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劍三同人 策羊 耽美BL

最近揚州城內說的都是一件事,城裡出現了個瘋子。

那瘋子一身道袍襤褸,銀白的頭髮披散至腰際,背上背著一口劍,從髮間偶爾透出的臉蒼白得嚇人。

他逢人總是問著一樣的話──

「他在哪……?」

「小哥,他在哪?你知道麼?」

「姑娘,妳有沒有看到他?有沒有?」

他就是一直問著,卻也從來說過口中的人是誰。這個人不理他,換下個,又不理他,再換,毫不厭煩的持續一樣的事兒,就這樣過了約莫十日,這瘋子的事也慢慢傳開。

但始終沒人知道瘋子是誰,頂多從那身道袍猜測是華山的人,也就是個猜測。

那瘋子不髒不臭,也不鬧別人攤子,就是煩,大夥趕過他幾次,隔天他還是出現在城裡繼續問著──他在哪?

本來嘛,幫忙找個人也不是不行,但問起他找的那人叫什麼名?做什麼的?瘋子怔了一陣子說不出話,最後只吐出四個字:「貧道忘了……」

「哈,忘了還找人,道長你有病罷?」

幾次後大家也就不想管,比起討厭,對那瘋子更多是同情,正值弱冠的大好年紀,卻傻了瘋了。

有人看著他可憐,拿了兩個饅頭給他,他早已辟穀,卻仍抬起頭笑著道謝,第一次完整露出白髮下的姣好面容。瘋子其實長得很好看這事就傳開了,於是更沒人趕他走,由著他在這裡鬧著。

他沒有把饅頭吃掉,反而把它們連著紙袋放在腰際的囊袋裡,喃喃念著,「等你回來,我們一起。」

那天晚上,他一個人坐在河邊樹下的石椅,石桌還擺著一盤棋,瘋子拿出紙袋,小心翼翼地將饅頭放在手上,往棋盤的另一邊遞過去,「小心燙。」

饅頭早冷透了,像是,他對面的那張石椅。

瘋子呆然地坐著,一刻、一個時辰、一個晚上,直到曙光劃破天際。

他終於落下淚來。

今日天策軍班師回朝經過此地,擔憂的事果真發生,今日瘋子依然出現。

有人勸說他別再搗亂,天策軍在大唐於官於民都有著特別的地位,不是他能冒犯的。

軍隊浩浩蕩蕩的威勢從老遠就震懾人心,瘋子眼裡閃過長槍折出的光芒,接著眉間緊蹙,那樣子,像是在極力忍耐著痛。

終於他回過神,掙脫拉住他的居民,一個人脫離兩側圍觀的民眾,走到隊伍前,又是那句話,「他在哪?」

他的聲音不大不小,但直接擋住軍隊前進的作為實在太引人注目,於是底下又是一片議論紛紛,沒有人去抓他回來,或許是不想淌這趟渾水,或許是覺得有好戲可看。

圍繞在天策軍周圍的其他初階官兵,領頭的走上來就是一頓罵,   「哪來的臭道士!驚擾了軍爺你擔待的起麼!趕走!」

一旁立刻湧上了好多士兵,要將道士驅離。

瘋子袍袖一揮,難得的扯開嗓子,唇又更加蒼白了,「你們曉得他在哪裡,為何不與我說!」

他說話竟有種氣勢,一時讓領頭說不出話。

「敢問道長,您說的他,是誰?」走在前邊一人身披厚甲重鎧,騎著馬慢悠悠到瘋子面前。

「軍爺,我要找軍爺……」

「我大唐如此多天策軍,道長可還記得他姓名或面容?」

瘋子沉默好久,答不上話,他取下背上的劍,「這劍和他的槍是同源的,上面刻了字,他說……」

軍爺朗聲大笑,「道長這是胡言亂語罷?想找人卻忘了他名字?請讓路,我等還等著回天策府呢。」

「貧道沒有胡言亂語……」瘋子呆站著,像是整個人失了魂,倒是旁邊的領頭惱了,趁著他不注意一把搶過那劍。

接著立刻有士兵將瘋子架住,他睜著雙眼,一身破爛的白袍在風中搖曳,頹然揮舞雙手,「還給我!你還給我!」

那人得趣,嗤笑一聲,「瘋子就是瘋子。」他雙手使力,匡擦一聲,將劍硬生生折斷。

斷劍掉落在地,瘋子幾近崩潰而跪倒,撕心裂肺的大吼。

他像是要將自己的心都吼裂,包含著太多哀慟委屈和不甘,平時見他的人從沒看過他那模樣,刺入心骨的痛拉扯著每個人的情緒。

立刻一旁有人議論起領頭的不是,和一個瘋子計較未免太沒氣度,天策將士也都皺起眉,給他們護衛都是丟盡天策軍的臉。

領頭見眾人居然為了個瘋子責備他,氣得從地上拾起斷劍,冷不防貫穿了瘋子瘦弱的身軀。

劍一抽離,和道士極不相襯的鮮紅噴濺而出,染紅他銀白色的髮絲,星星點點的也濺上白色道袍。

揚州城瞬間炸開了鍋,道士雖然瘋卻也沒犯死罪,怎能就這樣任意妄為的殺人?

「誰准你亂殺的人!」軍爺下馬,將領頭踢翻在地,瞇起眼,「你們這支軍誰帶的?濫殺無辜百姓,回營軍法處置。」

他示意其他人先走,也讓民眾都散了,剩下的事他會好好處理。

軍爺走到瘋子身邊,蹲下,「你想說什麼?」

「我想起來了……」瘋子倒在血泊裡,綻開笑,「軍爺,你可還、可還記得……」

「生當,復來歸……」瘋子已經虛弱得幾乎沒有聲音,嘴角的血點紅了唇,「死當……長……」

瘋子徹底沒了聲音。

軍爺拿起斷劍,劍柄刻了一個相。

他抽出自己的長矛,柄上雕了一字思。

那年河畔樹下,未盡的棋局。

「此次征戰,生死為知。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貧道不要你的長相思,你沒回來,我自去尋你便是。」

「道長,但我只要你的長相思。」他不能為了一個道士,放棄自己大好前程……

道士最終以天策府最好的待遇下葬,葬於華山論劍臺。

「孩兒,要不要隨爹去一趟華山?」  

「那兒那麼冷,爹去那裡做什麼?」

「讓一位故人知道,爹現在有了妻子,過得很好。」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