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吸血鬼搗蛋題:神說

「親愛的神父,我有罪。」

「孩子,世人都有罪,只要你誠心悔過,上帝會赦免你的。」

「不論是什麼樣的罪嗎?」

「不論是什麼樣的罪。」

夕陽餘暉遍灑雪白色的教堂,黑髮黑眼的少女坐在長椅扶手上,擺盪著雙腿,笑聲盈盈,像是掛在花店門口的那串風鈴,沒有任何緣由,被人輕輕一碰就笑了。

我送牛奶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如畫的景象,我大概是紅了臉,因為少女看著我眨了眨眼,笑得更加動人。

莉拉,任何人見了無疑都會承認,她是這個鎮上最美麗的女子。

當這樣一名含苞待放的美麗少女,溫柔得對你訴說愛語,哪怕這是蜜糖包裹的毒藥,都甘之如飴。

「神父,我心悅於你。」她輕輕的說,「你願意饒恕我嗎?」

神父愣了愣,少女的告白大概不是第一次了,相比起我差點弄翻牛奶的反應,神父這個當事人顯得鎮定很多。

他轉過身,認真的看著莉拉,「愛並沒有罪,妳不需要我的原諒,神愛世人,妳只需要.....」

「神愛世人,而世人都有罪。」莉拉抓著神父先前說過的矛盾做出反擊,她嗓音溫柔,說出的話卻犀利得可怕,「你們人類口中的神,只是包庇罪犯的偽善者。」

「莉拉。」神父皺眉,喝止少女在神的殿堂繼續妄言。

少女聳聳肩,渾不在意的笑,就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孩子,靈巧得跳下長椅,「神父明天見。」

這是神的時代,神說,即是世界運轉的法則,少女說出這樣的話,如果被放大來看,已經是足以綁在火下燒的異端邪說。

但身為一個送牛奶的平民百姓,比起虛無縹緲的神,我更傾向於人正說什麼都是對的。

「神父?」他看著莉拉離開的方向嘆了口氣。

神父接過牛奶瓶,笑著摸摸我的頭,「沒事的,她不是壞人。」

我沒有說她的不是,神父就率先為她辯解,像是很擔心有人會因此誤會她。

「不要靠近她。」鎮上的村民都這麼說。

少女的特別不僅體現於她過於突出的外貌,她討厭太陽,喜歡黑色,白天幾乎不曾看見她的蹤影,她不逛市集,不閒話家常。

她大概也不屑於人們的靠近吧,我想。

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即便她走在我們之間,都像游離於外的在上位者。

只有一個人入得了少女與天齊平的眼中。

「神父,你怎麼會跟她這麼好?」

「這個是很長的故事了。」神父溫柔的笑了笑,這話的意思大概就是無可奉告。

「那神父你喜歡她嗎?」

這次神父沒有回答,而是曲起手指敲了我的額頭一下,「小孩子不要隨便說話。」

我不明白,但更讓我不明白的是說出這句話的神父,垂著眼睛,看起來十分難過的樣子。

*

過不了幾天,我便明瞭了神父那個神情的涵義,儘管知道後我寧願自己一無所知。

那時我剛送完所有牛奶,躲到一棵枝葉茂密的大樹上午睡,便正巧目睹了所有經過。

小女孩為了撿皮球,鬆開了母親的手,運載著樹幹的馬車激烈嘶鳴,但已經來不及了,就在所有人都預料要看到一個小生命消逝時,一個身影不知從哪迅速衝了出來。

莉拉,那個男人欽羨、女人妒忌的美麗存在,動作敏捷得不似凡人,不僅把自己曝曬在致命的危險中,也讓自己的身分昭然若揭。

她抱著女孩躲避了馬車的撞擊,陽光似乎讓她十分痛苦,少女腳步踉蹌了一下,沒能躲開鬆脫的樹幹,重力加速度下,就算只是一支手臂粗的枝條,都幾乎貫穿了她的胸腹。

她鬆開抱著女孩的手,驚恐的母親便立刻拖著自己的孩子離開。

「吸、吸血鬼!」大概是運用了吸血鬼的力量,少女的雙眼變成血紅色,嘴邊的利牙如噬人的野獸,婦女尖銳的叫聲,響徹整座小鎮。

吸血鬼就跟神一樣是只存在於書本裡的存在,尤其在神權大漲後,曾經獨霸黑暗世界的吸血鬼幾乎絕跡。

這點小傷對吸血鬼來說不算什麼,但當被曝曬在陽光下,就是無法癒合的致命傷。

她只能倒在自己的血泊中,孤獨地等待死亡。

我擠在看熱鬧的人群中,聽著他們自顧自宣判了少女的罪刑。

她是小鎮的一份子?吸血鬼怎麼能跟人類相提並論!救、救人?只是碰巧吧!她可是吸血鬼啊!大概是想吸小女孩的血,沒錯,一定是想吸他們的血。

因為吸血鬼都是邪惡的啊。

「神、神父,你快看!」

「我們該怎麼辦才好?應該要....要把她燒死對吧!神父我們必須要燒死這個魔鬼!」

神父似乎是匆忙趕來,一向不苟的長衫都有些凌亂,我聽見人們曲解了故事的原委,尤其是馬車車夫和女孩的母親,為了規避責任跟罪惡感,什麼陰謀論都出來了,說得天花亂墜。

「神父你來啦。」少女應該都聽到了,但她卻還是笑著,沒有任何被恩將仇報的冤枉。

她不在乎人類這樣弱小的生物,她會救人,只是因為女孩的眼睛跟神父一樣,是很漂亮的水藍色。

神父拿著聖經,一臉肅謬,「吸血鬼,妳有什麼話要說?」

「說什麼?喔,我想到了。」少女望著天空,明明那片明亮讓她每寸肌膚都像被針刺一樣的痛,但她卻像看到什麼美好的景象,連眼神都格外柔和。

「謝謝你,沒有趕走我、我來不是要戲耍你....」只是她冷了太久、太久,冷到哪怕明知這是一個錯誤,她都不肯放手。

吸血鬼冰冷,卻貪戀人類溫暖的血液,這是背棄神的他們,永生永世都要背負的罪孽。

「謝謝你、那時候對我笑得這麼溫柔.....」

那天也是跟今天一樣讓吸血鬼厭煩的大晴天,她誤入獵人設在森林裡的陷阱,其實她是可以自己脫困的,卻遇到了一個笨蛋。

「若那時你知道我不是人,你會救我嗎?」

「不會。」神父站在她面前,視線卻始終不與她對上,我看到神父背在身後的手握得很緊很緊,緊到指尖都幾乎要刻進肉裡。

「真殘忍....」少女輕聲笑了,一滴血便滑落嘴角,落在她雪白的衣襟上,彷彿打翻的葡萄酒。

「但我還是好喜歡你喔,神父。」

明明平常禱告我都是在恍神,當看到神父鬆開手中的聖經,排開人群,無視那些驚詫阻撓的言語,執著得走向少女時,不知為什麼,我突然就想到聖經裡的這句話---

神讓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

「我有罪。」神父脫下長袍披到少女身上,那件總是不染塵埃的白色布料就染上艷紅色的血。

他抱起少女,剛才抓破手心的血便和少女的融合在一塊,不分彼此,「我犯了無法饒恕的罪。」

少女笑了,她依偎在神父懷裡,「他不原諒你,我原諒你。」

*

神父和莉拉一起消失了。

隔天教會便指派了一名新的神父過來,他一樣溫柔待人,不說話也像是微笑著,莉拉就更不用說了,一直都是靜得如同空氣般的存在。

按理說這件事應該很快就被揭過去,但整個鎮子卻突然失去了許多光彩。

綠樹樹陰下少了少女含笑而立的身影,微風吹過時裙擺飛揚,她輕巧得撥開落在臉上的長髮,讓毒辣的正午也清涼如秋。

至少我是十分懷念那樣的景象。

但市集裡的鄉里們談及這件事,都像是在說一個避諱的禁忌,他們會露出極為驚詫厭惡的表情。

這時媽媽總會不安的拉著我,不讓我聽,像是怕我以前常去教堂的那段經歷,會被拿出來說嘴。

「幸好什麼事都沒有,你也快點忘了吧。」

「喔」

但怎麼辦,我總是一直想起少女那時的神情,她狼狽得倒臥在地上,血流如注,漂亮的臉蛋都褪成灰白色的,但只是看到神父出現,少女的眼睛就彎成一道好看的月牙兒,彷彿擁有了整個世界。

不知道他們現在去哪裡了?不管怎麼樣,一定會過得很幸福吧。

*

「親愛的神父,我有罪。」少女輕輕笑著,就跟她的腳步一樣,輕輕得朝他走來。

「孩子,世人都有罪,只要妳誠心悔過,上帝會赦免妳的。」

「但怎麼辦,我不想悔過。」少女張開手臂,腳尖一踮,就整個依偎進他懷裡。

她歪著頭笑,笑容甜美,露出嘴邊尖銳的獠牙,像是誘人墮落的蛇,「天堂人太多,你下來陪我吧。」

神父笑了,「好。」

血液互通,彷彿融為一體,當再度睜開眼時,他看到少女極為溫柔的笑著,他伸手,抹去少女嘴邊沾染的鮮血,宛如胭脂。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神父。」

我不需要獲得赦免,只要這輩子能壞在妳手中,就夠了。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这篇文章写的很好,看得我都哭了。这就是人类啊,忘恩负义。明明救了自己的孩子缺因为她不是人类而厌恶她。不过幸好小女孩现在有了好归属,不用再害怕了。果然“人心比鬼恐怖”啊
2017-12-05 11: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可憐的吸血鬼
不過人類對比自己厲害的生物還是一樣殘忍
2017-10-21 20: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