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TWICE(紗瑜)雨天

“在妳瀟灑轉身之後,我才明白了這世界的冰冷”

我靜靜地坐在妳的身邊,此刻,妳正熟睡著

那份安詳,卻讓我捨不得把妳喚醒─其實也真的喚不回妳

顫抖的指尖輕撫過妳失了溫的臉頰,卻不禁失了笑,但這個笑,真的好酸好苦,淚腺也失了控,淚水不斷地模糊了我的視線

猛然想起你曾說的,我連忙抬起右手,用著那純黑色的衣袖拭去了淚水,試著發自內心朝妳投予燦笑

但,回應我的,依舊是沉睡的妳

我寧願妳是在跟我賭氣,這樣至少還能再見到妳一眼,我知道妳討厭流淚的我,於是我想笑給妳看

「我、我沒有哭噢!我是在笑,妳看妳看!嘻嘻嘻…」為什麼,妳不睜開眼看我一下呢?為什麼不用妳那天生有些冰冷的手再次溫柔地覆在我的頭頂上?為什麼不將我再度攬向那熟悉不過的懷中呢?

他們為什麼要說這是妳的告別式?妳只是在跟我鬧脾氣,不是嗎?

「她已經走了,別這樣…」感覺到有人正想把我從妳身邊強行拉走,我歇斯底里的掙脫,誰都不能讓我離開妳的身邊,因為在妳氣消了終於睜開雙眼之時,我要是妳第一個見到的人,我知道,這樣妳才會有安全感

到了最後,他們都走了,安靜的只剩下妳我,妳知道嗎?我突然憶起了那段曾經……

「為什麼妳都沒有表情啊?」依稀記得那日,我鼓起勇氣,向妳說了第一句話,也許妳不知道吧!其實那以前是我的位置─整整三年坐的位置,原本想說或許只是暫時,再加上基於我是學姐的心態,我改坐在妳的前方

卻沒想到,妳竟然每天準時報到,看著妳那冷峻的面容,端正的坐姿,清澈純淨的眼眸,專注的神情,無一不讓自己就這麼陷入了漩渦,也就這麼鬼使神差的,開口問了妳

卻沒想到妳只是注視著我的雙眼片刻,便繼續埋頭閱讀起妳手中那本剛開始的書籍,彷彿把我當作空氣似的

不滿的我鼓起了雙頰,對妳的冷漠以及目中無人有些生氣,轉了轉眼珠子,心想著如果硬的不行就來軟的

「我要坐妳旁邊」不容許妳的拒絕或是接受,我逕自拉了把椅子坐在妳身旁,反正我本來就該坐在這的,一言不語拿起書,就看妳能無視我到什麼時候

漸漸的久了,對妳那時的氣憤也早已無影無蹤,每當進圖書館,必定會看見妳坐在那個熟悉的角落,也開始適應了有妳靜靜的存在

我開始會向妳訴說一些話,雖然妳總像是沒聽見,但是妳知道嗎?妳的眼睛很聰明也很外向,其實妳只是不善言語,妳的那雙眼早已替妳訴盡了所有內心的話

我很喜歡當我說話時,妳會偶爾抬頭與我四目相交,這讓我會不由自主地多向妳傾訴些,妳就像是個專業的傾聽者,默默地聽著,不做任何批評或是回應,雖然有時真的會讓我很像個神經病,但是,我知道妳並不排斥

那一天,因為熬夜趕教授要的論文,我不小心就趴在圖書館的桌子上睡著了,原本只是想說小歇一會,卻沒想到沉沉睡去

當我醒來後,妳早已不在我身旁,但卻有著妳的溫暖以及味道,這才發現我披著妳那件灰色運動外套,也不禁泛起甜甜的一笑,原來,妳在乎我

我抱著有著妳味道的外套站在圖書館前,我這才驚覺我有多麼糟糕,竟然連妳的名字與學系都不知道,想要將外套歸還給妳,卻不知道該怎麼做,就只能抱持著一絲絲希望,在圖書館門口張望,賭著妳會回來的念頭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人潮中卻不見妳那高挑的身影,我不免慌了起來

慌亂蒙蔽了我的視線,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沒發現妳朝著我走過來的身影

「圖書館,應該不是用來睡覺的吧」感覺到耳旁有溫熱的鼻息撫過,那純淨輕柔的嗓音奪走了我的神智,那動作很輕很輕,輕到連妳何時繞過我的身子邁入圖書館我都不知道,我唯一能感覺到的是,來自耳朵的熾熱

這也是,妳第一次對我開口說話

因為有了這點突破,開始漸漸與妳也沒有那種距離感

雖然妳的話漸漸多了,但是真的很欠揍,每次總讓我生起氣來;眼眸中原先有的防衛也漸漸卸下,但不得不說常常還是會被妳的神情給冷到,隨著與妳越走越近,我們之間的關係也漸漸開始曖昧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妳總是能明白我的喜怒哀樂─甚至比我的閨密還更了解我,彷彿我們上輩子早就認識似的,不用過多的話語,妳便能領會到我當下的所有感受,在妳身旁,我真的過得比平常還更開心─是發自內心的快樂

接著,我們的相聚再也不是只有圖書館,偶爾我會跑到妳的宿舍,把妳拉出來多呼吸這世界的空氣,與這世界有些交流─雖然妳總感覺活在自己的冰冷世界中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習慣了身旁有妳的溫度,有妳的陪伴,我才會感覺到充實的安全感

有時妳會騎著妳那台最寶貝的重機,怕我的手凍著,放進妳那皮革外套的口袋中,接著帶我翱翔在風中,帶我上山下海,只為了我那突如其來的任性

在妳的身後緊緊抱住妳,妳知道嗎?妳的身影,是多麼致命的毒藥?讓我不自覺地上癮

那日,因為我先前的那段天真,妳竟然真的帶我來這

放眼望去,漆黑的天被一道道流星劃破天際,我從沒有想過,竟然在我有生之年能親眼見到這般壯闊的景象,激動之餘,我連忙雙手合十,虔誠的向流星群祈禱

我向祂祈求說,我想要永存此刻的美好

這願望,是不是太貪心了呢?

突然間,妳從身後攬住我的腰,剎那間,我心裡小鹿亂撞,我真的好害怕,我紊亂的心跳聲,會不會被妳聽見?

可惜是我多慮了,我從沒想過,妳,竟然會跟我就這麼告白了

「我們交往吧」簡簡單單五個字,卻讓我失了分寸

雖然我從小到大常常幻想著自己有一天會有個如同偶像劇中的告白場景,但卻是此刻才知道,原來,告白不需要搞得多盛大多羅曼蒂克,只要有個真心愛著的人,誠心誠意地向妳開口,這就夠了

我強忍住在眼眶打轉的淚水,一不小心沉靜在喜悅太久,我決定要用行動來回答妳

我試圖掙脫妳的懷抱,卻沒想到妳竟然將手直接鬆開,當下我慌了,我以為妳要反悔,連忙轉過身去,想也不想便踮起腳尖吻上妳那柔軟的雙唇

當我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究竟做了多大膽的事情,正想要離開之時,卻沒想到妳竟然再度環住我的腰,加深了這個吻

眼眶著淚水終於止不住,淚珠串成了兩道淚痕劃過我的臉頰,是妳,溫柔地吻去我的淚水

「答應我,以後都別哭了。我還是喜歡看妳笑,好嗎?」

在流星的見證下,我點了頭

可惜的是,之後的我們,不得已得分隔兩地─我因為工作,而妳因為學業

我明白這場異地戀,對妳產生多大的負擔,看著妳眼中那藏不住的憔悴,只為了擠出時間連夜趕車來看我一眼

久而久之,面對妳,我逐漸產生了愧疚

看著妳,我逐漸開始感到有壓力,我捨不得妳的勞累奔波,不願看見妳的辛勞

在這矛盾之間,我遇到了那人,她是我的同事,也是我國中時的學妹

我待她,就如同對親妹妹般照顧,我承認,或許曾經我有動過心,但是,很快也被我否決

我只記得,那次,她把我叫來那空曠的地方跟我告白,道出暗戀我已久的心思,我知道她的固執,我也只將她當作妹妹看待,況且,我心中還有個妳

我上前吻上她的嘴唇,而她詫異地看著我

「這一吻,妳有任何感覺嗎?」她搖搖頭

「我跟妳,就是姊妹的關係,連接吻都感覺不到那種戀愛會有的心動忐忑,妳只是分不清這是什麼感覺罷了」在跟她解釋的同時,我突然想起妳似乎提過今天會來看我

「那妳,有喜歡的人對吧?」那人問我

「恩…」我露出那幸福滿足的微笑「我很愛她,這是不會變的」

看見妳的身影,我連忙跑向妳的身邊,但卻隱約感覺到,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分手吧」我還是不知道為何我們會走到這一步,我看著妳眼眸中的痛苦,卻不知道如何替妳分擔,我心想,是不是這份異地戀,對妳,真的太過沉重,壓的妳喘不過氣

雖然妳一臉平靜,但妳那顫抖的拳頭,卻讓我的心糾結在一塊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妳,我捨不得放手,卻也不願見到妳的這般痛苦,我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哪裡錯了,是不是我對妳太過冷淡,或是因為壓力大結果對妳的抱怨太多,妳受不了了

此刻的時間似乎凍結了,妳我兩人的沉默,卻是最痛苦的煉獄

我從沒想過,會是因為那日妳把一切看在眼裡,而我,卻沒有及時向妳說明,給不了妳最基本的安全感

「祝妳幸福」妳低沉的嗓子帶著些鼻音,我聽得出來妳此時的悲傷,在妳轉過身準備邁步離去之際,我連忙抓住妳的手,想要釐清我們之間的誤會,可是妳,卻只是將我的手硬生生剝離,消失在地平線

天空,開始下起了雨

而我也分不清,此刻在我臉上的,究竟是眼淚,或著是雨水

牽手與分手,都來自於同一雙手

回到員工宿舍,我瞥見那把放在桶中的傘,我這才察覺到似乎有些問題

早已溼透的我,沒有想要將身上的衣服換下的意思,只是失了神的拿著那把妳送給我最後的禮物,一臉呆滯的坐在地板上,望著桌上我們兩人的合照─那時我開心的笑著,而妳,眼裡滿是幸福

我也不知到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多久,我是被一陣又急又想的電話鈴聲給喚回神的

我心中滿是不安的接起那通電話,接下來,我便頭也不回的奪門而出─連最基本的鞋子也忘記穿上

外頭依舊下著大雨,我抱著那把傘一直不斷的奔跑,腳底因為劇烈拉扯沿路血跡斑斑,但我卻感覺不到任何的痛,我只想趕去妳的身邊

站在十字路口,我不知道我該往哪條路走才是正確的,我無助地抱著妳給的那把傘,此刻,我身上也只剩下那個東西是妳的

看著這場大雨,我的視線早已被模糊,我腦中不斷回放著那些曾經,妳的面容在我腦中不斷放大,理智則不斷地咆哮著

「上車,我載妳去」我聽見那人的聲音,想也不想就這麼直接上了車,或許,她是被我像瘋子似的奪門而出給驚動到吧

「去醫院,快點!去醫院!」我的聲音顫抖著,就怕耽擱了任何寶貴的一分一秒

那人看得出我的緊張,從後座拿了雙鞋子給我,接著踩下油門,在雨中開始狂飆,而我,則是祈禱著妳絕對不能有事

她拿了條毛巾讓我擦乾頭髮,說妳肯定不願看到我這失魂落魄樣,我這才回過神,急急忙忙開始擦去髮上的水珠

終於到了醫院,我也不館車子是否停好,連忙下了車,向醫護人員詢問妳在哪裡以及病情

當我見到妳的時候,只看見妳那純白的襯衫早已被浸染得通紅,群身上下都是狼狽樣

擔憂、委屈、心疼轉化成了臉上滑落的淚珠,我看著妳一動也不動的躺在病床上,只有那雙眼正在注視著我,眼眸中,是我不解的痛苦

「子瑜……」我的大腦在此刻,也只剩下這個詞語,它無法組合出任何一句我想對妳說的種種

「她在外頭等妳,去找她吧,或許她比我更適合妳」當下的我,真的不明白為何妳會這麼說,我還天真地以為妳只是想要休息,所以才找個理由要我先離開

卻沒想到,這一走,就是永別

那人聽見妳的話,將我帶離妳的視線中,我開始後悔,我竟然沒看出妳眼中最真實的想法

那人把我帶到附近,讓醫生先處理我腳底早已血肉模糊的傷口,但那種莫名的不安卻充斥著我的心,就在我終於雙腳都包紮完畢,坐在輪椅上被那人準備帶回去時,看見醫護人員的慌亂與緊張

他們拿著很多的繃帶以及紗布,跟在一群醫師開始跑向妳的病床所在,我連忙要她讓我去看妳,但就在接近妳所在處時,她卻連忙掉頭帶我離去

我唯一看見的,是地上那灘不斷蔓延的血液

此刻,我就坐在妳身旁,就像當時,靜靜地陪著妳

而這次,睡著的卻是妳

是否太晚,路已經走遠,當我想該回頭時,妳卻早已不再那處

當我回妳身邊時,是不是因為腳步太慢了些,妳卻離我越來越遠

而做回朋友,我卻不懂挽留

是不是,如果我能早點發現妳的異樣,我們的結局,就不會是這樣呢?子瑜

「妳就是湊崎紗夏吧?」一道陌生的聲音劃破了我的思緒,我回頭看著他─那是一位看起來三十出頭的大叔,身上還打著石膏,也連忙意會到,他就是那台逆向撞上重機的卡車司機

「我真的很抱歉,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不奢求妳的原諒,我今天來,只是想帶一句她臨終的遺言」聽到這話,我震驚的看著他

「湊崎紗夏,我願獻出我的永生永世,來換取妳的一抹笑靨。我愛妳」聽見這話,我的腦袋在這麼一瞬間當了機,不知究竟過了多久,那個卡車大叔也早已離去

淚水潰堤,我再也強忍不住了

我怨恨自己的傻,怨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多留意妳,我是個不稱職的情人,我是那個害了妳的兇手

我哭盡了所有眼淚,卻也喚不回妳

「周子瑜,妳這個傻子!失去了妳,我怎麼會快樂?妳為什麼,要這麼離開我啊!誰允許妳用妳的永生永世,只為換取我的一抹笑靨,只有妳在我身旁,我才會真正的開心啊!」我幾盡失控地朝著她狂吼道,接著失去了力氣,就這麼跪下

抬起無力的手,再次輕撫過她的臉頰

「沒關係,很快,我就來陪妳了!這一次,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好不好?下輩子,我們不要因為距離再分開了」

夜晚,就這麼安靜了下來

而隔天,這場告別式多了一張照片以及人名……

“沒了妳,我也不像是我了,妳是我活著的心跳,妳知道嗎?”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