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孽花

一年有四季,而我最喜歡的季節是春季。

「為什麼是春季啊?」小琪一臉疑惑。

「春乃四季之首。」這就是我的答案。

「哈哈!茉沫妳這什麼怪答案啊。」小琪放聲大笑。

「不然答案該是什麼?」我沒好氣地看著她,有這麼好笑嗎?

小琪一愣,隨即回神細細闡述她那充滿主關性的看法:「當然是因為花啊!春天是繁花盛放的季節,放眼望去盡是滿滿的花朵。」

「沒興趣。」我秒回。

怎模可能是因為花呢?

我最討厭的東西就是花朵,空有外表,不切實際。

「一叢深色花,十戶中人賦。」古代權貴為了顯示自身的身價,爭相購買花朵,一朵花可以抵好幾戶人民的賦稅。

就某種意義而言,「花」罪孽深重。

「茉沫妳真的是……」小琪撫額嘆息。

「啊,時間到了。」我抬手瞄了一眼手錶,「我要去上課了。」

小琪皺眉,「不跟我一起翹課?」

「不了。」我擺擺手,「不聽課的話成績會變差。」

「又是這原因,茉沫妳真認真。」

我勾起嘴角,「不認真怎麼拿下第一名?」

我讀書只為了一個原因,拿下第一名。

儘管我不喜歡這個科目,我仍會努力耕耘,奪得第一。

很多人問過我為什麼這麼執著第一,我的答案永遠只有一個,「第一才能顯現出自身的價值,才不會被人看不起。」

「好好,妳趕快去上課吧。」

「這裡要用這個公式……」踏進教室的同時,教授早已在台上講解課程,我嘖了聲,暗恨自己和小琪聊太久。

我蹲下身子,舉步維艱地移動到最後一排的空位。

屁股貼在椅子的那一刻,我迅速地拿起原文書,戴上黑框眼鏡,專心地聆聽課程。

上完課後,我繼續留在座位,演算剛剛教授講解的地方。

「茉沫不要再算了!妳這樣叫我們這些學渣該如何是好?」馬邵齊用手遮住我的原文書。

我抬眸,「再讓我算五分鐘。」

馬邵齊不悅地噘嘴,「妳為什麼要這麼努力啊?」

「為了第一。」

「是嗎……」馬邵齊若有所思地盯著我,我心一凜,表面佯裝鎮定。

這個男生雖然看似無害,少根筋,不過他的觀察力非常好。

一點點線索,他就能輕而易舉地拼湊出所有真相。

有時候我真心覺得他應該改行去當個偵探。

「我覺得妳不單單是為了第一,應該還有更深層的原因。」馬邵齊輕點我的鼻子。

我笑了,是那種不帶感情的淡笑,「你猜對了,但我不會告訴你原因。」

「不說就不說,我也不希罕。」

我低頭繼續演算,此時心中早已被其他思想給佔據。

馬邵齊說的沒錯,我不只是為了奪得第一,我想要……挽回「他」的心。

他是蘇辛,我深愛的男人。

初中時我們兩個相戀,渡過了一段美好的歲月。

不過好景不常,一年後他主動提出分手,當時我眼眶溢滿淚水,不停地問他為什麼。

「我要去國外留學了,遠距離戀愛不適合我們。」

他只說了這麼一句,而我連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任由他轉身離去。

他說的沒錯,我們不適合遠距離戀愛,我很容易吃醋,猜忌。

倘若他真的去國外留學了,我肯定天天腦補他和外國洋妞友好的畫面,任誰都受不了這樣的女友吧。

蘇辛很聰明,所以才能拿到出國留學的資格。

反觀當時的我,成績普普,根本追不上他。

自此我立下決心,我要努力讀書,然後去國外找他,挽回當年的感情。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我的成績愈來愈亮眼,皇天不負苦心人,我終於得以實現我那未完成的夢想。

我得到了留學的資格。

幾日後,我搭上凌晨的班機,飛往國外。

一路上,我幻想著他見到我的表情,會是驚喜?還是愧疚?

不管結果如何,我希望他仍喜歡著我。

拖著沉重的行李箱,我四處張望這兒的風景。

很華麗,這裡的建築和家鄉的完全不一樣。

「我在幹麼?」我拍拍自己的臉。

現在可不是觀光的時候,得先找到蘇辛。

思忖之際,一張秀氣的臉在我面前逐漸放大,我一驚,後退好幾步,「妳妳妳──是誰?」

女子微笑,撥撥她那亮麗的褐色捲長髮,「我是方怡,妳是茉沫對吧?」

「為什麼妳知道我的名字?」心中的警鈴大響,我有預感,接下來會發生不好的事。

「我看過妳的照片,在蘇辛的手機裡。」

「妳認識蘇辛?」

「我們同一所大學。」她點頭,露出羞赧的笑容。

我的照片還存留在蘇辛的手機裡?這代表蘇辛還掛念著我嗎?

但接下來方怡的這句話狠狠地碾碎我的幻想。

「我是他女友喔。」

我的腦子就此打住,不敢置信她所說的話,她和蘇辛在交往?那位什麼我的照片還……

「妳是來找蘇辛的嗎?」

「我──」

「蘇辛不想見到妳。」

「為什麼?」我緊攢衣襟。

「妳不知道?妳傷他那麼深妳還不懂嗎?」方怡的表情十分憤怒。

「我哪有!」我不顧形象地大吼,什麼跟什麼?到底是誰傷害誰?

方怡冷笑幾聲,「原來蘇辛沒告訴妳啊。」

我沒有回答她,不是不想回覆,而是我的魂魄早已飄向方怡的後方。

蘇辛來了,他正一步一步地走向我們。

我試著去猜測他此刻的心情,腦中卻一片空白。

陌生,真的很陌生。

我印象中的蘇辛溫柔又體貼,此刻的他神情黯然,沒有一絲生氣。

為什麼?短短幾年他就變成了我不認識的蘇辛。

「方怡妳可以先離開嗎?我有話跟她說。」蘇辛輕拍方怡的肩膀,遞給她一個溫暖的微笑。

「好。」方怡甜甜一笑,在他臉上啵了一口,小跳步地離去。

待方怡走遠,蘇辛斂起笑容,淡默地看著我,「好久不見。」

「嗯。」我硬是擠出了一個字。

現在的我心情很糟,比跟蘇辛分手時還要糟糕。

看來我是沒望了,在看到他和方怡的互動後。

曾經,他的笑容只屬於我,但如今他的一顰一笑早已獻給她人。

原以為他變了,其實他根本沒有變,他從以前就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他的溫柔只留給心愛的人。

「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不是你有話要跟我說嗎?」我反問。

「嗯,我的確有話要跟妳說,妳知道我為什麼跟妳分手嗎?」

「我們不適合遠距離戀愛。」我重複當年他所說的話。

他搖頭,「這不是主因。」

一股酸澀竄上心頭,我抑制自己的淚水,硬是不讓它落下,「那主因是什麼?」

其實說或不說都無妨,因為我和他已經回不到原點了。

「妳。」

我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妳很難捉摸,每次發生什麼事妳都不會主動告訴我,非要我問妳妳才肯回答,妳遇到傷心難過的事,第一個想到的不是我,而是選擇憋在心裡,茉沫妳知道嗎?這樣的妳讓我感到心寒,有時候我甚至懷疑妳是不是真的喜歡過我。」

我靜默無語。

蘇辛說的沒錯,我就是這麼一個人,難以捉摸,內心戲很多的女孩。

就連我愛吃醋、猜忌也是他無意中猜得的。

我的不語在他看來等同於默認,蘇辛語重心長地道:「茉沫,老實說妳真的喜歡過我嗎?」

我在內心深吸一口氣,「沒有,我喜歡你只因為你長得好看,會吃醋也全是因為我的面子問題,我不希望你已經有我這個女友了,還和別的女生靠得那麼近。」

「果然阿……」蘇辛雲淡風輕地說著,彷彿這是一件小事,隨後話鋒一轉,「歡迎妳轉來這兒,有問題可以問我。」

「嗯。」我頷首,拖著行李,「我先走一步了。」

「掰掰。」

「掰掰。」我揮揮手告別,轉身的那一剎那,眼淚如流水般滑落。

我很喜歡他,理由絕對不是什麼膚淺的外貌。

我會把心事藏在心底全是為了他好,我不希望徒增他的負擔、困擾。

我希望在他的眼中,我是一位完美、乖巧的好女孩,這樣的我錯了嗎?

或許吧,從蘇辛的表情我隱隱約約猜到他還喜歡著我。

他是為了忘卻我,才決定和方怡交往的。

所以是我傷了他,逼他不得不和我分手,原因出在我的性格。

我知道,只要我說出一句動聽的話,也許我和蘇辛還有機會重來,但我畏懼了。

我怕同樣的事再次上演,畢竟個性不是說改就能改的。

再者,方怡很喜歡蘇辛,喜歡到願意接納蘇辛內心還掛念著另一位女孩,這麼一位值得深愛的女孩我不忍傷害。

我抬眼,仰望因風而紛紛掉落的花瓣。

我討厭花,因為花凋零了還會再次綻放,而我的戀情卻恰恰相反,一旦凋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就在剛剛,我親手摘下了名為「愛情」的花瓣。

再見了,我深愛的你。

回作家的PO

回應(1)

變成書吧
為什麼短文總是可以讓媚生有一種「我要看連載」的衝動啊……
為情所苦,何必呢?



2017-05-31 12: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愛情真的是很難懂的東西呀~
變成書阿......說不定會變成書喔(等有靈感時~)
2017-06-02 21:2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