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017.03.10.(五) 手札

   晨.

   八點五時左右吧.遲到的人像小偷般悄聲無息地從教室後門踏進.

   「你給我去外面站著.」

   班導的聲音雖不大卻飽含危險,那人揹著書包,有如霜打的茄子似的默默地走到走廊上,等候發落.

   班導將聯絡簿批改完,放置教室後方的鐵櫃上擺好,掃了一眼全班就走到外面走廊上訓話.

   「It   is.   And   sometimes,   Rob,   ......」「你到底有沒有羞恥心啊?」

   「......   right!   That   would......」「有什麼啦?」

   教室裡電視上的英語節目輕快的語調和教室外班導突然飆大的聲音成了極大的反差,早自習的教室走廊的寂靜襯的班導的怒氣大的跟什麼一樣.

   “噹--”

   「Thanks   to   join   us,   see   you   next   time.   Good   bye.」鐘聲響完後沒多久,英語節目也告一段落,原本吵雜的教室倏地安靜下來,所有人都不敢發出意思半點的聲響,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掃到班導的颱風尾.

   然,就在這時,教室左前方的區塊出現小聲的窸窣聲.

   「新來的你給我站起來!」後門響起班導暴怒的吼聲,只見班導不知何時一隻腳踏在後門,怒視著新人,而隻手撐頭,正在聊天的新人愣了一下,滿臉疑惑地站起來,臉上好似寫著‵干我底事?′

   像是給他解惑一樣,班導又吼了句:「我在外面罵人你在裡面聊天啊?」新人低下頭,班導轉身出去繼續罵人,最後以「以後你再害班上被扣一次分,我就記你一支警告」結束.

   「新來的你出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果不其然,班導以極度隱忍的語氣迸出一句「你剛才在聊什麼?」

   「啊不然呢?所以我說的話你都當耳邊風就對了?你一開學就犯了這件事,我也因為這件事罵過你了,你現在好意思問這種問題嗎?」

   雖然沒聽見新人的回答,但不外乎就是問了「遲到也會被扣分哦?」之類的,畢竟全班都知道他開學第二天就遲到被罵.

   班上一片靜默,竟是大半都趴下休息了,等到班上醒來,班導早已處理方才那兩人的事,那二人也在走廊上罰站.

   十點五分.那人到教室後方的導師辦公桌,那時教室內只剩兩三人,吵雜的教室外還是能清楚聽見班導的吼聲,這次貌似是因為學校用卡的問題.

   十二點三十七分.午休時間.那人又被叫出去了,但這次去好像是為了錢.那人的錢似乎被坑了,扳倒將她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罰站,班導自己則是將犯人拖遠處理,但卻還是阻止不了怒吼聲的傳送,教室離得遠遠的去還是讓班上所有人都聽見了.

   下午.

   三點五十四分.我跟別人起了爭執.

   我在班上秉持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沒有事,看人永遠面上掛著笑,就算當下笑臉拉下不高興,但沒幾分鐘後又開始笑鬧,好聽點是不記仇,難聽點就是沒心沒肺,但我不知道到底惹到她什麼讓她一直跟我作對.

   爭執過程是這樣的:

   有同學遲交作業,但全班的作業我這個小老師已經交給老師批改也從科任辦公室班回教室發還回去了,我就跟那同學說讓她自己交過去,但因為下一節考試勢必會耽誤到下課,可是如果下下堂的外師課沒有準時抵達跑班教室,就會連累全班沒法準時下課,我原本想跟那同學說『那好吧,我幫妳交吧』,結果沒想告跟我起口角的那女的跑來胡亂插一腳,說什麼『啊妳本來就是小老師啊妳不會自己送哦』之類的,我一聽,整個火氣新仇舊賬全部竄上來,直接冷冷丟她一句:

   「那明明是她自己遲交,我為什麼要一個一個替你們服務?憑什麼?」就轉身離開.

   下一堂課考完試,我趁著那女的在拿課本的時間去找那個遲交作業的同學,在她耳邊用只有我倆才聽得見的音量跟她說:

   「我下星期一還是會幫妳交,但妳的事能別再讓那女的來參一腳了嗎?」不然只會讓人覺得不爽而且感覺很糟.

   當然最後那句沒說出來,她也回了個「嗯」,我也不確定她有沒有聽清,但因為快上課了只好各自去跑班上課了.

   #真心不爽寫文抱怨

   #敘事

   #抱怨

   #不加主觀感情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