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神奇的巧合

這世上確實有諸多巧合,否則不會有人自高樓墜地身亡,有人卻壓着賣肉粽的小販而僅受輕傷。

回想我高三剛開學半個月的9月中(16、17日),學校舉行第一次模擬考。

那時大學錄取率僅30%,我讀的又不是明星高中。過去十年裏的每一年,全三年級近千人,應届考取大學的人數,就在40到60之間徘徊。也就是敝校的升學率大約僅5%,不擠進前50名,就只能陪公子念書了。

很不幸我第一次模擬考的第一天就發高燒,而且還燒到攝氏40度。這緣起非常不好,果然注定了我第一年雖然順利考上學校,但曲折離奇地被迫必須重考。

那次感冒發燒了十天,我整個人昏沉沉的,彷彿被某股力量抽離這個世界。面對周遭一切,我只是呆呆的發愣,一句話都不想說。連我家人都察覺不對勁,頻頻問我怎麽了。

怎麽了?當然是發高燒把腦子燒壞了,原本IQ300只剩下105,哈。

因爲已經高三,捨不得請假在家沒聽到上課内容,那兩周還是拼了命的拖著病體上學,最終才造就了畢典上我還能領取唯一的獎項--全勤獎。

高燒後第十天夜裏,我夢見身處自宅的客廳中,被一股力量拉到附近的圓環。

那個感覺很真,不像我平常做夢的虛幻感。

四周夜色籠罩,一位不認識的少女已經在那裏等著。

雖然不認識,但我卻不陌生,因爲這是我在半年内第三次夢見她。

夢裏三次的遭遇,我都只注意到她的上半身,還是一樣在那個年代熱帶姑娘常見的穿著,一件白色無袖背心。(我兒時在PD度過,PD在北緯23.5度以南,算是熱帶)

不知從哪來的勇氣,我伸手搭上她嬌弱的肩膀,一陣沁涼從掌心傳來,我心想「你會冷嗎」,但我沒説出口。

她很柔順地讓我摟在身旁,沒有逃開,甚至連摸上去時都沒有吃驚地顫抖。

黑夜裏四下無人,一股甜意在心中暖開。

別笑我,當年我只是個慘綠少年,一個讀和尚學校,腦袋裏只有聯考,不知戀愛為何物的書呆子。

我們在附近的街道并肩走著,路上無車無人,只有我倆彼此侃侃而談。秋夜春暖,真希望時間就停留在當下,永遠不要醒來。

只可惜花無千日好,她這次入我夢裏,是來向我辭別的。

我只説了句不行,接下來的一切卻再也由不得我。

夢醒,我回到現實,這才明白剛才的一切全是夢。

第二天起,我的腦袋恢復清醒,身體也迅速恢復健康,但逝去的IQ195再也不曾回到我身上。

同樣的,我也未再夢見過那位女孩。

巧合嗎?就當作是巧合吧!

再見!秋天的春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