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BL神轉折:彩色天堂

「嗯……不要啦!太激烈了!」交疊的雙唇間牽出一條銀絲,我害羞的摀著嘴,唇縫間卻仍溢出膩人的喘息,我欲迎還拒的對視上你的熱情如火。

「嘴上是在拒絕,可是身體還真誠實。」你壞壞的勾起一抹笑,修長的手指滑過我的嘴唇,抹去那口唾沫。

你真的很壞。

隨後,迎接而來的是更激烈的雲雨。

我們的身軀在潔白的床單上糾纏,你墨黑色的髮絲散落在雪白的枕頭上,脫下了自己身上的白襯衫以及黑色長褲後,那既令人眷戀又令人羞怯的結實腹肌便一覽無遺的袒露,白皙的身軀就這樣貼上我火熱的光裸肌膚……

夜夜笙歌,房間內盡是我們糾纏的呼吸聲及呻吟。

這晚,我夢見了眩目的血色。

馬路上血跡斑駁,你虛弱的倒在我懷中,渾身鮮血淋漓,救護車的鳴笛聲漸近,我卻覺得那聲音好遠、好遠,我好怕他們來不及救到你。

「拜託、拜託,求你不要死……!」我抽抽噎噎,哭的撕心裂肺,而你疼惜似的瞇起眼睛,更顯蒼白的手掌撫上了我的臉頰,你喃喃的啞聲道。

「我愛你,請你沒有我也要好好活下去……」

「不!沒有你我就活不下去!」我仰天大吼,你的聲音卻仍然越來越弱,我不停的對你說話、勉強擠出幾抹笑容,希望能喚回你的意識,你卻只是靜靜的聆聽著,最後,露出了一抹安詳且幸福的微笑。

我匆亂的貼上了你的唇,渡著我的氣息,我卻感覺到懷中的你逐漸僵硬,救護人員趕到身旁,拉起了我無力的臂膀,說了些什麼,我卻根本沒有聽進去。

我只記得,你那暗褐色的血染上了我的衣襟,鮮紅的血汩汩流出,那曾經流動於你體內的血卻乾涸成了一攤攤汙跡。

我環顧四周一圈,世界上的所有顏色都清晰的跳躍在我眼中,眼花撩亂的閃動著。

好噁心。

我粗喘著,從夢境中彈跳起身,摸了一把後背,冷汗潺潺。

還好只是夢啊。

我抬頭望向窗外,天將亮,火紅的日出染著彩霞,好不美麗。

我確認似的摸了摸身旁裸著上身的你,才安心的舒了口氣,走下床鋪,快速的拉起窗簾。

「寶貝,怎麼了嗎?」被我的大動作給吵醒,你咕噥著,睡眼迷濛的望著我,俊俏的臉上竟也因此而添了幾分稚氣。

「做了惡夢。」我撒嬌的撲向你,在你懷中蹭著,渴望汲取一些溫暖,而你誘人的悶哼一聲,翻身覆到我身上,探下身子,烏黑的髮絲掠過我的頸項間。

「一早就這麼主動,是想繼續昨晚的事嗎?」你對我邪邪一笑,又再次地埋首在我頸間舔舐,完全不管我的推拒,只是一昧的開始點燃我的、你的慾火。

每天早晨都那麼放浪真的好嗎?

晨間運動完後,你推開房門,說是要幫我泡杯熱飲,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雖說是頭也不回,但我還是知道你會回來的,因為你已經答應過我了。

但還是好害怕,害怕你從此一去不復返。

毫無安全感的,我瑟縮在乾淨的白棉被堆中,嗅聞著只屬於我自己的氣息,聽到了門鎖的弄嚓聲,我才安心的探出頭來。

「怎麼?擔心我不回來了?」看到我鴕鳥般的舉動,你啞然失笑,端出了一杯熱可可,安撫般的摸摸我的頭。

我傻笑,開始喝起那杯帶著苦澀味的黑色可可,水面上還飄著幾顆白色小棉花糖,白煙裊裊。

你突然沉默了,只是默默的看著我酌飲那杯飲料,我不安的抬起頭,只見你勾起一抹微笑,笑中帶著些許的疼痛,最多的卻是滿滿的祥和。

這微笑令人熟悉,彷彿在哪兒見過。

「……已經陪你夠久了吧?你該面對現實了。」聞言,我不明所以的歪歪頭,想要伸手觸碰你的面頰,你卻收起微笑,露出了難得使我震懾的厲色,迅速地跑離,推開房門。

「等等!哲玄——」我喚出了你的名字,這一聲卻好似打破了某種魔咒,跟著你拉開房門,左顧右盼,卻再也不見你的身影。

反倒是門外的顏色令我作嘔。

紅褐色的木製地板、白色的茶几桌面映著落地窗外的紅霞……種種的一切都令我想吐,頭昏眼花。

我扶額,左邊的走廊驀地竄過一抹身影,我欣喜地抬頭,卻只看到許久未見的她。

她身穿白色上衣、黑色短褲,見到我,也十分不敢置信地向我奔來。

她在靠近我前,卻愣住,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著,像是在確認什麼,才放心的走到我身旁。

「哥!你終於肯出房門了?」她喜悅的向我搭話,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把我推入房後,反手帶上門。

進房後,我只是著急地打斷她道,「妹,哲玄呢?他剛剛明明還在的!」

此話一出,她的神色古怪了起來,悄悄的嘆口氣,手搭上我的肩膀。

「哥,雖然醫生有交代,不能跟你講述病情,但我真的看不下去你這樣每天、每天……妄想了!」

她激動的前後搖晃我的肩膀,一滴淚就這樣落下,隨後映入我眼簾的是一滴接一滴,毫不停歇的淚水。

「哲玄哥已經死了!他已經死了!」她近乎崩潰的哭喊,全身顫抖,手緩緩的自我的肩滑下,虛弱的掩面而泣。

他……已經死了?我十分艱難的咀嚼她的話中涵義,卻仍然摸不著頭緒。

哲玄他明明好好的不是嗎?剛剛還在我身邊泡飲料給我呢。

我這樣對妹妹說,她卻只是拿起了我放在床頭的白色杯子,更加難過且激慨的大吼,狠狠把它摔碎在地。

乾淨的杯子碎片碎裂,潔白的磁片上潔淨無比。

「這杯子已經放好多天了!裡面根本沒有東西!那都是你自己妄想的!幻想哲玄哥還在你身邊!」

她哭得喘不過氣,急速的吐納,深深吸了口氣,才滿眼血絲的對我說。

「你根本沒發現對不對?我們早就把你的房間換成黑白的了!除了黑和白以外,你看到任何有顏色的東西都會崩潰,特別是紅色的!哲玄哥死了!死了!五天前葬禮結束後你就一直是這模樣……我們很替你難過你知不知道!」她連珠炮似的一口接一口講出這段話語,我愣愣地聽著,好像明白了什麼。

不,我聽不懂。我摀住耳朵,不願再聽。

「我們家從來不排斥你的性向,看到你和哲玄哥那麼恩愛也很替你高興!可是你現在卻為了他變成這樣,你覺得他在天上會高興嗎?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足不出戶好幾天很爽嗎?那麼多天不吃不喝,你是想要直接餓死,好可以去陪他嗎?

「你以為只有你難過嗎?爸媽也都早把哲玄哥當作家人了,我也是!你真的以為只有你替他的死而難過嗎?至少他是在你懷裡死去的!他當時已經傷可見骨,血都快流乾了!卻還是為了傷心的你,而在死前給你一個微笑,你知道他死的那瞬間笑得有多幸福嗎?」

我呼吸一窒,想起了那抹笑容。

我哭了,哭的痛快,我瘋瘋癲癲的嚎哭著,嘴裡唸著你的名字。

哲玄、哲玄,我好愛你,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愛你了。

每次走在街上,我們相偕摟著彼此,旁人的異樣眼光讓我覺得很不舒服,你卻總是大方的把我抱得更緊;

你死的那瞬間,我曾經想過要隨你去,最後卻還是卻步了;

我把自己關在只有我們倆的黑白世界,不肯面對真相,一昧的幻想你還在、還擁有那活人的溫度。

如今,就連你的幻象都想叫我面對真相嗎?

你都可以如此坦然的面對自己的死亡了,憑什麼我做不到?

我笑了,眼前一黑,頭一暈,失去了意識。

昏迷前只聽的到妹妹的驚呼,還有你悅耳的笑聲。

我來了,我來了。有你的彩色天堂。

只要有你,我就可以為你而接受一切,包括那抹過於鮮豔的血紅......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