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BL神轉折:斷了我長青樹的根

      老闆出席重要場合時身邊總會帶著一個年輕人,他的身形很漂亮,卻老穿著破舊的粗布唐衫,兩眼用白色布條蒙住。這位年輕人很少說話,總是低著頭坐在老闆旁邊,老闆若中途離席,就會輕輕拉他的袖子,讓他跟著一起走。

      年輕人偶爾也會跟他們喝一點酒,他酒量似乎不好,喝沒兩口臉頰就開始泛紅,這時候,他就會唱歌。他唱的都是些民謠,一首歌就是一個故事,有的唱遊子思鄉之苦,有的唱男女戀愛之事,共通點是曲調都很悲悽,常常有些人聽著聽著就哭了。

      小兄弟,你怎麼老唱這種歌嘛………每次被這麼說,年輕人就會輕輕勾起嘴角:「因為我唱的就是我自己。」

      年輕人極少談起自己的事,甚至到很久以後,老闆才告訴大家,他的名字叫王牧,是他的保鏢。

      眾人面面相覷,沒人相信這個眼睛看不見的青年能夠當保鏢,於是各種傳聞一個個冒了出來。

      有人說王牧其實是個女的,雖然總是穿著寬大的衣服,可他無論走路的姿勢、說話的口氣甚至更細小的動作,看起來都像個女孩子。那麼說來,王牧就是我們老闆的小情人啦?有人嘻嘻地笑了,難道老闆是怕他被兄弟們欺負,才刻意把王牧打扮成男人的樣子帶進帶出?

      不如,我們去試試他,看看他究竟有何能耐,能讓老闆這麼喜歡?忘了是誰這麼提議,總之很快地有三個人自願實行,他們安份地等著最好的時機,好容易盼到了一天,老闆跟一個朋友談生意,王牧就被留在門外靜靜站著。

      幾個人拿著棍棒一起上前,原本只是想嚇唬嚇唬他,誰知道剛剛靠近,王牧腿一蹬跳了起來,悄聲無息地落在他們後面。

      領頭的還沒反應過來,突然就覺得脖子一陣酸麻,再也不能動彈。

      他的脖子後面,被插進了一根五公分長的銀針,下手的人正是王牧。

      「你們是什麼人?」王牧問。

      其他兩人沒敢說話,立馬拔腿逃了,王牧也沒追上去,把領頭那人脖子後面的銀針拔出來,他便「噗通」一下倒在地上。

      「這王牧還真有點能耐!看來保鏢一事不假。」事後領頭的摸著自己的脖梗子,吁了口長氣。

      「可他眼睛明明就看不見呀,怎麼耍起針來還那麼靈活?」有人說。

      「唉呀,誰知道呢?興許他是裝瞎的呢!」

      「但是他眼睛蒙了塊布,沒瞎也看不見啊?」

      「……」

      幾個人一邊喝酒一邊談論王牧,最後話題竟然又繞回到他的性別上。

      「不過,我還是覺得他應該是個女的。」領頭的捻著自己的八字鬍:「你瞧,他走路總是掂著腳尖,沒有男人會那麼走路的。」

      「這我同意,其實我對他也挺有興趣的,他的聲音聽了那叫一個銷魂,恨不得剝光他的衣服,狠狠地折騰他一番!」

      說起來還真令人浮想聯翩,王牧穿著衣服都那麼好看,脫了肯定更驚豔,幾個大男人於是又開始了第二次的偷襲計畫。

      他們決定先把王牧灌醉了,再趁其不備脫下他的衣服,好確認這人究竟是男是女。

      王牧總是跟著老闆,上次獨處是很難得的,要再有第二次可能就沒那麼容易,可不久之後的一個宴會上,他們發現王牧沒有跟老闆一起出現了。

      老闆一個人進來坐在主桌,跟幾個老朋友說話,王牧則由侍者牽著,到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領頭的覬覦王牧許久,今天終於有了機會,他跟兩個小弟使了個眼色,偷偷摸摸走到王牧旁邊。王牧依舊低垂著頭,眼睛被白布蒙住看不清表情,領頭的拉了把椅子坐在他旁邊:「小兄弟,不吃飯啊?」

      王牧明顯嚇到了,轉頭面向他,微張著嘴,卻沒說話。

      「別害怕,我是自己人,你們老闆的朋友。」領頭的說著把一個高腳玻璃杯交到王牧手上:「喝酒嗎?」

      王牧拿起酒杯,一口氣乾了。

      領頭的沒想到他會那麼乾脆,心裡又驚又喜,他問:「喜歡嗎?」

      王牧咳嗽幾聲,搖頭。

      「你……」

      「黃老闆不要我了。」王牧的聲音在發抖:「黃老闆不認得我,他也不要我了。」

      「怎麼啦?咱們老闆欺負你?」

      王牧沒有正面回答,忽然整個人趴在領頭的胸口:「帶我走……帶我走……」

      一時,領頭的竟忘了原本要脫他衣服的念頭,只靜靜地讓王牧就這麼趴著,他的手越抓越緊,嘴裡卻還是唸著,帶我走……帶我走……

      領頭的真把王牧給帶走了,他把自己的西裝外套披在他身上,與他一起上了計程車,午夜的台北街頭,四處都是鞭炮聲。

      回到家王牧前腳剛進門就吐了一地,一身的唐裝都髒了。領頭的急忙拿毛巾替他擦身,又扶他坐在床上,給他丟了套新的衣服:「拿去換,別著涼了。」

      王牧抓著衣服沒有動作,領頭的這才想起來他眼睛看不見,本想替他換,又意識到,不對,王牧可是個姑娘呀!誰知王牧竟說,您幫我換吧,我累,使不上力了。

      領頭的差點沒暈過去,他忽然就變得文雅起來了,說這不好吧,男女授受不親──沒說完呢,王牧竟掩著嘴笑了。雖然過去他經常微笑,但總感覺沒有笑進心坎裡,反而有點冰冷,這回還是頭一次他笑得那麼真誠。

      「你覺得我是女的?」王牧問。

      領頭的頓時心中一涼:「你……」

      王牧慢慢地解開自己上衣的扣子,露出骨瘦嶙峋的胸膛,他的心臟位置有個圓形的傷疤,猛一看竟像是心口被掏空了一樣。

      「我跟你一樣,是個男人,黃老闆就因為這樣,他不要我了。」王牧的聲音絲毫不帶感情:「現在你知道了,你還會喜歡我嗎?」

      領頭的想了半天,一咬牙,搖搖晃晃走到王牧面前,牽起他的手:「我可憐你,但沒有辦法喜歡你。」

      王牧笑了。

      然後他又輕輕唱起了歌,橋邊有個故人家,家中有棵長青樹,樹下有個俏人兒,人兒斬斷長青根,根斷情絕仍流淚,夢裡郎君知不知。

      夢裡郎君知不知……唱到這裡,王牧動手解下蒙住眼睛的布條,領頭的才看見,他眼裡沒有瞳孔,是一片的灰白色。

      這雙空洞的眼睛,正跟歌詞裡的俏人兒一樣流著淚。

      「我的本名叫段長青,是黃老闆給我取的,我想你助我斬斷這棵樹,好不好?」

      領頭的沒來得及回答,猛地被王牧壓在床上,王牧的手指靈巧地扯開他的褲頭:「小哥哥,把我帶回家,是你的失算……」

      說起超展開我也只想到攻受反轉這種展開了,對不住啊我不會寫耽美文(爆

      段長青是我的長篇小說《陰間助手不好當》裡面其中一個角色,想了解他的故事可以去看看X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QAQ
段長青.....
店小二泥怎麼這麼喜歡刀子呢(。・ω・。)
說真的我沒有想過段長青到底是攻是受.......
段長青的故事感覺都好虐.....(可惡(╯3╰)
2017-07-12 23: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都是糖吃了也會膩(喂
他可攻可受,要看對象是誰,嘿嘿
2017-07-13 10:06回覆

喜歡大大鋪的梗,您的作品就收書啦,么么哒
2017-03-23 14: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謝收藏~
2017-03-24 19:44回覆

其實我從前面就覺得王牧是攻了
猜對了超開心~~(歡呼
不過段長青那種憂傷且帶著苦澀的樣子,讓人好心疼
文風我很喜歡,但是總覺得故事太短了,感覺還沒有完……
2017-03-22 22:4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因為這是一整個系列裡的其中一小段,所以當然不可能完結哈哈哈(爆
2017-03-24 19:4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