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封(GL) (前傳)

              我與閻潯的相識,得從三千年前說起了。那年,母上自冥界帶回了尚幼的她。

              我們二人年歲相仿,身份相當,很快便熟絡起來。她的父親是青潼星君,母親是冥王,母上煞是喜愛這個表姪女。

              說是熟絡,但她這個人實在是無趣得很。恪守禮教、唯命是從,母上要她潛化靈力,不過是隨口說說罷了,她竟煉出了一身仙賦,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自此課業愈加繁重,恨的我牙癢癢,決定教訓一下這個呆子。

              母上要我們在日落前採回一萬株幻璃草,我假意拖延,使她背上辦事不力的罪,被母上責罰。她卻一聲不吭地受下,還向母上請求連我的罰一起領。

              在太白星君的壽宴上,我將她的賀禮暗中掉包,換成一碗香噴噴的碎月粥。在仙界,誰人不知道太白星君當年遊歷時因撈月而死?他氣得吹鬍子瞪眼睛,閻潯出盡洋相。她卻只是扁扁嘴,看著抿唇偷笑的我,露出莫可奈何的笑。她竟還笑得出來!

                          我起了一個奇惡無比的念頭,這回她肯定會投降的。

       

                我知她自來到仙界後,每隔三百年才能回冥界探望冥王嬸嬸一次。只要她在一日內微笑超過三次,便是那個日子要到了。

                我央求母上不讓閻潯去。雖然母上看上去不大同意,但我知道她會答應,因為她不希望閻潯與冥界過從甚密。

                我藏下心中的得意,看著閻潯迅速收拾好,背著包袱就要出殿。一名仙將攔下她,遞上一張詔紙,那上面寫了什麼我心知肚明。她閱過之後,便讓那仙將下去了。

                        我瞧不見她面上神情,見她一動也不動立在殿門口,只好小跑至她身前。

                自我初見閻潯,她一直是淡漠的。有時甚至會以長輩的姿態訓斥我,加上她的強大、獨立,我幾乎要忘卻她與我年歲相近的事實,何曾見過她這般泫然欲泣的模樣,我的腦袋裡“轟”的亂作一團。

                她見我過來,連忙捂住淚目。半晌,才緩緩開口:“母親是大人了,不用我陪。”   那白嫩的手指不知怎麼的,就能準確地找到我的鼻子,緊緊捏著。“我還是專心照顧你這小娃娃吧。”

             

                      我的心被自責擊碎,又被某種說不清的情愫填滿,溢著無法言喻的欣喜。

                                那年,照人界的說法,我約莫十歲。

                  之後我們依舊朝夕相處,我對閻潯的愛戀也日益加深。是,我愛上了她,這其中,憂喜參半。喜的是,我們日日相見;憂的是,她對我,若即若離,使我受盡煎熬。

                  我不明白她為何如此,許是因為母上愈發重用她,她無法時時顧及我罷。

                        有時我會怨自己,愛上這麼個榆木腦袋。可是愛便愛了,又有什麼辦法呢?

                  一日,我們二人齊去拜訪月老,不為其他,去串串門子罷了。月老是個慈祥和善的老人,捋著長長的白鬍鬚笑呵呵地迎接我們,遠遠看著便讓人生出親近之意。

                  才落座,閻潯開口:“月老爺爺,求您幫幫阿宓吧,我擔心她嫁不出去。”   我一口茶梗在喉間,險些嗆死。她這人,什麼都好就是嘴太毒辣。我往她腿上的嫩肉輕輕一掐,擰緊、旋轉。這是這些年來我用來對付她的方法,屢試不爽。

     

                  月老被我們逗得大樂,撫掌笑道:“小潯可不能這麼說,小宓生得漂亮著呢,新進的小仙童見了她,茶都端錯好幾回。”   閻潯略帶深意地瞥我一言,回道:“您挑選小童子時得先確認他們雙目是否有恙。”

                  我怕我再待下去會失態,留下一個白眼便趕緊離開了。我敢保證,今晚絕對有她好看。

                ---------------------------------------------------------------------------------------------------------------------------------

                  隱約傳來的腳步聲不緊不慢地跟在我身後,我加快速度,她沒有落後,放慢下來,亦如是。最後我頓住,回身,淡然望著那有些躲閃的人。

                  閻潯臉上掛著似乎名為“諂媚”的笑容,小跑過來。“阿宓...”   “滾。”   “那個...”   “我生得太醜,怕污了您的眼。”   “我...我方才說的過火了...我的原意不是這樣的。”   我表現得漠然,其實心裡驚奇於這樣畏縮的她。

   

                  她變戲法似地抽出一條紅繩,牽起我的手,將它仔細地綁在手腕處,而後侷促道:“你嫁不出去,我伴你一生一世。”   盯著她手上相同的紅繩,那狂喜讓我有些反應不能。“   胡說什麼...”   待在她的懷裡,我想如果加上一段情話,要我現在死去也可以。“這樣醜的相貌,就留給我一人承受。”   ...來人殺了她。

                  --------------------------------------------------------------------------------------------------------------------------------

                    蒼茫的泰南山巔,雲海之上,我和閻潯相擁而坐。她細長的手臂環住我的腰,一朝情濃。

                  “你...怎麼突然開竅了?”   慵懶地擺弄她指上的玉扳指,那是母上予她,代表僅次於帝君,權力的象徵。“我...察覺自己對你生了別樣的心思,踰越了姐妹之禮,心下很是惶恐。”   她白皙的面頰染上微紅,我忍不住捏了捏。“原來我只想...只想看護你一輩子,可你真是個紅顏禍水......”   她的聲音漸細,到最後更是輕如呢喃。“你可知帝君要為議親?”   驚慌,滔天的驚慌,可是閻潯扣在我腰上的手是那樣用力,我能感受到她的堅決。“帝君是個傻子。”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罵人。“她傻,她以為我會永遠服從她。”  

                      我沒有告訴閻潯,其實我深深感謝著母上。是她,將你帶到我身旁。

                            也許,她愛上我比我愛上她還要久,還要煎熬。

                      即使後來,我們公然反抗母上,更坦明我們已深愛彼此。母上震怒,將我們雙雙打落凡間,我被封了神識,囚禁我的那座山因母上設下的機關害死許多凡人;閻潯被封了記憶,不得回仙、冥二界,母上終究不捨毀了她。我才開始慶幸,她過去的乖巧。這一切,許是最糟糕的結果,我,不曾悔過。

                      被囚禁的日子裡,我感覺不到外界的變化,肉體於我,不過是具空殼。我只好,也只能自言自語了。

                      我忽然想起年幼時,我被母上責罵後總會一個人躲著哭,閻潯往往會在我哭得最醜的時候出現,睨著眼把我帶回去。這一次,她也一定會找到我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