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文名未想(女A女O/古代架空/重生) 之 狼主破百慶賀文(全一章)

-------------------------作者君的話---------------------

唔...這是第一次試寫abo的題材。

一樣是GL向,但是女A有小GG。

如有不適就默默的xx吧...

作者君是玻璃心...不要噴我ˊˋ

-------------------------以下為正文---------------------

尉遲琰,是赤玉王朝的一代皇帝。

本來論輩分怎麼樣也不是她做皇帝,她是Alpha不假,但並非前朝女帝孩子中唯一的Alpha。

尉遲琰甚至可以說是皇室的汙點!不學無術,空有Alpha的資質,每天就知道酒池肉林。

搞得自己跟種馬似的眷養了無數的Beta當妾侍,重點是還無所出!

但畢竟是皇族,皇族的孩子一定會配給一個純正的Omega以確保能有後代。

尉遲琰的Omega是赤玉王朝人氣最旺的,是當朝宰相的千金,天下人皆說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一個驕傲的Alpha怎得容許如此,婚禮從簡苛刻、洞房花燭夜,留她一人獨守。

尉遲琰覺得自己的Omega是個偽白蓮花,總想盡法子折騰;只管找她麻煩卻從不入她房,但她的Omega從來沒有怨過...

直到她默許自己的Beta妾侍強上了Omega...

Omega即使在柔弱也是宰相府裡養出來有骨氣的!一個禁不起刺激就成了痴兒。

把人玩壞了,尉遲琰表示沒意思了,囚禁後院慢慢淡忘!

幾年後女帝駕崩,各皇女奪位戰起,尉遲琰無心爭奪卻無法獨善其身,捲入事件。

無處可逃之時,那個不知道被自己囚了幾年的痴兒救了自己一命...

代價卻是遭入侵的軍隊輪暴...尉遲琰躲在暗處不敢出聲...眼睜睜看著一尊白玉娃娃被玩得髒兮破爛...命喪...

或許是良知發現,她慚愧不已,靠著母妃家族的支持,最終她奪得了天下。

儘管她是那樣的廢渣,但Alpha的金手指還是讓她給了赤玉王朝安穩的幾年;多年來不只后位始終空懸,即位後的種馬還終身不入后宮;在位十五年之後,禪位給宗人府與其預定好的接班人,對自己下了最後的詔書降罪。

這是歷代王朝頭一次有皇帝下罪己詔;她親手寫下當年自己如何對待Omega的真相,在給宗人府看過之後在自己的寢宮自縊了...

「端木毓,再有來生,朕定不負妳...」

******************************

「唔...」迷糊中,尉遲琰頭犯著疼...

「朕不是自縊了嗎...死了還能覺得疼啊...」尉遲琰自語道

「洛王殿下!謹言慎行啊!」一旁一道女聲急忙打斷了尉遲琰的話

洛王殿下?怎麼回事...

尉遲琰瞪大了眼睛...這個稱謂已經十多年沒有人這樣稱呼自己了...

尉遲琰順著女聲看去,是自己多年前奪位戰裡殉職的護衛長...

「裘知?」尉遲琰不敢相信...

「屬下在!」眼前的裘知不知道洛王殿下為何突然驚呼了一下

眼前的裘知身高只略比自己高一點...怎麼會...

自己是Alpha發育後是長的比身為Beta的裘知還要高...

現在自己居然要抬頭看著她!

伸出手,尉遲琰不敢相信!!自己縮小了!!

「拿鏡子來!」尉遲琰喊著

「天見猶憐啊...天見猶憐啊...」尉遲琰看著鏡內的自己,不由自主顫抖著重複道...

「殿下是夢魘了嗎?」裘知見狀有些擔心。

啪!

「殿下!」裘知看尉遲琰甩了自己一巴掌驚呼道

「是真的...是真的!!」尉遲琰被自己這巴掌的力道給疼得都飆淚了...

「裘知...現在是盛昌幾年?」尉遲琰顫抖地問道

「是盛昌十八年呀!」這殿下是怎麼了...

盛昌十八年...也就是說,朕回到了十三歲的時候...

「太好了...太好了...都還來得及!」尉遲琰激動地都要哭了!

「殿下,您還好嗎?」裘知看自家殿下一下喜一下驚慌的,再想是不是要稟報皇貴妃...

「沒事!沒事!本王沒事!」尉遲琰很快地就克制了自己的情緒

「皇貴妃說了!洛王殿下已到年紀...該是時候擇幾個通房了...」裘知雖不解,但還是轉述了皇貴妃交代的。

皇室貴族裡在很早的時候就會開始對家裡的小Alpha進行人事教育,Alpha普遍發育的早,年輕氣盛的Alpha也需要發洩,所以普遍十多歲時就會開始納妾,上一世的尉遲琰便是因為早早嚐過甜頭,之後荒廢學習成了廢渣一枚...

阿不然本來她也是很被看好的皇位候選人,一切皆因對情事上的索求太過熱衷...

先不論Omega的稀有性,Omega天生柔弱,腺體成熟前是不會有發情期的,腺體成熟後除了會有固定的發情期之外,被標記後還會受自家Alpha信息素的影響而被動發情,一般被動發情期屬於Omega修整期;柔弱的體質很難招架的住精蟲上腦的Alpha折騰,而固定的發情期則是屬於成熟期的階段,隨時準備受孕,母性潛能大開,能跟Alpha長時間啪啪啪;一旦受孕,直至生崽後一個月都不會再有固定發情期,為了保護孩子甚至連被動發情期都比較難觸發,所以上一世的尉遲琰才會偏好普遍不受信息素干擾發情期又耐操的Beta。

「本王不是已有婚配的人選了嗎?」尉遲琰想起,自己就是陸續納了妾之後,荒廢學習沉浸肉慾...

「可...端木小姐尚未到可出閣的年紀...皇貴妃也是怕殿下...呃...年輕氣盛?」裘知有些不知該做何解釋,再者...殿下一向不喜歡端木小姐不是嗎...怪哉!

「就告訴母妃,本王要潛心學習,讓母妃別為此費心了!」尉遲琰揮了揮手,就打發了裘知。

就如尉遲琰的決心,重生之後的她在太學院裡很是上進,各方面無不顯盡她是個優良的Alpha

*************************

學習之餘,還有一個大轉變,就是從來都是心不甘情不願被皇貴妃捉到宰相府去看自己未來媳婦的尉遲琰開始常常主動到宰相府拜訪,已經到了恨不得就住在宰相府上的程度...

「毓兒!本王來看妳了!」人未道聲先道

「阿琰,妳又不聽皇貴妃的話了...」端木毓很是無奈,自己已經十四歲了...聽母親大人說這會兒會很容易受Alpha信息素影響的...

端木毓其實也很好奇尉遲琰的轉變,畢竟尉遲琰向來就不待見自己,但自有意識起自己便被告知註定是這五殿下的未來王妃;Alpha們信息素過於強勢,避免信息素擾亂后宮,十二歲開始發育的Alpha皇女們皆要出宮另建府邸、甚至不受寵的皇女早早給了封地不在京裡建府。

五殿下長相隨了當今聖上,俊美的顏值也是棒棒der,若非上一世過於放縱,倒是郎才女貌。

就是性子也同當今聖上一般冷...可惜了那雙隨了皇貴妃的紅眸,皇貴妃這人跟宮裡其他娘娘的賢淑文靜不同,特別鬼靈精!一雙紅眸閃呀閃的跟紅寶石似的!

但這紅眸放在尉遲琰的臉上就是邪魅的很!一個流氓氣兒!焉壞焉壞的!

其實對於端木毓來說,對於先前五殿下的冷漠與不甘願自己也是頗有怨言的...可這是宿命,不管怎樣、自己若非身死便逃不了...故長期下來一直都是秉著五殿下既然不待見自己,自己就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所以兩人即使見面也是安靜的打照面罷了。

這一世尉遲琰的及早轉變,讓本來對她頗有怨言的端木毓反到是扭轉了印像,兩人的婚前互動還不算差;經歷兩世的尉遲琰很珍惜現在的機會,上一世尉遲琰的放蕩不羈、輕浮再不覆見,在兩人的互動裡,她才有機會見到自己不曾見過的端木毓;從本來的單純不負卿、到最後被她所折服,恨不得現在就把人帶回府裡藏好!

一般Omega在十五歲左右發育成熟,在發育成熟前Omega也是可以出府走動甚至上學堂,但隨著年紀增長Omega要開始跟早發育的Alpha保持距離,避免因信息素干擾出現提早發情的癥狀!甚至是避免提早發情,十三、四歲左右大戶人家家裡的Omega就必須待在家裡準備找對象,在出現初始情潮之後方可出閣。初始情潮就已經能吸引Alpha的注意力,但還不至於會造成暴動,此時作為對象Alpha可以對其做短時間標記,避免不久後的發情期引起暴動!

尉遲琰這才想起端木毓小自己兩歲,上一世端木毓好像十八歲才出的閣...

『泥馬...本王一個肉食性的被逼得吃素就算了...還得比一般人多吃三年...』尉遲琰表示自己禁了這麼多年...連同前世的十五年...會不會這一世還沒用過就不舉啊...

尉遲琰哪會知道,端木毓是因為上一世長養深閨,缺乏Alpha信息素的誘導,所以身體才硬是比一般姑娘晚發育...

這一世自己成天成宿的往宰相府裡跑,這強大的Alpha信息素自然是已經影響了端木毓。

這美麗的誤會,就導致了隔天的號外!

京城裡引起了一樁大事!

正逢乞巧節,尉遲琰想著端木毓還不到發育成熟的年紀,違背了皇貴妃的話,偷偷帶著端木毓上街,好死不死人多信息素飛竄,已成熟的端木毓竟然無初始情潮預警,直接在街上發情了...

在身邊的尉遲琰自然是第一個發現不好...連忙把人帶回臨近的自家府邸;一路上滿是失控的Alpha追著跑,所幸皇族強勢的信息素也不是鬧著玩的、尉遲琰這些年練就的武力值也是扛扛的!

「乖!毓兒!別亂動...」尉遲琰抱緊自己懷裡的人兒有些氣急到,尼馬連自己都要瘋了...

「嗚...阿琰...我難受...」端木毓眼神迷離...在尉遲琰懷裡躁動著...

「乖!我給妳下個暫時標記就好了!」尉遲琰下身忍得難受,還是偏過頭去吻在了端木毓的腺體上給下了暫時性的標記!

端木毓得了慰藉,累得睡了過去...

可是還在跟理智搏鬥的尉遲琰難受極了!

看著自己高聳的褲檔...「哈...哈...至少不用擔心自己會不舉了...」

尉遲琰引起的風波,氣得皇貴妃"親手"教訓了她一頓!

若非這齣,當今聖上都要忘記自己偏寵的皇貴妃可是個強勢的Omega...

看著那張與自己幾近相似的臉被揍成那樣...當今聖上帶入自己...簡直不忍...便也就不另責罰,大手一揮讓她回府裡準備提親事宜去了!

*******************************

「阿琰...還疼不疼...」端木毓難忘...當尉遲琰到宰相府提親時,就頂著那張被揍得鼻青臉腫...還一臉樂乎的模樣...還一度以為自家未來主君被皇貴妃給打傻了...

「唔...還有點...要不毓兒給本王吹吹就不疼了!」尉遲琰紅眸壞心眼地轉了轉,有些哀傷的說

「哪疼阿?」臉上已不見傷,只是還有些擔心才問了問

「就這兒!」尉遲琰嘟了嘟嘴兒

「阿琰,妳這是騙我吶!皇貴妃怎還能往妳嘴打了!」端木毓瞧這模樣便知曉尉遲琰是裝的

「真疼吶!」說完不等端木毓端詳,直徑吻了上去!

今晚是兩人的洞房花燭夜,她彌補了上一世苛刻的婚禮,仗著母皇的偏寵迎娶規模不下帝后。

輕輕地一吻先在腺體上做個暫時標記!被永久性標記後,那幾天便是往後的固定發情期了。

她可不想等下自己媳婦兒讓自己的信息素衝得迷了神,發情了自己還得先打廢一堆Alpha才能開動...那爽感真她媽就不是個人熬的!

「阿琰...」尉遲琰散發出強勢的信息素沒多久就觸發了端木毓發情,端木毓被信息素衝得迷迷糊糊的,只知道渾身熱、雙眼迷濛的...

「毓兒...別怕!我在呢!」端木毓的發情信息同樣也是衝得尉遲琰酥爽!

尉遲琰雖然重生一回、現在的身子也確實沒開過葷,可前世就是個種馬老司姬阿!還是個憋壞的!

難為她滿頭大汗地硬是強壓下自己的慾望;端木毓的第一次,她不希望自己傷了她...

尉遲琰的舌尖帶著情色輕輕地劃過端木毓頸間「唔...哈...」

一件、一件除掉兩人身上繁複的大紅禮袍,端木毓的身體因著發情染上的粉色讓尉遲琰看了入迷...

「別...別看..好...羞人...」除去外衣的一絲清冷讓端木毓回了一些理智,見尉遲琰看自己的身體看得入迷不由得更是害羞...抬起手不是遮掩自己,而是攔住尉遲琰直勾勾的目光。

「不!就要看!毓兒可知,本王等了這天有多久...」尉遲琰因著動情略帶磁性的聲音輕輕在耳邊說著,還不忘輕咬一下

「唔!」端木毓的耳朵有些敏感,被尉遲琰這麼一咬,不自主地嬌嗔

「....」這一聲喊得尉遲琰都要酥了...

相較於Alpha普遍的發育不良,自家Omega的大小剛好!手感還不錯!

尉遲琰搓揉著手上的饅頭有感而發...搓揉的時候,還不忘去挑撥上頭的紅櫻。

低頭一個張口,就把其中一邊給含了入口,舌尖還像孩子舔拭甜糖般地挑逗

「哈啊~別...」端木毓被自己體內陌生的感覺刺激得不安扭動...

端木毓覺得自己腦袋昏沉、昏沉的;身體似火燒,只有尉遲琰吻落在哪才會舒緩一些,可是尉遲琰的動作不疾不徐,解不了全身的熱...很是難耐!尤其是下身那羞人之處...好似急需什麼東西填滿慰藉,下意識往尉遲琰身上蹭了蹭...

「毓兒...乖!再忍忍,妳再這般...本王真的會瘋掉的...」尉遲琰的下身已經是撐得老高...完全靠意志力在保持...身下的人在這麼蹭自己真的快受不了了...

尉遲琰狠狠地吻上端木毓,一手來到了端木毓下身

四周本該隱匿住秘密穴口的雜草已被黏膩的淫水淹了個實在...

伸出一指,小心翼翼地送入

「唔...阿琰...我...怕...」端木毓被陌生的入侵感給嚇到了...大腿不自主的想要併攏。

「乖...莫怕!放鬆!我得幫妳先擴一下,不然等下我們倆都不好受...」尉遲琰耐心安撫道,襯著黏液又加了一指

「鳴...」端木毓一直接收到尉遲琰的信息素,越來越火熱難受一直無解...不由得哭了起來...

「嗯...阿琰!」突然得...尉遲琰在體內的手指劃過其中,惹得端木毓驚呼

找到能讓端木毓舒服的點,尉遲琰頓時覺得快解脫了...努力的刺激,拇指還不忘給外邊照亮穴口的珍珠刺激...

「阿琰...阿~嗯~阿琰...不要...好奇怪!我...好像有什麼要來了!唔...」端木毓不知所措地抓著尉遲琰的手臂「阿~~」搖著頭...一個驚呼弓身...就洩了尉遲琰一手...

「哈...哈阿...」洩過身之後的端木毓,有些減緩了

「毓兒...哈啊...」尉遲琰難耐粗喘地喚著...

「嗯...」端木毓還在高潮的餘韻中...反射性的嚶嚀回應

「對不起...毓兒...本王真的受不了了...」尉遲琰吃力地說著

「啊!疼...」端木毓還沒認清到尉遲琰話裡的意思,下身就被一個硬物抵住,來不及反應...硬物就直直的穴口處撞了進來!尺寸壓根就不是擴張的兩指能比擬的...

「鳴...阿琰不要...好痛...快點出去...」痛感拉回了端木毓的理智、哭求著尉遲琰

「乖!別哭!我不動...一會兒就好!」自己一鼓作氣破了那道屏障,緊實的小穴弄得她難受,但她更心疼自己的王妃

終於...在發情的作用下,小穴很快就習慣了入侵體內的凶器!

從原本的擠兌,到陰道壁一呼一吸的貪婪邀請著

「唔...嗯...」小穴被填實了、在發情期的端木毓又開始奇怪了起來

她的改變讓身上的尉遲琰知道可以了...慢慢地開始動作...

「鳴...」就算小穴已經開始習慣,因著是第一次...還有些痛感...

終於在幾次的來回之後,尉遲琰感受到了端木毓的語調不同...開始加快了動作...

「阿琰...阿琰...慢!慢點...阿...」淫水的分泌加快了尉遲琰抽插的流暢度,尉遲琰不斷得撞擊著敏感點...酥麻感惹得端木毓尖叫不止

「毓兒...本王是真的很愛妳!」尉遲琰一個深壓在端木毓耳邊告白,這一個深挺激得端木毓一夾又到了頂了...

「唔!」端木毓高潮了...尉遲琰被那麼一夾,差點就射了!

忍是忍住了...但是這一次Omega高潮的信息素卻衝得她失了理智!

把端木毓一個反身,後背式開始了新的一輪虐奪!

端木毓沒有太多反應時間,還來不及驚呼,到嘴的聲音已成了嬌喘...

等到她再次洩身時,尉遲琰一個亢奮也狠咬住她的後頸!留下了永久標記!隨之一個深挺也在端木毓體內射盡!

結果某流氓的獸性一發不可收拾...

本該是三天回門的日子...因著洛王妃體弱無法下床...拖成了七天...

------------------------------------------------------------------------

自成親後,洛王對於魚水之歡這種事本來就很熱衷,能跟相愛之人契合更是導致她的頻繁;端木毓喜的是顧及自己的身體,新婚那夜之後,除了每個月固定發情期Omega的信息素容易導致她失控外,平日裡尉遲琰就是討點甜頭,會克制自身的信息素不去觸發Omega被動的發情...憂的是已經成婚幾月了...自己的肚子尚無消息!

這天入夜,尉遲琰一樣纏了過來,端木毓覺得是該跟她談談「阿琰...先等等...我有話跟妳說...」

「怎麼啦?我累著妳了?」尉遲琰停下動作

自從新婚那夜之後,尉遲琰也真被Omega的柔弱給嚇到了,往後即便是發情期,她都盡可能很注意控制自己飆漲的信息素...當然難免還是會失控...尤其是剛開始那幾個月...

「不...也...不是啦...」端木毓有些害羞「就...母親在問...我肚裡什麼時候能傳好消息...」

「....」尉遲琰沉默了一下、臉沉了沉

感受到自家Alpha氣息變動,端木毓顯得有些慌張。

「不是妳的問題!是本王不想要!」近來母妃也一直在催促著自己,不管是上一世或這一世尉遲琰對於子嗣都不是太注重。

白日裡讓母妃嘮叨煩了、回來自家王妃又提...尉遲琰一惱就沒了好口氣。

「....」這回輪了端木毓愣了神...在皇親貴族裡每個Alpha都是侍妾林立,她們有時候出於特殊原因必須雨露均沾;就如皇上為了維持朝廷權力平衡、再怎麼寵愛一人偶爾還是得翻翻別宮的牌子。

她們沒有養不起的問題...所以通常主君不願意要一個妻妾的孩子表示這名妻妾並非她真心有愛之人...只是因著不可抗拒的原因必須同房...

尉遲琰口氣又說得不屑,端木毓很自然的就想岔了...不免難過...

是了...阿琰年紀還輕,再過幾年可能就要抬幾房妾侍進門了...自己身為Omega是沒有資格過問的...

「阿琰,今日我累了,我們就寢吧!」端木毓沒了再討論的心情,背過身去也不搭理尉遲琰。

見自己的Omega都已經就寢了,尉遲琰一時也沒多想,鑽入被窩裡,擁著自己的愛人也入了眠。

「鳴...」

夜裡,尉遲琰聽見懷裡騷動,便起身了

「毓兒?毓兒?」尉遲琰聽見哭聲,以為端木毓是夢囈了,試著搖了搖。

直到那人倔著不肯轉身,尉遲琰才覺得有異,硬是把人兒整個抱了起來,讓端木毓坐擁在自己懷裡。

「怎麼了?夢魘了?誰欺負妳了?」尉遲琰見端木毓緊抓著自己,不讓看,緊張的哄著

見端木毓遲遲不回答,尉遲琰信息素感受到她的Omega正感到不安,趕緊的找到腺體處輕啃了一下,Alpha的體液可以安撫Omega的不安。

過了一下,端木毓從哭泣到小咽泣,然後沒了聲響。

等尉遲琰再低頭看,懷裡的女人已經再次入了眠,可手還是緊緊曳著自己的衣領...

「唉...沒辦法...先這麼睡著吧!」尉遲琰無奈,打算明早再問原由。

一連幾天,洛王妃都悶悶不樂的,就是尉遲琰問了幾回也不答。

逼得尉遲琰沒辦法,只好用著Alpha的威迫讓端木毓回應。

當得知原來是那天的話讓自己的女人想岔了,還難過這麼久...尉遲琰很是自責。

解釋後順勢推倒,一遍遍不厭其煩的在自家王妃耳邊訴說自己有多愛她!

「毓兒...妳想要孩子?」完事後,尉遲琰擁著累到快睡著的端木毓問道

「嗯...阿琰妳是皇族怎麼能沒有子嗣呢!」

「我們先不論王位繼承,我就想知道,毓兒想不想要...」此時的尉遲琰紅眸溫柔的看著端木毓,尉遲琰將一生的柔情都給了自己的Omega

「嗯...能為心愛之人生兒育女...自是歡喜的...」端木毓被盯得不好意思,難為情的說道

「唉...本王知道了...此事容我在想想...睡吧!」尉遲琰顯得有些無力

*******************************

「阿琰...慢點...慢點...我受不了...嗯...」正值例月發情期,尉遲琰像是破罐子摔破似的大肆放縱自己的Alpha信息素張揚,惹得受信息素干擾的端木毓驚叫連連

打自新婚之夜後,尉遲琰便沒有這麼縱慾過

「哈啊~哈~毓兒!」尉遲琰不斷的快速抽插,粗魯扳開端木毓的大腿猛幹

一下下的猛烈突擊,都讓身下的端木毓覺得自己快被捅壞了...

因著信息素的影響,發情期的端木毓比平常時還能再接受的更多,看身上人的樣子是不打算輕易放過自己了。

「阿琰...不要了...唔!又...阿~嗯!」端木毓不知道自己已經洩身了多少次,全身脫了力,嗓子都叫啞了...可身體裡的肉刃一點軟化的跡象都沒有

一個側身,將端木毓雙腿大開!再次頂入肉刃!

「啊~」

「太深了...不要...」端木毓驚叫...但已無力去抗拒尉遲琰的擺弄...就這姿勢每次肉刃挺進都直抵花心,房裡信息素的曖昧、充斥兩人交合淫水的味道,不斷刺激著她!

「不...行了...」如此敏感的身體不一會兒又顫慄地洩了一回!

尉遲琰沒有讓她喘息太久,一個翻身,就讓端木毓騎在自己身上!

從下往上掠奪,這個姿勢讓尉遲琰清楚看見端木毓的全部!包含已經淫水四溢兩人的交合處

端木毓對尉遲琰的目光感到羞恥,一個緊縮竟又高潮了...

尉遲琰依舊頂著腰律動著,一手粗魯地抓著端木毓一邊的奶子猛搓,一手到下面果實處按壓

「不要了...不要了...鳴...唔!」端木毓多處敏感點被尉遲琰掌握刺激著,那激烈的快感是不言而喻...過餘刺激只能讓她不斷搖著頭哭著求饒

尉遲琰自然是沒有打算放過她,反而更加快速的頂弄!

啪、啪、啪的肉體交合聲

噗滋、噗滋...每次抽插帶出的大量淫液

「阿~唔!嗯!快...」端木毓的嬌喘

「唔~」終於在尉遲琰的快速頂弄下又浪叫了一聲達到高潮!

端木毓迎來前所未有的快感,腹部因高潮抽搐著、將體內的肉棒死死絞緊不鬆

「哈啊!」這下尉遲琰也受不了了

將端木毓的腰身禁錮著,幾下快速的抽送,一個猛力弓身就將成結推擠進了陰道口開始射精!

「咦!唔!」端木毓的陰道因為高潮不斷收縮,尚處緊繃的甬道又被陌生的物體卡了個緊實,還不等端木毓明白過來就開始射精,大量的精液射在內壁裡直接又一次將人送上了頂端!

受不了連續的刺激,端木毓趴在尉遲琰胸前昏死了過去...

然而成結必須等到射完精軟化才能抽出...就著騎乘式的交合,可以看見結合處是如何將整隻肉刃含得無縫,如此之深的射精衝擊,讓端木毓在昏迷之後仍然無意識的因被射到高潮顫抖了幾次...

成結射精的方式是肯定會受孕的...月餘,宮中太醫照例來診便診出了喜脈

宰相府上總算是安了心,皇貴妃也是高興;就尉遲琰一副被強迫中獎的樣子...

避免尉遲琰的Alpha信息素擾了端木毓,皇貴妃還特地下令尉遲琰不准離端木毓太近!

「阿琰不開心嗎...」端木毓達成了心願,卻見尉遲琰不怎開心,擔心她真不喜歡孩子

「不...就是想到之後的懷胎十月沒法同房...我...」尉遲琰怕自家王妃又亂想,這回直白的說了

「難道阿琰不願成結受孕便是為此嗎!」端木毓嫁給尉遲琰好些日子了,稍微想想,尉遲琰平日的尿性就猜個十之八九了...

「嗯...」尉遲琰覺得自家王妃的氣場好像有些轉變...但還是誠實的應了...

「那麼...月前發情時那麼放肆的折騰我,敢情還是怕我受孕十月時無法近身,先做起來放了?」端木毓臉上邊笑著...手指邊悄悄纏上尉遲琰的腰際...

「嗯...」待尉遲琰承認後,隨即就感受到自己腰上一個使勁...

「嗚!」在外人眼裡萬年不驚的俊臉竟是有了一絲扭曲...

「本來見母妃下令要妳離我遠點、不得同房還想著給妳求情!哼!現在我決定回宰相府養胎!」

「別阿...夫人!本王錯了...」

端木毓說罷,不理會尉遲琰的挽留,當晚就隨著母親回府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晚了幾天才看到
2017-05-31 05:2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以為...妳不看短文的...
妳從來沒在短文區浮現過。

愛卿的留言,朕受寵若驚。
2017-06-01 06:1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