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GL】尖叫聲 2

      『嘉玲,今天要去哪裡玩?』姚鈺貞雙手繞過她的脖子,她坐在沙發上滑著手機,『看什麼啊?』

      『影評啊!欸我們看這個好不好?』

      『不要啊!恐怖片,限制級的……』她仰頭,彷彿無意地刷過妹妹嘴唇,『唔!妳……討厭!』

      『這樣就討厭哦?』

      『姚嘉玲妳最討厭了!』

      是嗎?可是,她就喜歡看撒嬌的鈺貞的表情!

      『要一起洗嗎?』

      她睜大眼睛,妹妹已經盤好頭髮,一手拉著浴巾鑽進浴室。

      『妳這白癡!我在泡澡……妳就這樣進來哦?』她傻眼,『爸媽呢?他們會發現!』

      『發現就發現!』姚鈺貞漫不在乎地把浴巾掛起來,『我們都是女的,去泡溫泉的時候還不是在一起?妳就當作是泡溫泉啊!』

      清水滑過姚鈺貞的身體,她搓著沐浴乳,近乎挑逗的抹過大腿。

      『鈺貞……』

      『姊,告訴妳一個秘密哦。』

      『什麼,秘密?』

      『我喜歡女生。』一腳跨進浴缸的姚鈺貞對她如是說。『妳也是,對吧?』

      那天晚上——『我睡不著。』

      就因鈺貞那句話,她翻來覆去,最後主動來到妹妹的房間;快十二點了,妹妹在看書。她的功課一向比姚嘉玲更好。

      『是因為我今天進去跟妳一起泡澡所以睡不著?』

      『才、才不是咧!』

      『那不然是怎樣?』姚鈺貞丟下參考書,故意跑到她耳朵旁邊吹氣,『吼!我終於知道妳之前抬頭故意碰我嘴巴是什麼意思了。』

      『我是不小心碰到的!』

      『是嗎?不小心……那我是認真逗妳的!』姚鈺貞抓住她,下一秒,鈺貞讓她的手貼近自己的胸部。

      她倒抽一口氣。

      『嘉玲,我喜歡妳。』

      『我們是姊……』

      『我知道。』鈺貞貼近,在她耳邊輕輕說,就像是提醒,更像邀請。『沒有血緣的姊妹。』

      然後,她們打破了束縛。就在那個晚上,她們成為彼此的第一個女人。

      姚嘉玲忘不了,躺在床上的鈺貞多麼漂亮性感,彷彿閉上眼睛都能聞到妹妹身上的味道。

      她們沒有血緣關係,所以無所謂的吧?跟妹妹……

      『嘉玲,親吻我……啊……』她的手指深深探進妹妹的身體裡,又濕又緊;每一次抽送都能感覺到她的溫熱與緊窄。鈺貞也這麼對她,她們毫無保留的釋放身體最原始的渴求。

      她們在一起。關係遠比姊妹更親近。

      她跟鈺貞,是秘而不宣的情侶。

      姚嘉玲忽然睜開眼睛,「咚咚咚」,有人在敲門,很急。

      「誰呀……」挪動瞬間感覺到腿間的濡濕;她咬唇,滿臉羞窘。「等一下!」匆匆跑進浴室把自己整理好,換上新的護墊後拍了拍臉,「來了!」

      打開門,第一眼看見的人,是盧威廷。「嘉玲!不好意思,繼芸一直要求……」

      話還沒講完,饒繼芸就像平白冒出來,「打擾了!」未等主人同意,她直接踏進姚嘉玲的房間。

      「好陰!這裡……」她喃喃自語,跨上床鋪把窗簾連同窗戶打開;外頭冷氣聲隆隆作響,這房間卻沒開。她抬頭一看,液晶顯示「31」。

      「感覺到什麼了嗎?」盧威廷在問。

      饒繼芸用力點頭,「她在這裡!雖然看不到……」

      「喂!妳幹嘛闖進我房間?你幹嘛帶她過來!」

      「我擔心妳啊!欸妳這兩天怎麼沒有來上課?都快期中考了。」

      「我身體不舒服,我有讓班代幫我請假!」

      「不舒服有去看醫生嗎?哪裡不舒服?吃藥、打針了嗎?」

      姚嘉玲像是被問倒,她支支吾吾,「我……我只是……那個來,覺得有點虛……躺下來休息,睡一睡就沒事了……」

      「妳屁啦沒事!妳臉色白到嚇死人不知道嗎?沒去照照鏡子?」

      「嘉玲!」四處查看一圈的饒繼芸臉色凝重,「妳說,妳是兩個禮拜前才開始感覺到有人在跟妳?」

      「呃……對!」

      「妳回家了嗎?還是說有收到什麼東西?」似是覺得太過含糊,饒繼芸於是開門見山。「妳是不是去了什麼地方?還是拿了什麼妳妹妹的東西擺在身邊?她生前很喜歡的!」

      「我妹妹的東西?她很喜歡、很喜歡……」姚嘉玲皺眉,「什麼東西啊?」

      「想不起來嗎?」她對盧威廷說:「我們找一找!」

      「哦!可是……要找什麼啊?」

      「找嘉玲用不到的東西!」饒繼芸已經就著書桌開始翻找。「鈺貞打扮很女性化!長頭髮!」

      姚嘉玲反應過來時慢了一拍,「等一下!這是我的東西,我的房間耶!我又沒有要妳們過來!

      「給我停下來、停下來!」她去抓饒繼芸,「我想我妹妹是我的事!留她的東西在身邊做紀念也是我的事,妳不要把她趕走!」

      「我都知道妳們姊妹倆發生了什麼!」

      被迫停下動作的她用力甩開姚嘉玲。「包括妳們……妳們的感情,她都告訴我了!」

      「她?」

      氣氛一下子降到冰點。盧威廷也停下動作,面對錯愕的姚嘉玲。

      「怎麼回事啊?繼芸,妳跟誰……」

      「你繼續找!」她說,而他摸摸鼻子繼續,「妳來教室找我談的時候,她就已經把妳們之間的關係都說了。」

      饒繼芸抿嘴,「妳們很親密很親密;她也很想妳,可是妳身邊有家佛,而且她怕……嚇到妳,所以一直躲著不敢跟妳見面,直到妳帶了她身上的東西,她才終於能夠出現在妳身邊。」

      姚嘉玲眼神游移了一瞬,她續道:「妳一定聽過類似的鬼故事,在路上看到很漂亮的耳環、戒指、髮飾什麼的,帶回家結果發生很多怪事的例子……說白了,遺物就像是媒介,會把跟妳無關的孤魂野鬼引到妳身邊。」

      「鈺貞不是什麼孤魂野鬼!」

      「對!她不是,可是她走了!她不應該待在妳身邊,她要去她該去的地方!」饒繼芸伸出手。

      「這是什麼意思?」

      「妳妹妹生前的遺物,拿來給我;妳一定知道是什麼,刻意藏起來了對不對?」

      姚嘉玲雙手背在背後,拒絕配合;她態度變得更加強硬,「快點!拿出來給我!」

      「我不知道!」

      姚嘉玲用盡力氣地大吼,「可是,很好啊!我有她喜歡的東西,她來找我……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盧威廷懷疑自己聽錯了,「很、很正常?」

      她哭了,「妳都知道我跟鈺貞之前怎麼樣了,那妳也該知道失去她我有多捨不得!這種失去愛人跟親人的雙重打擊妳懂嗎?妳這個神棍懂嗎!」

      「嘉玲!」

      「妳……說我是神棍?」饒繼芸這次真的動怒了。

      「對!我的妹妹,我的家人不要妳管!妳們現在出去!立刻從我的房間消失!」

      「嘉玲!妳這樣講繼芸真的太……」

      「沒關係!」

      饒繼芸狠瞪著姚嘉玲,她氣到發抖。「我這個神棍就是太雞婆了!對於一個一心只想要招鬼進門的人,就算有再高的法力我也幫不上忙;算我來錯地方了!」她繞過盧威廷,大步走向房門。

      「哦,對了!」

      姚嘉玲直挺挺站著,沒有看她。

      「妳真的看過妳妹妹臨終前的樣子嗎?」

***

      「鈺貞的東西?她到底說得是什麼……」

      姚嘉玲沒裝傻;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帶了妹妹的什麼東西過來。

      可是饒繼芸至少說對了一件事,兩個禮拜前,她真的回家過一趟,而且提了一些冬天的衣服過來。

      對了!冬天的衣服!她還沒整理,全都放在背袋裡……

      她發了瘋似的把所有衣服全都翻出來,在袋子最底下,看見了一件白色的羽絨外套。

      這件衣服,不是她的。她什麼時候把它帶來的?為什麼會在這裡?

      「鈺貞?」姚嘉玲喘了一口氣,把外套抖開,在其中一邊的口袋裡找到一件很眼熟的東西。

      一把黃銅製的,上面還鑲了一顆土耳其藍的串珠的髮簪。

      她記得很清楚,這是她特地買來,送給鈺貞當作十七歲的生日禮物。

      『好漂亮!可是……我不會拿這個盤頭髮耶?』

      『學不就會了嗎?妳的頭髮應該夠長;我希望能看見妳戴這個,多古典美多好看?』

      『吼!原來嘉玲喜歡古典美的女生!』她一手拉近姚嘉玲,兩唇相碰。『那,我一定要變成妳最喜歡的樣子。』

      鈺貞說到做到,她真的變成了自己喜歡的樣子……留長頭髮,戴耳環,很漂亮。

      這就是饒繼芸要找的東西?

      告別式的時候,鈺貞閉著眼睛躺在冰櫃裡,一臉安詳,就像睡著了。

      她當然看過妹妹臨終的模樣。

      可饒繼芸的問法實在太讓人不安,就算她再怎麼喜歡鈺貞,跟鈺貞親密的像伴侶,可是畢竟妹妹已經過世了,這種每天被窺看的生活真的,壓力很大!

      她想回頭去找饒繼芸幫忙,可是又拉不下這個臉。

      心一橫,姚嘉玲決定自己解決問題!

      為了處理鈺貞的遺物,她藉著上課途中,把外套擺進舊衣回收箱,髮簪則是包在紙張裡面,丟進了學校的某個回收桶。

      為了平復惴惴不安的心,她勉強打起精神參加下午的系排練習。

      身體狀況不佳的她打得跟屎沒什麼兩樣;系排隊長看不下去,直接請她回家休息夠了再來。

      「姚嘉玲!妳臉色很差耶,需不需要找個人陪妳啊?」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