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弱水三千-1(歌詞文)

      她是京城首富的千金,生性溫軟,棋琴書畫樣樣精通,曉知精繡,廚藝了得。一位完美的不可多得的女子。

      他是赴京趕考的窮書生,沒沒無聞,身無分文,從窮鄉僻壤一路塵土僕僕的趕來。兩人根本不曾交集,是命運冥冥之中的牽引,抑或是前世的虧欠,使得愛恨成痴空回憶?

      初夏,天氣熱得嚇人,顧江仙在巔巔的馬車中搖得想吐,不時掀開身旁掩蓋馬車入口的薄紗,窺視著外頭,一雙杏眼流轉著靈動,長長的睫毛扇子似的輕輕揮擺著。市集本就人多,在艷陽的暖照下更顯得躁熱熙攘。看著一些市民圍著一位老先生,不禁想下去一探究竟,人的好奇心嘛。

      「小碧,我想下馬車看看。」她對著身旁正在棉被椅墊堆裡昏昏欲睡的ㄚ寰道。小碧從小跟著她,兩人情同姊妹,旁人總說她太寵自己的ㄚ寰,尤其是小碧,看起來倒要起她過得還好。她笑笑,自己的ㄚ寰自己寵。

      「不好吧,小姐,外頭很熱呢,等會兒中暑了可難受的。」小碧睜開眼睛,皺著眉頭看向顧江仙。儘管如此,她還是從枕頭山裡爬出,去前頭喚了馬伕停車。扶著顧江仙下車,四周充斥著叫賣聲、孩童的玩鬧聲、還有更多更多她無法辨認的聲音。自小被關在閣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所謂的大家閨秀也就是這樣一層一層的堆疊,以束縛為基石,從身下的三寸金蓮到頭上的滿華珠翠,她也好想當一般女子,白衣單簪,素淡暖甜,一生一世一雙人。下個月就要參加皇上的選妃大典了,對於她被選上的機率,自然在城中廣為流傳著,不但高,還是極高。

      看向原本引起她注意的那一群人,已哄然而散,只剩一老頭穿著破爛,面前擺著一張桌子,有一字牌,「相面算命,只算有緣人。」她興然地帶著小碧走過去,想試試自己是不是老頭字牌上的「有緣人」。

      老頭一看她走來,原本黯淡的眼瞬間亮了起來,手竟然不自覺興奮地顫抖起來。

      「江仙,妳終於來了!」他握住她的手,她想抽回,老頭的力氣卻比她想像的大。不解,她從沒與這種衣衫襤褸的人打過交道,他又為何知道自己的名字?

      「大膽,敢直喚我們小姐的閨名!」小碧擋在她身前,一手想拉著顧江仙逃跑。

      「無妨。」她拍拍小碧的肩,在搖搖欲墜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剛才子文才走呢,你們竟然沒遇上。」老頭搖頭,嘆了口氣,上天啊,七世終於等到了,該讓他們相遇了吧。他的口中喃喃自語。

      七世?子文?身邊並無任何人名為子文,更不懂所謂七世何指。她耐心地等著老頭,只見他把身邊的酒壺往嘴裡一灌,乃有李白瀟灑之風。

      「你們注定這一世會相遇,記住梨花離華啊!」梨花離華,老頭在空中比劃了一下,她素來喜梨花,白淡素淨,閣旁的窗外還有個花園,裏頭種滿了梨花,只為她。

      離華?何謂離華?聽來如同人名,卻又隱蘊著離開盛華的意涵,洗盡鉛華嗎?她思考著。

      在她思考之際,老頭已悄然無蹤。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敲碗等後續
梨花,飛若初雪、生如浮蓬?
離華,遊鳳歸隱、洗盡鉛華?
喜歡彪兒的文字,也喜歡這個獨特的故事(笑
覺得這故事之下藏著很深的東西呢:)
(小錯字:第五段,看"相"顧江仙)
2017-07-10 14:4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你,不過目前在籌備長篇
這篇應該會暫時擱下
然後我是錯字大王@-@
2017-07-10 15:5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