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預兆》

    「說吧,您為何來這裡?」

      老闆輕輕將茶推到子爵面前,如是問道。他賣過時的古董多年,從來沒有—更不可能有—上流社會的人會來這個被人遺忘的地方。老闆使用些微疏離的口氣來掩飾深感意外的心情。

      子爵正經危坐,看著老闆的眼神充滿尊敬與渴望。「聽說您會解夢。」

      連語氣都帶著虔誠的祈求。

      古董店老闆露出嫌惡的表情。

    「解夢,哼。有慾望的人都會相信這種東西。貴族更是慾望的代表。」   他碎念道。

      子爵沉默半晌,仍舊直視老闆,不願退縮。

    「我想了解的夢反覆出現了十多年,最近愈來愈清晰,連現在暫時閉上眼都能聽見夢裡的低語。我真的很想知道它究竟要告訴我什麼。」    

    「長得文質彬彬的,原來您也有這麼強烈的慾望。」不理會子爵的懇求,老闆繼續嘲諷說著。他怒視子爵英俊過火的臉蛋,心裡深深不齒貴族們的貪婪。    

      子爵閉嘴不語。

      見子爵不答話,古董店老闆挑了眉。

    「一定會有精通占卜的傢伙在貴族社交圈遊蕩,為何不直接問那些人去?」老闆問。

    「我不信任那些人。有占卜師會將人們求的問題和結果拿去賣錢。」子爵說。

      老闆冷笑一聲。「難道您不擔心老夫暗地裡就是靠這個維生的?」

      子爵微微一笑。「來之前,我有派人觀察這裡一陣子。如果您也在偷偷販賣情報,總會有人來交易的。但回報說,兩個月過去了,連在門口停一下的人都沒有。」

    「……」

      子爵的話硬生生戳入古董店老闆的痛點。

      老闆驚覺的瞪著子爵。「看來實際上的您沒有外表那種繡花枕頭的感覺。」

    「很高興終於有人對我提出正面評價。」

    「您的手段也是一群自認很有權力的人都會耍的手段。老夫是在批評。」

      子爵收起微笑之後的表情。他垂下眼,不發一語。

      古董店老闆為自己倒一杯茶。壓低聲音做開場:「姑且聽聽您的夢吧,您聲稱持續十多年的夢。話說在前頭,老夫會依據解夢的難易度決定收費。」

      子爵低下頭聊表心意。「您願意花時間為我解惑,我已經感激不盡。」

    「老夫待在這兒的時間比您年齡的兩倍更長,若跟您耗一整天也無所謂。可如果您的夢沒有讓老夫提起興趣的地方,那才是浪費時間。」

      老闆補充一句:「準備好就開始,老夫很能等。」

      子爵沉思片刻,將思緒作最後的整理。他緩緩開口,順暢的敘說:

    「十幾年前,有個女人開始出現在我的夢裡,她的身材大大凌駕於我,宛如神話故事常提到的巨人。她一直跳著舞,不停不停旋轉。我怕她踩到我,首先捂住眼睛。

      幾年前,那個女人的身材開始變小,從巨人的體型縮小到普通人的體型。她仍舊在跳舞,仍舊在旋轉,速度卻都比前一次夢到時更慢。我能放下手觀察她了。

      幾天前,我又夢到她。她的身高已經比我嬌小,讓我覺得稱她女孩較適合一些。她不再跳舞,不再旋轉,提著裙子背對我呆呆地站著。她穿著與我們風格迥異的異國服裝,看起來清新淡雅,但背影感覺非常寂寞。我忽然對她感到心痛,忍不住出聲呼喚她,她有聽到還回頭看我,我記得她首先露出錯愕的表情,然後又對我微笑,最後卻哭了。一聲不響,只有掉眼淚。」

      子爵喘了一口氣。

    「這三個階段的夢在這十幾年來是循序漸進的。第一階段很快就夢完了,最開始的十年只有第一階段的夢,當時每個月都會夢一二次;第二階段在幾年前就延伸出來,同樣每月出現,變化卻三個月發生一次,就是那女孩的體型會變小一點,跳舞也會慢一點,後面幾次還加速變化;第三階段是這幾天夢到的,女孩的改變完完全全停下來,站立不動兩天,換我有了反應,而她的回應讓我深深不解。說也奇怪,我很確定在夢裡叫了她的名字,像是本來就知道她叫什麼,但現實中我卻想不起她叫什麼名字,只記得發音很短。這就是我的夢。」

      子爵說完了。古董店老闆沉默了。

      老闆揉揉眼睛。

    「這是一個很難解的夢。」老闆說。「沒有其他後續了?」

      子爵躊躇一下,輕輕搖頭。

    「您除了叫那女孩的名字,沒有其他動作嗎?」

      子爵還是搖頭。

    「在第一階段的夢,您說怕被當時還是巨人的女孩踩到。是離她很近嗎?」

    「嗯,其實有點距離。」子爵努力回憶。「但我就是害怕會被踩到,直到第二階段她才慢慢接近我。第三階段是最靠近我的階段,但我必須前進幾步才能伸手碰到她。」

    「但您們沒有再靠近彼此了。」老闆半肯定的說。

      子爵也點頭。「依目前的夢來說,是的。」

      老闆沉吟。「老夫還有問題,您從頭到尾沒有走近那女孩?」

      子爵堅定的說:「我從來沒移動過。這點我確定。」

      老闆深思起來。「第一次做這個夢時,您幾歲?當時在哪裡?我要確切的資料。」

      子爵愣住。趕緊回想:「應該十三歲了。那是我到王都的頭一年。」

    「怪了,真奇怪。」老闆喃喃自語。

      子爵噤聲不打擾老闆思考,但眼睛睜大,直盯著他。

    「這個女孩和您有某個聯繫。隨著您長大慢慢靠近您,最後也和您互動了。夢很奇妙,感覺最平常的事物,往往藏著最重大的含義。」

      聽到老闆推測,子爵驚得提高音調:「是什麼含義呢?那個女孩看起來是個外國人,但我們王國已經很久沒和國外做交流了,港口出入境還有限制,外國人幾乎進不來。我和她能產生什麼關聯?」

    「關於未知,您可以質疑,但不能拒絕接受。」老闆嚴肅地說:「這個夢老夫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主要集中在女孩身上,老夫只能推測女孩本身就是獨立的謎團。子爵大人剛剛說她是身份尷尬的外國人,但老夫在意的是她為何一直跳舞。」

      子爵先恍然大悟,而後又迷惑不解。

    「難道這個夢不代表我渴望的某事物嗎?女孩的舉動或表情沒有其他關於我的暗示?」

    「一定有暗示,可老夫讀不出來!」老闆因為激動,大聲說道:「您的夢有不可預測的力量,超乎老夫能想像的。老夫只能提示,女孩會出現是在因應您的渴望,她是唯一能補足您某個缺失的人,但她不一定會出現。您們最後都沒有前進,代表就算相遇了可能也不會有任何進展。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釋女孩的表情變化,究竟是哪個端看您們造化,老夫絕不干涉命運。」

      子爵一臉震撼,呆望著氣勢突然變得強烈的古董店老闆。

    「我的智者,請您告訴我,」子爵敬畏地做出祈禱手勢,連聲音都在顫抖。「這個能影響我的女孩,如果她真的出現在我面前,我該怎麼面對她呢?我都看到她的臉了!」

    「您甚至呼喚她了,」老闆忽地沉靜下來,「您的呼喚已經改變命運的軌跡,她的回應也是。老夫認為您們的舉動是將現實的相遇化為可能,如果真的找到彼此,請審慎應對。」

      子爵頹然注視面前從未動過的茶,彷彿剛剛經歷了天旋地轉。

      老闆輕輕說:「子爵大人,我說過這女孩來自您的渴望,但您一定要記得她同時是個人,也有快樂和痛苦,不是您的附身。您回去仔細確認自己希冀什麼,認清之後,您們也會好過。」

      子爵沉默不語。

    「報酬。我該給您什麼報酬?」

      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子爵終於開口。

      沒有想知道子爵思索了什麼,老闆乾脆地回答:「如果女孩來了,親自來告訴老夫。」

    「咦?」

    「之後每一個月,寫一封長信給老夫,關於您們之間的狀況。」

      子爵皺起眉。

    「您只要記得每月給老夫這份報酬,其他關於夢的都要忘記。」

    「忘記?」

    「如果遇見這女生,您的夢會成為和女孩的鴻溝。不要去刺探她經歷了什麼,真的有緣她就會讓您知道。」

      子爵快快的問:「我還會做這個夢嗎?」

      老闆抬起疲憊的眼。「您是指什麼時候?實際上和女生碰面之前還是之後?」

    「呃……之前。如果我能遇到她。」

    「您會一直做這個夢,老夫相信您隱隱知道自己渴望什麼,渴望還在夢就會繼續。但女孩來了您就不會再做夢了,只有證明這夢是個提醒,它讓您們有機會相遇,再來就是面對。有重大問題再來問,別拿瑣事來煩。」

      子爵搖搖頭。「我還是不懂,她是外國人,這樣我們要怎麼碰到彼此呢?」

      老闆也搖頭。「搞不好她也不知道哪。順其自然囉。」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