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為你留一片海 (黎曄x林蔚海)

我是林蔚海,名字取自於蔚藍海洋的意思。身家清白,無不良嗜好──如果同性戀不算的話。

 

我交過一個男朋友。

 

我和他的生日只差一天,在同一家醫院出生,是嬰兒室裡的鄰居,也是同一條巷子裡的鄰居,兩家人就住在對門。我們小時候的玩伴,也是小學到大學的同校同學。

 

小時候我知道他喜歡巧克力,每次爸媽買給我的巧克力,我都忍住沒吃轉手就送給他。他知道我討厭吃醃蘿蔔,每次學校訂的便當裡有醃蘿蔔,不用我說他就一筷子先夾走。

 

我們每天見面,經常談笑,偶而爭執,很少分開。感情好到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和他分離,他應該也是這麼想的。

──

高二時班上女同學看著我們總是形影不離,調侃地問:「你們感情這麼好,要是以後你們交女朋友了怎麼辦?不會有女生可以接受男朋友和朋友感情那麼好。」

聽到這個問題的我愣住了,有種說不上來的失落湧上心頭,在我還無法分辨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時,他就用無所謂的語氣說:「那我就不交女朋友啦!」

一票側耳偷聽的女同學臉色瞬間都垮了,而我的驚訝並不少於那些總是默默寫信給他的女生。

放學後我裝作若無其事地問他:「你真的不打算交女朋友啊?」

前一秒還拎著書包單手插口袋自以為帥氣的他立刻裝出了無限扼腕的表情,:「對啊,都是你害的,我這輩子都沒女朋友了,你要負責。」說著還伸手要過來捏我的臉以示報復。

我閃著他的手,躲得左支右絀,狼狽間無奈地反問:「我怎麼負責?我又不可能當你的女朋友!」

「那你就當我的男朋友。」他停手,夕陽餘暉照著他的側臉彷彿發亮,但更亮的是他的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看著我,兩頰酒窩處被滿滿的笑意擠得淺淺地陷了下去:「我們交往吧!」

我從來沒拒絕過他,也沒想過要拒絕他,自然而然地就像他第一次邀我去他家玩積木那樣,幾乎是下意識的就答了聲:「好。」

看著他抱著我歡呼狂喜的樣子,才意識到我被告白了,同時能和他交往的喜悅也令我開心地像要飛起來──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後悔答應他。

我不知道自己生來就是同性戀,還是因為遇見了身為同性的他才變成了同性戀。這條路並不是一直很順遂,或者說不順遂的時候還佔了大多數。

我和他在一起的事沒想過要瞞著誰,我們只是沉浸在彼此相愛的喜悅裡,沒想到那麼早就要面對這個社會的偏見。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怎麼知道的,也許是每天在家門口要分別時他在我的額頭落下離別的吻時被看到,也許是我身上的吻痕沒有藏好,也許是學校裡的同學打的小報告。

總之,即使我死命地抵抗還是被拉著拖著到了他家,我的父母當面數落他的爸媽管教不嚴。而他,毫不避諱地承認他喜歡我,他的父親在憤怒之下手上的木棍不斷揮動,每一下都打在他的身上。

我急得哭了出來:「別打了,不是他的錯!叔叔,別打了,他是你的兒子啊!」

我的父母拉著我:「別人家管教孩子,別過去。誰叫他把你帶壞,學那些變態搞什麼同性戀!」

我只能用哭啞的聲音喊著:「我也喜歡他,我就只喜歡他!同性戀又怎樣?同性戀犯法嗎?」

大人們不可能沒聽到,但是他們裝作沒聽到,或者裝作聽不懂,一直到最後都沒有人回答我。

這場鬧劇最終在他的身體不堪負荷,被打暈了過去後才收場。

──

兩家人鬧成這樣,連鄰居也做不成了。

他們家要搬走前的那個晚上,他偷偷來找我。

他劈頭就問:「你想考哪間大學?」

我看著行動還有些不靈便的他,擔心地說:「你的傷還好嗎?」

他露出一貫的無所謂的笑容安慰我:「我常被打,沒事的。你先告訴我你想考哪間大學?」

「C大。」我想了想自己全國模擬考成績大約的落點。

「那好,我也考C大,我想唸電影系。」

「電影?」

他的眼神堅定,短短幾天內成熟了很多,很有想法地說:「這時代的人思想太老舊封閉又自以為是,我想改變這個世界──為了我們以及和我們同樣處境的人。」

我抱住他:「我支持你。」

──

高三,我最討厭的一年,不是因為考大學的壓力,而是因為這一年沒有他在身邊。

在那個通訊不發達的年代,我們只能瞞著家人偶而用公共電話聯絡,有時時間對不上連著幾個月沒有音訊都是有可能的。甚至我到C大參加新生報到前還不知道能不能在學校裡見到他,當他在人群中抱住我的時候,我開心到連眼淚都不受控制地噴了出來。

他把我抱得死緊,卻不忘取笑:「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哭了?」

「明明你也哭了。」我看見他的眼中也有淚光。

得來不易的相聚讓我們更珍惜彼此,大學四年是我們最開心的時期,我們不畏懼異樣的眼光,朋友們都知道我和他的關係。我們在校園裡牽手、在圖書館裡依偎、在大學池畔擁吻、在同一張床上共眠。

那時候我下了課就會從商學院過去看他拍片,學生拍片經費不足,我常得免費客串他的演員,但是演戲這種技術活我不懂,演起來總覺得尷尬又難為情,所以跟他約法三章只演跑龍套的角色。

還記得有次他藉口找不到演員瘋狂幫我加戲,等到片子拍完我才知道他是誆我做了主演。

我氣著質問他,他卻一句話就打發了我。

「我就喜歡拍你。」

__

幸福這種東西美好的不可思議,但卻像雨後的彩虹,不可能長久更無法收藏,脆弱的不可思議。

如同大多數不那麼完美的故事──我們之間有了第三者。

知道的時候,我很痛,心裡痛,全身也痛,有如世界末日般的絕望,我無法再直視他的眼睛,無法再貪戀他的懷抱,就連在他面前微笑也必須用盡全身的力氣。

我們不得不分開。

我單方面的提出分手,他沒有答應,但他無法阻止我離開他。

相愛需要二個人同意,但分手只要一個人下定決心就可以了。

分手後他常去看海,他總跟人說他看到海就會想起我。聽到他這麼說,我就會難過得想哭,強忍著淚默默陪他看海。

有時候他會哭著跑進海裡,他說這樣可以感覺我正抱著他。這時候我特別難受,總是拚了命的把他推上岸。

每次看著他從海裡平安出來精疲力竭躺在沙灘上時,我就會無比地感謝上蒼。

其實日子過著過著就好了,曾經深刻的痛,時間久了也就淡了。

偶而他還是會來找我,對於他的到訪,也許我還是有些隱隱的期待,只是我也不刻意迎接,不表示開心或難過,常常都是他說我聽。

他說有人找他拍電影。

他說電影成功了他現在可是小有名氣的導演。

他說他想拍我和他的故事。

他說演他的演員是個帥度遠遠不及他的醜小子,演我的是現在最好看最紅的偶像巨星。

他說每個看了電影的人都為我們的故事流淚。

他說他因為這部片拿了獎,那個演我的演員也拿了獎,這是我們一起拿的獎,說完他就把獎座扔進海裡。

他說他已經拍完最想拍的電影,以後都不想拍了。

他說他想在海邊蓋間房子。

他說:「蔚海,我好想你。」

我只能在海風嗚咽間無聲地回應:「黎曄,我也好想你。」

我相信他能聽到,因為我們都知道自己是對方唯一深愛的人。

是的,我和他之間的第三者不是人,是命運。

林蔚海,得年二十二,歿於癌症,骨灰撒於大海。

回作家的PO

回應(5)

超級厲害(拍手
這個故事太神了啦!!!!
快哭了 好厲害TT
真的很喜歡這個故事
2022-01-28 22:5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不好意思,我沒有發現這裡有留言啊啊啊.......
隔了這麼久才回,請見諒  

謝謝小雪來看這篇,也謝謝喜歡這個故事
 
2022-02-22 20:48回覆
短文不能投珠真是太可惜了
我超愛這篇嗚嗚嗚,看到第三者的時候心情開始坐雲霄飛車,一開始氣憤,漸漸嗅出端倪時在心裡大喊「不要啊絕對不要是那樣!」可結局嗚嗚嗚……
「他」真的是個很棒很棒的情人QQQQ
2017-05-03 10:4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你的心得~~~
收到心得超開心!!
也感謝喜歡,對作者來說這就等於是投珠啦~
2017-05-05 20:49回覆

大大我想打你腄麼破?QAQ
導演組的故事好可憐
沒想到是以「衞海」的角度寫
2017-03-26 18:2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不可以打作者哦~~~ XD
其實要宣傳這個番外真的是非常的麻煩,
如果一開始就說是黎曄的故事,那大家就有心理準備了,
就沒有這種寫法想要營造的效果,失去看文的樂趣...(?)

<驚世>是黎曄的故事嘛,黎導一直都很可憐啊,雖然在<如果>裡就是個脾氣不好的大叔(?)。

名字是衛海的諧音---我以為你應該第一句就會有防備了(?


從頭到尾,就是一個阿飄的自言自語。
 
2017-03-26 21:33回覆

噢噢噢噢噢最後結尾我好愛!
這種淡淡的哀桑感♡♡♡
2017-03-25 22: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哦哦哦哦哦被喜歡真是太好了啊~~~
淡淡的痛~~~
2017-03-26 21:17回覆

喜歡
比較正常,也意料不到的結局
2017-03-25 19:4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喜歡~~
有意料不到就好了~~(開心)
2017-03-26 21:1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