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程雪森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喜歡這件事

      許鴛病懨懨地趴在桌子上,目光渙散,腹中傳來的陣陣痛感令她始終無法入眠。其他同學擔憂地望著她,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看見失去了甜美笑容的許鴛,都有點反應不過來。

      有女生端著杯熱水過來,伸手在她眼前上下晃了晃,「許鴛,要不要喝點熱水,應該能好受些喔。」

      「是呀!妳已經一整天都沒吃東西了,喝點東西也好。」

      女生們怎麼會不曉得她是生理期來,然而這還是第一次看見她如此難受。同班半年,每個月女生都會碰到,但許鴛頂多只是臉色蒼白而已,這麼嚴重的還是第一次遇見。

      男生們多少也能猜出個大概,但無奈似乎幫不上忙,只能在一旁不知所措地望著,偶爾小聲竊竊私語,音量都不敢太大。

      「謝謝妳們……」她勉強笑了下,緩緩坐了起來,接過熱水抿了一口,「抱歉讓你們擔心了。」

      有女生低聲地問,「這次怎麼嚴重成這樣?」

      許鴛只能苦笑,「到了冬天總是特別難受。」現在是十二月,正臨寒冷的冬天。

      有人還想說些什麼,鐘聲就響了。大家不情願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上,開始自習。

      自習沒老師,同學也能小聲交談,但是不能嬉笑打鬧,被教官發現可是要愛校的。

      愛校多令人討厭?那可是要你犧牲美好的午休時間去打掃啊,有時候運氣不好還會被分配去打掃廁所,他們學校的廁所可是一等一的髒。

      許鴛喝了熱水後,是有舒服一點,至少臉色稍微正常了些。這節課自習,雖然沒老師,但仍舊會有巡堂的,趴下是會害班上被扣秩序成績的。

      她動了動指頭,慢慢從桌上爬了起來,然後從抽屜看也不看就抽出了本書,攤開放在桌上。她撐著下顎,直直盯著課本的某處,卻沒將半點內容讀進去。

      半夢半醒間,她隱約聽到了驚呼聲,但這都不能將她拉回現實。她也習慣了,每到冬天總是要這麼過幾次。

      「許鴛,回神。」有人用冰冷的手碰了碰她的臉頰,她眼睛猛地睜開,身體明顯彈了一下。她抬頭,正要發怒,卻發現不是他們班上的人在搞無聊的惡作劇,「……陳漾?」

      她雙眼頓時有了些精神,「你怎麼在這?」

      陳漾放了杯熱可可在桌上,然後忍不住伸手揉亂了她原本就有些凌亂的髮絲,「怕妳又哭哭啼啼的啊。」

      臉一紅,她胡亂拍開他的手,然而力氣卻是小到不行,「誰哭哭啼啼的!」

      他單手插著口袋,還背著X中的書包,髮絲有些凌亂,似乎剛剛有奔跑過。她掃了他一眼,低聲地問:「你怎麼來了?不用上課了嗎?」

      對方也不管地上是否乾淨,書包往地板一放,然後人也跟著坐了下去。陳漾盤著腿,仰頭看她,用著輕鬆的口吻說著:「翹課。」

      翹課?

      X中可是很嚴的學校,他還翹課?陳漾的成績頂尖,的確不用怕翹課會考不好這問題,但重點是會被曠課的。

      「逗妳的。」他忍不住笑,「怕妳不舒服囉。現在我們不一樣的高中,我也沒辦法下課就去找妳,要是妳又跟之前一樣昏倒怎麼辦。」

      許鴛臉頓時一紅,那一次昏倒她也牢牢記得。醒來後她差點丟臉死,因為生理期來昏倒被陳漾公主抱抱到保健室,不知鬧了多少風波。也好在,就只有發生過那一次,再來幾次她可無法接受。

      「那……你要不要先去四處晃一晃啊。」她能感受到班上同學強烈的注目,令她如坐針氈,「我們在自習,被巡堂的看到你就慘了。」

      「好吧,你們下課我就來找妳。」他滿臉無奈,聳聳肩後就拎過書包,跟來時一樣,如一陣風般迅速走了出去。

      待他離開將近半分鐘後,原本寧靜到連一根針落在地板都能聽見的教室,突然在某個時間點吵雜了起來——大家嘰嘰喳喳討論著,完全忘記了現在是堂自習課。

      「許鴛,剛那帥哥是誰啊?」

      「X中的耶!那不是重點學校嗎?」

      「他剛是不是說翹課啊!」

      她用手背捂著臉,暗暗嘆了口氣。

      陳漾到哪都是萬眾矚目的焦點,這她一直知道。

      可是她每次看見這些類似場景,總會不好受。

      心裡總感覺——她離他的距離,似乎很遙遠很遙遠,她永遠無法觸及。

      ×××

      下課的時候,許鴛馬上收拾好東西,拎著那杯降低了她不少疼痛的熱可可,打算趁沒人發現時離開教室。

      然而,動作還是慢了一步。

      「許鴛!那是妳男朋友吧?」看吧,又是這個難受的問題。

      她臉色白了一瞬,望著那群八卦的同學,還是不忍心無視他們。許鴛嘴唇動了動,最後無精打采地回應:「他只是我朋友。」

      「正確來說是青梅竹馬。」有人淡淡地補充。

      身體僵硬了下,她頓時抬頭,一眼就發現了那倚在牆邊的身影,他臉色淡漠,讓人看不出對方心裡在想些什麼。似乎是察覺到了那道熟悉的目光,他轉過頭來,直直地望進了她的心底。後者有些慌亂,她率先撇開了頭,「我、我先走了。」然後從班上同學身邊快速掠過。

      身後,還是能聽到他們小聲談論的聲音,「青梅竹馬啊,真羨慕……」

      「我也想要有個青梅竹馬……」

      她很想大力搖頭反駁他們,有青梅竹馬一點都不好!怎麼會好?

      青梅竹馬,好像都只能是青梅竹馬。儘管之間的默契再怎麼好、認識再怎麼久,似乎都不會是最愛的那人。能驕傲的,也許就只是認識時間長短這個沒什麼用處的優點。然而有時候,認識多久卻也是個缺點。

      就像現在,陳漾淡漠地望著她,就好像在看陌生人似的。

      「你……」她停在他身前,低著頭不敢看他,「你等很久了嗎?」

      許鴛問了個爛問題。一下課她就整理好了,怎麼可能讓他等很久?而且他剛也的確離開這到處晃了。

      「嗯,等很久了。」可是這回答卻令她感到一陣發慌。

      等很久?真的等很久了嗎?他生氣了嗎?

      陳漾低頭望著她無措的模樣,忍不住嘆了口氣。他沒有等很久,但他等她,的確是非常久了。

      「對不起。」她咬著唇道歉。

      結果頭上卻突然傳來了笑聲。她茫然地抬頭,卻發現是陳漾在笑。後者用手背掩住眼,低低地笑了出聲,「逗妳玩呢,我怎麼可能生妳的氣,而且妳一向準時,哪有半次讓我等的。」

      許鴛原本懸掛著的心也落了下來,她呼出口氣,嘴角同樣忍不住上揚,「你真的很討人厭耶!」

      「妳口是心非,妳明明很喜歡我啊!」

      她動作一頓,馬上意識到這所謂的喜歡是指朋友間的。原本高昂的情緒變得有些低落,她出氣似的用手揍了他一拳,「對啦對啦,我口是心非啦!討厭鬼!」

      回應她的,是陳漾音量越來越大的笑聲。

      她只好扯開嘴角,跟著笑。

      「不要再笑了啦。」越笑,她的心越沉。

      「好好好……我不笑了。」

      而他又怎麼可能真的笑。

      兩人各自懷有心事,在這點上,確實展現了青梅竹馬的默契——選擇藏在心底。

      ×××

      這個禮拜恰逢情人節。

      許鴛一大早來就趴在桌上,她昨晚熬夜看小說,睡眠嚴重不足,沒有半點精神。

      他們班上長相都還不錯,所以下課時間有不少人都被叫出去。而許鴛當然長不差,她還是他們班的班花。

      早上的都被她全數躲過,她寧可窩在臭死人的廁所也不要一直被叫出去,而且她早就有喜歡的人了,怎麼可能還收下那些東西!

      但中午她還是逃不了,總要回來吃午飯。

      「許鴛外找喔!」

      「跟他說我不在!」

      「人家都看到妳了啦!」喊她的女同學笑,過來推了推她,「是個帥哥喔!給妳準備了鮮花呢。」

      她不情願地爬了起來,下意識往門前一看。還真是個帥哥,不過是個高一學弟,許鴛目前高二。

      「學姊。」對方燦爛一笑,「這花給妳……我猜學姊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啊?嗯。」她怔了下,也沒反駁就點了點頭。

      「我就知道。」他聳肩,「學姊不喜歡收東西、也不喜歡被人告白,所以我猜應該是有喜歡的人了。我就不告白了,但這花學姊能收下嗎?」

      她皺眉,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奇葩的人。

      「學姊拜託妳,至少收我的花吧。」

      她猶豫了下,剛要伸出手接過的時候,旁邊卻猛地伸出一隻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陳漾?」轉頭剛要看是誰,結果來的人卻令她吃驚。

      他臉色黯沉得嚇人,「妳有喜歡的人?」

      「你怎麼在這?」她沒回答他的問題。

      「是誰?我認識嗎?」

      「你……」她低下頭,「這麼執著於這麼問題幹麻呢。」

      他沒回覆,掃了她一眼就拉著她走人。

      「陳漾你幹麻啊!」許鴛試圖掙開手腕,然而對方卻牢牢抓著她,讓她無法掙脫。她有些氣,「叫你放開我沒聽到嗎!你不要以為我許鴛永遠都會怕你,陳漾!」

      腳步停止了,她沒反應過來一頭栽在他背上。然而下一秒,手上溫熱的觸感陡然消失,她有些茫然,而後便反應了過來,是陳漾的手鬆開了。

      卻莫名讓她有些失落。是她要他放開的,現在他聽話了,卻換她怪怪的了。

      「妳真的有喜歡的人嗎?」陳漾轉過身來低頭看她,神色有些緊繃,似乎在壓抑些什麼。

      「有。」就是你啊——她想著。但現實上卻是她抬頭挺胸往前走了一步,近距離仰頭看他,鼻尖差點就互相觸碰到。

      我們的心相隔不到十公分,可是卻彷彿相距十公里。

      「……能告訴我是誰嗎?」陳漾放在腿旁的雙手倏地握緊,他不躲也不閃,直視著許鴛的雙眼。

      她愣,「為什麼要告訴你。」告訴你,那樣你一定會討厭我。

      「我……」他啞口無言。

      是啊,他有什麼資格知道。他和她,僅此於青梅竹馬而已了吧。

      「更何況告訴你我並沒有好處。」她強調了遍。越說越有自信。

      然而這卻給予了他勇氣,豁了出去,沒經過大腦就喊道:「我要向他宣戰!」

      許鴛呆,他喊完也呆了。

      「你……你宣戰是要做什麼?」

      「我——算了妳當我沒說!」陳漾連忙一個轉身,步伐有些慌張,耳朵燒紅了起來,讓人想不注意都難。

      許鴛抹了抹臉,確認不是自己看錯後,就勾著一抹邪笑,一個跨步——人就站在陳漾面前了,「你怎麼害羞了,陳漾?」

      「關妳什麼事!」他又一個轉身躲避。而她再使出同樣招數。

      她特意用著詭異的口吻,「唉唷,這位帥哥該不會是喜歡我吧?」聽起來像在開玩笑,想必也不會被他聽出來。

      他還真聽不出來——聽不出這是個玩笑話。陳漾身子一僵,而後倒吸一口氣,「妳為什麼會知道?!」

      「你也喜歡我?!」

      「……」

      「……」

      ×××

      「陳漾你這個孬種!孬種!」她手拿抱枕猛打著床,「給我消失蹤影三天是怎樣!」然而臉上卻是笑著的。

      許鴛喜歡陳漾,他也喜歡她。真好。

      但這搞失蹤是怎麼一回事?告白完就銷聲匿跡了?

      「許鴛啊,妳在房裡做什麼?妳心情不好嗎?」許媽媽路過門口問了一句。

      她馬上停止動作,「沒事,我在和朋友聊天。」

      「哦,那態度對朋友好點啊,感覺妳有些激動。」

      「好的,我會注意!」

      等許媽媽腳步聲消失後,她一把將抱枕抱住,就差沒將它揉進身體裡。許鴛打量了眼這個抱枕,發現這似乎是之前生日時陳漾送給她的。

      於是她忍不住再抱緊了些。

      ×××

      隔天,到了學校就看見上次那位學弟站在教室門口。

      許鴛一愣,連忙走了過去,「你臉怎麼了?」眼角腫了塊,嘴角也青了。

      對方卻彷彿看見救命恩人似的,正要撲上來抱住她的腳,後衣領卻被拉住了,「喂。」

      學弟臉色頓時白了。許鴛看著陳漾,已經不再去追究他怎不上課出現在她學校的問題了。後者被她一看臉有些紅,但還是冷冷地將學弟放開,再冷冷看著對方落跑了。

      然後轉過頭來不敢直視許鴛。

      許鴛臉也有些紅,卻感覺到對方將她一攬,半個身子就靠在了他懷裡。她沒動,輕聲說道:「有很多人。」附近是沒人,但是再遠一些擠了一堆人,教室裡也十幾顆頭探了出來。

      陳漾卻乾脆整個人抱住她了,「那正好。」

      「我要宣……宣示主權。」

      她竊笑,臉埋在他胸口,「不是對自己宣戰了啊?」

      「哼,吵死人了。」

      「那邊那兩位同學,在校園裡摟摟抱抱成何體統!還有那個外校同學,小心我通報——哎等等你們兩個小兔崽子不准跑!把紀律當放屁了是吧!」

      「你倆手放開啊!牽著手跑步又是做什麼!」

      「越說越得寸進尺,放開啊!」

      ××××××

      一個溫馨的短篇。算是舊文,曾在巴哈放過。

      搬來這給大家心情好一些。願各位開開心心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好甜嗷嗷嗷嗷
我好像沒看過這個,趁機看一下嘿嘿嘿
2019-02-05 15:1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當初寫這篇文根本把我自己甜死
我怎沒有青梅竹馬^^
2019-02-06 01:1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