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心情抒發

《Unshakable》

一如復往地死亡    虛弱至無法知覺的胎動

你那孱弱無能的詩並幫不了甚麼

Fall    由內部破壞

流轉不息的人生是太過美麗的夢魘

消散於風的理想

如今又於何人的回憶中存放

曾經你是如此美麗    精巧又玲瓏

卻在混亂的真實中捨棄自我    斑駁流亡

孤獨地喝采    展望於眾人的眼底下

既滑稽又正經的姿態

許下永不褪色的謊言

走過流年歲月    那悲觀自艾的形象仍在原地踏步

希望在絕望中尋求一分愛    卻於永無止盡的絕地中止步

自圓其說的藉口    又再度失眠了嗎?

你早已失去任何作夢的資格

將自己燒得精光看看

從那污黑破損的軀殼    是否挑的出完整的骨髓

春風和煦    屍氣薰天

遍野的死亡與我的思想

一如復往    再度從棺木起身

周圍已無任何風景……

後記:

      好久不見的騷亂詩,最近發生好多令人灰心喪志的事,有一種不管走哪條路都被堵死的絕望感。

      標題名為「不可撼動」,但內容卻無一絲積極思想,說來也是挺諷刺的。本來想激勵自己,到頭來仍然只能在痛中尖聲嘶吼,做回原本那個惡名昭彰、黑暗不已的舊人格。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5)


如果可以的話,還是想看(╯✧∇✧)╯
2017-09-06 15:4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底下留言已經透漏關鍵字了。

請搜尋「騷亂」便可。
2017-09-06 16:47回覆

我喜歡這種黑暗系的風格~~~
好想找到你的真身看文喔,有沒有提示XD
2017-08-25 20: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喜歡

但我的真身你會怕喔~
2017-09-06 15:20回覆

我去讀了神殿那一本的簡介以及瀏覽留言版。
不過現在時間不夠,考完試我會試著去讀正文。
讀留言版時我想到以前工作時讀到的一個案例,
某一邪教以嬰兒與墮下的胎兒獻祭,(我忘了是自願墮還是強迫墮)
其中各種血腥細節我想沙大查資料時都沒少讀過。
不過這個邪教大概新招到一個天兵菜鳥(這是我的猜測),
竟然跑去超市沖洗照片。
店員秘密通知警方,循線偵破這個組織。
可惜大部分犯罪集團都不會犯下去洗照片的錯誤,很難抓啊。

每個人意見不同是正常的,但表達方式很重要。
如果作者只想證明自己是對的,沒有溝通的意願,或是態度上好像是來踢館,
那的確容易造成戰事。
我覺得如果有認真閱讀過去的評文,
應該收到評文時就不會太過驚訝。
只能說沙大辛苦了,謝謝你願意直言。

沙大的個性很有特色,
「因此只要碰到障礙,一定跟他對幹了再說」這句尤其傳神,很有畫面感。
老實說我有種「好想寫進小說中」的感覺。
(抱歉這是我的怪僻,我覺得很有意思的人事物都會想改編成小說內容)
2017-04-22 15: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你居然在看糖果神殿阿……
想不到還有人願意看那部故事,希望那裏頭的黑暗內容不會引起你任何負面影響。

恩……明明已經投單了,便代表要「聽聽別人的想法」,而非見神殺神,遇佛斬佛,將任何提出「異議」的人都給論戰一番。
更何況我的風格眾所皆知,就是如此直言,就是如此無禮……明知如此,還要特地來反駁一番,我就覺得太超過、也沒有任何意義。
那種人求平的目的只有兩個;一個是藉由我的言論替他的作品站台,另一個就是藉由論戰炒知名度、抑或是把我戰的爬不起來,令自己作品添光。
我那麼容易吸引強者來此,都開了那麼多次的華山論劍了,倒也覺得還好。只是目前意志消沉,說什麼也無法提振。

大概是這樣。
2017-04-24 09:50回覆

嗯,我有猜是否和書評區的討論有關,
不過詩有種很嚴肅的感覺,我想最好不要隨便對號入座或是腦補,
畢竟也有可能是工作或生活上的事。 

我以前也曾經在留言區加入戰火,
甚至我也放過火。(黑歷史哈哈)
現在比較不想惹事,若沒有特別理由,我會避免火上加油。
而且已經滿多人長篇大論聲援沙大,我就低調送珠吧。
不過有時我若被踩到底線,還是會忍不住跳出來說些話,
重溫一下熱血青年的衝動。

因為以前的工作的關係,加上自身與周圍人的種種故事,
我寧可是我過度緊張小題大作、
但如果覺得有必要或不確定時,還是會表達一下關懷之意。
我不想被當成愛管閒事或是自以為了不起,
可是我也不想為了「尊重」就變得完全不在乎別人死活。
有的時候有人的確是在無病呻吟,有時卻是真的需要關心。
最可怕的是完全沒有表達需求,下一刻就天人兩隔。
我會想到一位友人,二十年後還不時在為她自殺的親人酗酒這件事。
如何表達關心,何時表達關心,什麼時候該沉默,都是我一直在學習的事。
所以如果有冒犯之處敬請見諒。

我沒聽過重金屬音樂。
小時候我聽張學友與日本動漫歌,
現在聽古典樂與像奇異恩典那類的傳統聖詩。
偶爾會因廣告電視劇之類聽到幾首比較主流的歌,也喜歡電影配樂。
2017-04-11 07: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騷亂詩可以套入的情境非常多,我不喜歡只針對某個事件寫一首詩,而是希望本詩能有更多可塑性……但依我目前的能力恐怕只能寫出毫無邏輯的短文吧。
以前寫的東西似乎更能攏統概括所有相似的概念,現在寫作能力變得很渣,有機會我會將舊帳號的東西都移過來讓各位瞧瞧。

目前我只要有更新評文,十之八九會引起一場戰亂XD
我也不知道為蛇摸會這樣嗚嗚……莫名其妙變成戰神惹。
不過還是那句老話:爭議性舉動我沒少做,想想也不過如此而已
除非吃上官司,不然我還是會繼續把持我的原則,使評文區大吉大利,武運昌隆!

有關「關心」他人的程度拿捏,實在難有一個定標。
就算是同一個人,因事件不同,旁人能深入的程度也不同。
我不是一個很熱心的人,我跟鄉民一樣表面像是關心時事,但說穿了只是想亂開砲而已,大多數我的立場就是「乾我P4」這樣。
我比較不在乎別人怎模想,除非對方可以說服我,不然我往往會虛應事故,不打泥巴戰。羅以善說得很對,有些人的關心只是某種「優越感」的表現,這種人的嘴臉真的相當可憎,非常自以為了不起!
但無法否認,有些人是出自真心關心他人……我覺得要分辨這兩者差異也不容易,有時會害怕傷害了真心對我好的人,所以我常常將自己塑造成非常硬派的形象,讓他人明白「沒必要多放心力在我身上」。

與人之間的相處我相當笨拙,跟凱爾不同的是,我屬於那種四處亂戰起爭議的那種。我痛恨自己成為懦弱無能的傢伙,因此只要碰到障礙,一定跟他對幹了再說……因此我能算是不擅社交的另一種典型。
與人相處,是協調與溝通的藝術,這方面我一直學得不好,真希望自己能更加圓滑一點。

大概是這樣
2017-04-15 12:22回覆

生死有時,悲喜有時。
不過在完全不明白情況如何之下,
我無法說出任何有建設性的話。
只是既然這篇文章是公開的,
我覺得應該表示關心之意,
沙大的詩我很認真地讀了幾次。

每個人的人生不同,際遇挑戰不同,
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你不了解我的痛!」
我同意不能「切身體會」,但我覺得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負面情緒的經驗。
我年輕時曾經邊聽聯合公園的《Hybrid Theory》與《Meteora》專輯邊哭,
這些在長輩眼中超級黑暗的歌我卻覺得聽了有一些治癒效果,
竟然有人可以用歌詞寫出我的一些心情!
什麼覺得自己是百無一用的垃圾失敗者啦,
再怎樣努力只會被罵得更慘,失敗,或是沒人關心,為什麼還要繼續努力下去,
自殺是不對的可是真的很希望自己從來沒被生出來,
以為有進步了卻會再度跌倒甚至跌得更深更慘,
很多旁人讀了可能只會覺得我是個沒用二貨的想法情緒……
也許他們不知道我過去在面對的是什麼,
也許就算他們知道了仍然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都是我太弱了。
大部分的事情終究要自己去面對解決,
解決的過程常常比逃避更加痛到不知多少倍。
不能解決的事還得找出釋懷與原諒的勇氣。
成長路程極為漫長,但也因為失去過太多,重新擁有時就更令我感動與感恩。
還有有很多讓我感謝的人事物,世界並不是百分之百的黑暗。
邪惡有多真實,光明就有多寶貴。
現在的我,算是比較接近正常人吧?(笑)
不能改變世界,但至少能夠陪伴周圍的人渡過喜怒哀樂。
不能體會,但至少能聆聽,同哭同笑。

每個人面對解決的方式都不一樣,上面只是個人感觸,
絕對沒有什麼應該要像我這樣的意思,我也沒有比誰好。
只是同樣身為像是月亮的人,
我想要祝福沙大!
祝福什麼就不贅述了,
因為我有碎碎唸的習慣,我得克制自己。
如果讓人有我在說教的感覺,在此說聲對不起,那並不是我的本意。
2017-04-10 10:2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有時候不想把話說太明白,但又想發洩情緒時,我都會用類似的手法表現出來。
我個人稱其為「騷亂詩」,這文體已在我之前的帳號行之有年了,內容千奇百怪、灰暗陰森,是為腦袋爆發產物。

此篇大概說明不斷失敗的「重新再造」過程,應該不難發現本篇有許多隱射性的字句。
「不可撼動」有其雙面意義,一指永不改變的信念,另一指則是諷刺這種失敗會持續輪迴下去,無法被破壞;兩者合一則有一種「固執的想法」等意涵。
文中有許多生命對比死亡的橋段,大致在隱射「重新再造」的過程。結合最近發生的事,大概就是前幾個禮拜的論戰了。

感謝羅以善的分享,我還真意外這篇會有人回應,以往都因為太過隱諱而被當成無病呻吟無視掉。
身為一名重金屬迷,許許多多外人眼中黑暗暴烈消極的歌曲,其實都內涵著相當深層的思想,端看聽者如何解讀。

大概是這樣。
2017-04-10 14:4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