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吸血鬼搗蛋題:我沒有興趣

「老闆不在嗎?」

今天的第四個。

我望向眼前穿著時髦駝色大衣,有著淺棕大波浪長髮的美女。

「嗯......老闆白天通常都不太會現身。」苦笑著搖了搖頭,偷偷瞄向窗邊那慵懶地伸著懶腰的白色波斯貓。

這名女子不是我見過最美的,卻是最有美女氣勢的。修長的身型襯著她的氣質,只是件牛仔褲,穿在她身上是如此的契合,且意外地顯得優雅。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女人味,會放電的鳳眼瞇了瞇,完美的鮮紅脣型勾起了誘人的角度,幾縷大捲的髮絲在嫩白的頰邊晃啊晃。

好香......

一眨眼,女子的臉近在眼前,紅色放大片讓她的眼睛彷彿帶點邪氣,如漩渦般將靈魂吸入。

「沒有人說過,妳會把隱藏的事情寫在眼睛裡嗎?」

像是深陷在滿滿的細緻棉花中,輕觸肌膚的感覺撫平了原本緊繃的神經,腦子裡淨是溫和的大提琴聲。她的聲音,就只是輕輕地將我抱著。

什麼時候來到耳邊?

嚇!

如突然驚醒一般我向後跳了一步,撞上了牆壁。

女子驚訝的臉終於映在我的視網膜上,她的食指依然勾著,微涼的觸感從下巴姍姍來遲並大聲地闖進了腦袋,雞皮疙瘩立刻爬滿了全身。心臟鼓譟著,為了剛才那短短幾秒鐘的毫不設防而大力敲著警鈴,通知身體的每個角落。

身體僵硬著但終於也進了警戒區。

她何時來到我的面前?何時卸下我的心防碰觸到我?太多未解的疑惑覆蓋著恐懼,我只能緊緊貼著身後的水泥牆。

「唉呀呀......」她收回了手指,笑了笑。

「可以了,凡瑞莎。」電光石火之間,在我來不及做出反應,另一股冰冷將我包覆了起來,熟悉的味道讓我記起了顫抖。

銀髮少年正毫無感情地看著眼前的美女。

凡瑞莎睜圓了雙眼,歪了歪頭,轉向了空著的窗邊,接著像是理解了什麼爆笑出來。

「你......你......你竟然......哈哈哈哈哈哈哈......」

抱著我的手稍微鬆了鬆,他看向了我。「以後看到她,不用讓她進來。」

我哪來那麼大能力?

「那個......她是?」

「女巫。」語畢他撇開了頭,一臉難得地嫌惡。「而且是很吵的女巫。」

「原來是女巫啊......」我點了點頭。

等等。「女巫?」

「都有吸血鬼了,有女巫很奇怪嗎?」凡瑞莎坐在櫃檯上,玩味地衝著我笑了笑。「今天可是萬聖節......」

「嘖......」銀髮少年轉過了身。「去倉庫拿豆子來。」

「喂!」

  

凡瑞莎拿了頂店裡應景賣的萬聖節帽戴著,開心地朝我揮了揮手。

我苦笑著向著她揮手。

「再見,小可愛!」她繼續朝我丟了個飛吻。

「妳不要再來了。」銀髮少年不知何時出現在我旁邊,沒好氣地對她說著。

凡瑞莎嘟起了嘴巴,接著眼睛轉了一圈,像是想到什麼。「喂吸血鬼,記得偶爾要去看看我們的孩子唷!」

銀髮少年手插著口袋,揚起了一邊的眉毛。

「他都多大了,自己想辦法。」

「好無情的爸爸啊!」凡瑞莎嘆了口大氣。「總之,我今天談的就拜託你啦!」

「再說。」

「呿!」凡瑞莎最後轉身推開了門,離開了店裡。

店裡依然靜悄悄地,空氣毫無流動感。

而我也只是靜靜佇立著,震驚於剛剛接收到的訊息。

他有孩子了......

也是啊,因為天天相處才忘記了。

他可是活了好幾百年的吸血鬼,有一兩個孩子很正常啊。只是為什麼什麼都沒有說呢?

不,不對,他不是會說那種事的人。而我,也不會去問他。

關於他這之前的生活、家庭、戀人,一概沒有興趣。

沒錯,我對這種事毫無興趣,對他的事毫無興趣。

對這世界任何事情都沒有興趣。

「妳不是自己擺脫了凡瑞莎的惑術嗎?靈魂還是被勾走了?」銀髮少年沒好氣地大手壓在我的頭上。

不知怎地,很想離開。

我不著痕跡地轉身,擺脫他的碰觸。「我只是在想,你們今天談的事情,被我聽到沒關係嗎?」

他擁有凍結空間的能力,今天卻沒有將他們談話的空間凍結,雜貨店空間太小,即使不刻意去聽,還是難免進了耳裡。

「那邊的事情就算被妳聽到妳也做不了什麼,沒差。」他聳了聳肩。

原來如此,因為我不是那邊的人啊。

突然有點喪氣,不明白為什麼。

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他是吸血鬼,而我是人類。

就身分階層來比喻,人類有可能跟食物平起平坐嗎?

「繼續開店嗎?」我拉起了笑。

銀髮少年看著我,若有所思。「恩哼......妳沒其他要問了嗎?」

我搖了搖頭。「沒興趣。」

「是嗎?果然是妳。」他也揚起了笑,異常地冰冷。

「我先回櫃檯了。」沒錯,工作才是最重要的,我還有一個夢得實現。

銀髮少年聞言側了身讓了路。

一陣冷風吹在側邊,心臟一縮,下意識舉起了左手壓在耳上。

這恐怕是我第一次阻止他。

冰涼的唇停在了手背,那觸感十分陌生,也令人害怕。降到冰點的空氣讓我不敢轉身看他。

少年突地拉起我的手,嚇得我轉頭。

銀髮一絲絲搔著我的手心,他的齒像洩憤似地咬著我的手腕。

「哼。」

我聽見他的聲音,然後空氣恢復了流動。

窗邊那白色的波斯貓用他的碧眼盯著我,接著趴了下來。

我忍著顫抖的身體走至櫃檯邊,低頭瞄向手腕,悄悄擦去那湧現的血珠。

  

「妳什麼意思?」銀髮少年冷冷地看著凡瑞莎。

「唉呀不要緊張啦!只是跟小可愛聊個天嘛!」坐在我對面的凡瑞莎無辜地攤了攤手。

「走了!」絲毫不理會她,銀髮少年拉起了我的手,向外走去。

  

「他沒有對妳出手?他改吃齋了嗎?」凡瑞莎看來十分驚訝。

今天休假,偶然在街上碰上了凡瑞莎,她很熱情地邀我去附近新開的點心店坐坐。

「那傢伙啊,意外地悶騷。」凡瑞莎神秘兮兮地這樣說著。

「或者該說他自尊很高?」

「說得好!根本是自視甚高!」

「呵呵,你們感情真好。」我笑了笑,阻止自己去想像他們的曾經。

凡瑞莎則是皺起了眉,歪著頭。「不會吧?妳......」

我則回以疑惑。

她突然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拿起了手機......

  

「她有沒有對妳做什麼?」

「做什麼?沒有啊......」

「沒有感覺哪裡怪怪的?沒遇上奇怪的人?沒有記憶斷層?」銀髮少年深深地皺起了眉頭,難得一次問了那麼多話。

「沒......」

他嘆了一口氣,抓起了我的手細細察看,手指輕輕地來回撫過他曾咬過的地方,那冰涼引起肌膚一陣顫抖。

「還痛嗎?」

「不......」今天的他溫柔得不像我認識的他,我迅速抽回了手。「本來就沒什麼事......」

他楞了一下,放下了空著的手,逕自往前走。

「回店裡。」

「嗯。」

我只是他的員工,他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撿到我、幫助我,他是我的恩人。

沒錯,只是這樣,他只是關心著他的員工。

所以不要再多想了。

  

「喝掉。」回到店裡,不一會兒銀髮少年冷著臉,拿了杯熱可可給我。

「為什麼?」

「以防萬一。」他也在我對面坐下,瞇起了眼,非要盯著我喝下。

看來也不是普通的熱可可。

店裡寂靜得讓我有些不舒坦,尤其對面坐了個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的吸血鬼。

「我沒有小孩。」冷不防的一句,讓我差點噴出來。

「嗯。」我繼續喝著。

「那只是凡瑞莎的惡作劇,我順著說而已。」

「嗯。」

「......」

「就這樣?」

「就這樣。」

「我沒有興趣。」

「......」

我放下了見底的杯子。

今天的熱可可很好喝,比以前喝過得都要美味,不知道是哪個牌子的。

「哼。」銀髮少年撇開了頭,直直盯著旁邊。「妳可以回去了。」

「嗯......知道了。」我緩緩起身。

熟悉的冷風吹過耳邊,眨眼間手又被抓住,我轉頭。

「這次不擋了?」銀髮少年再度露出了熟悉的魅惑笑容。

我疑惑著。「啥?」

「反正我也膩了。」

「是嗎......」我心一驚,卻努力扯著嘴角。

他笑了笑,隨即俯身咬上了我的下唇,冰冷的氣息充滿了鼻間與嘴裡。

「這裡比較美味。」

銀髮少年滿意地看著我傻住,舔了舔他紅豔的唇。

「晚安,我的......」他揮了揮手,我轉眼就身在熱鬧的街上。

「小可愛。」彷彿那戲謔的笑容就在眼前般,那聲音輕輕地在耳邊殘響著。

  

在那之後只要凡瑞莎提到這三個字,我都會不自覺地想到那天的......

天殺的吸血鬼!

「你真他媽的幼稚!」我忍不住回頭,小聲地罵了出來。

白色波斯貓眨了眨牠的碧眼,耳朵微微動了動,左右搖擺牠的尾巴,打了個呵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