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BL神轉折:相遇不如不見

粗重的喘息、心跳持續加速、全身漸軟無力,感覺到吸入的氧氣在減少的同時,宋謙不得不趁著還有意識前,用力的扯了幾下腰上的攀繩索,提醒前頭帶隊的領隊。

感覺到被牽帶著前進的腳步終於停下,宋謙的意識終於陷入了混淆。

忽遠忽近的急促叫喚聲,僅僅只是讓宋謙的意識恢復了剎那。口中,被塞入了藥錠;然,這卻無法阻擋身上的溫度流失。

失溫加上高山症,果然,珠穆朗瑪峰不是那麼容易征服的!

恢復意識的那瞬間,宋謙竟然只是感嘆了一句;隨後,陷入昏迷。

無感於時間流逝,周圍吵雜的聲音逐漸喚醒五感。

低低的哀求聲,帶著纖弱的哭泣音,繚繞在耳邊不去;感覺到衣袖不時地被拉扯著,宋謙不由地蹙眉,心想,好不容易從死亡邊緣回來,到底是哪個王八蛋這麼沒品,還讓不讓病人好好修養了!

「公子,小翠求你了,我們回去吧。」

『公子,什麼鬼稱呼?』聽覺才一恢復正常,宋謙就被這稱呼雷了一下。

「不!我不回去!」白衣青衣甩袖揮退了身旁試圖阻擋他的大丫環,不過輕輕一個動作,卻是直揮了三、四次才終於成功。

許是氣惱得很了,喉中又是一陣不適,幾聲重咳,險些讓白衣青年差點暈噘過去。

穩了穩身子,白衣青年眸中的光彩,竟是暗了幾分。

「公子,小翠在此等你。」見狀,大丫環不敢再行阻攔;眼中,淚水直落。撲通一下,跪在白衣青年身後,眼睜睜地看著自小服侍的公子臉色蒼白、虛汗直冒,唇際邊還帶著一絲未抹去的鮮血,卻仍舊毅然決然地踏上了明陽湖花船。

輕聲回應,白衣青年無聲苦笑。

或許是自知命不長矣,所以,怎地也想知道那人是如何想的?使密探探查了他的行蹤後,便再也止不住心中所湧上的念頭;唯想,尋到他,問他……

腦海中,突如大海翻湧的思緒,激得宋謙的意識乍醒了過來!

視覺一恢復,宋謙就看到前方那艘雕梁畫棟、古意盎然的古式木船;眨了下幾眼睛,想左右再看看身處的環境時,沒想身體又是一陣暈眩襲來。晃了晃頭,宋謙才陡然察覺他竟然無法控制這具身體!

瞬間,宋謙驚悚了!

「……衛王,你是否還記得嵩山求學路上的宋子謙?」宋謙感覺到口中不受控制地唸出一段經典到雷人的話時,意識差點沒重新毀滅!

只不過,現在似乎也好不到哪裡去!唯一能想的,是他現在的意識明顯依附在這名和他名字差不多的人身上;只不知,為何這叫宋子謙的青年卻毫無感覺?

想到此,宋謙心中再次抖了抖;因為,他能清楚的感覺到青年的任何想法和行動,顯而易見的,這具身體的主控權依舊在宋子謙手上;而他的一抹神識,卻影響不到宋子謙分毫。

所以,宋子謙做出的任何動作,說出的任何話,無不雷得宋謙裏嫩外焦;而宋謙,卻只能心急如焚地等著宋子謙往著作死的大道上狂奔,連想阻止的機會都沒有。

這,真是再糟糕不過了!

感覺著宋子謙透過買通的花娘進入了一間小房,桌上擺放著數瓶形巧可人的酒瓶。纖白修長的手指,輕撫過瓶肚,指尖滑走,直至一瓶印著桃花印記的酒瓶時,停下。

輕拔出封口的塞子,湊近聞了聞,濃郁中帶著清冽的桃花酒香飄散,宋謙警覺他又多掌控了身體的一個部位;但這嗅覺似乎對於現在的他,根本沒多大用處!

宋謙意識在垂淚,他睜睜地看著宋子謙將衣架上的紅色紗衣披在了白袍之上;接著,將衛王最喜之一的桃花酒放在了端盤上,隨著花娘們魚貫而入的進了衛王所在的包廂中。

感覺到宋子謙在見到衛王時,心臟跳動如鼓,精氣神瞬間一震,頓時擠得宋謙的神識一縮!將宋謙逐漸恢復的知覺,頃刻壓沒了!

只差那麼一刻,可惡啊!

微弱地察覺唇際邊的笑意擴散,愈靠近了衛王,臉上那絲微變化的表情,讓宋謙直想哭。

「衛王。」聽到宋子謙開口,風流婉轉的姿態,讓衛王在一群鶯燕中,抬目望了過來。

邪吝而風流,宋謙從衛王的眼中清楚地看到獵豔的詭光閃過,唇角斜勾而起,對著他,不!是對著宋子謙傲然昂首,朝前伸出一手,不發一言,卻是讓人瞬間看懂了他的言下之意!

宋子謙清然一笑,如曇花乍現般的清俊笑容,似乎讓衛王臉上的笑容去了一分,「你……」雙眸半瞇而視,在宋子謙一手端著桃花酒盤,一手放入了他的掌中時,一抹熟悉之意,不期然地浮上心間。

「衛王,十年之期而過,你還記否嵩山宋子謙?」不!別再說這句話了!宋謙在神識海中狂吼,然而他的意識,根本影響不到正主;不論宋謙如何想掌控身體,冥冥中,總是就差了臨門一腳。

「嵩山?」放開了握著宋子謙的手,衛王臉上的笑意,瞬間消散。面色驟變冰冷,看著眼前之人,那執意而倔強不屈的眼神,似乎勾起了他隱於心中最深處的不好回憶。

盈然的殺意,如實質般撲面而來。氣流隨風鼓動,宋謙敏感得發現他正在逐漸掌控這具身體的知覺。

「去死!」只是,還不待宋謙完全掌握,手腕翻轉的瞬間,宋子謙已朝著衛王撲殺而去。何時,他的手中握了一把匕首?真沒想到,宋子謙竟然還有這麼一手功夫?

不對!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宋子謙你為了見衛王不惜說了好幾次的經典名句,難道不是因為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嗎?為什麼現在會變成了相愛相殺?此刻的宋謙,只覺得腦子轉不怎麼過彎了!

所有的思緒流轉,均在雷閃電疾間。

下個呼吸瞬間,一聲叮響,宋子謙的匕尖插進衛王胸口的一指節深後,竟是再難寸進!

「護身甲!」不可置信的目光對上了衛王的雙眸,宋子謙一陣怒急攻心。本就不好的身子,更是加速的敗壞了下去,一口鮮血噴出,雙眸一閉,拼死一擊的意識瞬間消散,只留下了滿腔的不甘心的意志給宋謙。

宋謙在完全掌握住宋子謙留給他的身體時,直想罵髒話!

有沒有這麼坑人的!

雙眸再睜,宋謙只有一不作二不休的將匕首拔出,往衛王的頸動脈而去;不然,下一秒就該他死了!

只是,想像是美好的;現實卻是他媽的殘酷到宋謙痛成了蝦球!

第一次體會到被人扼住脈門的銷魂感,那感覺就像有人拿著針在扎著你的心一樣,連呼吸都痛得暫停了。

「我說,認錯人了,信嗎?」艱難的抬起頭,宋謙不得不自我拯救一下。

「你說呢?」衛王看著宋謙像在看死人一像,全身暴厲之氣盡顯,刺得宋謙的臉都疼了,總有種被刀風狠狠地刮過一樣。

「其實,我是愛你的……」宋謙的話才完,人就被衛王像破布一樣給扔出去了。在那之前,他似乎感覺到了衛王掐著他脈門的指尖小顫了一下,是錯覺嗎?

沒等多想,下一刻,他又被幾名侍衛給狠狠壓制在地,不得動彈。

「宋子謙,我是不是說過,讓你永遠不要再出現在我眼前。」衛王蹲下身,拿著宋子謙刺殺他的匕首,輕輕地拍打著宋謙,眼中的嫌惡之意,讓宋謙意識到他顯然猜錯了原宋子謙和衛王的關係。

「我懂,只要放了我,我立馬滾出你的眼界,永不再現!」此時此刻,就算想到了,卻是為時已晚。

「呵,你讓我該說你什麼?」聽見衛王這和『你這小妖精,你讓我該拿你怎麼辦?』毫無差別的話語時,宋謙真是想吐血了!

他這是穿到了哪裡了?

這裡的人還能不能有救了,老天,求死回去!

「關進地牢,派人去紫焰門傳信,宋子謙意圖行刺本王,罪無可赦,死罪;若紫焰門膽敢派人來救,殺無赦。」沒有給宋謙多想的時間,衛王已定下了他不久後的結局。

宋謙穿得這具身體,破敗得不成樣,靈魂虛弱的讓他在衛王的眼下堅持不到三分鐘,就昏迷了。

昏迷前,只心心念念著,老天,求死回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等等等等!
所以主角後來到底怎麼樣了啊啊啊(無限迴音
但說真的,這篇還挺有趣的
2017-04-04 16:3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如果有後續的話,主角應該是在地牢中等死中...
感謝喜歡呀(灑花)

 
2017-04-05 20:2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