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GL】尖叫聲 1

      「尖——叫——聲!」

      全場的球迷隨著球星一聲高喊,把這完全屬於他的最後舞台的氣氛炒熱到最高點!

      對於兩姊妹而言,那是一場非常、非常完美的夜晚——

      如果,沒有接下來回家所發生的事情的話。

***

      「今天課就上到這邊……期中考我們用報告的方式來做,大家記得自己所選的主題,不要只依賴網路資料,複製貼上一律零分知道嗎?」

      座位上的同學零零落落回答著「知道」,老師一笑置之,捲起麥克風線。

      「繼芸,走啦!妳還不收東西啊?」

      「嗯,不急,我下一堂空堂,而且……昨天我高中同學跟我約在這;他說要帶一個人來給我看。」

      「看什麼?」說話的女孩忽然皺起臉,她摸了摸手臂;教室開冷氣,現在室外三十二度,很熱。「唔……早知道就不問了!那妳等吧,我先去上選修嘍!掰掰!」

      饒繼芸沒有漏掉同學顯而易見的嫌惡,她不預期的對上另一個男孩的眼,是另一班的。

      她不認識他,但對於那好奇又疑惑的眼神一點也不感陌生。她把纏繞在右手的念珠藏進包包後方,假裝認真地整理筆記,唯獨拇指繼續默數著。

      數了整整一輪,才聽見她高中同學的聲音。「繼芸!抱歉!來晚了。」

      「沒關係,我下一節課空堂。」她起身,「你不是說要帶你同學過來?」人呢?

      「哦!她來了啊!」他回頭朝門口招手,「進來啊!這位就是我跟妳講過的,我的高中同學。」

      站在教室門口,略顯膽怯的女孩慢慢走近,「妳好,我聽威廷說妳對這種事情很在行……麻煩妳了!」她敬了個禮。

      女孩打扮很帥氣,頭髮也剪成那種分層次的長短;髮鬢與後腦杓理到只剩一點點,髮頂用髮雕梳成旁分,很中性的打扮。

      正因如此,她的膽怯畏縮跟帥氣的外表相比才更顯突兀。

      「不要說麻煩,能夠幫助到妳,我很開心……」

      嗓音忽然中斷,饒繼芸睜大眼睛,視線穿過女孩右肩,直達黑板處的白牆。

      上課鐘也在此刻響起。

      「我下一節還有課!繼芸,嘉玲就麻煩妳了!」男孩雙手合十,長手長腳的他跑得飛快;下一堂課這裡似乎是空教室,除了她們之外再也沒有別人。

      短髮女孩伸出手,「我姓姚,姚嘉玲!企管系的。」

      「我叫饒繼芸,威廷應該跟妳介紹過我。」嘴唇輕揚,她指了指座位,「那我們坐下來談吧!」

      日光燈關掉一半,讓偌大的空間分割成兩個場域;彷彿象徵黑與白、光與影。

      陰與陽。

      「聽威廷說,妳最近老是覺得身邊有人在跟?那是什麼感覺?」

      「我現在自己住,就單人小套房,差不多是從兩個禮拜前吧?總覺得,好像房間多了一個人。不只是在房間裡,來學校上課的時候,偶爾也會覺得有人盯著我看……」她咬唇,緩慢回過頭去,盯著黑板那面牆上的某個點。「就像現在這個樣子;可是,什麼都沒有。」

      她笑得有些僵硬,「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用啊?盧威廷聽到我這樣講,比我還緊張!很快就說要來請妳幫我看。」

      她盯著饒繼芸的念珠,「他說,妳看得到。」

      饒繼芸微點著頭,「我確實看得到。」

      「那,真的有東西跟著我嗎?是誰?男的女的?」她像整個人都活過來似的抓住饒繼芸,不是害怕的表情,而是笑著的。

      是近乎期待、興奮的笑容。

      「有。」饒繼芸皺眉,「好像是……女生?」

      「年輕女生嗎?」在饒繼芸點頭之際,她的眼睛忽然綻放出神采。「那一定是她!一定是鈺貞……」

      「鈺貞?」她挑眉。

      「嗯,我妹妹!」

      「妳妹妹……發生什麼事了嗎?」

      一問到這裡,姚嘉玲就像斷了電的玩具,她收起笑容,一臉沮喪地表示要說個故事。

      「左邊那個就是我妹妹。」

      手機螢幕上清楚呈現兩個女孩;她們笑得很開心,自拍的人是她,另一人拿著加油棒,她們身後還有許多與她們同場同歡的球迷搖旗吶喊。

      姚嘉玲的臉色抑鬱又蒼白,「這場球賽很有名!去年年底球星的引退賽,爸媽好不容易買到四張票,我們全家一起去看比賽;上了高三,我跟她為了考好學校,家裡的氣氛很緊繃,難得有機會出去玩,鈺貞非常非常高興。我也是。」

      她雙手交疊,「看得出來……」

      「但這張照片,是我跟我妹自拍的最後一張……球賽結束後,意外就發生了。」

      「什麼樣的意外?」

      「車禍!」她臉色一僵,「散場之後我們全家走往停車場……上車她硬要跟我擠同一邊,搶在我前面坐在左邊;我爸開車,媽坐副駕駛座,爸後面是我妹,我坐我媽後面……才剛開出停車場沒多久,後面一聲喇叭聲很刺耳,然後一個很強很強的撞擊,從內線直接彎過來,撞到後面……左後方的車門!」

      「砰」!撞擊聲響就像直擊她的後腦勺,震得她耳朵彷彿暫時性失聰。

      饒繼芸渾身一顫。

      眼淚滴了下來,姚嘉玲拭淚,「車子轉了快要足足一圈,那輛跑車車頭半毀;我爸受輕傷,我媽沒事,就連我也只是頸椎一點挫傷而已,可是我妹她……」

      饒繼芸按住左耳,遞出一小包面紙。「拿去用,擦一擦……原來如此!」

      「謝謝……接下來就那樣,辦喪事什麼的;雖然說,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但那畢竟是我妹!我們一起長大……我考得很糟,還能進這裡已經算是不錯……說好要一起上大學的,這麼一撞……不可能實現了!」

      「很遺憾。」饒繼芸伸手握住她,她抬起頭不知想說什麼,但終究沒開口。「我能再看一下妳妹嗎?」

      「嗯?」

      「照片。」

      按開手機,畫面還停留在兩姊妹搭肩摟腰的歡笑。最後一張,想到就心酸。「妳說,妳們一起考大學?」姚嘉玲點頭,「可是,妳們長得,不是很像……」

      她忽地笑了,「從小到大只要我們宣稱是姊妹,就一定會有人問!我跟她不是雙胞胎;我是我媽生的,她是我爸的前妻生的;我們爸媽再婚,在我們九歲的時候。我只大她兩個月!」

      是姊妹,但沒有血緣關係,嗎?

      「確定是她嗎?」姚嘉玲非常在意那個靈魂的身分。

      饒繼芸楞了一拍,回過神,「哦!不是很確定,就算是靈魂,也不見得每個樣貌都清清楚楚,尤其妳知道的,人過世之後靈魂的模樣,會維持在死去的那一刻。」

      姚嘉玲盯著饒繼芸。她黝黑、了無光彩的瞳孔就像黑洞般吸掉所有光線;她坐在關掉燈光的那一邊。

      「欸!有這種說法?我、我不知道耶!」

      「也是!這個現象不是所有人都懂。」饒繼芸也笑了,「但我說的是真的。」

      姚嘉玲不笑了。

      「靈魂的模樣,會維持在死去的那一刻;所以為什麼有人選擇燒炭,就是因為死掉的時候比較好看……」

      「哇!妳講這個好毛!」姚嘉玲搓著手臂打斷,「反正,有東西跟著我?」

      「嗯,有。」

      「是好的還壞的?」

      「我感覺到,她不像是要害妳。」饒繼芸持續注視著她右側身後的那個點。「可是時間一久就難說,她跟妳跟得很緊,對妳跟她都不算是好事;對了,除了妳妹之外,妳印象中還有跟妳親近的親人過世嗎?在這兩三年之內?跟妳親近的朋友也可以。」

      「好像……沒有耶;我外婆算是最近的,也有八年了。」

      饒繼芸閉上眼一會兒,再睜開時,那個氣息已經不見了。

      「妳說妳妹叫什麼名字?」她遞出筆。

      「姚鈺貞。」姚嘉玲在紙上寫出正確的名字。

      饒繼芸默唸這個名字,從包包裡取出一個護身符。「哇!妳隨身都帶著這些啊?看妳打扮這麼漂亮,好不相襯的感覺……」

      她主動忽視這挖苦般的驚呼,「這個符過過香爐了,妳帶著,應該可以確保她不再這麼靠近;我先假設這個靈魂是妳妹,我會試著跟她講講看,要她別再來找妳……」

      「等一下!妳剛說不確定……這個人真是我妹嗎?」

      「可能性很高……」

      「那我不要趕走她啊!」

      姚嘉玲「霍」地起身,「我一開始以為是什麼髒東西跟著我……如果是鈺貞的話我就沒必要害怕了啊!」她環顧四周,「鈺貞!我是姊姊啊!妳還在嗎?鈺貞!她不見了嗎?」

      「暫時走掉了。」饒繼芸拿著護身符走近,「嘉玲,妳聽著,鈺貞已經往生了,妳就算再怎麼想她,都不可能繼續在一起的;妳們家神壇有拜觀世音菩薩對吧?」

      姚嘉玲點點頭,「妳怎麼知……」

      「那就對了!妳身邊有家佛保護,她沒辦法真的近妳的身,除非……」

      「除非什麼?」

      饒繼芸咬牙,「總之!妳妹在外面跟著妳遊蕩也是可憐,她的魂魄還沒有散,靈識都還很清楚,最好早點超度她,讓她趕快再去投胎才是最好……」

      「妳不懂!」

      「什麼……」

      姚嘉玲忽然瞪大雙眼,「妳不懂,妳不知道我跟我妹感情有多好,我們從小到大都在一起,一起吃飯、上學、一起睡,還……」她的眼底透著血絲,在那瞬間,饒繼芸的臉彷彿變成了另一個人。

      姚鈺貞笑著,就像以前一樣站在身邊,凝望著她。

      『姊姊……嘉玲。』

      她的眼神變得迷離,「鈺貞她……她……」

      「妳們兩個人的私事,」饒繼芸的聲音,打破了她的遐想。「我不方便知道這麼多;拿著,帶在身邊,看是要收在包包還是皮夾裡都好,可以保護妳不被其他東西靠近。」

      「我不要!」姚嘉玲忽地縮手,紅色的護身符掉在地上。

      饒繼芸倒抽一口氣。

      「如果知道是她的話,那我就……那我就……」

      「嘉玲。」

      「我想她!」拔尖了聲調,她露出一個詭異難看的笑容,「我們是姊妹,最最親近的!我不要她消失,不要她走。」

      「我可以理解這種心情……」

      「妳不懂!我們,不是單純的姊妹!」

      姚嘉玲視線恍惚,就像是在日光燈的光暈間,看見了鈺貞的笑容。

      手腕忽然被抓住,是饒繼芸。那力道強硬,近乎蠻橫。「妳聽著!如果妳放任她靠近妳,那就像是在身邊打開一道門!」

      她眸光燦亮,個頭嬌小卻氣勢驚人。「到時候能靠近妳身邊的就不只是鈺貞了!妳不會想要變成這樣的。」

      「我只要她!有她在,我就什麼都不怕!」姚嘉玲用力掙脫,她很快背起背包,「謝謝妳!」

      丟下這句話,她拔腿就跑,把饒繼芸連同那護身符,甩在身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