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讀-

  由古至今,讀書是個很有歷史的成長歷程。學識分子一直從少之又少到普遍化,在古代,起初的讀書人以家世身分和性別區分,為此,只有皇族和眾臣能被被教育。到了清朝近代時期,讀書分子才越來越多,在古代『上班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已漸漸被取而代之,古代制度,本從貴族者能讀到卑賤者能讀,穿梭數百年的光陰,但即使如此,科舉制度成就再高,貴者還是位高權重,卑賤者頂多只能做做低階職務。

         

        到了民國初期,重男輕女的觀念,仍存在許多糾紛,在我們爸媽之上的祖上輩,一直存在著,而早期爺爺奶奶讀的書階也有所不同,男丁可以不斷求取升學,女生被迫放棄求學的夢想,但至少比古代好了許多,可以憑家庭財力狀況選擇男孩女孩的教育程度。直到,日治時期,才漸漸有了學生普遍學習現象,雖然存在著血統之差而分成日本學生.原住民生.台灣人民的三種學校,但學歷已從國小普遍升到了國中程度,而少部分人甚至可以大學畢業。到了父母這一代,漸漸清除了重男輕女的刻版印象,學歷上也從國小晉升到人人可以唸專科或大學了,但由於程度差異,分成了三種班制,是一個不打不成器,一次定終生的時代。直到我們這群90後,制度才真正開放,所有孩子必須至少國中畢業,並且可以選擇多種方向學校,可以多方面尋找自己人生方向!

   

    但這些演變卻造成每個時代的優缺點明顯顯現出人的勤勞性和惰性。古代,卑賤家庭孩子為了識字冒著受傷風險偷偷聽取講堂課程,尊貴家庭者則必須一代比一代位高權重,努力記取世道之險惡及世道之仁.義.禮.治的四端;清朝,卑賤貴尊者皆能讀,但家世決定一切職務,即使成就再高也只能聽天由命;民國初期,男性扛起一家之主擔子,女性扛起一家之家務,財計生活全依賴於男性身上,只有少數有錢家族能供起女性唸小學幾年;日治時期,逼迫講日文,依族群分校,壓榨血汗勞工辛苦錢;權威時期,程度分班,不打不成器,一次定終生;民主時期,人人皆能讀,可換跑道重新出發,3C產品流入,網路資源源源不斷,書不再是重要第一位。

   

    排除前面總總因素,把近代父母與我們的時期來做區分,分成權威與民主,很簡潔扼要戳重,世俗變遷的不同,權威時期,打就是王道,挨揍就要忍,再辛苦也要為家付出。這樣的一輩,有著強大責任感及容忍力,更有對生活如何更好,有光明的遠見;民主時期,愛的教育,禁止體罰,網路如同資料庫,手機如同利器,能舞弊能求學,造就了現代孩子沒有責任感,主見意識強,無法容忍社會的長期壓力。我們人,就好比一顆電池,有電即能運作,沒電即當廢鐵。相信現代每個讀過書的人,都有如此深刻的見解,同樣是一批孩子,但環境造就隨性,制度造就不公性,教育造就品性!

    雖然我是一個讀書人,但我正在做的是『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之古言,對現在制度的寬鬆,

技職體系再也不是人民印象中不讀好書求無工作,而是一技之長在於身,出門不怕沒人要,雖然我不是一個愛好書籍者,但我卻是一個好奇寶寶,我可以透過戲劇.影片了解一個朝代的歷史,我可以透過網路文章閱讀出富含內容的知識,我可以排除字的束縛,做一個自由自在體驗『讀』的心靈感受者,實際體驗永遠是遠遠超過書本帶來的侷限!!人腦有無限記憶,透過眼.耳.口.鼻,透過視.聽.嗅.聞,可以記住當時的畫面。簡單來說,就是一個讀『無字之書』的寫傳者,而我們通常稱他們為『讀書人』!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