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你是女巫

首先必須提醒親愛的大家,這篇我寫砸了,有點黑暗,慎入。

凱瑟琳不懂自己為何被關進地窖,這裡又濕又冷,還瀰漫著腐敗的酸臭味。

她蹲在角落,盯著其他又哭又叫的女人,有的明顯精神已經不正常了,有的甚至褪去衣服勾引起看守的男人。

直到她被拖去一個房間,房間圍著一群男人,他們穿著布料很好的衣著,顯然是權貴或是神父教宗等,他們用貪婪的眼神打量著她,她感到惡寒。

她才搞懂發生了什麼事……她被檢舉是女巫。

那些人開始闡述她的罪行,義正辭嚴。

他們說她是女巫,半夜會披著斗篷到墓園裡挖死人的骨頭製巫藥。

他們說她是女巫,在夢中與惡魔訂下契約與惡魔愛慾交纏不再純潔。

他們說她是女巫,有居民指出曾經在夜晚看見她騎著掃帚在天空飛行。

他們說她是女巫,與其他女巫酒林肉池吃嬰兒。

他們問她承不承認?

她回答,她很怕暗,天色暗了不會出門。

她回答,她從來沒夢到或見過魔鬼,她是虔誠的基督教徒。

她回答,她如果能飛,現在豈會站在這裡替自己辯解。

她回答,這村莊多久沒新生兒了去哪找嬰孩?

他們說,她是女巫,願上帝憐憫她,要將她燒死。

她笑了,她說願上帝寬恕你們的罪。

她再次被拖回那個地窖,期間有個衣冠楚楚的神父來見她,說他願意寬恕我的罪,只要我跟他回家進行驅魔,他從頭到我都用下流的眼神掃視我的身體。

我輕笑,要他回家向上帝禱告懺悔比較實際。

之後他帶了另一個女人離開地窖,而我身後有一位婦女笑我太傻。

在暗無天日的地窖,我被關了數不清的日子,每天只被餵了幾口水,地窖裡每天有婦女哭著被丟進來、拖出去,當然也有笑著跟著神父修士出去的。在我以為會被活活餓死的時候,我被拎著頭髮拖了出去,而我毫無力氣反抗。

我被帶到熟悉的廣場,我每天在街角的磨坊買麵粉,然後到對街的麵包店烘焙麵包換取工資。

我的視線脫離回憶,廣場中央有一個比我還高的木製十字架,幾個粗壯的男子帶著布袋、拿著火把站在十字架旁,十字架的下方撲滿了稻草。

周遭圍著一堆居民,大多是男子,多數女子皆是匆匆忙忙低著頭經過。

拖著她來的男人撕去她的衣裳,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她的雙手手腕被綁在十字架上,不少人拿石頭扔她,身體上的疼痛讓她失去意識。

她在濕冷與疼痛中驚醒,見到圍觀的男人不少人指著她大笑,還說著些不堪入耳的淫穢言詞,接著一旁的男子以火把點燃她腳下的稻草,稻草迅速的燒了起來,她很快的身陷火海,烈火燒著她的皮膚,她全身劇痛。

她很恨。

她怎能不恨,她又為什麼不能恨?

在她這樣想的時候,天上透了一道光,她的靈魂與她的身體分離了,她好奇的看著那道光,發現只有自己看得到,周遭的民眾只是嘻嘻哈哈笑著她被燒死活該。

光輝中走出一個美麗的人,她看不出來祂的性別,只覺得祂很溫暖。

祂朝她展開臂膀,她不由自主的朝祂走了過去。

在祂慈愛對她微笑的時候,她忽然回神,咬牙推開祂向後跑。

如果那是天使或是神,上帝真的仁慈,為什麼她會被誣陷燒死。

那些人又為何能以神的名義到處迫害人的性命?

她不甘心,她憎恨著。

而祂對她露出失望的眼神,搖了搖頭消失在光輝中,那光也隨著祂的消失而消失。

她的腳底冒出黑煙,一道門在她腳下打開,她掉了進去。

她跌到一個平面上,一個半羊半人的祂說,她被上帝放棄了。

她哈哈大笑起來,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是鮮血顏色的淚水。

想針對萬聖節寫個溫馨的愛情故事,女主是女巫的,結果就寫成這樣了。

獻給中古世紀遭受迫害的女子,願靈魂能於天堂安息,願上帝保佑,阿門。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