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GL】尖叫聲 3 (完)

      「姚嘉玲!妳臉色很差耶,需不需要找個人陪妳啊?」

      「不用了啦!我自己走回去就好。」回家途中,她在便利商店買好微波便當當晚餐。

      這樣子,鈺貞應該不會生氣吧?

      她就這樣草率的把妹妹的遺物處理掉,感覺像是自己遺棄了鈺貞,也違背了她曾說過的話。

      可是她沒有!她確實很想念妹妹,在事發之後,也不只一次思索,為什麼鈺貞在看完比賽的當晚,要搶著跟她一起進後座?平常那個位置是她在坐的,可就是那個晚上,她們兩個交換位置,沒多久,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鈺貞她是早就知道會出事,為了保護她,所以才……每當想到這裡,她就會產生一股想哭的衝動!也對妹妹的死難以釋懷。

      可是……即使如此,也不能讓鈺貞變成生活上的負擔,對吧?

      她想起來了!這一兩天不只是被窺看,好幾次半夜醒來,她隱約感覺到門外好像有人,她嚇得不敢喊,只好安慰自己說是錯覺。

      她本來是很相信妹妹不會傷害她,但饒繼芸也說了,時間久了就難講;兩個星期下來從一開始的擔心受怕,到了被點破說是妹妹在跟她時,她一度感到很慶幸,可當發現鈺貞的外套跟髮簪莫名出現在袋子裡,又加上門外那股莫名的陰森感之後……

      她不敢再想下去,默默加快了回去的腳步。

      回到宿舍,她在門口偶然撞見另一個室友,住隔壁房的。

      「這麼晚……吃便利商店哦?」

      「嗯。」她微笑,彼此打了招呼。

      男孩在撞見她後登時變臉,「呃!妳還好吧?臉色很差耶。」

      「只是幾天沒睡好而已,沒事啦。」

      「哦……哦。」他走了幾步,像想到什麼「啊」一聲。「對了!昨天我跟同學約出去吃消夜的時候,有一個人站在妳門口耶!」

      姚嘉玲停下腳步。「長什麼樣子?」

      「沒看清楚,那個時候十二點多了,我急著騎車出去載我女朋友……大概這麼高,女生,一身白,就對著妳的門,貼很近,頭髮長長的,看不太到側臉,但是身材很好……我想說她怎麼不按妳門鈴?」

      聽見他的敘述,姚嘉玲一直發抖,無法克制地不停顫抖!

      鈺貞……是鈺貞!

      「妳認識她嗎?」

      她來了……真的來了!

      「妳還好吧?」

      姚嘉玲握緊口袋裡的鑰匙,草草點頭之後立刻進門,連一句話都沒再回應。

      進了房間,一股奇詭的寒意忽然兜攏過來;她以為她會感到高興,但當那個男生說他看到鈺貞就站在她門口時,她竟一點溫暖或是親暱的感覺都沒感覺到。

      她只覺得恐怖!陰冷!

      「喀啦」——不知是什麼硬物在地板上滾動,姚嘉玲匆匆丟下便當,四處搜索,在看見某個細長的、黃澄澄的物件滾入視線之後,嚇得猛然掩嘴。

      髮簪!

      她送鈺貞的髮簪,怎麼會回到她房間裡!

      「鈺貞……鈺貞!」她爬向髮簪,握住它的手抖個不停。

      如果鈺貞其實不知道坐在那個位置會死呢?真正該死的人是她,鈺貞是糊里糊塗的代替她賠上一條命……

      如果鈺貞來找她,不是只單純跟她這個姊姊、情人敘舊呢?

      鈺貞之所以站在她門口不進來,不是因為她不想,而只是因為——『妳身邊有家佛保護。』

      饒繼芸的聲音持續在耳際響起——『死人的遺物就像是媒介,會把跟妳無關的孤魂野鬼引到妳身邊……』

      事到如今,姚嘉玲不再這麼肯定,門外站著的那個,讓她心裡發毛的女鬼,究竟是不是鈺貞?

      萬一不是呢?這把髮簪,成了引誘其他惡鬼的媒介,要把她給……

      『妳真的看過妳妹妹臨終前的樣子嗎?』

      她看過!她看過……如果是躺在冰櫃裡的鈺貞,她不會害怕的!

      可是……

      就在心煩意亂之際,土耳其藍的串珠忽然浮現一層厚厚的白霜。

      她沒開冷氣!溫度計上顯示31度,很熱,是熱到冒汗的溫度,可她並不覺得,甚至感到有點冷!

      『好陰!這裡……』饒繼芸一進門的動作,她仍記憶猶新。

      握住髮簪的手不斷顫抖,姚嘉玲雙手合十不停唸著佛號。半晌之後,她下定決心,重新出門跑到頂樓去!

      她住的這個學生宿舍,後面貼著的不是住宅,而是一小片林地。

      姚嘉玲跑上六樓,用力把髮簪往看似無窮盡的樹林裡丟!

      小小的黃銅髮簪很快被吞沒在已轉成黑夜的林間,看不見了。

      盯著眼前這一切,「結、結束了!」她喘到不行,但是忍不住笑了。

      這次一定找不回來的!那些髒東西,包括妹妹,應該就不會再靠近她了吧?鈺貞知道她會怕,所以……肯定會走得遠遠的,對吧?

      她臉色發白的回到自己房間,感覺房裡還是有點冷,她穿上運動外套,把便當吃完,沖了個澡之後又上個網,大約十一點多準備睡覺。

      其實她前幾天也都睡得很沉,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越睡越累。

      「早知道應該要聽她的話……」她喃喃自語,越想心裡越毛;蓋著涼被的她覺得有點冷,索性連外套都一起蓋著。

      她睡著了,直到凌晨——

      突然聽見了一聲「喀啦」,她睜開眼睛,是硬物掉在地板上的聲音。那個東西似乎是圓的,在地上滾動……

      姚嘉玲此刻完全不敢再去想髮簪的事,只是一股腦兒地安慰自己,是筆!應該是……不,一定是筆!

      就算是凌晨也應該還有些聲音的學生宿舍,這回安靜到什麼聲響都聽不見;那東西還在滾?聲音顯得格外清晰。

      幾經掙扎,她決心按開手機確認,當螢幕的亮光照到那個東西時,她全身寒毛瞬間豎起——

      是黃銅髮簪!

      那根已經丟掉的,不管怎麼想一定找不回來的黃銅髮簪,再度回到她身邊!

      原本還有些恍惚的她這下全無睡意,「鈺貞?是妳嗎?鈺貞!」

      已經適應黑暗的她睜大雙眼,眼睜睜看著一道人形從無到有,在她房門處悄悄現蹤。

      一切就如她的鄰居敘述的,長頭髮、全身白、瘦瘦的女生,很慢很慢的走向她。

      鈺貞!姚嘉玲嚇到話都講不出來,甚至無法發出聲音求救,她蜷縮著身體,躲在被窩裡不停發抖,一心期盼自己只是做了一場惡夢,又或者一切都是幻覺……

      但她清楚聽見了鈺貞的喘息聲。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緊接著,棉被受到一股力量拉扯;姚嘉玲嚇壞了,只能死命地抓住棉被不放,在掙扎拉扯的過程中,她隱約看見了「鈺貞」的雙腳,右邊是完整的,左腳掌卻只剩下一半,甚至在滲血……

      拉扯的力道越來越強,她快撐不下去了!

      「不要……鈺貞,不要找我!求妳……」她含糊不清的哭著;說也奇怪,在講出來之後,扯棉被的力道瞬間消失了。

      姚嘉玲滿頭大汗,全身的力氣就像被抽乾了,她小心翼翼掀起棉被一角,確定床邊沒站著「人」之後才整個掀開。

      昏暗的房間裡只有窗戶透進路燈微光;她驚魂未定的環顧房間,確定沒有任何「東西」。

      「走掉了?」她一腳踩到地面,冰涼的金屬滲進腳掌;她眼巴巴的看著腳下的黃銅髮簪,再抬起眼——

      那只剩下半張臉,血肉模糊的鈺貞,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冰櫃裡的鈺貞,是經過禮儀師修整過、化過妝的樣子。

      在被跑車猛烈撞擊的當下她暈了過去,所以後續現場她根本沒看見,大多都是聽母親敘述的;鈺貞實際上左半邊的身體都受到了嚴重損傷,死因歸咎於主動脈斷裂,幾乎是當場死亡。手腳都在鈑金凹陷下夾得血肉模糊,臉也被玻璃扎毀大半。

      儘管妹妹死狀悽慘,但在受到如此強烈衝擊之下只損失一條性命,沒有翻車也沒帶來其餘重大的傷害,簡直是奇蹟。

      「妳妹妹犧牲自己,保護你們全家。」

      饒繼芸雙手捧著黃銅髮簪,放在香爐面前。「儘管不是她願意的,但對這樣的結果,她也毫無怨言;當然也多虧妳們祖先跟觀世音菩薩,妳們家一定燒了不只一輩子好香!」

      姚嘉玲兩眼無神,驚魂未定。「我妹妹,鈺貞她……」

      「我說過,她原本不想嚇妳的,就算是妳身邊帶了她的遺物之後她就一直跟在妳身邊,但對於是否應該要現身,她感到很猶豫。」

      所以,姚鈺貞才會被人看到站在她的房間外面。

      「另一方面,是妳之前身體跟精神狀況都還很好,家佛跟在妳身邊,所以她也沒能靠近妳。」兩指間夾著符,口中念念有詞,在兩盞燈與香爐上不斷揮畫;看在姚嘉玲眼中,每當符劃過空中,就會帶起一縷輕煙。

      「直到妳完全處在陰冷的環境下,家佛的護持減弱了,妳的身體狀況也不好;這就是所謂的『趁虛而入』。」

      姚嘉玲不自覺打了個冷顫,「來,跪在這邊。」饒繼芸手中的符在她的雙肩、頭頂,乃至於四肢周圍繞過一回,最後在香爐上燃毀。

      「我妹妹……她在生我的氣嗎?」她微帶鼻音的問:「看見她的外套跟髮簪跑到我身邊來,我嚇壞了!就這樣隨便的處理掉……」

      「嗯,她是跟我抱怨了好一陣子!」饒繼芸笑得有點不自然,陪姚嘉玲前來的盧威廷與她交換一個眼神,她低頭,對姚嘉玲說:「但妳別多想!髮簪會一直回到妳身邊,不是為了對妳報仇什麼的,甚至不是為了嚇妳。」

      「那不然是?」

      「是因為她很想妳。」

      饒繼芸口吻裡夾雜著懷念,「妳記得妳們姊妹在一起美好的經過,就算過世了,可她也記得。這是妳送給她的禮物,她很喜歡,就這樣子丟掉了太可惜,所以她很努力、很努力地去把它找回來。」她遙望著天上聖母的金身,抿嘴輕道:「她是真的愛妳的。」

      姚嘉玲大受打擊,她掩面顫抖著,這次不是因為害怕。「鈺貞……對不起!鈺貞!」

      「她不會再出現了。這把簪子留在這邊供奉一陣,之後我再帶回去學校給妳。」

      「我不會再丟掉它了!謝謝!謝謝妳……」姚嘉玲緊緊握住她,淚水沾濕她的手背。

      她哭了快半分鐘,抬起頭的表情有點羞愧。「對不起!妳想幫我,我還這樣兇妳,說妳是……」

      「沒關係啦!」饒繼芸回握,笑得自嘲,「也不是第一次了!更難聽的都聽過。」

      她們又聊了幾句,直到姚嘉玲心情重新穩定了,才讓盧威廷陪她回學校。

      「這次妳算是手下留情了。」拿毛巾擦過手,饒繼芸漫不經心的抬起頭,望向宮門,「說來是我要謝謝妳,她這麼『鐵齒』,如果不是遇到妳,難保不會再碰到比這個更嚴重的。」

      她笑了笑,「我跟她不同系!妳不如去拜託剛剛那個高高的男生!」哈!要是姚鈺貞真的跑去找盧威廷,他一定會恨死她!

      「沒有牽掛就早點去該去的地方吧……我不送了啊!」她揮揮手,目送著「她」離開。

      就像回應似的,放在香爐旁的黃銅髮簪,悄無聲息的,動了一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