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關燈

那天,晴空萬里,南國的夏天總是潮濕而悶熱的,但即使酷暑難耐,也是適合遊玩的好天氣,路上行人絡繹不絕,盡是想出外遊玩的人們。

 

 

楊老太太的眼睛,就是在這樣的日子裡徹底看不見的。

 

 

據說當時楊老太太只說了聲:「咦?是誰把燈關掉了嗎,怎麼這麼黑?」

 

在她身邊的家人大驚,立即將楊老太太送醫,然而醫生使盡渾身解數,耗時數週的診察,也只能困惑而沮喪地說:「不明原因的失明。」

 

 

蟬鳴喧鬧,熱得讓人心緒浮躁的夏日裡,楊老太太只是微微一笑:「沒關係的,我還聽得到聲音。看不見了,反而你們的聲音更清楚了,哈哈。」語畢老太太自己也笑了,似乎並不太在意。

 

 

其實楊老太太的眼睛,本來便不太好使,這樣的徵狀從她年輕時便開始,倒也記不清是從小便如此,抑或是曾經受過了什麼傷。

 

 

只是聽人說起,楊老太太從前也是個秀氣漂亮的女孩子,她性情溫柔,總是忍不住會去照料路邊無依的小動物們,然而某年夏日,她抱回了個受傷的小動物悉心呵護,卻反而被那只小動物劃傷了個深深的血口子並跑個無影無蹤後,便被深愛她的父母嚴厲禁止了這樣的行為。

 

 

不過極富愛心的楊老太太,一直都從自己工作的薪水中勻了些出來,固定捐款給些慈善機構,數十年來始終持續不輟,而她也善人善報,嫁給了個極為寵愛她的先生,一輩子都活的幸福恩愛,子孫成群,即使是先生已經亡故的現在,依舊是溫和而樂觀,帶著歲月所給予的雍容氣質,也因此深受子孫們敬愛。

 

 

總而言之,因為已經習慣視力不好的生活,對於徹底的失明這件事,楊老太太倒也看得挺開的,更何況她的子孫們還為此請了專人照料她,日子過得倒也順心。

 

 

說來奇怪,自她再也看不見後,身邊便突然冒出了個毛茸茸的小毛團兒,摸上去觸感蓬鬆柔軟,只是臉上似乎有些舊傷,聽家人說,那是只擁有美麗皮毛的虎斑貓,因為怎麼趕也趕不走,索性就養了下來。

 

 

一人一貓,就這樣安寧的度過了剩下的歲月。

 

楊老太太過世後,那只貓也不知所蹤。

 

就像專程為了她而出現般。

 

也因為她的離世而消失。

 

 

 

奈何橋畔,老婦人悠然前行,歲月在她總是溫和的臉上刻下了痕跡,卻只讓她顯得更加淡泊而寧靜。

 

 

橋畔,有個男人站著,已經不知道站了多久,只是那雙眼睛,自打見了楊老太太後,便不曾移開半刻。

 

 

楊老太太腳步頓住,平靜的說:「果然是你。」

 

 

男人點點頭:「是我。」猶豫了一下,又喚:「清茹,妳現在看的見了。」

 

 

老婦人笑了笑:「我現在看的見啦,這幾十年來從來沒這樣看得清楚過,只是,楊流靖,你難道不該向我解釋嗎?」

 

 

男人默了默:「妳…知道是我?」

 

 

老婦人淡淡說:「我的眼睛,是慢慢看不見的,就像拿了盞燈,一點一點地讓他變暗,最後呼一聲,就沒了。」

 

 

「可是阿,我記得最清楚的,便是你了,從年輕到老去,你的眼周,那個淡淡的疤痕,我也摸過了無數次了……那貓臉上的痕跡,摸起來竟然跟你一模一樣吶……」

 

 

「原來如此,不過,清茹,我可不是貓阿。」男人走上前去,自然而然地攬住了老婦人的肩頭。

 

 

動作非常熟稔,只因這一個動作,往年他已經做了無數遍。而就在他碰觸到老婦人的那瞬間,一陣光芒閃過,老婦人瞬間變成了妙齡少女。

 

 

少女始終平靜的神情,也在這瞬間有了波動。

 

 

「真是讓人懷念阿,清茹。」男人微微笑了:「我黑夜中的明燈。」

 

 

「你......這......」

 

 

「我阿,是蒼茫山上的虎妖,那年我親人病重,我赴白雲巔求石,雖然拿到了祈願石,卻也身負重傷,甚至,雙目失明,身形也縮小成幼年型態。而後,被妳抱了起來……」

 

 

「……」

 

 

「妳一定忘了吧,那年妳是這樣說的:醫生說你的眼睛不會好了呢,真是令人難過,要是阿,我的眼睛能分給你就好了。」男人露出懷念的神色,繼續說,他知道,他的明燈正在認真地傾聽著:「妳一定不知道,就在妳說話的同時,祈願石回應了。」

 

 

「我當時又氣又急,祈願石只能許一次願望,就這樣被妳用了,即使那是為了救我,但我卻因此,再也救不了我的親人。」

 

 

「所以你才那麼用力的撓了我?」雖然變成了少女,但老年人的習慣沒變,聲音依舊慢悠悠的,卻又帶著獨屬於青春女孩的清澈。

 

 

「是阿。」男人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我又很感動,因為,妳把妳的光明給了我,從那時候起,妳便是我的燈了。」

 

 

  「那,為什麼不是光呢?」少女歪著頭,眼裡有一絲調皮。「我只是一盞燈?」

 

 

男人嘆了口氣,眼裡溢著溫柔的光芒:「光無處不在,可是卻誰也碰觸不到,然而……我想碰觸到妳。」想要獨佔這份溫柔。

 

 

蒼茫山的虎妖,忠貞而霸道,濃烈的感情只會給一人。

 

 

寂靜的空間裡,男人繼續說著:「我安葬了親人後,又下山找妳,化成人形,取你名字的清字各一半成了我的名字,想盡辦法與妳結婚,又因為無法真正老去,所以只好詐死……」

 

 

「可是,你一直都在。」少女的聲音,清澈而乾淨。

 

 

「是的,我一直都在。」

 

 

「我明白了,我本來也只是想要一個答案。」少女輕輕笑了,伸了伸懶腰「所以,你在這裡等我嗎?」

 

 

「是的,我想找你一起投胎轉世。」

 

 

少女眨眨眼:「你怎麼就不管我同不同意?」一把推開男人的懷抱,看著男人有些無措的表情,少女跳了起來,嘻嘻笑了:「來追我吧,這次,不需要再有任何負累,重新一個開始吧。」

 

 

 

人生,或許便是如此吧。亮了一盞燈,就會關了另一盞燈。

 

然而,選擇過了,便也無須後悔。

 

 

 

 

後記:

 

FB有個社團,叫做三分鐘小說寫作練習,之前曾經想要強迫自己每天想一個小短文,然後迅速的半途而廢了…QQ

 

不過還是有把題目記錄下來,這篇就是蠻早之前的題目。

 

(但這篇嚴重偏離標題了>   <)

回應 (1)

喬★雁昕
2017-09-14 12: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喜歡拿光和燈比較的那個譬喻
燈的感覺很深情很美^^
啊不過小提醒,刪節號要六點>
回覆:2017-09-15 08:20 謝謝妳喜歡這篇寫的時候覺得很亂~不過幸好意思有表達出來了哈哈
感謝提醒~~已修正謝謝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