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壹那由他耽美稿件大募集

親愛的這不是色情(H)

      遼闊的草原上,一望無際的綠地,徐風吹拂,似已見得一波波的綠浪,遊牧族群的聚落邊一群小夥正玩耍著,他們是藏羚族,以畜牧生產羊酪販賣維生,所畜養的則是未演化的阿爾拜因羊。

      打鬧開心地團夥旁有一名正專心觀察著蝴蝶的孩子,見那微微顫動的翅膀,一張一合展示著那鮮艷美麗的花紋,他,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一陣風吹過,驚動了蝴蝶,翩翩起舞慢慢飛向了遠方,小男孩追著飛遠的蝴蝶,藍天中的艷陽閃耀的照著大地,追著蝴蝶的小男孩跑離了部落的活動範圍。

      一道刺眼的陽光從青草葉上的水珠折射,追著蝴蝶的小男孩因為這刺眼的閃光而弄丟了蝴蝶,此時靜下心的他才發現自己迷路了,空曠的草原上,沒有任何的標記,也沒有任何顯著地標,只有一陣陣的微風吹過,緊張害怕的小男孩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發楞,但是堅強的他並沒有哭出來。

      在調適好心情後他試著照原路走回去,但是跟著蝴蝶跑了這麼遠,他自己也不知道所謂的原路是什麼,只能憑藉著自己的感覺走著。

      也不知走了多久,小男孩發現了一間不起眼的矮房,它建造在一棵大樹下,屋頂上的煙囪正緩緩地吐出一圈圈的白煙,屋子一旁正在晾乾的衣服隨風擺盪著,現在又餓又累的男孩不管那麼多,朝著小屋直奔而去。

      站在門前的小男孩基於禮貌性的還是敲了敲門,「有人在嗎?」稚嫩的聲音在門口喚著,一雙小手輕輕地推開了一點門隙往裡面觀察著,「我進來嘍。」發現裡面似乎沒有動靜便大膽地推開了門,映入眼簾的是簡單的設計,木造的桌椅,石砌的爐台正生著火烹調著,頂上那發出噗嚕聲已經煮沸的鍋子中滿溢出了陣陣的香氣,看上去像是正燉煮的一道佳餚。

      小男孩搬來了原本桌旁的木椅,站上去終於使得身高可以超過鍋爐的高度,偷偷的掀開了鍋蓋,滿滿的蔬菜香氣撲鼻而來,小男孩拿起一旁的勺子盛了一碗眼前清香的蔬菜湯。

      清甜的香氣,蔬菜的鮮甜在這一鍋湯裡都可以喝到,那好喝的燉湯讓男孩一碗接著一碗的喝著,填飽了飢腸轆轆的男孩,吃飽喝足後男孩趴在桌上睡著了,熟睡的小男孩並沒有發現屋子的主人正在不遠處悄然靠近。

      一抹身影站在門前疑惑的看著被推開半掩著的大門,心理思索著是否自己忘記關好門,輕巧地推開了大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塊可口的肥肉自己送上了嘴邊,這麼偏遠的地方還會有人跑來,黑影看著餐桌上的鮮肉心裡疑惑的思考,輕輕地放下了剛從不遠處河邊打汲回來的水,輕柔地將眼前的鮮肉抱上床,避免吵醒了熟睡中的鮮肉。

      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小男孩終於醒來了,坐在床上的他似乎還沒回過神來,他伸了個懶腰並打了一個深深的呵欠,揉了揉剛睡醒有點乾澀的雙眼,發現自己被移動到了床上,而屋中原本明亮的陽光此時是昏暗的燭光,窗外靜謐的空氣中有股淡淡的青草味,而原本的餐桌上多了一個毛茸茸的身影正背對著自己。

      聽到背後床上動靜的身影轉過身看到剛醒來的男孩,那剛睡醒的稚嫩臉龐深深的吸引住了餐桌前的人,「你醒來了阿,可愛的小鮮肉。」一個低沉沙啞的聲音問候著男孩,而男孩本能的往床頭縮去,因為內心有個聲音告訴他這個人很危險。

      「別害怕,我又不會吃了你。」巨大的身影靠近了床邊,這讓男孩看清楚了這身影的面貌,是一位粗曠身形戴著眼鏡手邊還拿著一本書看上去斯文的大叔,但是那胸前最大的特色明確地說出了他是獅聚落的人,雖說經過演化後生物間也達成了禁止獵殺亞人種的立約,但是動物的本能還是告訴著男孩這是危險的。

      看著瑟縮在床頭不發一語的男孩,男子放下了書坐到了離男孩有點距離的床邊,「別害怕,我叫德獅,小朋友你呢?」

      「我叫胡羚。」男孩膽怯的看著坐在眼前的德獅,也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但是依然不敢靠近。

      晚風漸漸吹起,微涼的夜風透過窗間吹進了屋裡,此時的兩人沒有交談,這使得場面顯得有些僵硬,「你怎麼會跑到這裡來呢?」德獅打破了沉默問著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盯著自己看的胡羚。

      「追著蝴蝶就迷路了。」胡羚移動視線看了一下德獅的臉,但是馬上又將目光轉移到他還是很在意的德獅胸前那團毛上。

      胡羚在心中不斷假設著各種疑問,那團毛摸起來是蓬鬆柔軟的?還是粗糙剛硬的?如果在那上面睡覺會跟自己家裡的枕頭依樣舒服嗎?如果我摸了他會不會生氣?

      發現胡羚盯著自己鬃毛呆看著的德獅向前靠近了一點,但是胡羚似乎沒有發現德獅的移動,「想要摸摸看嗎?」德獅湊近到胡羚面前發問,此時胡羚才驚覺他們倆已經靠得那麼近了。

      「可……可以嗎?」嘴裡雖然謙虛地問著,但那手已經不自覺地向前伸了過去,正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胡羚還沒得到對方的同意手早已在那毛髮上搓揉了起來,是蓬鬆柔軟的感覺,看著胡羚那享受著自己鬃毛的德獅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畢竟這是自己也挺愛護的鬃毛。

      德獅趁著胡羚享受的同時也解開了自己的襯衫,露出了那由肌肉組織以及少許體脂肪建構而成的壯碩身材,德獅將自己的胸大肌壓上了胡羚的手上,那經由自主神經以及甲狀腺素刺激的心搏砰然跳動的感受透過了胸大肌傳到了胡羚的感觸神經。

      胡羚一時還不明白德獅的意圖便被德獅強行的以牛頓第一定律拉了過去,受到了德獅的拉力胡羚以等速的力道撞上了德獅那蓬鬆的鬃毛,整個臉埋進了德獅那經過鍛鍊的胸大肌肌肉組織群之中,此時的胡羚由嗅覺系統聞到了德獅身上那由乙酸芳樟酯、丁酸芳樟酯及香豆素等元素組合而成的淡淡薰衣草香味。

      聞著那清幽的香氣,胡羚因為大腦正分泌的腦內啡以及多巴胺,而感到了放鬆並且有點興奮,抱著胡羚的德獅也正因為睪酮的作祟,那藏在褲檔裡的巨大海綿體也正蠢蠢欲動。

      胡羚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德獅,而產生了非制約反應的胡羚此時交感神經正讓他的臉部微血管擴張泛起了一片紅霞,看著害羞的胡羚,德獅也抑制不住內心中的衝動,兩人在心理學上的初始效應下,進行了達爾文所認為的生物本能會藉由聞嗅親密接觸來建立擇偶關係的接吻,兩人互相吸吮著彼此的口腔底肌肉,交換著由唾液腺分泌出的水分混合物。

      那濕潤且柔嫩的觸感彼此都感受到了,德獅腦內的多巴胺此時正大量釋放,他抓起胡羚的手放到了自己那因為充血而已經腫脹的海棉體上,胡羚隔著德獅的褲子抓住了充血後的海免體,也下意識地開始以振動的定理做出上下擺動的運動力學。

      享受著多巴胺作用下而腎上腺素上升的兩人,開始為彼此退去身上多餘的布料,胡羚此刻才看清楚了藏在德獅大內轉肌之間的巨大海綿體組成物,而那巨大的尿道海棉體前端早已被尿道口所排出的尿道球腺液所弄得濕滑黏糊。

      胡羚坐在德獅的股直肌上,將德獅的海綿體壓在自己的兩塊臀大肌之間,再次以臀大肌做出了振動運動力學,德獅則是俯身以口腔之中的口腔底肌肉跟其上的味蕾品嘗著胡羚的那初發育的海棉體。

      「這是甚麼感覺?」胡羚抱著德獅的頭部享受著由觸感神經傳來的陣陣刺激,德獅用雙手將胡羚的臀大肌撐開露出了其中的肛直腸環,德獅藉由尿道球腺液的幫助下緩慢的以牛頓第一定律將海綿體慢慢往前推進,胡羚能感受到德獅的海綿體正慢慢深入到自己的直腸中。

      在等待完全的推進後,他靜靜的在等待,等待著胡羚外括約肌放鬆的那一刻,德獅能感受到胡羚直腸內配合著脈動的微血管收縮頻率,隨著腦內啡的提升去甲腎上腺素也慢慢下降,胡羚的外括約肌也漸漸鬆弛,達到了德獅可以繼續進行牛頓第三定律的程度。

      只見那德獅的股直肌快速地以牛頓第三定律撞擊上胡羚的臀大肌並被反彈回來,而胡羚直腸內的交感神經也用著成正比的速度向基底核傳遞著該做出的反應。

      隨著包皮繫帶與直腸橫壁的摩擦,海綿體前端衝擊著攝護腺,達到了自律神經系統所傳達的最顛峰刺激狀態,隨著薦骨神經的訊息傳遞,收縮的尿道區周圍及骨盆腔底部的肌肉,最後兩人同時將攝護腺液混合物由尿道口做出了流體力學的運動。

      看向窗外已晚的天色,德獅輕摟著窩於懷中的胡羚,再看看胡羚那雖然累卻也滿足而熟睡的神情,德獅也感到愉悅,雖有點不捨,但明天一早還是得將胡羚送回原本的藏羚聚落。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