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微H/敬,那個寒冬。

      這是尚在籌備中的長篇小說裡的一小小段喔,先測個水溫這樣。有別於以往,這次融入了一些比較成人的內容。

      正文開始。

放學。O向小野走近,如同一隻準備侵略的豹一般,腳步輕慢,卻時時盈滿危機。剎那,豹出動攻擊,用兩隻修長的手分別圍住她的椅背與桌角,讓剛好坐在窗邊的她四面皆城,眼底的恐懼像被曝曬在放大鏡下無限放大,把自己包在名為懼怕的泡泡裡。他沒有說話,只是盯著她,用那樣愈來愈常出現的,飽含慾望與渴求的眼神,從前那個會唱歌給她聽,會喚她本名的O已經像消失了,現在他的眸裡是那種她還沒卻被迫習慣的,只有支配者才有的神態。

      她看著熟悉的人群沙丁魚似往外移動,華、嫺……沒有人搭理他們,想要呼救,卻被他制止,看著他手上的毯子,不敢再輕舉妄動。像在森林裡遇到野獸,她不知所措,只能靜靜的呆在原地與野獸對峙。他的手開始慢慢的有動作,化為羽毛在肌膚上游走著,是蛇,是繩,是解放,是束縛……,頸子、臉、胸……「不要碰我」,她無意義的請求著,太瞭解O,一旦有想做的事,不到手是不會輕易放棄的。果然不理,看著最後一個救生圈走了,她才絕望,O肯定是先拿走鑰匙,這是預謀,是慾望下的產物,不該存在的計畫。突然瞥見角落一人自陰影中走出,是C,欣喜若狂,想要呼救,卻開始發現他是同謀。C與她從幼稚園同班到現在,一路看著彼此長大,關係時好時壞,好時可同笑同哭,壞時也曾翻天覆地,不相言語,今早起過一次小爭執,光憑著這點他就有動機了。

      O讓出一位子予C,兩人強迫小野側著坐,硬把她的雙腿用單隻膝蓋頂開,膝蓋前端不斷的在她的女性核心搓揉摩擦著,不時往上頂,使其時常為之顫抖,手也在她的胸上力道時大時小的捏揉著。

      不亁不淨。她掙扎著,卻逃不過兩個男人。「平常那麼跩,現在還不是在我們身下被蹂躪。」C笑著說。那是淫靡的笑容,她感覺備受汙辱,扭動著身子想要逃離魔掌,只換來C在她的乳上狠狠的捏了一把,使小野不禁痛喊出聲。感覺到有人把她的髮拆散,凌亂的一頭烏絲猶如罪淵般流瀉於腦後。

      「爽到叫出來了嗎?」C維持同樣的力道,偶爾把手帶到腰上。「拜託不要碰我……」她哀求著,隱約聽到身後的窗外傳來打鬧聲,她把手悄悄的伸出窗外,打算求救。O走到她身後,把她的手從窗框上拂開,窗被關上,窗簾也被拉起,同學的聲音漸漸遠去,如同她的靈魂,一絲一縷慢慢的被抽出體外,直至空虛。她看著O,全身墜入冰窖,而他把她的臉轉向他。

      「告訴我這不是強暴。」他的聲音依舊像初見般吸引人,此刻卻成為她一輩子無法擺脫的夢魘。她睜大眼,看著他的眉眼,知道自己無法逃離了,不管是現在,還是往後的恐懼。可是她不喜歡,她想逃跑,被捉住的手腕開始掙扎,換來的只有更牢的固定。「不是......」但這明明就是。她蹙起眉,看著面前兩個男人交換位置,O撫著她的脖子,輕而易舉的找到她全身最敏感的地帶。「啊……,拜託不要再弄了。」帶著哭音,她喘息著反抗。身子漸漸癱軟,被壓制在頭上的雙手也停止掙扎。偏過臉,不想再看化身魔鬼的男人,卻被他一聲輕喚牽過了頭。

      看著O解下褲帶,不是第一次見面的東西展露眼前,他溫柔的,一遍又一遍的撫摸著她的長髮,溫柔到她真的以為他又變回從前的他。「一下下就好了,爽了就放妳出去。」她嚥下噁心,身子依舊被任意的玩弄著,再度迎向腥物,雙眼緊閉,在他滿意的微笑之下,伸出粉舌,輕輕的舐著──卻在他鬆懈之際抓著零散的書包以及凌亂的衣服逃跑。

      「媽的那婊子跑了!」她聽見教室內的聲音。看見在門外把風的C向自己衝來,她只想著如何脫離地獄,拼了命似的反抗眼前的兩個男人,頭髮被揪住,錐心的疼讓她仰起頭想要擺脫。兩個怒氣沖天的男人架著她往教室的方向走著,她只是緊緊的抓著教室門旁的石柱。

      不知是誰把她的頭往後掰,在僵持許久而她的頸項僵硬卻仍然頑固之時,男人放開了她的頭,一時的一拉一扯使她的頭承受不住壓力,往石柱撞去。柔軟的嘴角重重的與石柱接觸,在微笑彎起之處留下一道怵目驚心的血痕,嫣紅的令人畏懼。兩個男人見狀放開了她,頓時傻住了,沒想過要讓她帶著傷離開,這樣一來,慾望也被澆熄,見沒有好處可劫,便遂讓她離去。

      半爬半滾的離開。在樓下廁所前的鏡子望見狼狽的自己。髮絲凌亂的半掩著臉,因著雙眼的紅腫與嘴角的鮮紅,全然失了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境。衣衫的鈕扣也被扯開,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膚盡露眼前,雙峰的包裹物若隱若現,指痕在胸上清晰可見。這樣的自己,一看就知道是從甚麼樣的環境中逃離出來。她沉默的整理頭髮,把嘴角的鮮血洗淨,衣裳著好,讓自己看起來與平時並無差別,只有她知道自己剛被強暴未遂。

      她對鏡子裡已然整齊卻憔悴的自己微笑,用自信包裹著此刻開始殘缺不全的,骯髒的布娃娃,邁開虛偽的陽光的步伐,往人生的路繼續爬行。

      「如果你覺得這是一篇病態的文章,親愛的,我必須跟你說,

一切都是真人真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