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Fischer's】Peketan x Zakao(含R18)

閱前須知:

※本篇Cp向為PZ

※含R18(廢)

※爛尾(x)開放式結局

※以為中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碰這篇,所以從車銜接那邊文風感覺可能不一樣(呃)

※本篇創作為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Ifqe1B0dWg衍生

※OOC屬於我

以上都沒問題,那就下收正文……尬的好尷尬(扔了就跑)

      鵝黃的暖意散揚在空間中,帶點昏沉的氣息。

      這是ペけたん第二次光顧這間酒吧,他向店主要了杯Martini,卻只晃著三角杯。玻璃和燈光融映進了他的眸中,卻好像什麼也沒有。

      他的生活就好比一潭死水,即使偶爾有顆小石子沉入,也激不起甚麼漣漪,蕩漾個兩三圈便徐徐默入虛無。老舊的西洋情歌打著慵懶的節奏,有一搭沒一搭的在狹小的空間中響傳。

      ペけたん不曉得他為什麼會選擇再度光顧,或許是上次酒後失態後的自暴自棄?抬眼看了眼悠閒的店主,而對方回之一笑——頗有促狹意味的笑意從他眼中透出。ペけたん扯扯嘴角,意思意思的對面前這厚顏無恥又得寸進尺的傢伙敷衍的笑下。

      「怎麼樣,大少爺,情路坎坷?」低啞的笑聲先是響起,再來才是帶有調侃的話題。「一般般啦。」將酒杯放下,ペけたん隨意的聳聳肩,像是沒了骨頭似的整個人都往後靠去。「反正就是那樣,看對眼了就問問,合拍了就上樓,要錢不缺、要名也隨意,最後她們膩了自己會離開。」懶洋洋的聲線彷彿和背景放送著的情歌攪和成一首不成調的歌曲,卻又多了點繾綣蜿蜒,「如果只要性,那就更好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嘿。」

      一聲侷促的笑,店主搖搖頭,對面前這花花大少的心態不置可否。ペけたん張嘴還想說些甚麼,身後的門卻開了。被迫將話收回,店主也就算了,他可不想在不認識的人面前討論他的生活。

      「歡迎......喔,ザカオ,有段時間沒來啦。」熟稔的打著招呼,ザカオ縮著身子向店主點點頭,「店長,照舊謝謝。」一屁股坐下,用力的呼出一口起,他彎起禮貌性的微笑向隔壁的人道聲抱歉:「坐你身邊不好意思喔。」

      一身的寒氣擴散,店內的溫度似乎都隨著ザカオ的到來降了幾度。ペけたん皺了下眉頭,又端起酒杯,沒有開口。

      普通的上班族,大概還是職場新鮮人吧。無謂的猜想著,ペけたん將視線停駐在晃蕩的酒面,心緒好像也隨著澄澈的Martini搖啊晃的,還未沾酒,就有了幾分醉姿。

      「唉......店長你聽我說......」ザカオ指腹輕擊著玻璃杯,語氣聽上來有些苦惱,垂著頭欲言又止好些會,又大大的嘆了口氣。

      「我不是一直都說我喜歡短頭髮的女孩子嗎?」店主隨意的點了點頭,從喉嚨擠出個哼聲當作答覆,ザカオ沒有在意,他愁眉苦臉的又躊躇了下,「可是啊我最近,對一個長髮女生的笑容超心動的。」ペけたん端著的酒差點沒有灑出來,店主咳出幾聲笑,稍微打起了精神,「那很好啊。」

      ザカオ舉起酒杯輕啜一口,「哎呀......可是就是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啊......」

      「你的超級短髮癖能痊癒是好事啊。」店主開口,調侃味十足的道。而ザカオ搔搔自己的頭髮,不太好意思的笑了下,「怎麼說呢,就是有種自己都不是自己了的感覺......」

      「我就在想,這種時候該怎麼辦啊?」ザカオ求助似的看向店主,這陣子他真的煩惱了好些時間,可工作又太忙,始終找不到空閒來這好好解解憂,好不容易空出了時間,他這回苦水可是吐了個淋漓盡致。

      店主又笑出聲,「哈哈哈,這種事我可是一竅不通啊。」這話引來了ペけたん一副你在鬼扯的表情,「嘛,來我店裡的客人雖然都有點問題,但人都挺好的,要不你向他們請教看看吧?」幾句話便將矛頭指向ペけたん,這鍋甩的毫無負擔。

      ペけたん愣了下,猛的抬起頭,雙眼睜的老大,而ザカオ這時還補了一槍:「啊,說的也是......」將身子轉向ペけたん,一臉認真請教的表情讓他頭都開始痛了起來。

      店主笑咪咪地對他眨眨眼,竟然就這樣背過身去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ペけたん心情開始有點差了,來放鬆下心情還得兼任人生導師?「怎麼啦。」嫌棄的神態毫不收斂,ペけたん依舊晃著他的杯子,甚至還輕抿了口,就是看也不看ザカオ一眼。

      曖昧的低吟和連續不斷的水聲在狹小的房中響起,床上交疊的兩道身影不停聳動,在模糊的黑暗中勾起點點灼熱,彷彿連空氣也跟著升溫。無法克制的從唇邊溢出呻吟,ザカオ揚起頭,雙眸半瞇,染上氤氳的霧氣。漿糊般攪成一團的大腦無法思考現在的處境,只覺得柱身硬的發疼,快感層層疊加,卻因為始終堵在鈴口的大手而無法成功射出。

      「再等等。」沾染上情慾的聲線顯得特別沙啞,隨著語句的落下,操幹的力度又是加大了幾分,每一下撞擊都擦過前列腺,強烈的快感彷彿從脊髓衝上腦門,他嗚咽出聲,帶著哭腔的高吟聽上去更加色情。

      那幾秒對ザカオ來說簡直像是過了幾世紀。

      隨著高潮的蒞臨,床單被沾得亂七八糟,房中情愛的氣味一時半會還無法散去,ザカオ已經昏過去了。

      響了半夜的動靜總算是在兩人的昏睡中歸於平靜。

      刺眼的陽光伴隨著清脆的鳥鳴掀開了一日的序幕,ペけたん皺著眉,有些心煩的睜開眼睛。停頓了下,眼前吻痕交錯的身軀有些陌生,他抽動身子退出對方身體,換來人無意識的一聲呻吟。腦中有片段破碎的畫面閃過,雖然不多,可也足夠讓他組織成一段完整的故事了。

      他酒後亂性了一個男人——雖然對他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可這次的對象和以往並不同。

      ペけたん認真的想了下,還是有些不知所措,ザカオ   ?是叫這個名字吧......思緒充滿了不確定,乾瞪著眼看著對方依舊酣睡,早起的衝動又有些蠢蠢欲動。頭疼的直起身子,怎麼辦?

      床發出了吱呀的響聲,ぺけたん下意識的轉過頭去,看見了正想逃走的ザカオ。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