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POPO線上編輯室 EP3》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BL神轉折:徹夜未眠

夜幕低垂,地面的路燈掩蓋天上的群星。

喵了眼時中,十點半。

「糟糕,今天肯定又沒辦法睡了。」闔起批改完畢的作業,他不禁在內心嘆氣。

他這名子取的可真好,葉衛勉,夜未眠,白天在中學擔任歷史老師,晚天兼職公關店、不對,晚上兼職相談所。

不過是和幽靈。

他從小有陰陽眼,不過由於父親是化學老師,無宗教信仰,只相信科學(因此他總想要找個合理的推論來解釋他所遇上的一切),不太願意讓母親帶他到廟宇之類的地方,。所幸,他也很少看到神祇,幽靈倒是見過不少,還受了他們許多幫助。

例如國中有次考作文,他靠一位在自殺往生的女學生幽靈幫忙拿了高分。

成長過程中,他發現,許多幽靈其實比人更善良,會停留在人間,是因為存在執念。只要幫忙完成,或者讓他看淡,他自然就會去他該去之處,也算是感謝那些曾幫助他的幽靈吧,他偶而會在加中開像談所(雖然一開始是幽靈自己跑來找他訴苦)。

女子的啜泣聲傳來,回頭,一位身著華麗漢服的女子站在身後,估計地位頗高。

「請問姑娘芳名?」考量她的時代背景,他開口。

「......小女姓衛,字子夫。」

衛子夫?漢武帝第二任老婆?孝武思皇后?

「皇皇后娘娘?」

「......別叫皇后了。」

他猛然想起,歷史上記載衛子夫是被誣陷而懸樑自盡的。

「因為在你年老之後,他仍是李夫人、王夫人的夜夜笙歌?」他小心的問道,知道原因才能對症下藥,但會不會採到娘娘地雷啊。

「比起她們,皇上更喜歡的是仲卿啊......!」

「欸--?」瞠大雙眼,他頓時有種被刷新世界觀的感覺。

仲卿,西漢抗匈名將衛青的字,衛子夫的弟弟。

衛青、霍去病、張騫,基本國中歷史課本上看的到和武帝同年代的男子(歷史課本也很少出現女子),幾乎都有傳言說他們和武帝關係不單純,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麻雀變鳳凰,到頭來依舊是場空,當年看著陳皇后,我就該明白。」望著遠方,她悲涼的嘆道。

葉衛勉不知道該說些甚麼,拿自己的情史和她分享?可是自己喜歡男生,會不會刺激到她?

尷尬的氣氛默默蔓延開來。

「踰矩了,我能冒昧問一下你留在人間的執念嗎?」他小心翼翼的再度開口。

「仲卿一直因為聖上的事,對我感到愧疚,生前我不知道該如何和他說,或許也多少覺得疙瘩,現在,我只想和他說我不怪他,但他大概已經投胎轉世了。」

「對了,最近好像有電視劇在演我的故事,你陪我看看可好?」她岔開話題。

「額、好的。」

打開電視,他找了幾個頻道後才找到,今天恰好在播最後一集。

比起劇裡女主角,脂粉未施的衛子夫更加動人(關於她為甚麼維持年輕時容貌這點,葉衛勉也不清楚,),她不是美艷動人的牡丹,而是小巧素雅,蘊藏美麗和品德的桂花。

「演仲卿這人,連本人千分之一都不如呀!」前面她還算淡定,到衛青出現才忍不住開口。

「這、要像大將那樣玉樹臨風的人,實在難找,勞煩您將就一下吧。」衛子夫不會有弟控吧?

「要是真的和這戲裡演的相同,多好。」看著結局,武帝和皇后兩人相依偎著由高處向下眺望天下。她不禁嘆息。

「大抵是一樣的吧?只是沒演出後半段。」片尾曲開始播放,

「啊、是啊......。」應著,她又潸然淚下。

「唉,找人說說後好多了,謝謝你,我先走了。」朝他輕輕一敗,她便離開了。

「你差不多該出來了,你姊姊還以為你已經投胎了。」目送對方離開後,他開口。

「抱歉,我不該偷聽。」衛青自窗戶穿進來。

確實,衛青本人長的十分俊朗,不非常陽剛,也不非常陰柔,就是那種恰到好處。

「我這一生對不住的人太多了,不論是對姊姊、對君上,都平陽......」

「我在大學的時候和男生交往,為了這問題和家人吵翻了,後來和對方分手,回家後,家人還是諒解、接納了我......談戀愛的時候都總認為對方是生命的唯一,但是家人才會是永遠的,即使是百年之後的你們,現在不也還是家人?血緣是永遠的。」他自顧自的開口。

「......。」而他,靜默不語。

「快去找你姊姊吧!」

堅定的朝葉衛勉點點頭,衛青離開。

當然,是用飄的。

「呼--終於忙完可以睡覺了。」伸了個懶腰,他將自己埋進床鋪。

隔天,老師辦公室某個話題正如火如荼的展開著。

「昨天那齣衛子夫你們有看嗎?」

「哈啊--嗯。」他邊打哈欠邊回應。

「咦?葉老師你也看呀?」

「......對啊。」

當晚,又有亡靈前來拜訪。

「請問,葉衛勉先生在嗎?」

雖說穿著晉朝服飾,但他現代話說得真不錯。

「我就是,請問您是哪位?」

「衛叔寶。」

「衛玠?」

「你知道我?」

「有聽過。」

有次,學生問他「老師,你知不知道中國四大美男是誰?」

身為一名春風化雨的老師,學生問的問題若不知道,就必須查清楚並回答才行。

谷哥大神顯示的解結果為:潘安、蘭陵王、嵇康、衛玠,其中故事最令人咋舌的就屬衛瑜。

因為他長的太過俊美,一次,他有事去下都,那裡的人們聽說衛玠來了,爭相觀看,圍得裡三層外三層,觀者如堵。本就體質孱弱的衛玠看到這人群,回家後一病不起,不久,便藍顏薄命的離世,僅留下「看殺衛玠」這典故。

「你要不要整理下服裝儀容?」但眼前這人,頭髮亂糟糟,衣服質料雖不錯,卻蒙上一層灰--額,為什麼幽靈的衣服有灰塵?

「抱歉。」似乎意識到他現在的模樣遭。

帶他整理完後,果真膚若脂玉,目似黑曜,溫文儒雅,作為古代四大美男,當之無愧。

「你怎麼會這麼狼狽?」

「因為......」他一臉欲言又止。

「哦哦,就是這吧?」

「走走走!」

倏然間,一大堆幽靈湧入葉衛勉僅有幾坪的房屋。

他終於體會成語「看殺衛玠」是怎樣的盛況。

「天啊,極品小受耶!」嗯、此句不予置評。

「借過、借過,我也要看!」

租屋處被鬼魂擠的裡裡外外都是,絲毫不輸跨年煙火秀,有的鬼魂還落一半在屋外。

「救、救命......」蜷縮著身體,揪緊眉頭,衛玠眼框中盈滿淚水,隨時要滴落。

「你們夠了!」

大聲喝斥後,眾人,不、眾靈才漸漸散去。

回到家,衛玠站在那,一臉先吃飯還先吃我的神情。

「我說,你也差不多該離開了吧?不然你說說你停留人間的執念吧?」

藉答謝為由,衛玠已經在家待了好幾日。

「之前的我忘了,現在,我只想報答您。」他微笑,

「你去你該去的地方就是報答我了。」

「是嘛。」突的,他翻身壓倒對方。

「你這是做甚麼!」葉衛勉著急的大喊。

「以身相許啊!」撥開衣裳,他稍稍露出潔白無暇的肌膚。

「住、住手,我們都姓衛,這是亂倫啊!」

「你不是姓葉?」衛玠一臉不信。

「我母親姓衛,他冠夫。」

「沒關係,在古代我們叫親上加親。」豈料,衛玠笑咪咪的說。

他當初漏看了一小部分資料,其實衛玠還是個辯論高手,談起老莊玄學來,能讓當時最負盛名的清談高手王澄於瞬間絕倒三次,差點得腦溢血。

「喲,小勉,我來找你啦!」

「張伯!」原來是附近有應公廟的一員,張伯。

「哦啊!不好意思打擾,我先走了。」張伯一臉了然。

「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樣!」他急忙解釋。

「沒事、沒事,當年我們因為找不到女人,兄弟間互相幫忙我懂。」丟下這句話,張伯迅速飄離。

「你不懂!」

「吶,正謂春宵苦短......」

翌日,老師辦公室。

「發、發生甚麼事了?老師你怎麼臉色這麼差?」

「鬼壓床啦!」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鬼壓床...好貼切啊!(笑倒)
2018-05-21 11: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