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奇想-再見,再也不見。

大部分的人第一次感到有感而印象深刻的告別,應該會是在國小畢業典禮的那天。2190個日子,在滴答滴答的鐘聲默默倒數下,終於也來到了最後一天。那些曾經所經歷過的回憶,在當天踏入教室的剎那都成了故事。故事,總是需要一個好的說者,在那一刻,自己便成了那個最棒的說者。

 

 

在交織著期待、不捨、希望的氛圍中,腦海不自覺的切換成跑馬燈模式,浮現的盡是第一天上學時的掙扎與期待,第一次校外教學時的興奮與天真。在驪歌響起的瞬間,只見身旁的人通通哭紅了雙眼,畢業班的女生通通都哭成了一團,一群人抱著安慰著彼此說著「畢業後還是朋友」的誓言。

 

 

  永遠,因為太遠。

 

 

 

仔細回想,那時的同學們在哭什麼,自己又為什麼跟著哭了?很多人回想起來,大多都沒辦法真正說出個所以然。常見的說法是,因為離別很不捨、因為再也沒有機會和這些人在同一個屋簷下度過每一天了、因為那個氣氛太感傷了。

 

 

感傷、不捨、沒有機會。從國小、國中到高中甚至大學,每一次的畢業典禮總是有一大票人哭紅了眼,明明在那個剎那如此感傷、不捨,又為什麼在哭過之後彼此走向命運的兩端?或許,哭不是因為真的不捨那個人,而是不捨屬於自己的青春又畫下逗點,距離面對真實的世界,距離那更嚴峻的未來,又更近了一步。

 

 

儘管,我們都知道畢業是個階段的結束,會有另一個開始,卻還是不捨即將告別那熟悉的人事物。而那句永遠,在走出感傷的會場,收拾好東西踏出校門的那刻起,就此成了謊言。曲終人散,踏出後就再也沒有理由需要承擔任何人的情緒,彷彿像是解脫了一樣,在幾年後的相遇竟離奇的沒有情緒,所有過往的好與不好,都似乎埋藏在記憶中那個熟悉而陌生的校門。

 

 

然後我們會漸漸明白,當時畢業時說的永遠的好朋友,其實真正的意思:是好朋友啊,我們永遠不見。說到這裡很多人不滿,包括自己也有這樣的疑問:但是還是有很多人畢業後還是很要好啊!

 

 

偶爾一見,再無負擔。

 

 

 

畢業後,沒有人和誰真的能天天膩在一起。就連當年那成天放閃坐在彼此腿上的班對,也總在畢業後的不久便傳出他們終究把彼此封存在記憶之中。然後我們偶爾會想起那段往事,想起自己曾經來不及向誰告白、來不及找誰見上一面、來不及完成什麼未盡之事。因為懷念,所以偶爾敘舊,但是敘舊的總是過往,因為是過往,所以心安。

 

 

再怎麼快樂的過往,也只是回憶,而那些不願提起的,也終於過去。所以我們見到老同學,就像是在見過去的自己。與其說,是想問問老同學近日可好,不如說,我們是想問問當年的自己,過得可好。一方面,我們希望得到的回應是,一切都好。但又不希望,對方真的過得太好。

 

 

畢竟,我們不會希望過去的自己過得比此刻還好,也不會真心的希望再無瓜葛的他/她,竟然活得比自己好。人就是這麼矛盾,希望別人好,又不希望真的太好,最好是像自己一樣,過得不差,但也不算太好,總之,至少還沒有餓死,還有記得呼吸。

 

 

敘舊,總會有結束的一刻。之所以畢業後偶爾聚聚還是感到窩心,是因為那些熟悉的老朋友、老同學們,看起來也過得很像人生嘛。偶爾一見,談談過往的歡與悲,聊聊彼此那不怎麼樣的現況與夢想,確定了一切安好,時間依然不停的走,而熟悉的人也還安在。這樣就好,偶爾一見,再無負擔,再多一點,彼此便難以承受。

 

 

 

再見,再也不見。

 

 

語畢,無論是昔日走出校門,還是今日各自解散,都在轉身之際鬆了一口氣。在那一刻之後,彼此又是獨立而自由的個體。沒有誰需要忍受誰的脾氣,沒有誰需要承擔誰的情緒,留下的,只有片刻的記憶。

 

 

拾起感受那曾經的美好,還是從此塵封不再觸摸,都好。回憶是彼此的,儘管在同個時空發生同樣的事,在不同人的腦海中還是會留下不同的印記。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要怎麼紀念這段過往,是彼此獨特的決定。至於彼此是否再度相見,會交給命運決定吧,但心中默想的或許是,再見,再也不見。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