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POPO線上編輯室 EP3》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BL神轉折:一個詭異的故事

「財叔,喵咪最近是怎麼了?它這眼神實在很奇怪啊,為什麼就盯著我一個人看?」

任余和並不是個討厭貓的人,喵咪也是隻很可愛的大黃貓,但再喜歡貓的人,若總是被它用這種眼神死命盯著看,他也是會毛骨悚然的。

不誇張地說,喵咪真是從任余和走進廟裡的那一刻,它就不停地在盯著他看。

它大睜著它的貓眼,眼睛一轉也不轉的,在直挺挺地看著他。

任余和走到左邊,它的臉就轉到左邊,任余和走到右邊,它的臉同樣也就轉到右邊……不知道為何,它就是在看他,那莫名的小眼神就隨著他轉,一直都在看著他。

「可能是你太久沒出現在廟裡,它忘記你了。」江楷深順口就接上這句,他很有朋友義氣的走到喵咪身旁邊,反覆摸著它,使任余和逃脫出這詭異的貓視線。

好不容易逃脫那視線了,余和卻是用著很羨慕的眼神,看著正摸貓摸得很愉快的楷深。

雖然他以前也不是特別愛摸貓,可是最近他想親近喵咪的時候,喵咪都不肯給他摸。不是跳到一旁,就是迅速溜走,甚至有時會直接幾步跳上高牆,就在牆上冷冷的盯著他看。

最近的喵咪不知為何,不但老拿詭異的眼神來看他,還不肯給他這愚蠢的人類摸了……任余和覺得,他受到了打擊。

「難不成我真在什麼時候得罪過喵咪?還是我真被它給忘記了?」

而在此處,最常與喵咪相處,對喵咪了解應該是最深的人類,財叔,他在擦完木桌後,才悠悠的走到余和的身邊,幫他這愚蠢的人類解惑。

他先是看了看被摸到倒地翻肚的喵咪,又看了看他,才用不確定的語氣這麼說著。「這個……喵咪的好奇心很重,對不常出現的東西會比較好奇。」

居然到了被認為是個不常出現東西的地步,任余和他不但沒被財叔的話給安慰到一絲半點,他反而是遭受到了更大的打擊。

「沒事沒事,喵咪這麼可愛,做什麼都該原諒它~余和你說是不是啊~」財叔的老婆笑呵呵地出來,她最近也很奇怪,大白天就喝酒喝到是滿身的酒氣。

余和知道,水婆以前不是這樣的人,她很少酒醉的,但最近不知道什麼原因,她總是常喝醉,醉醺醺時還會非要與他說話不可。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總會有這麼些事情,讓他覺得很奇怪,也只有他覺得很奇怪。

財叔去找他老婆說話,那張苦惱的臉色,最近也是常常見到。畢竟這間小廟,從來都是財叔與老婆兩個人在合力經營,但現在老婆卻都在喝酒,事情都變成財叔在做,財叔會傷腦筋也是當然的。

可是所有人都覺得水婆「正常」,每個人都「理解」她的表現,不理解會疑惑的人,就只有他一個人。不能理解的人,還是只有他而已。

任余和想到這裡,突然發現自己在做出的行為,是一個中二的具體表現。只有我知道,只有我明白,只有我一個人才清醒,才理解世上的真理……這不就是中二病的表現嗎!他幾時成為中二病患者了!

他決定不再去想,說實話他為自己感到羞恥,都幾歲的人還能中二病發,簡直是愚蠢到不行。幸好這些都是腦內的疑惑,沒人會知道,不然他真的沒有信心,可以在這個世界上繼續活下去。

「你在想什麼?」忽然耳邊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任余和被嚇了一跳,他恍惚幾秒,才注意到那是楷深的聲音。

要不是那聲音很是古怪,他肯定能更快的辨認出來。

余和不明白,江楷深怎麼突然發出那種聲音,既憎惡又怨恨,與他平日為人大相逕庭的奇特聲音。

他是真被這聲音嚇到,所以喉嚨也像卡住那般的,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來。

還好楷深很快就恢復正常,他雖說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但他很正常的繼續與他說話,同他說起喵咪最近不太好摸到的事情。

剛才的他就像是假的,彷彿那僅僅是他的某個幻覺,他從來沒有變成那樣子過。

看著楷深現在正常的表現,任余和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自己真有什麼問題。他是不是有什麼隱晦的疾病,不然怎麼就只有他,總會感受到一些奇怪的感覺。

「……我們現在去樓上,余和?你有在聽嗎?」楷深稍微提高點聲音,將余和從思考中驚醒。其實他根本沒聽進對方的任何話語,但如今這樣說也太沒禮貌,於是他也就順勢帶過,最後也就順勢跟著楷深走了。

他並不知道要做什麼,不過楷深是個很少耍白目的人,所以就算不知道他想做什麼,跟著他去做,也不太會有問題發生。

於是他抱持著這種心態,陪他走到廟的後方。

在他們快要走到樓梯口的時候,他忽地被一把推到牆上,接著,楷深依舊保持著他正直正經的神情,卻就這麼的吻上了他。

這個吻是個極其普通的吻,是個全部只有嘴唇接觸,卻沒有任何唇舌交纏的吻。

楷深有伸出他的舌頭,但那就只是為了打開他緊閉的嘴唇,一達到目的,他的舌頭就毫無留念的退出他的嘴裡。他有用自己的身體來壓住他的身體,但那卻像只是要固定住他的身體,即使他把他身體給壓制得十分緊密,他還是絲毫沒有加深他吻法的打算。

他對他的這個吻,真的僅僅是個唇對唇,碰在一起的吻。

可是,這麼一個如此清純的吻,居然就讓余和產生了慾望。

他不明白,自己身體為何如此的騷動,嘴裡在渴望著,腹部在顫動著,強烈到可怕的衝動幾乎要吞沒了他。

他恍惚地在想,他想要他,他的身體正不能自主的要貼近他,他的腦子正叫囂著要吃掉他……他被莫名的焦躁給驅使著,掙扎著,想要動口動手甚麼都好,他想吃掉他這個人……   

但楷深依舊是壓住他全身,壓制他的掙扎,然後繼續清純的吻著他。

他不知道他被吻上多久,在一段漫長的時間後,楷深終於放開他的嘴唇。「感覺怎麼樣?」

「很舒服……」任余和的腦袋都還迷糊著,他下意識地說出他的真心話。

真的很舒服,不是單指精神上的舒服,他連身體都感到很舒服。他有種驚人的飽足感,明明沒吃下任何食物,他卻有著已經吃了頓美味大餐,身體心靈都獲得食慾滿足的怪異感受。

這種舒服使他恐懼,他不對勁,他不應該有這種感覺。這已經不是中二病能解釋的問題,他很可能是精神上出現問題了,不然怎麼可能沒吃東西,就覺得自己飽到可怕,好像可以再餓一個月不吃都沒問題?

「很好……」楷深往後退了一步,卻是讓余和注意到他的異常。他的嘴唇發白,臉在不正常的紅潤著,人還拼命地在喘著氣,就像是極為疲勞似的,他的臉色非常糟。

「楷深你沒事嗎?」余和根本不知道他怎麼了,今天的一切都莫名其妙,讓他十分的不安。

「沒事……你去樓上……你一個人過去……」楷深很勉強的說出話來,余和趕緊點頭,他可不希望他繼續勉強自己,樓梯他一個人上去就夠了。

任余和再度往前走,走到那從沒開放的樓梯口。

廟裡的二樓是不給外人進去的,但那扇平時都鎖著的門,今天卻是大開著,讓他自由的走上去,到達這整座廟裡,最是神聖的一個地方。

而在他踏上二樓的地板後,他終於想起來了。

不是他奇怪,不是中二病,他只是沒有「想起來」。

他看著地上的「他」,那個毫無生氣的他的身體,他明白了一切。「我……已經死了。」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