賀京太郎道:「玄,有妳在我身邊真是太好了……我喜歡妳。」

松實玄道:「我也喜歡你,京太。」

早已心意相通的兩人,此時無須多言只須片刻寧靜那便是心滿意足了。

須賀京太郎來到高鴨穩乃的前面。

須賀京太郎道:「穩乃,讓妳久等了。」

高鴨穩乃道:「不會。」

須賀京太郎道:「這次真的是委屈妳了。」

高鴨穩乃道:「沒這回事,能跟京太郎在一起、能跟大家在一起……這樣我就很滿意了。」

須賀京太郎道:「謝謝妳願意支持我。以後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高鴨穩乃道:「嗯。」

拾壹

新子憧道:「阿京,你是要開後宮吧?」

須賀京太郎道:「果然還是這個叫法好。」

新子憧道:「囉唆。」

須賀京太郎道:「我是這樣想的沒錯。」

鷺森灼道:「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想法嗎?」

須賀京太郎道:「我還沒想到……」

聽到他的回答,她們紛紛露出了苦笑。

新子憧道:「果然是阿京。」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是屬於做一步想一步的人。」

松實玄道:「很符合京太的風格。」

松實宥道:「小京不擅長思考,不過暖呼呼的。」

鷺森灼道:「果然不能指望京太郎。」

須賀京太郎道:「等一下,在妳們眼中我有這麼慘嗎?」

五人道:「嗯。」

須賀京太郎道:「不要一起回答還一起點頭啦!我也是有在想的。」

新子憧道:「想什麼?」

須賀京太郎道:「我是先說服妳們,然後……」

鷺森灼道:「然後?」

須賀京太郎道:「抱歉!沒有然後了……」

新子憧道:「果然是阿京。」

鷺森灼道:「沒辦法,我來想辦法吧。」

須賀京太郎道:「抱歉,麻煩妳了。」

鷺森灼道:「反正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我並不討厭。」

須賀京太郎道:「謝謝妳,灼。」

松實玄道:「大家是不是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松實宥道:「小玄是什麼?」

松實玄道:「就是跟京太恩愛啊!」

須賀京太郎道:「什麼?」

新子憧道:「哈,玄妳在說什麼?」

高鴨穩乃道:「玄說得沒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跟京太郎恩愛,其他的事情之後再來想。」

新子憧道:「穩,怎麼也……」

松實宥道:「嘿嘿。」

須賀京太郎道:「宥姊?」

松實宥突然抱住須賀京太郎的右手。

松實玄道:「姊姊妳在做什麼?」

松實宥道:「暖呼呼。」

松實玄道:「姊姊好狡猾。」

鷺森灼道:「失禮了。」

須賀京太郎道:「灼?」

轉眼鷺森灼佔據了須賀京太郎的左手。

高鴨穩乃道:「灼什麼時候?我也要。」

松實玄道:「我也是!」

新子憧道:「怎麼大家都……啊啊,不要排擠我啦!」

須賀京太郎道:「等等!五個人通上我會!」

雖然接下來才是辛苦的開始,但須賀京太郎他相信只要大家一起,一定能跨越所有難關。

拾貳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

須賀京太郎道:「穩乃。」

高鴨穩乃小跑步過來。

高鴨穩乃道:「大家都在等你。」

須賀京太郎道:「大家已經到了嗎?」

高鴨穩乃道:「嗯。」

須賀京太郎道:「也太快了吧。」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快點快點。」

須賀京太郎道:「嗯。」

從須賀京太郎向她們告白後已過了一個月。

今天是他們六人約好要一起去賞櫻的日子。

高鴨穩乃道:「京太郎。」

須賀京太郎道:「嗯?」

高鴨穩乃道:「現在大家都很幸福呢。」

須賀京太郎道:「是啊,大家都很幸福。」

高鴨穩乃道:「多虧了京太郎的選擇。」

須賀京太郎道:「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結果。」

須賀京太郎向她們告白完的隔天,就開始努力讓大家認同,經過一番辛苦,最後總算是能跟她們在一起。

松實玄道:「啊,京太。」

松實玄看到須賀京太郎他們,立刻向揮手示意。

須賀京太郎道:「喔。」

須賀京太郎也回應一聲後走了過去。

新子憧道:「阿京你們也太慢了。」

須賀京太郎道:「時間差不多吧。」

高鴨穩乃道:「憧只是在忌妒啦。」

新子憧道:「我才沒有!穩妳不要亂說。」

高鴨穩乃道:「是是~」

鷺森灼道:「大家到齊了。差不多可以開始了。」

松實玄道:「嗯,再不開始姊姊就快不能動了。」

大家看向坐在墊子上松實宥。

她一臉放鬆正在接受陽光的普照。

松實宥道:「好溫暖~~不想動~~」

松實玄走過去,要拉一下松實宥的手。

松實玄道:「姊姊。」

松實宥道:「好溫暖。」

松實玄道:「糟糕,姊姊動不了了。」

新子憧道:「又來了嗎?」

高鴨穩乃道:「宥姊的臉看起來很幸福。」

鷺森灼道:「感覺發作次數越來越頻繁……一切都是京太郎的錯。」

須賀京太郎道:「欸?」

松實玄道:「沒辦法了,京太麻煩你了。」

須賀京太郎道:「我知道了。」

須賀京太郎走到松實宥的背後,輕輕地抱住她。

松實宥道:「好溫暖!」

然後須賀京太郎站了起來,松實宥也跟著站起來。

須賀京太郎道:「宥姊我們要拍照了喔。」

松實宥道:「好溫暖~~我知道了。」

須賀京太郎在內心鬆了一口氣,同時想要把手放開。

松實宥道:「不可以,姊姊會冷。」

松實宥伸手阻止了須賀京太郎的動作。

松實宥道:「就這樣移動吧。」

須賀京太郎道:「哈?」

在一旁的新子憧終於看不下去出聲了。

新子憧道:「好了好了,今天天氣很熱、陽光也很刺眼,不用再提高溫度跟放閃光。」

高鴨穩乃道:「憧果然出手了。」

鷺森灼道:「她剛才已經忍了很久了。還是一樣不老實。」

松實玄道:「呵呵。」

鷺森灼道:「好了,先來拍照吧。」

須賀京太郎道:「灼說的沒錯,我們先拍照吧。」

須賀京太郎趕緊轉移話題。

新子憧道:「我知道了。」

松實宥道:「嗯。」

高鴨穩乃道:「我要在京太郎的旁邊。」

新子憧道:「我也要。」

高鴨穩乃道:「這次反應真快。」

新子憧道:「我可不會老是慢半拍。」

松實玄道:「那我就在京太的後面。」

松實宥道:「小玄,那個位置是姊姊的。」

松實玄道:「那我就在姊姊的旁邊。」

須賀京太郎道:「灼,妳沒關係嗎?」

鷺森灼道:「我不是會在意這種事情的人,趕快站好位子吧。」

高鴨穩乃道:「好。」

新子憧道:「嗯。」

須賀京太郎道:「宥姊妳根本直接貼在我背上?」

松實宥道:「因為溫暖嘛。」

松實玄道:「我就知道姊姊的目的,呵呵。」

鷺森灼設定好照相機後,小跑步到京太郎的右後方。

須賀京太郎道:「我怎麼覺得大家的重心都往這邊靠?」

新子憧道:「一、二、三──茄子。」

「「「「「最喜歡你了!!!!!」」」」」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