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調整信箱公告閃亮星─黏芝麻耽美稿件大募集

雄獅與太陽是對的

那是1997年9月,台灣海飛彈危機後的一年。小弟退伍後,用勉強的積蓄與無腦蠢勁,去了美國遊蕩。那時正因為年輕的迷惘,與生活費用的問題,在舊金山的H.B.槍店打工。

當知道眼前客戶就是傳奇的「老喬伊」(Old   Joe)時,我忍不住回想起街上的傳言。

有一則說法,是老喬伊年輕時曾得罪舊金山最大的黑幫,最後不知所蹤。大家都以為他已被黑幫滅口,幾年後卻忽然出現。卻原來是加入傭兵團,在世界各地戰場流轉。更有甚者,當老喬伊回歸那一年,曾敵對的黑幫竟莫名土崩瓦解。雖然看來是因為地盤被搶,內部糾葛與警力掃蕩所致。但街頭流言以訛傳訛,都指向老喬伊策動了一連串陰謀。

老喬伊的傳奇故事,不限於街頭。後來成為傭兵轉戰世界各地,以善戰與策略聞名。更身兼包括MPRI等多家傭兵公司的顧問,在槍店的熟客中,就有老喬伊帶出來的徒弟。

但是這個人,怎麼說呢?第一次見面,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

「喂、日本小弟!我不是JoJo喲!」

「……我什麼都沒說阿……」

「看你眼神就知道了!被講過太多次,還叫人找了那本漫畫。真的是,那作者根本抄襲我嘛。」

啊?這能怪荒木飛呂彥大師嗎?

但是這個老喬伊還真的,長的就像是漫畫「JoJo的奇妙冒險」第三部中的「喬瑟夫˙喬斯達」(替身:隱者之紫,空條承太郎的祖父)。甚至當天還穿著漫畫中的白短衫,要我不亂想也難。

幸好此時正在默默拆槍的老闆出聲解套:「喬伊、別欺負年輕人。還有,他是台灣人啦,技術還不錯……小鬼、去拿雪碧、啤酒和杯子。」

有人擋,我當然先執行「小弟工作」,去拿飲料。

回來時,老闆已把步槍細部分解,依序攤在工作檯了。一面仔細檢查,一面喃喃說道:「今年打的好激烈阿……」

當時聽到這句話後,不知為何?一股違和感,讓我一直看著工作檯。

老喬伊雙手拿起啤酒和雪碧,同時用拇指「波」的一聲撬開易開罐,把飲料倒在同一個杯子中。緩緩喝一口才回話:「真的是苦戰,托你的福,一次故障都沒有,才能活到現在。」

嗯、老闆的技術,是有口皆碑的。這樣想的時候,忽然腦門一震!我知道剛剛的違和感是怎麼來的了。

那是一把MINI   14步槍,著名的M14步槍(台灣稱57步槍)的小口徑突擊版。如果有人看過電視版的「天龍特攻隊」(The   A   Team),裡面組員就是拿這種槍。MINI   14性能可靠,又使用美軍制式223口徑彈藥,軍、警都有不少使用者。

但問題是,這把槍幾乎沒有「受傷」!

這樣說一般人可能不懂,不過步槍的護手,槍身側面,槍管前端。很容易在作戰中,不小心在地面、牆面或樹幹上擦撞,而留下深淺不一的擦痕。但是這把步槍,表層已因為風吹日曬雨淋而變色,卻找不到任何傷痕。

忍不住彎腰去察看槍膛內部,老闆才是被指定的槍匠(Gun   Smith),照規矩別人不能隨便拿零件。遠遠望去,槍膛上的火藥殘渣侵蝕,表明了開火之頻繁。當然、這可不是在靶場練習造成的,所以這把槍……常常在惡劣的環境下作戰,卻總是能從容應對,從沒被逼得要狗吃屎般撲倒在地的狀況!這讓我再看著老喬伊的時候,眼神一定不由得流漏些許敬意。

老喬伊:「年輕人,你的感覺很敏銳優。牆上那些比賽都是你打的?」

這是稱讚我吧?牆上的,是我比賽得獎的剪報。因為在台灣曾入選國家射擊隊,也曾打過世界盃。剛去美國時,憑著一股傻勁轉戰地方比賽。打出一些成績,老闆也很高興,就把新聞貼在布告欄上。

不過這世界很大,像老喬伊這類在戰場用槍火打出血路的人,往往認為在靶場比賽的運動員,像是在辦家家酒。所以我收斂態度:「在遊樂場裡玩玩而已,見笑了。」

沒想到老喬伊聽過後,呵呵一笑,再開口竟是:「台灣小弟,要不要去見識廣大的世界?」

咦?這傢伙在說什麼?

沒等我腦筋轉過來,老喬伊就繼續說道:「我有幾個朋友,合組了一間新公司叫『黑水』(Black   Water),正在找我加盟。戰爭不只打打殺殺,後勤、運輸、保養、通聯的人力是前線的十倍,我想建立自己的系統。美國人不有句俗諺,『想做老大,就要進過監獄或上過戰場』。你還年輕,有沒有興趣去見識一下?」

拜託!那句俗語說的是街頭混混好嗎?監獄和戰場,都容易累積一些奇怪的人脈。再加上美國其實不像表面那樣愛好和平,而是一年到頭都攪和在某些世界的爭執中。於是從戰場回來的戰士、傭兵或冒險者,也形成一股介於黑白兩道間的勢力。

這黑水公司(Blackwater   Worldwide),後來改名為Academi。在1997年成立時,業界還沒多少消息。但不到十年,就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傭兵仲介企業。當然,那時我不可能預知未來,也還沒做好要踏出這一步的心理準備。

只是回應也要小心,畢竟眼前這老喬伊,可是我惹不起的黑幫老大,也惹不起的危險人物。

幸好老闆再次解圍:「喬伊!你當著我的面挖腳嗎?」

老喬伊哈哈一笑:「只是提供一個機會而已。我猜這小弟是用學生護照留在美國的吧?跟著我工作,也很容易解決居留權的問題。」

咦?真的嗎?

老喬伊:「而且找對方法,就可以合法的賺大錢啊。你們台灣的珍珠奶茶不錯,找對地方,一杯賣一百美金也不稀奇。」

1997年時,台灣珍珠奶茶在舊金山國際機場熱賣,一杯一塊多美金。聽到老喬伊的話,腦中不由得浮出,在中東戰場上,槍林彈雨中,推著推車叫賣珍珠奶茶的畫面。在那種狀況下一百美金應該是賣得出去,能做個幾年就發達了。

老闆卻忍不住咕噥:「前提是要能活著回來。」

哎呀、說到重點!萬一不幸被砲彈命中,那墓誌銘上只剩「在戰場推廣台灣飲食文化的先驅」……好像不錯嗎?

老喬伊倒是不改微笑,反掏出一枚銀幣,說道:「雖說各人命運大不相同,但男人總是要勇敢前進嘛。不如讓雄獅和太陽引導你吧?」

說完拇指一彈,那枚銀幣就打橫轉著,在空中劃出拋物線後,往我頭上掉下。

接住一看,文字與雕飾是中東、中世紀的風格。但是材質卻不是那樣舊,極可能是復刻版的古銀幣。最重要的是:「雄獅和太陽在哪?噢、我看到了。」

銀幣一翻過來,橄欖葉圍著手持彎刀,背映著太陽的雄獅。那設計古樸中帶著威嚴,一種信仰與權威交織的意念表露無遺。

只是一抬頭,卻發現老喬伊的臉色怪怪的。而老闆在後面,更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到底怎麼了?

老喬伊一面伸手拿回銀幣,一面說到:「這是伊朗卡扎爾王朝時期,在西方協助下,用新技術製造的銀幣復刻版。」

嗯、重點呢?

老喬伊:「很多人都相信,這種銀幣的雄獅和太陽,能引導戰士走上勝利的道路。」

說著又是拇指一彈,那銀幣又被拋到我頭上。這次我稍退半步,手掌平伸接住。又是字面,還是沒有雄獅和太陽啊?

這下老闆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說道:「小鬼你別被他拐了!那是喬伊的絕技,不管你怎樣接住那銀幣,永遠是雄獅和太陽。」

有這種事?

老喬伊滿臉尷尬,接回銀幣時卻是一怔,又說道:「可能今天狀況不好,也可能……小兄弟你知道嗎?在戰場上打轉的男人,很少有能建立美滿家庭的。今天說不定就是雄獅與太陽要告訴你,會遇到一生的伴侶啦。」

說完又是拇指一彈!這次我不被動的接受,而是猛力一跳,在半空中抓住銀幣。落地後張開手掌,赫然就是雄獅與太陽。這可真是厲害,明明接的位置與方法是由我決定的阿。

後來又試了幾次,雄獅和太陽總是會出現在掌心。怎麼做到的?怎樣想也搞不清楚,難道真是用隱者之紫作弊?

…………

當天晚上,我趕回大學,打開電腦復習作業。

老喬伊的猜測沒錯,那時我確實因為身分的問題,而採取了念大學、拿學生簽證的方法留在美國。

改裝毛澤東的話,那時本人「一分應付學業,二分設法賺錢,七分……努力釐清迷惘的人生。」

對、那七成真的,就是迷惘。憑著一股衝動,跨過半個地球,卻很遺憾的,並不是非常確定自己想尋找什麼?

其實冷靜下來,老喬伊提供的機會雖說是有一定風險,但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不然回去台灣,也很難說就有發展。其實台灣的低薪,在那時(1997)就已經出現。只是因為很多人還沉醉在所謂「四小龍」的幻影中,看不到發展的頹勢。

高風險、高報酬的戰場,的確有可能解決我當時的問題。

是否要走這條路呢?

那大學的LAB可以讓學生徹夜使用。所以我白天工作,晚上才用電腦復習課程。但是一打開電腦,隨著WIN95出現,與麥金塔開始互相交織的多媒體時代,就這樣浮現眼前。

我必須承認,在開學這一個月,本來只想用來應付居留簽證的大學課程,開始慢慢變的顯眼。說的更正確一點,有點亮麗奪目。

或許是因為本人在台灣求學時,是接受最標準的「填鴨式」教育。帶來的副作用之一,就是在離開了台灣,又接觸到自由的學習環境。結果某個名為「創作」的靈魂種子,又開始蠢蠢欲動,嚷著要發芽成長。

但是這條路要走,學費、資源都很傷腦筋。而且未來的發展,也不一定真的有保障。

憑著一股衝動,跨過半個地球。在那時候,卻是要說有多迷茫,就有多迷茫。

但就在此時,後腦忽然受到突襲!

力道之大,讓我額頭狠撞電腦銀幕。當年的映像管螢幕,可真是重量十足。竟是不動如山,還當場把我反彈回來。

轉頭過來,竟是個手捧著厚厚講義,戴著過時黑框眼鏡的女孩。開口夾著台語大罵:「幾綱(一天)看不到人!結果老師還要我幫你收講義,是怎樣啦?」

唉、這個女孩,實在是得理不饒人到了極點。而且雖然和我年紀相若,卻因為身材矮小,長的天生幼顏,加上那時不知為何,就喜歡背小學生的雙肩書包。結果美國人都以為是台灣的小學生「跳級」跑來念大學……

但是在這裡,想對後來在阿富汗失蹤的老喬伊(你是重施故技跑路了吧?我相信你),真心的說道:

雄獅與太陽是對了!

因為這個看來狠刁蠻的小女孩,後來成了我太太。而且我最後也遠離了那個戰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在那之後幾次遇見你,竟然都沒機會說這句話。

「雄獅與太陽永遠是對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4)


呵呵,本來想說很久沒看到台嶼大出沒
就來這逛逛,沒想到一來,不得了
從迷惘中找到出路
前面很長的鋪陳就為了最後令人不住微笑的結果
~好閃呀~~這位大哥~
而且原來台嶼大得這麼多獎,令人佩服

大將軍~
我們人每一天都在做選擇,不論是吃什麼、是走哪條路
也都用選擇在創造我們每個下一步的未來
若用過去式來看待,我們選擇的當下全都已經都過去了
或許曾遺憾,或許曾後悔
過好現在的時刻,對現在的人生負責,每個選擇就全是新的
2017-11-11 16:0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閃啊!
沒想到大哥連寫和太太認識的經過都可以這麼的引人入勝
這是令人羨慕的真愛啊!
2017-10-02 10:4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人生是一連串的意外和選擇,
有時候,
選擇也是一個意外!
2017-10-02 09:0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一直都很想說,
大哥真是個深情的男人,
年紀越長看得越多,就越來越不相信世間有所謂的真愛
在單身多年以後
自己也相信李宗盛在"給自己的歌"寫的 :
舊愛的誓言像極了一個巴掌
每當你記起一句就挨一個耳光

真愛存在故事裡就好,凡人如我還是別自欺欺人了

今夜看到大哥寫的這篇
對照大哥為家庭的付出
原來這世上還是有真愛

只是
時間是個賊,早已偷光了我的選擇

音樂的連結我就不放了
那歌是唱給我這種人聽的,不是你這種人聽的

 
2017-10-02 04:26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