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鑄•罪

                                    自有記憶起,我便待在熱烘烘的鍛造室裡,父親在一旁鑄劍,她數著這是今日的第幾把。鈍器互相撞擊所發出的悶響偶爾混雜孩童稚嫩的呼聲,是我童年的全部。

                                    父親嚴厲、少言,還是個瘋狂的鑄劍師,他耗費生命、燃燒所有的溫情,不論好劍壞劍都能在他心中佔據一席之地,而我的人生卻如同廢鐵一般被他拋諸腦後,不曾正視過一眼。

                                    我憤怒、我不甘,憑什麼我要被侷限在這不毛之地?!我要帶著她走,逃離父親的掌控。

                                               

                                    她撫上我因激動而漲紅的臉,試圖壓制我的狂怒。這麼多年,都捱過來了,為何又突然發作?   我怔怔望著她柔和的眉和眼中的憐惜,心中充斥著不知名的苦澀。她說,父親是在贖罪。雙手垂於身側,我沒有應答。“明日午時。”   這次,她沒有拒絕,只是按下我暴起的青筋。儘管,父親是她的恩師。

                                    翌日,父親將我叫去,交待我今日的工作,一如往日。但,這將是我此生的最後兩把劍了。他漆黑的眼眸沒了往日的精光,望著我,似是欲言又止。

                                    時辰一到,我藉故出門,背著包袱拉上她,父親卻守在玄關處,我的心頭一陣緊縮。他沉默不語,盯著我們良久、良久,眼眶竟盈滿了晶瑩,擲了那兩把我新鑄的劍過來。“我不配做你的父親。”   他沙啞道。“出外小心,原諒我。”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