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調整信箱公告閃亮星─黏芝麻耽美稿件大募集

女巫搗蛋題:深夜,勿擾

      夜深人靜。

      山路蜿蜒不平,大道死寂無人,冷風吹過,樹葉隨風,靜靜飄浮在空中,像是被人握住,違反地心引力,無法下墜,也沒有上升,彷彿停止般。

      倏地,陣陣轟隆聲從遠而近傳來。

      萬里蒼穹,星辰點點,明月在夜空高掛,銀光灑落在地面,照映出幾部機車奔騰而去的身影,吵雜聲打擾附近居民,卻無人阻止。

      從半山腰飛速騎向山上,幾個青年毫無節制地大笑著。

      笑聲喧嘩沾染上寂寞的影子,樹葉落地,道路某處住家門口站了個人──拄著柺杖的婆婆,彎著身軀,一聲聲咳著,聲音不大,無人聽曉。

      她遙望著遠方,似乎在聆聽機車的吵鬧聲。

      一台勁戰從她面前掃過,沒有喧雜,微風捲起掉落的樹葉,再次落了滿地,婆婆站在原處,目光投在逐漸遠離的勁戰,沒有動作,靜如雕像。

      又一台機車衝過,依舊沒有聲音。

      零落的機車從她面前離開,像是害怕這夜晚的深山,大家速度都不快,視線完全專注前方路況,不敢隨便亂看,也沒有注意到旁邊站立的婆婆。

      突然,喧囂聲出現。

      好幾台改裝後的機車飛速騎來,打擾別人深眠的噪音終於出現,嬉鬧不間斷地傳遍整座山頭,婆婆的枴杖在地上一敲,像是在抗議。

      「喂!你們快看,有個老女人站在那裡耶!她想做什麼啊?」其中一位青年毫不掩飾內心傲慢,特意放慢速度,騰手指著不遠處的婆婆。

      「那又怎樣?你怕她喔?」另一位青年大聲喊著,加速騎過。

      「沒膽!」又一位青年大喊。

      似乎是受到同伴刺激,看見婆婆的青年油門一催,消失在婆婆眼前。

      「怎麼又出現呢?這條路是不能飆車的啊!」婆婆狀似無奈。

      搖頭,婆婆把枴杖往旁邊丟去,以非正常人的速度往機車追去,雙腳明明沒有移動,一群青年影子已經近在眼前,就在伸手可及之處。

      「少年仔,這裡不能飆車喔!」她苦口婆心的相勸。

      青年們似乎沒有聽見,催緊油門,飛快離去。

      「果然只靠勸導是不行的……」婆婆忍不住嘆了口氣。

      閉上雙眼,整座山忽然被濃霧包圍,氣溫冷不防下降幾度,月光森冷的倒映在婆婆身上,正確來說,是婆婆破碎的身影上,從腰部以下已經稱不上身體,血肉模糊,看不出原本模樣。

      她看著自己又變回原狀的身體,雙眼變得鮮紅。

      而遠處不把勸告放在心底的青年被迷霧遮去前路,視線逐漸模糊,看不清楚前方的路況,卻依舊完全不想放慢速度,開啟頭燈,急急騎著。

      「沒事起什麼大霧啊!真不好玩!」有人正在抱怨。

      「對啊!還變冷耶!」

      「老天真是不解風情!」

      抱怨聲不斷,連連響起的哀怨傳進婆婆耳裡。

      她跟著機車的後面,鮮血滴了一路,肉塊掉在路上,她俯身去撿,抬頭車影又消失,只好再繼續努力追趕,直到終於趕到其中一部機車旁邊。

      「少年仔,飆車很危險的。」她飄在機車旁勸說。

      「老女人,妳很煩耶!拎杯飆車,關妳……」青年不滿的回嘴,臉色忽然一白,低頭看著機車時速表顯示著時速七十公里。

      時速七十……怎麼可能用雙腳趕上?

      他看向婆婆,發現她根本沒有腳,下半身只有骷髏,肉塊又掉了一路。

      「啊……怎麼又掉了?真是麻煩!抱歉,嚇到你,我去撿一下。」婆婆不耐煩回頭,去撿拾自己掉落在地上的身體。

      砰!一台機車滑出去,撞上山壁。

      「唉呀,就說很危險的!」婆婆拿著自己的其中一塊肉,搖頭嘆息。

      拼好破碎身體,她又趕緊追上那些還在飆車的青年。

      「少年仔!」她遙遙吶喊。

      「那老太婆真煩!你說是吧?真悟!」青年忽然發現身後無人,連連呼喚,「真悟!真悟!」

      沒有人回應。

      「喂!真悟不見了!」青年趕緊向前方的人喊著。

      無人回答。

      「少年仔,夜半山路是很危險的,不要飆車!」婆婆出現在他面前。

      青年一個剎車不及,狠狠朝她撞過去,一陣陰涼爬滿背脊,停車,他立刻回頭去看,地上根本沒有倒下的人影,甚至連血跡都沒有。

      那他剛剛撞到什麼?

      「少年仔,你在找我嗎?」婆婆按住他的肩膀。

      緩慢回過頭,婆婆慈善的關注,掩不去扭曲的身體。

      白眼一翻,青年昏了過去,倒在地上。

      「怎麼這麼沒膽?」婆婆撇嘴,繼續追趕最後一部機車。

      陣陣寒風挾著陰氣,伴隨鬼影往山上移動。

      車尾燈漸漸浮現,青年沒有發現自己的夥伴消失,沉默地騎著車,油門不敢輕放,也不敢回頭去看夥伴,目光直盯前方,似乎已經察覺不對。

      「少年仔,你朋友受傷了耶!」婆婆在後面追逐。

      不,這肯定是他聽錯了!

      青年拼命搖頭,繼續前行。

      「就說你朋友受傷了,聽不懂嗎?」婆婆猛然拉住機車。

      巨大的阻力使機車速度慢下。

      逼不得已,騎士終於回頭,看見身影略為透明的婆婆,急忙扯下戴著的護身符,往婆婆的手按去,她吃痛地放手,被護身符按到的手爬滿紅痕,迅速腐爛,變成骷髏。

      「哼!以為我不能解決妳嗎?」青年高傲的冷哼。

      轉頭看向前方,一盞燈火在不遠處燃著,沒有人在。

      「少年仔……這、裡、不、能、飆、車、喔……」幽幽的聲音傳來。

      燈光驀然失去蹤影。

      目光一歪,機車騎士撞上地面,鮮血從額頭流下,最後一刻的視線直直望著車輪,化作骷髏的枯手緊緊抓著前輪不放,凶狠的雙眸渲染鮮紅。

      消聲匿跡,迷霧跟著散去。

      「活該!愛飆車!」女孩脫下白色帽子,收起手電筒,拿出手機撥通附近的警察局,「喂,後山派出所嗎?我這裡有人摔車了,麻煩過來處理一下!」

      女孩抬頭,看著皎潔的月光,微笑。

      真是個好天氣呢!

      站在原地,等警察過來處理後,警察帶著她到警局做筆錄,這才知道原來還有其他人摔在半路,都送到同家醫院,還同間病房。

      雖然覺得他們摔車是活該,但女孩基於不想害人留下陰影的份上,過幾天便到醫院去看望在她面前摔車的青年,順便告知他真相:穿著白衣、拿著手電筒,站在那裡嚇人的是她。

      「不,不可能!我看到的不是妳!」摔車的青車搖頭。

      「就是我!當時你回頭看到我,就倒下了啊!怎麼可能不是我?」

      「等等,妳為什麼知道我有回頭?那時霧濃到都看不到人了!」

      「什麼濃霧?根本沒有霧,我只看到你突然回頭,還扯下護身符……」女孩眉頭微皺,似乎明白這其中不合理的地方,「你們該不會看到一個婆婆嗎?」

      「對!妳怎麼知道?」

      「那條山路之前傳過鬧鬼,據說是因為有位婆婆被飆車族撞到身亡,後來每當有人飆車就會聽到有個婆婆勸導他們不要飆車!」

      「所以我們看到的是……」三個人臉色慘白。

      「你們……是不是看到下半身血肉模糊,上半身穿著血衣的人?」

      「對!」他們異口同聲,同時蹙眉,看著女孩刷白的臉色,「怎麼了?」

      「她……來了!」女孩顫抖的抬起手,指著打開的窗戶。

      「還我手來!」婆婆尖聲吶喊,衝進病房。

      哭喊聲驚擾醫院寧靜,一隻手忽然從五樓高高墜落,血跡渲滿白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