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亮瞻】父親

景耀六年,漢衛將軍諸葛瞻與其子諸葛尚于培關面對著魏軍圍城的一刻,諸葛瞻與其子商討完明天一早突圍而出後,一人待於軍帳,手拿著父親諸葛亮留給自己的《誡子書》回想著那一年父親入宮面見陛下回來,拉著當時才剛五歲的自己說:「爹不在的時候,娘親就靠瞻兒照顧了。」

 

      諸葛瞻似懂非懂的點頭,然而下一刻父親用著堅決的眼神緊握著自己的肩膀:「瞻兒你要記住,將來不管發生什麼事也不要害怕,因為你是我諸葛孔明的孩子。」

      「爹放心,瞻兒一定不負爹所托。」

      「定不負...」諸葛瞻喃喃自語的時侯,只有十七歲的諸葛尚安排好一切後,回到軍帳看著拿著一卷書冊想得出神的父親問:「爹在想什麼?」

      「想你祖父。」說畢看著尚兒一臉好奇的看向自己。

      「爹,祖父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尚兒只知不論是陛下,大小官員甚至是平民百姓都十分敬重祖父。」

      「你祖父他...」此刻諸葛瞻的思緒回到了建興十二年,母親(黃月英)在成都聽到諸葛亮於前線病重的消息時,帶著當年只有八歲的諸葛瞻來到諸葛亮駐軍于五丈原的大寨之中。當年小的諸葛瞻跟著母親進入一大帳後,看到從來不慌不忙的母親坐到帳中唯一的榻邊,緊握著榻上那白髮蒼蒼之人的手。

      就在諸葛瞻心中不明為何母親會如此著緊榻上那人的時候,聽到母親說:「瞻兒還不來跟你爹請安?」

      從未見過自己父親的諸葛瞻一臉驚訝的看著一直從別人口中聽到不失風範且威嚴無比的諸葛丞相,也就是自己的父親此時此刻正一臉溫和的看著自己,就在母親看著,躺在榻上的一臉驚訝的諸葛亮看著的一刻,諸葛瞻卻低下了頭嚴謹的正理自己衣服,然後規規格格的步至榻前對諸葛亮拱手一揖:「瞻兒見過父親大人。」

      諸葛亮看此不禁搖頭微笑看向自己的夫人,轉頭對還恭敬行著禮的諸葛瞻說:「起來吧。」

      待諸葛瞻抬起頭來的時候,諸葛亮也輕拍榻邊:「過來坐吧。」諸葛瞻聽後看向母親,見母親點頭示意後便步至父親榻前坐下。

      待諸葛瞻坐下後,諸葛亮伸出那溫暖大手握上諸葛瞻小手問:「瞻兒,爹不在家時,瞻兒可有聽娘親話好好學習?」

      「有。」諸葛瞻一臉認真的答道,「瞻兒每天都在看母親給爹留下來的兵書,因為母親說瞻兒是爹的孩兒,一定要好好學習這才不辱了爹的名聲。」諸葛亮聽此一手溫和的撫了撫諸葛瞻的頭,一手緊握著月英的手。

      不一會,有一將士提著一盒食物進帳,諸葛亮本想讓他放於前案,但當看到瞻兒看著食物露出閃亮眼睛時便示意那將士將食物拿過來。從盒中拿出小食遞至諸葛瞻跟前:「瞻兒…」

      諸葛瞻見此一頓,眼框一紅搖了搖頭:「爹先用…」

      「爹不餓,瞻兒食吧。」

      「爹不食,瞻兒也不食。」諸葛亮見此先是一歎默默將食物放進口中,默默的拿起另一件遞至諸葛瞻跟前,「瞻兒也食些。」

      諸葛瞻聽後微微傾前食過父親手中的食物,朝諸葛亮微微一笑,「好食。」

      「哈哈。」諸葛亮見此大笑起來,帳外的將士聽到丞相這一笑,紛紛說道:「丞相夫人跟公子來了,丞相的心情也好起來。」帳內諸葛亮聽此笑著看向自己的夫人跟兒子。

      「爹是不是好起來了?」諸葛瞻笑看著娘親問,然而娘親尚未答,父親便撫著自己的頭:「自爹看到夫人跟瞻兒就好起來了。」

      「如此,爹是不是可以跟瞻兒回家了。」

      「嗯,等爹爹平定這亂世之後就帶瞻兒回爹年少時與你娘親一起住的地方。」

      「爹年少時住的地方比成都還美嗎?」

      「美,那裡有山有水,比成都美得多。」諸葛亮一臉柔和的緊握了一下月英的手,諸葛瞻在旁看著母親帶著微笑一言不發回握了父親的手。

      就這樣靜安的過了一個時辰,突然諸葛亮開口問:「瞻兒可曾熟讀爹留給你的書?」諸葛瞻聽到父親如此一問自是點頭稱是,「《誡子書》能背誦否?」

      「自然可以。」諸葛瞻答畢,離開床榻拿起諸葛亮放在榻邊的羽扇學著父親輕搖:「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非學無以廣才,非靜無以成學。慆慢則不能研精,險躁則不能理性。年與時馳,意與歲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歎窮廬,將複何及!」

      榻上的諸葛亮看著諸葛瞻這番模樣笑了:「不錯,不錯。只是這搖扇動作不像。」

      此時已不像之前那麼拘謹的諸葛瞻輕快的步至諸葛亮跟前,將羽扇放回榻上:「那瞻兒等爹爹好起來教瞻兒。」

      「好,等爹爹好起來教瞻兒。」

      「夜了,瞻兒跟姐姐回去睡吧。」此時一直在旁不說話的母親突然開口道,然而不知為什麼諸葛瞻此刻不想父親,總覺得這一別就再沒辦法再見,於是耍起了小孩子性格,逕自躺在諸葛亮的榻上:「瞻兒今晚跟爹睡。」

      諸葛亮被諸葛瞻這舉動弄至一頓,然後開口說道:「瞻兒聽話跟姐姐先去偏帳睡,待爹跟娘親說完話後,再接瞻兒過來一起睡。」

      「爹不准騙瞻兒。」諸葛瞻一臉認真的看向諸葛亮。

      「爹不會騙瞻兒的。」諸葛瞻聽後點頭稱是,離開了床榻。就在這一刻,諸葛亮坐了起來,再一次用著自己五歲那一年堅決的眼神緊握著自己的肩膀:「瞻兒記住,將來不管發生什麼事也不要害怕,因為你是我諸葛孔明的孩子。」

      「爹爹放心,瞻兒一定不會有負爹爹所望。」說畢拱手一揖隨姐姐離開。

      然而當諸葛瞻再一次看到父親的時候,父親已經再沒有氣息一臉祥和的躺在榻上。諸葛瞻明白,父親已經永遠離自己而去。然而此刻眼眶已經紅透的諸葛瞻並沒有哭,因為他知道他不能哭,他要堅強的活下去照顧娘親,完成爹未完成的夢。

      說著說著諸葛瞻也回到現實,看著不知何時躺在自己腿上睡著了的尚兒微微一笑,解下自己的披風給尚兒披上後,看著案上的燭光喃喃自語:「二十九年了,爹已經離開瞻兒快二十九年了。瞻兒至今還記得最後一次爹對瞻兒說,將來即使發生瞻兒也不要害怕,因為瞻兒是爹的孩兒,是漢丞相諸葛孔明的孩兒。所以這一次瞻兒也不會害怕,因為瞻兒知道爹娘會在天上看顧著瞻兒跟尚兒的。」

      翌日,諸葛瞻跟長子諸葛尚命人推著一輛四輪車,上面坐著的正是父親身前木刻遺像。起初尚且殺退魏兵,但被鄧艾識破後,被迫退至綿竹關。

      諸葛瞻於在城中,見事勢已逼,便令彭和齎書殺出,往東吳求救,然久不見救兵至便留子尚與尚書張遵守城,自披掛上馬,引三軍大開三門殺出。鄧艾見諸葛瞻令兵出城便撤兵退。諸葛瞻奮力追殺,忽然一聲炮響,四面兵合,此時才發現自己已被困在垓心。

      諸葛瞻見此的引兵左沖右突,殺死數百人,不幸中箭落馬,緊握手中長劍,怒視著將自己團團圍住的魏兵:「先父有靈,力竭被困,唯有一死報國!」遂拔劍自刎而死。

      其子諸葛尚在城上,見父死于軍中,勃然大怒,遂披掛上馬。

      張遵諫曰:「小將軍勿得輕出。」

      「父子荷國重恩,不早斬黃皓,使敗國殄民,用生何為!」諸葛尚說罷策馬沖入魏軍陣中,一陣撕殺最終同戰死于放置了父親身前木刻遺像的四輪車旁。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TIME TRAVELLER回貼:
很喜歡您寫的東西!感覺既像歷史又像是文學!
2020-07-15 23:5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你的喜歡與評論
2020-07-15 23:5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