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沉月之鑰月范同人極短文「思念」

    □   篇名:沉月之鑰同人單篇短文

    □   CP:主月范,微珞月,也可視同無CP

    □   程度:無敵清水思念文(強調)

    □   時間:范統回原本世界後三個多月(大概)

    □   備註:自我延伸有,可能有點OOC

    ■   作者:本來是四月園遊會要出的小本,可是後來有點卡住加上濃厚的憂鬱氣息所以就窗掉了。之前想重新砍掉寫一次但現在看過覺得還OK所以就放上來,第一次發POPO短文好開心呀。

    *

    他並不是一個喜歡回憶過去的人。

    只是生活在四四四號房時的快樂時光實在太過美好,幾乎像刻在靈魂上那樣銘記於心。

    儘管那時候隱瞞著許多事情、有著不能說出口的秘密,他們還是願意接納、包容自己,能一同分享喜悅與難過,他總覺得那時是他出生到現在最快樂的。

    到學苑上課、領公家糧食吃、為了升級去打陸雞,許許多多形形色色的幸福畫面竄進腦海,他又聽見了笑聲回響,以為自己站在那小小的房間裡。

    他彷彿看見范統與硃砂依然為了小事鬥嘴,看見書桌上擺的一袋袋雞毛,看見硃砂對自己微笑,看見范統握著他的手一筆一劃教他習字,他也看見自己親手在牆上畫上的塗鴉,一切都深深印在眼底。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那時房門打開站在自己面前的范統有多耀眼。

    就像是照亮黑暗的光芒。

    或許在一開始自己就已經深陷其中。

    ——沉淪於那猶如紫寶石般漂亮深邃的美好。

    *

    「月退,等等要一起吃晚飯嗎?」

    今天是他來神王殿作客的日子。

    「好。」

    說是作客也不太對,應該說是來見朋友。

    自從可謂震驚全幻世的封印風波過去後已經三個多月,月退時不時會溜出聖西羅宮到夜止這裡玩,儘管他知道有時候找不到自己那爾西或伊耶哥哥會生氣,卻也不是很大的困擾。

    在那陌生又熟悉的地方,他總覺得幾乎要窒息。

    珞侍收拾著桌上有些凌亂的書卷,一面愉快地說道:「這個月你難得來一次,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的確最近是沒什麼時間來這邊,需要他簽名的文件比平常要多了不少,那爾西還直接來自己房間堵人。

    當上國主後珞侍的個性有了很微妙的轉變,不知道是好是壞,總而言之似乎變得更像一國之主該有的樣子,月退雖然不排斥,但有時偶爾說出的話依然讓他不太適應。

    紙張捲起的沙沙聲和著外頭打上屋簷的淅瀝雨點盪在室內,指尖碰觸到的桌面有些冰涼,月退想起現在是入秋的時節,同時感到一股從腳底竄上來的寒氣,不僅呼了口氣,試圖驅散體內的森冷。

    「沒事吧,月退?」

    或許是聽見他的吐息,珞侍問了句。

    「只是有點冷。」

    拿過一旁的瓷杯啜口溫茶,月退望著直立在水中的茶葉,想起許久前范統曾說過這樣的景象代表會發生什麼好事,是很難得的。

    他不自覺地露出微笑,心想著或許一輩子也無法再聽見范統的聲音了。

    「要不要保暖咒?」

    珞侍對於忽然笑起來的月退感到不解,但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將最後一卷紙放到旁邊小桌上疊好,並拿起空白符紙快速劃下符紋,「今天比較冷,怎麼不多穿點?」

    「我想應該不太需要吧。」

    「就算新生居民不會感冒也不能這麼說啊。」他蹙起眉,滿意地看著符紋亮起光芒,同時立刻感覺到一股溫暖快速籠罩室內,「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說是心事也不太一樣,應該更接近思念,而且說出來也沒什麼用,只會讓大家感到困擾。

    「只是......想到以前的事情而已。」

    但月退還是說出口了。

    或許他是希望有人能聽自己說,對象是誰都沒有關係。

    「以前的事?」抬起頭看著月退,珞侍沉默一會兒,然後了然地開口:「跟范統有關嗎?」

    「......嗯。」

    或許對他而言,那段日子裡最璀璨的部分就是范統也說不定,但誰知道呢?

    搞不好他也只是在做一場夢,夢醒之後的現實就是如此殘酷。

    儘管他已經擁有以前從未想過的幸福,仍覺得胸口少了些什麼,那是屬於范統的、唯一的溫暖。

    看著月退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珞侍在內心嘆口氣,想著自己這位好友怎麼這麼難振作起來。

    當然或許現在換成幾年前的自己,面對離去的暉侍時應該也是這副模樣。

    可是後來他明白了在這樣消沉下去事實也不會有所改變。

    他不知道對月退而言范統到底是多麼重要的存在、在月退心中范統佔有什麼樣的地位,這些都不是他應該去隨意碰觸的事情,當然也不會特別去問。

    但如果這會讓月退一直消沉失落又另當別論了,他可不想看著好友像個空殼似的生活。

    「如果你願意,我很樂意聽你說。」珞侍溫和地說著,一面替自己斟滿茶杯。

    聽見珞侍的話語,月退思考了一下,然後有些躊躇地開口:「我......很懷念以前的時候。」

    「可以毫無顧忌地跟范統他們一起生活,一起去上課,也不會有誰來強迫我做些什麼。」

    「大家都對我很好、當然現在也是......」音量漸漸微弱,月退低著頭,視線落在桌面,「只是,沒有范統在的幻世,好像變得不太一樣了。」

    那是當然,少了一個人嘛。

    在內心吐槽著對方的珞侍靜靜等待月退繼續,雖然他不意外月退會說出這種話。

    一種冰涼的感覺慢慢在心中擴散,就像是滴入水中的墨,漸漸覆蓋原先的美好。

    「雖然我知道范統是想回去的,如果他希望,我就不會阻止。」

    當初所做的決定究竟是對是錯,沒有人曉得,月退唯一明白的只有自己不希望范統離開的心情。

    這僅僅只是一份單純的奢望。

    「而他也確實走了。」

    留下在這裡的所有,踏上他本應前行的道路。

    或許對范統來說這只是場不小心墜入的夢境,但對月退而言,是一生都不會忘卻的美好時光,無法被任何事物取代。

    那怕是今後幸福的回憶繼續疊加,也無法蓋過永恆璀璨的光芒。

    「我們是笑著送他離開的。」

    珞侍輕聲說道,一面露出淺笑,「即使都是如此希望他能留下。」

    「亡者有屬於他的未來,而生者亦然。范統既然作為生者而活,那麼他便應繼續前進。」

    月退也是笑著替他送行,然而其中的苦澀又有誰能夠完全理解?

    或許連他自己都不會明白其中包含的思念有多深厚。

    「我們都同樣喜歡緬懷過去,只因過去的美好炫目可以讓人忘卻現實的痛苦與寂寞。」

    除去雨聲便寂靜得嚇人的房間只有無限擴散的想念,像落在紙上暈開的淚水往四周蔓延。

    「但我們不該被回憶綁在原地,而不去正視眼前的現在。」

    珞侍傾身湊近月退,伸手輕輕覆上對方冰涼的手背,語氣雖然溫柔卻堅定得不可思議。

    「范統也一定不會希望你束縛著自己,停留在原地而舉步不前的。」

    珞侍雖然沒有多少安慰人的經驗,但相處久了他自然知道對方想聽什麼不想聽什麼。

    月退的表情看起來比先前要柔和了點,雖然沒有到豁然開朗,但至少不像方才那樣糾結。

    「……也是呢。」

    許久後,帶著些許了然的嗓音響徹,伴隨著近似於無的輕嘆,揉進了濕冷的空間,與水氣一同消散。

    如果是范統,或許不會希望自己變得如此懦弱。

    ……如果范統還在的話,應該會拍拍自己的肩,像往常那樣笑著鼓勵他吧。

    「『別太開心了,慢點振作起來啊』。」

    珞侍忽然開口,用一種很滑稽的語調說道:「如果是范統,大概會這麼說吧。」

    突然的話語讓月退一時間有點反應不過來,幾秒後他輕笑出聲:「的確很像范統的作風呢。」

    「我也是喔。」

    珞侍輕語,臉上同樣掛著微笑。

    「我也希望你能繼續前行。」

    他說著,一面站起身,朝月退伸出手。

    「即使范統不在,還是有很多人陪伴在你身邊。」

    「而且搞不好以後范統還會回來這裡呢。」

    「──畢竟誰也不知道刻有印記的靈魂回到本來世界後會發生什麼事,是吧?」

    雨聲淅瀝,兩人交握的掌心非常溫暖,在這個略為寒冷的秋季,圍繞著微小的喜悅,帶走了些許孤寂。

    *

    屬於我們的未來仍在無止盡地擴展,或許他會享受這樣帶點刺激的生活,而彷若刻劃在靈魂上的孤寂雖然讓它變得有些黯淡,仍能閃耀著美麗的光采。

    而我們都由衷地期待並許著願。

    希望那一日能伴隨著懷念的幸福,

    ──與記憶中無限美好的友人一同到來。

    The   End.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