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GL】《錯》

      夢中幽影,虛無縹緲,雖不明晰,卻也真實。

      甫一閉眼,我便看見了那雙總是含著笑的眼眸──我又夢見那個世界的妳了。

      妳的唇畔掛著和煦的笑,一如往常,只是一道清淺的弧度,就能走進我的心裡,使我不忍忘懷。

      「妳怎麼來了?爹娘沒攔妳嗎?」見妳歡喜地跑來,我的眉眼不禁溫柔了幾分。

      「他們想攔也攔不著。來,這是給妳的。」妳遞給了我一個別緻的手工香囊,又笑道:「這可是我的心意,別弄丟了。」

      我點頭說好,又被妳拉著在街上逛了一陣。

      行人熙來攘往,微紅燈火,溫暖璀璨。

      今日是七夕。

      我們漫無目的地逛著,一路上,不知多少人投來灼人的目光。

      「不要多想。」妳握緊我的手。

      我也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他們在想……我們成何體統。

      我們之間的事,早已鬧得沸沸揚揚。

      在被看出端倪後,他們辱我罵我,要我們早日成親,別再異想天開。

      此種情感,是何其詭異?

      當我正自我否定時,妳卻又不願向現實屈服。

      「神會保佑我們永結同心嗎?」妳將事先在月老廟求來的紅線綁在我的手上。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明天要挨打了。」

      我真的不知道,月老是否能屏除偏見,對一切一視同仁。

      果不其然,隔天在挨打後,我們又被禁足了。

      這一次的禁足,格外長久,恍如隔世。

      期間,我曾收到妳的來信,妳要我們一起私奔,子時,妳會在鵲橋上等我。

      ……我哭笑不得,妳明知道,這幾日家中守備森嚴,甚至妳爹那也派來了一批人馬看著我倆。

      可想而之,這封信能轉交到我手上,著實不易。

      妳我私奔,這句話妳倒是常掛在嘴邊,因此這次我也不以為意,就算對不住妳,我也是為妳好,他們更是為妳好。

      當我意識過來時,四季已過,妳已杳無音訊。

      他們不肯透露妳的消息,我亦不想白費唇舌,所以我只能強忍著思念,度過漫長的歲月。

      直到某一天,我透過朋友輾轉得知妳成親了。

      妳奉父母之命,嫁給了王都的陳姓商賈。

      也對,妳是大家閨秀,本該錦衣玉食,過上幸福的日子,不該跟著我這個路邊的野丫頭胡鬧。

      本該如此。

      莫可奈何。

      天意既是如此,也沒什麼好怨懟的。

      所以我也不會過於糾結,只要妳好好的。

      接下來的日子,我靠妳的香囊支撐著,彷彿妳未曾離去。

      又有媒人上門說親了,我打死不嫁,他們卻說我不知好歹,早晚抱憾終生。

      其實,我也不清楚自己仍在堅守何物。

      妳若是看到我這副失魂落魄的模樣,肯定會怒而踩我一腳吧?

      思及此,我不禁笑了,妳千萬別像以前那般兇蠻,否則好丈夫都要被妳嚇跑了。

      五年後,王城貼出榜文,陳姓商人與地方官員勾結,貪污行賄,奢淫糜爛,狼子野心,企圖謀反,一月後,與其關連之人,滿門抄斬。

      我如雷轟頂,慌忙變賣掉所有家當,連夜馬不停蹄前往王城。

      我恨不得與天下為敵,但牢獄又豈是我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能硬闖?

      我只能在行刑之日賭一把,不顧一切,莽撞地衝上前。

      「慢著!」我聲嘶力竭地咆哮,在眾所矚目下跪下來。

      「妳怎麼來了?」妳滿眼詫異。這句話,一如當年於七夕時的問候,五分驚異,五分欣喜。

      「這姑娘是誰?」

      在喧嘩聲下,竟有同鄉男子認出妳我,開始肆意宣傳當年的流言。

      「不守婦道,噁心下賤。」一名老婦啐道。

      我內心難堪,卻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連連磕頭,在地上撞出了殷紅血瓣。

      「妳,又想來敗壞我的名聲?」,妳一改神色,扭曲著嘴臉鄙夷:「我這一生最討厭的就是妳,少自以為是了,妳又為我付出了多少?妳真以為妳不顧一切了嗎?」

      聞言,我愣住了。

      我自然知道這並非妳的本意,妳只是不願牽連我,但我也曉得,最後一句話,是出自妳真心的埋怨。

      我以為自己奮不顧身,孰不知,自己只會一味地自欺欺人,告訴自己,這樣對妳是最好的。

      恍惚間,思緒紊亂,如夢似幻。

      我仍在風中凌亂,劊子手已手起刀落。

      鮮紅的血痕覆映天際,崩解了我的世界。

      前一刻,熟悉而陌生的嘴角蕩漾著從未變過的柔情蜜意,下一刻,卻消失無蹤。徒留我一人,跪伏在眾人的辱罵下。

      那抹回憶中的笑,最終也成了猙獰的夢魘、不堪的悔恨。

      我在嘈雜的西市一隅,小心翼翼地號哭,不想再引起他人的注意。

      我不敢置信,妳在我面前被奪走了性命,我自責,我懊悔,我痛恨自己的自以為是,將妳推入火坑。

      後來更有人告訴我,陳府雖家財萬貫,主人卻日日流連青樓,對下人更是殘暴無理,對妳也不例外。

      就因妳嫁入陳府時不願與他行房,他便打妳辱妳,將妳看作連下人都不如的存在。

      後來也是……強了妳。

      我陡然睜眼。

      夢醒了。

      我大口喘著氣,心頭仍在震顫,彷彿身心被凌遲了遍。

      心痛的滋味,也不過如此。

      我明白這只是一場夢,卻也不敢大意。我知曉自己的後來結局——女子承受不住愛人逝去的打擊,最後上吊自盡。

      縱使是夢,我也不免害怕,害怕妳我的結局……亦是如此。

      在這裡,我又遇見了妳,一樣眼裡帶笑的妳。

      就算我一再壓抑,一切仍不可抵擋,我們還是相愛了。可能這就是天意吧?

      既然妳我相遇是天意,為何現實仍要阻撓我們?

      從相遇開始,妳便鍥而不捨地跟著我,有如不想再錯過。即使我冷淡妳,妳卻笑道:「我等妳。」

      但情感豈是說壓抑就能壓抑?最後,我還是躲不過命中注定的妳,我們還是在一起了。

      然而,在我們向彼此父母坦承的那一天,我們才知道,自己是多麼天真。

      母親強而有力的一掌,落在妳的臉頰上時,我又想起了西市裡心如刀割的不捨。

      我們以為,過了百年,一切會有所不同。

      我們的真摯情誼不變,旁人的冷嘲熱諷竟是也與古時如出一轍。

      「她們是蕾絲邊哦。」

      「真的假的?兩個女生在一起,太詭異了吧?她肯定不知道男人的厲害。」

      「喂,你太低級了吧。不過碰到同志,還是有點尷尬啊,拜託別在我面前玩親親。」

      他們以為自己夠小心,閒言閒語卻還是藏不住。

      就連我最好的朋友,表白上說是支持同性戀,但自從知道我交了女友後,也是對我避如蛇蠍,以為我對全世界的女性都抱有非分之想。

      是這樣嗎?我只覺得諷刺,卻又再度無可奈何。

      很快地,全世界都知道我們的事了。

      在那日你無辜受了一巴掌後,我試圖與父母溝通,卻無法改變他們的想法,他們認為我們是年輕糊塗,受媒體播報同性戀的因素,才會以為這就是愛。

      其實,多年前,我曾詢問父母對於同性戀的看法,他們都說自己願意尊重,誰知道換到自己兒女身上,竟是說翻臉就翻臉。但我也能理解,畢竟誰也不想看見自己的孩子被指指點點。

      究竟錯的是命,還是旁人?

      正當我陷入憂鬱時,又有人告訴我,妳年邁的父親因為此事病倒了。

      沒想到,這有如電視劇的情節竟會上演在妳我身上。

      我忽視妳多次傳來的訊息,與妳避不見面。

      我怎麼覺得,在這個開放的社會,仍是存在許多不公?高舉彩虹旗的人滿街滿巷跑,卻有誰真正一視同仁了?

      月老嗎?

      我強忍著淚水,發出別離的簡訊……對不起,這一世,我又把妳的心意弄丟了。

      不顧一切,實在太難。

      我又要離去了。

      我不想再度失去妳,更不想讓妳背負罵名。

      所以,我逃到國外,與妳徹底切割。

      我躲不過與妳相愛,亦躲不過我們命裡的劫,無論如何,這一定是對妳對我……最好的,一定是……最好的。

      韶光荏苒,一晃又是五十年過去。

      我收到了一封信,信上說妳命危了。

      我又一次,日夜兼程地奔向妳。

      「妳還是老樣子,自以為是。」妳笑道:「妳以為對我最好的,卻又並非如此。」

      我拂去臉上的濕意,腦內一片空白。夢中的情景與多年來的苦候交疊成了模糊幻影,混沌不明。

      「其實,最在乎的那個人,是妳。」

      我不發一語,望著妳蒼老瘦弱的軀體和枯白的髮絲。

      「後悔嗎?」妳問。

      「……我只是希望妳好好的。」我苦笑道:「現在永結同心,還來得及嗎?」

      歷時百年,真假交錯,我依然不知那些夢是否為真。

      沒想到,我如臨深淵,試圖改變,不惜讓彼此錯過,竟仍是兩頭空──結局未曾改變。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關於腐女
關於我看過的腐文...
那些都是女人寫出來的文章
他們覺得男人遇上愛就是使用下半身
而兩個男人湊在一塊就是過度使用下半身
\\\\我講話484太露骨哈哈習慣就好
我感覺那些寫腐文的人沒有看見同人的真隨
2018-06-18 15: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中肯XD不過作者有時候是為了迎合讀者
2018-07-06 10:37回覆

這文筆阿...真是太太太太太喜歡了!
(請受徒兒一拜

若非己身處,怎能感同身受。
其實我不是同人,但我身邊有很多,明明愛的情深似海卻無法出口的女同。
我很心疼他們。
或許,要真正在世界以及每個人的心上掛出彩虹旗,讓大家都對同性戀者尊重
還得要很久呢。
2018-06-17 13:3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溪熙你好/
謝謝不嫌棄TTT
現實中開口閉口說自己是腐女的人很多,又有多少人真的去思索過同志的處境XD
人類太雙標,女同莫名被世人忽視,覺得心塞。
只能安慰自己世界在進步了。
願我的文能引起更多人的共鳴。
2018-06-17 20:43回覆

好喜歡這篇。
雖然情節不算新,可是很喜歡你文字帶來的感覺,很舒服。

希望短篇集也有百合。
2017-12-23 22: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居然現在才看到傾螢的回覆QAQ
……謝謝!這篇其實是我國文課的短篇小說作業XD當時大概是想諷刺現代人對同性戀的看法吧?

人人皆知古時有龍陽之癖、分桃之好。可又有誰說還有屬於女人的「磨鏡」呢?

女同志在社會中更是壓抑啊……

時間總是不夠用,如果可以,好想嘗試各種題材。
2018-01-13 00:4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