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三杏子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女巫搗蛋題:走火入魔的女巫娜爾莎》

      幽暗的房間裡,站著一個帶著深紫色斗篷的女人,遮住了她半邊的臉。

      她從不讓人看見他右半邊的臉,因為極其醜陋不堪。      

      會這樣的原因出於她的父親,她的父親在好幾百年前曾經是一位國王,而她從小就被當成了女巫,是一個不祥的存在,只因她的右臉有一大塊的胎記。

      而她才剛出生沒多久,又被心狠手辣的父親給毀容了。

      不只被隔離,被迫做一大堆的事情,即使她再怎麼努力,最後只會遭到毒打。

      其他的兄弟姐妹也幾乎沒有和她交談過,甚至是鄙視她,明明同樣身為公主、身為王族,命運卻如此大不相同。

      就在某一天,她在閣樓裡發現一本散發奇異光芒的書,就此改變了她的一生。

      那本書像是選中了她一般,誘使她去翻開。

      之後的她,不斷地研讀這本魔法書,成了所有人口中真正的女巫。

      被發現之時,她的父親竟然派人來暗殺她。

      幸好平時所學派上用場了,索性讓她逃過了一劫。

      而她在偏僻的南方,開始了她孤獨的人生……

      ※※※※※※

      這天我一如往常地到森林裡去尋找調製密藥的材料。

      密藥是用來幫助那些買不起藥品的窮苦人們的,我從小過得苦,所以不希望有人和我一樣不幸。

      我是一名女巫,可是從沒有害過人,但要是說殺人,還是有過的。

      因為密藥其中一樣成分就是人骨,必須磨成粉加以調製。

      不過我殺的人都是罪犯,曾犯下強姦、殺人等重大罪嫌的人們。

      只要用魔法讓自己幻化成一名美女,沒有一個人能逃出我的手心。

      這天在樹林裡,我發現了父親的士兵。

      難道都過了這麼多年了,他還不肯放過我?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向他報仇,始終一人獨自努力生活下去。

      或許我在父親眼中,就是那樣污穢的存在,恨不得要我死。

      收集完簡單的材料後,我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可能是時候該轉移地點生活了。

      都已經到這麼偏僻的南方了,還是得常常更換生活地點,才得以不被發現。

      可是當我回到屋子裡時,竟然發現一名小男還出現在裡面,而且,他死了……

      小男孩七孔流血,露出一臉驚恐的模樣,被狠狠地釘在牆上,手腳都被巨大的釘子貫穿,死相悽慘,而且不知道他死前受大多麼大的驚嚇,面目猙獰。

      我慢慢朝他走近,眼淚撲簌簌地流下,到底是誰這麼狠心?這個孩子不過五、六歲啊!

      頓時魔力在我體內亂竄,魔法開始暴走,屋子裡的一切都被弄得亂七八糟。

      「那個女巫就在裡面!」外頭傳來吵雜聲,人數應該不少。

      一定是有人陷害我!一定是!到底是誰!

      這樣惡作劇很好玩嗎?他可是手無寸鐵的孩子啊……

      我,娜爾莎,一直以來都沒有害過人,一直都沒有!

      為什麼神要給我這樣的惡作劇?而且還維持了十八年之久……

      難道我不能好好生活嗎?真的不能嗎?

      我的手撫上牆上的小男孩:「別怕……你的苦難結束了,不會再痛了……」

      一顆釘子、兩顆釘子……我把眼前的他抱在了懷裡,接著走向門口。

      我用魔法打開了門,外頭的人看到我都露出驚恐的表情。

      每一個人都拿著武器對著我,裡面甚至有我救過的人們……

      因為我每次出去送密藥時,都是以別的樣貌出現,所以他們才認不出我。

      「各位看!就是這個女巫殺了人,她手裡還有個孩子!」一旁面目可憎的男人手指著我說。

      「就是你吧……是父親派來的嗎?還是其他魔法師派來的?」我冷冷地看著剛剛開口的男人。

      他的身子瞬間緊繃輕顫:「誰……誰知道你父親是誰!我只知道……就是妳殺了村裡的孩子!」

      「哼……我娜爾莎從不殺孩子!從來不殺無辜的孩兒!」我雙眼發紅,憤怒到了極點,甚至流出了血淚。

      一旁的樹連根拔起,打橫掃過了眼前的所有人,有人被推下山坡、有人被攔腰截斷、有人摔得頭破血流……

      這些都不足以償還我懷中孩子的命,他們應該死得更慘才對……對,要更慘。

      我輕輕放下小男孩,走向眼前混亂的場面,拎起一個還沒死透的男人。

      「咳咳……臭女人,放開我……」那人拼命掙扎著,但是每一掙扎,口中就流出更多的血。

      但是還不夠,根本不夠!應該流得更多!

      巡視四周,發現有一個男人拖著斷肢在爬行,正是誣賴我的那個男人,他的左腿已經消失。

      只剩下大腿的肉,還有其中的白骨,鮮血也一直不斷流出,想必過不久就會因失血過多而死,但是這樣太便宜他了,不行。

      我一手抓著剛剛奄奄一息的男人,一邊走向眼前的人。

      他向後看見我朝他走近,爬行的速度更快速了一些,但依舊逃不過我的手裡。

      一把抓住他的頭,我拖行兩人回到我的小屋,用魔法整理了一下屋子,拉來兩張椅子,直接把兩人綁在了椅子上。

      「哦……啊……」兩人氣喘吁吁地呻吟著。

      這些聲音,第一次在我耳裡聽起來這麼悅耳。

      以前殺人,我始終是速戰速決,雖然那些人有罪,但我還是讓他們死得有尊嚴。

      我到後方拿了一鍋熱水、一把刀子,順便把大鍋子裡的水燒開了,把剛剛撿來的材料全丟了進去,稍微攪拌一下,接下來就差……人骨粉了。

      「你們誰要先?」我拿著刀子站在他們眼前。

      他們對看了一眼便開始掙扎、開始大喊。

      「吵死了!」我手一揮,他們瞬間閉嘴,無法再出聲。

      「就你吧!」我指著奄奄一息的男人。

      我毫不猶豫地把刀子插進他的大腿裡,他吃痛地發出呻吟,嘴巴被我封住,所以無法喊出聲,那樣的痛苦也就無處宣洩。

      輕敲刀柄,時不時搖動它,那個男人想死也死不掉,只能不斷地被痛醒,再昏過去,痛醒,再昏過去……

      我解開旁邊斷腿男子的魔法,讓他可以說話。

      「那個孩子,是你殺的嗎?」

      「不……不是……是莫法國王指使的……」他道出父親的名字,果然是父親派來的。

      「但……是你告訴他我在這裡的吧?」父親的消息不會這麼快,一定是他去通報的,並且早有預謀。

      「不!不是我!妳這個瘋女人,放開我!嗚……」男子開始啜泣掙扎,於是我再度封住他的嘴。

      我拔出刀子,轉而跪在斷腿的那人面前,並且放一個小碗在他的斷腿下,我拿著刀慢慢接近他。

      血肉模糊的腿中央,正是那我要的人骨,開始慢慢地磨、慢慢地磨,我抓住他拼命掙扎的腿,依然緩慢地磨出粉來。

      等磨夠了,我把粉到進鍋裡攪拌,飄出來的味道異外好聞。

      接著我拿起剛剛裝的一鍋熱水,在裡面悄悄下了咒語,然後潑在兩人的身上。

      「嗯!」兩人在椅子上抽蓄,白眼已經翻到了後面,幾近死亡的邊緣。

      我自己則拿了一張椅子坐下,看著兩人痛苦掙扎的模樣,喝下一口口溫潤的茶水,眼前的場景,真美好……

      過了一會兒,我再度拿起刀,往兩人的喉嚨劃過去,慢慢地放出血……

      我要他們……慢慢地死……

      ※※※※※※

      自那件事之後,已經過了一個星期。

      但是那個小男孩的死狀依然讓我忘不了,彷彿在我眼前重覆上演著。

      是父親殺了他,而父親也想殺我,既然如此……我就要跟他拼了。

      整理了一些簡單的行李,我乘著風朝北方去,我的出生地、我的煉獄,北方之城:琪雅蘭。

      我沒日沒夜地前往,迫不急待地想看父親的悽慘模樣,會是怎樣地讓人舒心呢?

      不過我並沒有馬上到城堡去,而是去找我的哥哥,我親愛的……哥哥。

      見到他時,我一手穿過他的胸膛,他的心臟立時出現在我的手中,而他了無氣息地瞪大雙眼看我。

      想當初,就是他最喜歡打我了呢!總是想出各種辦法定我的罪,害我慘遭毒打,而他自己也參與其中。

      這種人被選為下一任國王,真是太可怕了,我是在為民除害!

      我帶著他的屍體,闖進了父親的城,這個時候夜深人靜,沒有人發現我。

      我把哥哥分屍,分成了頭、手、腳和身體,掛在了城堡的四周,心臟則放在了父親的王位上。

      「啊!」第二天一早,終於聽見父親的慘叫,果然……很棒。

      我走到父親面前:「喜歡這個惡作劇嗎?父親大人。」沒等他回答,我一刀砍下他的頭顱,讓一旁的侍衛都驚了。

      「護駕!」終於有人回神,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但沒想到的是,下一秒我的心臟也被刺穿,鮮血如泉湧般流出,我的生命在消逝著……

      神啊……我這一生的玩笑、惡作劇,太多了……

      終於,終於,結束了……

      帶我走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