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約束〉forムース

要說的話,這個故事,是很奇妙的故事,也是很悲傷的故事——

「吶,你還記得嗎?我們一起看的,這些漂亮的花朵。」

*   *   *   *

——「深青的草原覆蓋著廣闊的大地,點綴著一些房屋,以及明亮又黑暗的星空。」

那是一幅這樣的畫,不過那草原,卻是被白與金黃的半透明顏料給覆蓋了過去。

那是螢火?也太多了點兒。

那是燭光?也太淡了點兒。

那是......什麼?

男子凝視著那油畫,那是自己的家鄉,自己的歸宿。

伸手觸碰了已經有層灰塵的表面,輕輕揮除污漬,男子溫柔的勾起了嘴角——

*   *   *   *

「喂......喂!起來了!」睜開眼睛,眼前黑色短髮的女孩正盯著自己看,臉靠得異常的近,使男孩不禁嚇了一跳。

「你又在草地上睡著了嗎?真不曉得你怎麼睡的,草地凹凹凸凸地,多不舒服啊。」見男孩終於清醒過來,女孩才退回去。

男孩望了望四周,才發現自己躺在溪流堤防的草地斜坡上,而天空已經全黑了。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呢?嘛,反正不重要了,那是不用想起來的事,所以不用管。

倒是她怎麼會在?特地叫醒我?剛好路過?

「......你怎麼在這?」

「你爸媽說你一整晚沒回去,讓我出來找你了。天啊,你怎麼忘記回家,雖然我知道,你一定又睡在這兒了。」女孩感到很無奈的說著,往後倒在草地上。「果真凹凸不平的。」說完了便閉上眼睛。

「啊......!」像是想起什麼,女孩突然一個勁的起來,翻了翻口袋,在找什麼呢?「吶吶!你看這個!」

她拿出了一個什麼東西,男孩湊近一看,才發現那是一朵花,會發光的花。

「這是什麼......?!居然會發光!」男孩覺得很不可思議,伸出手接過,仔細端詳「也沒有電燈和螢光塗劑的痕跡,是它本身的光芒?!」

「嘻嘻~我厲害吧?在來這裡的途中,稍微探險一下,就讓我挖到寶了!」感到很驕傲的,女孩自信的伸手比出了「勝利」的姿勢,大大的笑容可以看見她嘴裡潔白的牙齒。

「你知道這朵花叫什麼名字嗎?」男孩這麼向女孩問著。

「不知道耶,我沒聽過會發光的花——至少沒在花圖鑑上看過。」女孩的興趣是觀察及尋找植物,最喜歡收集各種花兒,還有讀各種植物圖鑑,因此這意想不到的發現,使女孩非常愉悅。

「也就是說,我們大概是第一個發現這種花的人囉?」

「嗯!我想是吧!」

「那......給這朵花取個名?」

「嗯......這種花的光芒又像鑽石又像星星,叫星鑽如何?」

「好美的名字!就這個吧!」

男孩和女孩相視而笑,隨後開心的看著眼前未知的花朵散著一點一點的銀黃色光芒。

*   *   *   *

後來,女孩帶著男孩去找到那朵花的地方,那是在一座林子裡的角落,草叢中的縫隙,從那裡鑽進去,便會發現一大片「星鑽」的花園,宛如千萬隻螢火蟲飛翔,小小的空間裡散發著淡淡卻又明亮的光點。

男孩和女孩在一瞬間愛上了這個地方,當成是自己的秘密基地,每天晚上都會偷偷跑出家裡,在那兒相約玩耍,然後再趁著天亮前,回到家裡。

他們時而聊天,時而摘取花朵編成花冠、手環,不過......明明花朵每天晚上都不斷散發著光芒,但是摘下來編織的那些花朵,總在隔天醒來,就枯竭成灰。

*   *   *   *

有天晚上,男孩和女孩像往常一樣,在花園見面。

女孩摘了幾朵花,熟練地開始編了一個花手環,男孩對她說。

「吶,反正隔天就會凋謝了,為什麼還要編呢?」

「......」女孩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沉默不語,仔細一看,眼神似乎有點哀傷。

正當男孩準備要問「你怎麼了?」的時候,女孩開口了。

「......你可以也編個手環給我嗎?」

「咦......?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男孩不解的看著女孩,她的眼角,好像掛了淚珠,這讓男孩更加擔心。

「反正,編一個給我就是了,我也會編一個給你。」女孩發現男孩正朝著自己看著,趕緊擦掉因為周圍星鑽的光芒,而反射著的晶瑩淚水。

雖然不曉得女孩的用意是什麼,不過感覺她現在精神狀態好像很脆弱,男孩也摘了幾朵花,開始編起了手環。

過了不久兩人手上都各拿著一個銀黃色光芒的花手環,女孩拉起了男孩的左手,把自己編的手環套了進去,然後也舉起自己的左手,示意男孩也幫她戴上手環。

男孩遲疑地伸出手,輕輕握住女孩纖細的手臂,感覺到她正在顫抖,小心的也將手環套了進去。

在男孩放開女孩的手臂同時,女孩的另一隻手緊緊握住了他的手臂,突然哭泣了起來。

看著眼淚不斷地落下的她,男孩不知道為什麼,鼻子也感到酸酸的。

是女孩的悲傷傳染給他嗎?那不重要,男孩只是很心痛的抱住了女孩,卻不知道心痛的原因。

「吶......你,會永遠記得我嗎?」女孩帶著重重的哭腔,還夾雜著吸鼻涕的聲音。

「我會的......!我會永遠記得你的......!絕對不會......忘記......!」男孩,在一瞬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眼淚也像女孩一樣,止不住,如同傾盆大雨般,源源不絕的滴落草地。

「我也會......!永遠記得你的.......!」

男孩與女孩,相擁而泣,彼此都加重了抱著對方的力量,像是為了不要忘記這一刻、不要忘記這樣的溫度、不要忘記至今以來的一切,深深烙印在心裡。

*   *   *   *

隔天黎明,男孩從家裡的床上醒來,發現昨天女孩送給他的花手環,依然像昨晚一樣,美麗的綻放著光芒。

他愣了一下,接著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就像是在那一天晚上,女孩發現了那朵花時,焦急地奔向了女孩的家,可是當他準備敲擊門板時,那木製的門卻早已是打開著的,而房子裡面,一個人也沒有——

——女孩,離開了男孩的世界。

*   *   *   *

從女孩從自己眼前消失的那一天起,男孩還是每天晚上都會去那個花園,戴著女孩送給他的、不會枯萎的花手環,偶爾編個花環,但是那些花朵還是跟以前一樣,隔天早上就枯竭成灰。

『沒有她的世界......好無聊......』

男孩呈大字形的躺在花園面積不大的草地上,眼神朦朧地看著頭上的星空,以及身邊星鑽散發出的耀眼光芒,日復一日,期望哪天能看見她又走進這個花園,又對著他露出燦爛的笑容。

——可惜,那天終究沒有到來。

*   *   *   *

男子睜開了眼睛,眼前的不是閃爍著柔和星光的夜空,而是明亮得刺眼的吊燈。

「我又......夢到了嗎......?」男子單手扶著額頭,用另一隻手撐著地板起身。

自從十年前,女孩不見了,男孩......不,男子時不時還是會夢到那天的一切。

他望了望裝飾在牆上,幾乎要蓋過整面牆的畫——

——「深青的草原覆蓋著廣闊的大地,點綴著一些房屋,以及明亮又黑暗的星空。」

那是一幅這樣的畫,而那塗在畫上的半透明的、白與金黃的顏料,是「星鑽」,是覆滿大地的「星鑽」。

那幅畫,是他長年以來的思念,從那之中誕生出來的畫作。

今天,是男子的21歲生日,如今他離開了家鄉,到遙遠的都市去生活,理所當然地,能再次見到她的機率也就小很多。

『生日啊......說起來,回去看一下爸媽好了......上次回去,是什麼時候來著......?』

這麼一想,男子發現自己似乎很久沒回去探望雙親了,於是稍微整理了一下行李,然後想也不想地直接搭上返鄉的列車。

*   *   *   *

令人懷念的寬廣大地,夾帶著青草氣息的風,太陽正掛在西邊不遠處,再過不久就會下山了吧?

男子在與大都市完全不同的空曠道路上緩緩行走,一邊享受著好久不見的微風吹拂,一邊放空自己,好像這麼一來,自己就能和寧靜的空氣融為一體。

不知不覺,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男子發現的時候,是因為注意到自己一直以來都戴著的星鑽手環,正微微地散發著星光。

男子凝視著那如同螢火蟲一般的光芒,心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

『久違的......去那邊看看好了......』

男子走進那座小時候常去的林子,找到了那天女孩用小巧的手指著的那個縫隙,只怕就是現在鑽不進去的話,感覺自己和女孩的記憶,會就這麼隨著時間流失殆盡。

他探下身來,望了望洞口。

『應該還可以過去吧.......?』

還好,雖然有些勉強,不過還是可以進出的樣子,男子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隨即抬起頭來,一直想念著的、花朵的光芒就在眼前,心中馬上又被什麼給填滿,那是一種甜甜的、卻又刺痛的感覺。

花朵的光輝依舊沒有改變,改變的是,身邊那個熟悉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忽然,男子感覺到一種違和感,好像哪裡怪怪的,視線掃過整個小花園,才發現在一個角落裡,擺著一個沒看過的小箱子。

他一邊警戒著,一邊好奇那裡頭有著什麼,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將盒子打開。

——是一封信。

男子詫異的望著盒子,那裡面裝著一封信,只有一封信。

隱隱約約能感受到——這是女孩寫的。

他的手指有些顫抖地拾起那封信,打開了淡藍色的信封,看著那折起來的信紙,男子吞了吞口水。

——『xxxxx......』

......名為思念的淚水,靜悄悄地從眼角滑落。

*   *   *   *

——『吶,你還記得嗎?我們一起看的,這些漂亮的花朵。』

「嗯......一直,都在看著......」

——『我相信現在的你,應該也在世界的某一處看著。』

「我正看著喔,妳......也在看著嗎?」

——『我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大概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好想見妳......」

——『你......還是會永遠記得我嗎?』

「我一直一直......都想著你......」

——『有件事,我到最後一刻,還是無法說出口。』

「有句話,我那時,還是沒有說出口。」

——「『......最喜歡你了。』」

*   *   *   *

「當我隔天再去一次那座花園時,裡面的星鑽,全都凋謝殆盡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那天編給我的手環,依舊沒有枯萎。」

「我想,大概是因為,『星鑽』需要承載著『思念』,才能繼續盛開下去吧?」

「過了十年,依舊沒有人知道這朵花的真正名字是什麼,不過,我也不需要知道真正的名字了。」

「因為,那的確是我們兩個的寶物——『星鑽』。」

——『吶,我還記得哦?我們一起看的,那些漂亮的花朵,將會化成永恆的記憶。』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