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起章回需登入閱讀
HOT 閃亮星─蔚夏誰來我家功能取消耽美稿件大募集

春宵舞祭

      舒爽的柔風吹拂,吹過了城市邊境的遼闊草原,那一包包為數不少的氈帳佔據了其中一隅,組織成了一個城市商人與游牧民們的重要交易據點。

      徐風將氈帳門口的布簾悄悄吹開了縫隙,翻過了布簾拂上了那正睡的酣甜的黑色慵懶大狼,半掩蓋的被單中露出了熟睡中大狼的上身,他側身摟著被單舒服享受著那陣陣拂來的涼風。

      門口垂地的布簾被粗魯掀開,站著一位面帶爽朗笑容的大個子,門口那只穿著部族傳統兜襠褲的大個子在閃耀陽光的映照下,可以發現他赤裸身子上那亂中有序的棕色毛髮順著肌肉線條勾勒出那壯實的身材。

      原本正睡得香甜卻被突如其來的呼叫聲吵醒,被喚為薩德的大狼躺在床上悄悄將眼睛露出了一條縫隙偷看,看到站在門口的正是亞德大哥「阿——別吵我啦!」薩德翻了個身拉起被單將整個身體包裹住。

      亞德看著弟弟任性的賴床,雖面帶著微笑但臉上卻也冒出了幾條青筋,亞德走到床邊將包裹在薩德身上的被單用力扯起,「今天是個大日子你卻還在這邊賴床,給我適可而止一點啊!」隨著被單被拉起的力道薩德跟著騰空而起,一個圈兩個圈三個圈,完美華麗的完成了三個空轉並扎實的撲回了床上。

      「哎呀!做甚麼拉,被子還我。」薩德赤裸著身子從床上坐起,毫無遮蔽的他只能順手抓了旁邊的枕頭遮羞,薩德臉上此時泛起了一片紅,不知是因為赤裸而害羞,還是被亞德鬧著玩而惱羞的紅。

      「快穿好你的衣服。」亞德撒手一丟將被子還給了薩德便轉頭離去,「你還敢說我,別只穿著兜襠褲在那邊晃來晃去啦!」薩德一把抱住飛過來的被子朝著亞德大吼,走到門口的亞德停了下來,回頭露出了一個極其詭異的燦爛笑容,「別害羞,你晚點也是要穿這樣的。」

      「臭哥哥,多睡一會又不會怎樣,難得這麼好的天氣……」薩德一邊整理著自己的服裝一邊咕噥著,雖然薩德覺得自己說的很小聲,但是站在門口的亞德其實都有聽到。

      「別抱怨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還要練習祭典的舞蹈呢。」亞德在門口望著聚落中忙進忙出都在準備祭典的大家,其實亞德也是剛忙完一個段落才來叫醒薩德的。

      「好了啦。」掀開布簾探出身的薩德穿著則是部族背心式袍子下身穿著掛子,這套服裝在夏季來說較為輕便不悶熱,且大部分居民也都以這種打扮出席公眾場合,只有少數會像亞德那般大辣辣的赤裸。

      溫暖的陽光照耀著綠地,薩德的雙手高舉著迎接吹過嫩葉的舒爽涼風,他張大了口深深的吸一口氣,「呵——阿。」那瞇起的眼眸邊滲出了幾滴珠光,薩德他深深地打了一個呵欠:「這麼好的天氣不好好睡覺真是可惜了。」

      「少在那邊胡說八道了。」亞德看著一旁懶散的弟弟,一記醒腦的巴掌拍在了薩德頭上,「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春祭,哪能讓你跟平時一樣在那邊偷懶,還有,長老有事找你。」

      悠悠的綠蔭下一群小朋友圍繞著一名穿著輕便城市服裝的外來人,他們津津有味的聽著他說故事,長老也坐在一旁靜靜的聆聽著,「長老,我把弟弟帶過來了。」亞德的一聲呼喊將沉浸在故事裏頭的長老拉回現實。

      看著迎面走來的亞德兄弟長老緩緩起身,「還真是難得看見薩德這麼早起阿。」長老看向那正在打著呵欠的薩德調侃道,「對了對了,有件事拜託你們,這位是跟著商隊來的客人,要請你們好好照顧他。」長老轉頭看向那被小孩子們包圍的橘紅色狐狸。

      「小朋友,故事到這邊結束了,哥哥還有其他事情,有機會還會再過來跟你們講新的故事哦。」橘紅色狐狸站起身闔上手中的記事本,微笑著對身旁的小朋友說道

      「好,謝謝大哥哥。」在道謝完後小孩子們一哄而散的各自跑去玩了,那原本被包圍的橘紅色狐狸走了過來簡單的做了自我介紹:「你好,我是城市來的自由作家,我叫奶酪,我想寫一些有關各地方文化風情的故事。」聽完簡單的介紹後三人同時疑惑的看著眼前的橘紅色狐狸,第一次聽到有城市人是以食物的名稱來當作名字的。

      感覺到三對目光以奇特的眼神同時聚焦在自己身上,此刻奶酪似乎注意到了些什麼,「那個……其實奶酪是我的筆名,因為一場美麗的誤會,所以就用了這個名稱當作是筆名。」奶酪羞紅著臉的解釋著這個誤會。

      「原來是筆名,我還在想說怎麼會有人用食物當名字。」薩德直爽豪不避諱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一旁的長老跟亞德聽到則是捏了一把冷汗。

      「我覺得用這個當成名字的話很吸引人阿,一個甜點的感覺,讓人家想一吃再吃,所以我希望我的故事也能讓人一看再看。」奶酪說出了他對自己名字的感覺以及對自己故事的期許,臉上露出的是充滿著期待的笑容。

      「哈哈哈,加油,你一定可以的!」薩德爽朗的笑著搭上了奶酪的肩鼓勵著他,「那我就帶你到處去看看吧。」語畢薩德就逕自帶著奶酪離開了。

      「那孩子真是的,還是一樣的直言不諱,但是看上去他們倆似乎挺投合的,找他來還真是對了。」長老看著走遠的兩人有說有笑的背影,心裡頓時也輕鬆了些,「亞德阿,傍晚的儀式就要拜託你了,還有晚上的祭典,麻煩你了。」轉頭,長老看向身旁魁武的亞德,大部分聚落裡的粗重活幾乎都是亞德在領導著幾名年輕的小夥子做,說起來亞德還真有那麼幾分領導者風範。

      「小事情,包在我身上。」亞德笑得開心弓起手臂拍了拍自己健壯的二頭肌,看亞德露出那堅定的笑容,長老相信他能把一切祭典的準備處理好的。

      艷陽高照,正中午的烈日當空,薩德跟奶酪有說有笑的介紹著游牧民生活,「對了對了,奶酪,肚子會餓嗎?時間也差不多了,帶你去吃我們這邊好吃的。」此時兩人來到一處充滿濃濃奶香味的地方,一旁原本忙著祭典準備的人們也放下了手邊工作,紛紛來到以棚架搭建而成的大食堂,準備填飽那早已飢腸轆轆的空腹。

      棚架採以全開放搭建,將羊毛氈覆蓋其上遮擋豔陽,「哇!這麼多人卻感覺不悶熱。」奶酪看著聚集的人群驚嘆著這神奇的體驗,他發現在城市中常見的塑膠帆布搭建出來的開放空間,會因為熱空氣聚集在上方而產生悶熱感,但羊毛氈雖密卻透風的特性使得上方的熱氣也能有效的散熱。

      「吃吃看吧,奶酪,用羊奶煮的。」薩德從人群中鑽出,手上多了兩碗乳白色湯品,奶酪接過一碗細細聞香,清香的奶甜味中混著一股淡淡的蔬菜香氣,那一紅一白點綴整碗湯,上面還有幾片青綠陪襯著,撈起一湯匙,可以見到濃順的羊乳垂流而下,放進口裡品嘗,熬煮至軟爛的蘿蔔跟綿密的馬鈴薯交織一起,濃郁的乳香混合著蔬菜的鮮甜,濃厚的口感中帶出的是天然食材中的清爽,奶酪滿臉洋溢著幸福品嘗這一碗他從未吃過的美食。

      隨著時間過去,陽光漸漸偏斜,大地再次吹起徐風,人們也紛紛從避陰處回到工作位子上,看著那漸漸成形的高台,簡陋卻也莊嚴的布置著裝飾,那高高的柴火堆也很醒目,晚上點燃時一定是很壯觀的畫面。

      薩德繼續帶著奶酪參觀著聚落,其中一個看上去比其他還要大一些的氈帳裡傳來了木頭撞擊與摩擦的聲音,「這邊是專門紡織的地方,你看到的氈帳跟我現在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從這邊出來的,而原料都是從我們放牧的未演化羊族換毛時所收集來的。」薩德掀開了布簾:「狄希太太你好啊。」映入眼簾的是一台台古老的手工織布機,幾位羊族女紅正專心的將手中的梭子來回穿梭其中。

      「是薩德大哥耶。」在掀開布簾的同時,六位小朋友蜂擁而上的抱住了薩德。

      「小心點,別摔倒了,薩德怎麼來了阿,今天不用幫忙嗎?」原本坐在一旁胸前背著一隻熟睡中小羊的灰狼女性站起來與薩德招呼到。

      「今天我的任務是帶這位朋友來參觀。」薩德自豪地露出笑容指著身旁的奶酪,幾位小羊兒看見奶酪這個外地人也好奇的圍到了奶酪身旁,「是說羊太太身體好點了嗎?照顧這幾位小朋友辛苦你了。」薩德伸手搓揉著身旁小羊兒的頭。

      「你是說咪亞嗎?身體好多了,但還不方便下床,不過還真多虧平時有你幫忙,看你這麼受他們喜愛。」薩德笑得開心,奶酪在一旁也跟小羊兒玩得挺開心。

      「我還要帶奶酪去參觀其他地方,先不打擾你了。」「薩德哥哥、奶酪哥哥再見。」幾位小羊兒跑回原本他們的遊樂小角落,但有一隻小羊兒似乎特別的黏薩德不願離開。

      「慕雅,薩德哥哥還要忙,下次再來陪你好不好?」薩德彎低身子安撫著慕雅,此時狄希太太伸出小指頭:「走吧慕雅。」慕雅牽著狄希太太的手指對著薩德揮著手。

      「薩德,原來你在這邊,陪我去看看祭司準備得如何了可以嗎?」才剛退出門口就聽見遠處亞德的呼喊,看到那原本大辣辣的亞德此時也穿上了跟薩德一樣的部族服飾。

      「你在害羞甚麼啊?跟平常一樣去就好了啊。」薩德調侃著亞德,因為薩德清楚的知道亞德喜歡祭司,而祭司正是長老的女兒。

亞德臉上微微泛紅地反駁:「不行!怎麼能在淑女面前光著身子!」

      三人笑鬧著來到其中一個氈帳前,「我進來了。」薩德掀開了布簾探進半個身子,裡面兩位女性端坐對面,一名穿著一般服飾的女性手上拿著顏料正為面前的另一位女性上妝,身著莊重祭師服的女性閉著眼沒有回應薩德,薩德也只是在門口看著,而亞德則站在外頭紅著面龐靜靜等待著。

「在稍等一下吧,迪席蘇的妝就快好了,可以先請示長老了。」正忙著上妝的女性轉頭對站在門口的薩德說到,薩德聽聞後回應了一聲:「好的。」便退出了氈帳。

      看著已搭建好的高台,完工的工人們也各自回去梳理打扮,為的是等一下重要的祭典能體面的出席,這是一年一次的祈福祭典,為的是感謝這一年的平安順利以及所得到的收穫,也祈求接下來的一年放牧能夠順利、平安、豐收,此時在外放牧的各族遊牧民們都會回來齊聚,部分的城市商人也會過來一起祈福慶祝。

      太陽倚山斜照,風也漸漸轉涼,高台前漸漸地聚集了人潮,此時可以看到各個不同族群的遊牧民們聚集交流暢談,這感覺彷彿就是個若大的家族聚會,長老坐在最前面特別的席位上,天還亮,一位端莊的女祭司緩步走上高台中央,頓時間下方原本喧鬧的聲音安靜了,一陣陣的鼓聲響起,女祭司高舉雙手上的五彩絲帶,應和著臉上五彩的裝扮在斜陽下顯得意外燦爛,那五彩的顏色又分別代表著不同象徵,天空的雨水、大地的青葉、交響的鳴雷、寒冽的皚雪、歡慶的豐收。

      「杭蓋姆貼伊姆特牧愜意耶納,哈桑姆喝咪薩納貼姆,杭天給勒優耶神魔踏馬,乎樓那裏新那嚕呼新信,柏桑泊河裡夜不靈謝帖,帛亨天給烈在雅昇末貼魯。」祭司口中振振有詞的念著,那是段只有懂部族母語的人才聽得懂的禱文,大意是:繁盛無邊的大草原阿,賜予我等生命自由的胸懷,祈求古老的祖先能夠庇護家園,歌頌著我們豐收的靈恩,在這蒼天恩賜的搖籃,祭司揮舞著手中的絲帶隨著伴奏的樂聲念著禱文。

      眾人凝神的望著祭司,內心中默默祈求著各自的心願,祭司優雅高舉的雙手畫一個弧線向下垂降,側彎著身軀左右擺盪,猶如隨風蕩漾的青草,鼓聲漸漸變的短促,踏著有節奏的步伐祭司抓著五彩絲帶在胸前交錯打轉著,慢慢上升的絲帶再次高舉過頭,在頭頂揮舞的絲帶象徵著雨水,雙手左右揮舞著絲帶落下,鼓手一輕觸二連擊的敲著鼓緣,模仿著雨水落下的聲音。

      隨著祭司那多變的曼妙身姿,天邊最後一抹晚霞也由濃轉淡,覆上了那深邃的黑,高台後方的木堆被點燃,那焰光再次的明亮了大地,原本平順的鼓聲漸漸急促了起來,此時一抹箏樂拌入,鼓聲順時悄然無息,徒留那悠揚箏樂隨風飄盪。

      祭司放慢了動作漸漸向後退出,隨著箏樂的節奏兩旁漫漫步入了祭典舞者,兩邊領頭的分別是薩德與亞德,舞者們那赤裸的肉體只靠著胸圍與兜襠褲遮掩,褪去身上的衣物代表著對原始生活的敬意,讓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能清楚的感受到這自由的大地。

      鼓聲再次響起,那交替敲擊著鼓面及鼓緣有節奏性的帶出了綿延笛聲,漫漫延流的琴聲也轉為一聲聲清脆的快節奏彈奏,高台上的舞者們隨著樂聲起舞,緩舉雙手仰頭望天,踱步向下甩頭擺手,「呦嘿!」雙手迴盪至胸前向右平舉跨兩步,「咿——呀!」雙手快速向左切換。

      高台上的舞者們盡情地揮灑著汗水,那火光應和著舞步隨風擺盪,一聲天籟般的歌喉唱起部族老調,高台下的眾人也隨聲高唱,那高台前的小小舞著們也似是熟練般的跟著舞動身軀,這激昂的祭典開場帶動了所有人的情緒,無一不歡。

      一旁的佳人將準備好的傳統佳餚一一端上,並獻上以部族古手法釀製的香濃奶酒,彎月悄悄的躲在山頭後方窺探著這熱鬧的祭典,「今夜讓我們將這祝福傳遞下去,迎接這新的開始。」祭司高呼著為接下來的表演拉開序幕,原先亞德兄弟帶領的舞隊隨著漸漸轉變的樂聲悄然退場,另一族群的舞者們穿著代表性的服裝上場。

      高台下的群眾情緒高漲,各個高舉起手中的奶酒,一同歡慶著歡樂時光,酒香隨著樂聲飄灑於風中,歡慶的呼聲伴著火光劃破夜空,連那原本害羞不敢露面的月兒也越過山頭一同湊著熱鬧,捻一聲弦音搖於風,勾一聲箏樂醉於心,托一段和聲繞於耳,挑一段伴弦沉於神,吹一聲長嘯揚上空,擊一聲鳴鼓撼大地,奏一曲歌謠傳千里。

      舞者皆為女性,穿著艷紅的掛袍,隨著樂聲舞上高台,緊實的掛袍緊緊裹覆著身體,婀娜的身軀從而顯露出來,華麗的飾品點綴著艷紅掛袍,使之顯得不過於通俗。

      一名樂手捧起馬頭琴,左右來回的琴弓拉出迂迴旋繞的纏綿琴音,一絲一絲的長音扣入心弦,高台的舞者隨著搖擺,那畫面極似一幅漫步於草原的羊兒,正享受著陽光的沐浴,琴音一轉,急而短促,舞者們漫漫舞姿也跟著簌簌快步而起,彷彿疾馳於原野上的悍馬,躍動的裙襬起舞著,迴身轉圈,舞於急節,躍以騰飛,步而踏擊,漫漫星火竄天,為夜空中的笑顏綴上星光。

      高台下眾人擊掌並享美食,琴聲消退鼓聲從中襲來,迎來的又是另一族群的演出,背心式的部族服裝露出若隱若現的結實身材,舞者每人手上拿著點燃的木棍,震撼的鼓聲,鏗鏘的琴箏齊鳴,促而不急的笛聲,共譜出一段有力的樂章。

      舞者拋起手中焰燃的木棒,火光在空中劃出一圈圈的火圈後落回舞者手中,揮舞的火焰畫出一條條美麗的弧線,火棍在舞者手中聽話般的被操弄著,一幕幕驚嘆的畫面在高台上變換著,一位舞者走上前方,將手中的火棍向上空拋,分散兩旁的同伴輪流將手中的火棍拋到他的手中,他快速將接到手的火棍也向上空拋去,此時正中央的舞者正拋接著七支火棍。

      那輪流落下的火棍在他的手裡任意舞弄著,再拋接的空中變化著不同光景,他加快了拋接的速度與高度,此時的七支火棍他只用一隻手拋接著,高台下的群眾各個呼聲掌聲不斷,無一不對這技術感到驚嘆。

      他再次的變換了拋接得軌道及力道,這次的六支火棍又再度的回到了一旁的舞者手裡,在接到重回手裡的火棍後,他們一個個分別的跑下高台,分別點燃了四周的煙火以及燈座,煙火漫射夜空,四溢的斑斕色彩為夜空又增添了幾分燦爛,台上最後的舞者也轉身點燃了最後的一個燈座。

      彎月當空高掛,眾人在酒足飯飽後欣賞著短暫卻又美麗的煙花,隨風消逝的花火也替祭典最後畫下了美麗的句點,漸漸退散的人潮徒留下幾位異鄉客在原地,欣賞著夜空中那繁星襯月的美景,因為在城市那種高光害的環境下,能看見幾顆稀疏的光點就很慶幸了。

      一旁也還留著幾位堅守柴火堆的人,這是部族的傳統,那燃燒的火堆代表著部族的興盛,他們堅信著如果能讓柴火堆延燒至天亮,那當年必定豐收,但這些都是古老傳言,現今除了延續古老傳統,為的也是對安全重視,避免那飛竄的火苗釀災。

      看著星空,奶酪翻開記事本將今晚的經歷一一地記述了下來,已漸漸沉靜的夜晚中,依稀還可聽見那乾柴燒裂的聲音,以及不睡覺的人們各自齊聚一角的小聲歡談,就深怕驚擾了已熟睡的生靈。

      看了看四周,可見廣場周圍有些人大辣辣的直接躺在草地上熟睡,在這乾淨的草原上,他們享受著以大地為床徐風當被地這種感覺,毫無避諱毫無任何顧忌,盡情地享受著這大自然帶來最天然的一切。

      奶酪闔上了記事本,雖然也想嘗試這種感覺,但是他還是比較習慣躺在有準備的床上休息,他回到長老為異鄉客準備的氈帳中,幾位已然熟睡的人臉上皆是帶著幸福洋溢的神情入夢,奶酪悄聲來到他的床邊,他也帶著滿是歡愉的心情熟睡。

      外邊的火堆漸漸微弱,晨曦的微光漸漸透出,月兒也睏了,縮到另一頭的山裡熟睡著,那漸漸散發的花香帶出了紛飛的鳥鳴,陽光輕輕灑落在大地上,照的那青草嫩葉透亮,爽朗的氣息迎來一天的活力,薩德今天起的特別早,他穿著背心式的部族服裝來到接待異鄉客的氈帳前。

      薩德掀開了布簾看著幾位還熟睡的異鄉客,他尋找著奶酪的身影,在一邊他發現了早起的奶酪正收拾著行囊,「早阿,薩德。」奶酪發現了迎面走來的薩德。

      「早阿,奶酪,這麼早起來,怎麼不多睡一下呢?」薩德坐到了奶酪的床邊看著他收拾行李問到,那一本本各式的筆記散落在一邊。

      奶酪快速的翻閱著記事本,這些是他在各地旅遊所作的筆記,「為了早起整理這些筆記,跟紀錄一些靈感,怕睡晚了就忘了。」奶酪笑著將筆記塞回行囊裡,薩德在一旁拿起一本本的筆記遞給奶酪。

      「真想知道城市是個甚麼樣的地方,還有到處旅行是甚麼樣的感覺。」薩德心裡設想著自己認為的城市生活,那繁華的街景、擁擠的人潮,還有那高聳矗立的大樓。

      「其實都市生活不像這麼悠閒,它總是快步調、繁忙,而且擁擠的讓人感覺難以呼吸快窒息,不像這大草原的遼闊自由,而且漫漫清幽。」奶酪說出了他多年來身處於城市中的感受,他反倒嚮往著在草原上的無拘無束,那自由奔放的遼闊,「至於旅行,其實這邊是我的第一站,希望接下來的旅途也能夠順利。」奶酪思索著接下來的旅途中會遇到什麼樣事情,這讓他是既興奮又期待,但也怕受傷害。

      「一定能順利完成旅遊的!」薩德用著非常堅定的眼神看著奶酪,「因為奶酪昨天才參加過我們的祈福祭典,一定能得到大地之靈的庇佑!」薩德豎起大拇指給了奶酪一個安心的保證,他們倆此時相視而笑了起來。

      看著奶酪將最後一本筆記收進行囊,薩德對著奶酪提議到:「肚子也餓了吧?來吃點早食吧,好吃的早食能給你在路上滿滿的活力。」薩德搭著奶酪的肩,爽朗的笑容自他臉上露出。

      「好啊,走吧。」奶酪背起行囊接受了薩德的提議,兩人一同來到了大食堂,清晨早起的人還不多,濃濃的香氣從裡邊竄出,在當作平台的石板下方熊熊烈火正在加熱著,而上頭那滋滋作響的餅皮時不時的傳出淡淡香氣,抹上手工製作的羊酪配上清爽鮮蔬,餅皮捲起將其包裹其中,再繼續加熱將餅皮煎至微焦,那濃濃的乳香味衝破了餅皮的層層包裹撲鼻而來。

      奶酪在一旁聞了味道還沒嚐到食物,光是這樣看著口水就已經快要流出來了,薩德向前要了兩份煎餅捲,將其中一份給了奶酪,看著那煎至金黃色的餅皮,能在一塊石板上做出這樣等級的料理,這堪稱石板的高手,從中切開,都能聽到那酥脆的餅皮碎裂聲,而其中的香氣更是誘人,清甜的奶香混著鮮蔬的香氣,光是聞著就讓人有彷彿置身於草原上羊群中的錯覺。

      切下一塊放入嘴裡,那酥脆的口感與綿密的羊酪,在口中交織出一種在草原上打滾曬著陽光的感覺,而那鮮蔬的香氣更是在其中增添了幾分舒爽,甜而不膩略帶酸的羊酪將鮮蔬的鮮甜昇華到了另一個境界,這感覺就像是讓人脫去了一切的束縛,沐浴著陽光享受涼風,在偌大的草原上裸奔一樣,毫無拘束地享受著這大自然。

      沉靜在這美好假想的奶酪,一邊嚼著食物一邊露出了幸福到不行的表情,薩德則在一旁看的一頭霧水,吃完了口齒留香的煎餅捲,奶酪突然顯得有點失落,「吃不飽嗎?還要再來一份嗎?」薩德看到奶酪那微微失落的神情關心地問到。

      「沒關係,吃飽了,只是一想到不知道要過多久才能再吃到這麼好吃的食物,有點小失落而已。」奶酪微微一笑,神情變回原本的爽朗笑容。

      看著人潮越來越多,一旁的商隊在用過餐之後也準備出發了,奶酪跟其中的一隊商隊商討著,便坐上了他們的車,此時薩德匆忙的趕過來,手中拿著一罐乳白色的瓶裝物,「奶酪,這個土產送給你,算是一點小心意,讓你在旅途上吃。」

      「謝謝。」奶酪開心地接過薩德送的土產,兩人相視笑著揮了揮手,商隊也出發了,對著漸漸行遠的身影,薩德永遠不會忘記奶酪這位好朋友,他相信奶酪也不會忘記他的。

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