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TWICE(紗瑜)假裝不了

“面具   是用來面對我們的愛情最好的工具”

這陣雨,來得又急又大,卻也來得洽當

著名的九彎十八拐上,豆大般的雨水傾盆而下,朦朧了景色,模糊間,只能看見昏暗的車燈順閃即逝,絲毫不因那早已濕滑的道路而有些減速

身著的襯衫早已被雨水打濕,此時,雨水就如同一箭又一箭的嘲笑,狠狠地刺進那單薄的身子,裸露在外的指節早已凍得發白,上頭還有著因為拍打而暈上的嫣紅─這些她都不在乎

車速早已破百,敞開地皮革外套在空中奮力抓著那道身影,雨水滑過衣裳,震碎在半空中

她不知道這一路何處是終點,只明白,其實早已到了終點

「分手吧」平靜的表面下,顫抖的是她握拳的雙手,指甲早已陷入掌心,但她卻絲毫沒有一點痛楚,因為,最痛的,是身體最深處的那部分

回應,是那人的沉默,牽強地扯起笑容

“也罷,這就是最誠實的回答,不是嗎?”暗自地嘲諷,使她瀟灑地轉過身去,最少,讓自己帶走最後僅存的尊嚴吧

「祝妳幸福」低沉的嗓音扯出最違心的話語,但這也是她內心最後的希望,壓抑了理智咆嘯著,嚥下湧上頭的腥澀

也許,我們其中一個能被祝福,也算幸福吧?

離去之際,自己顫抖地手臂被擒住,那是自己最熟悉也最眷戀的溫度,在此刻,卻是她最不願去回想起的苦澀

頭也不回,咬緊牙根,就這麼抬起自己的另一隻手,把那挽留她的纖纖玉手就這麼硬生生的剝離,狠下心,將那些曾經也一並捨棄

因為明白,這樣,她才能真正的快樂吧,自己的價值,本來就因她而在。既然一定要犧牲什麼,那就由我來成全吧

就怕最真實地自己會按耐不住,腳步愈發迅速,直到最後,在強忍不住的淚水滑落之際,落荒而逃,一腳跨上那台重機,狼狽而去

眼前的景色早已扭曲,理智早已不復存在,漫無目的地一直加速,腦中回放的,卻是她最害怕的那些快樂

那些曾經……是吧?

「為什麼妳都沒有表情啊?」愣愣地看著那天真卻有著吸引力的瞳孔,那是她第一次注意到那女孩,那雙透徹的眼眸,是她內心第一次起的漣漪

天生不是太會表達自己情緒的自己,選擇了沉默不語,只繼續專注在那本剛開頭的書籍,而那女孩得不到答案,只是有些小不滿地鼓起臉頰,精靈古怪的眼珠子轉了轉後,便再度開口

「我要坐妳旁邊」帶著不可拒絕的語調,總覺得有些好笑,她就這麼拉了把椅子坐在自己的身旁,就著麼靜靜地,陪著自己

從此之後,似乎每當自己在圖書館看書時,那道身影總會在自己身旁出現─即便知道換來得會是自己那冰冷的表情,卻總是像自己投予最溫暖的燦笑

有事沒事,她會開口,用只有自己與她聽得到的音量,與自己訴說一些事情,見到自己一貫的冷漠,卻也不削減她的興致勃勃

她的聲音輕柔帶點甜美,不會令自己感到厭倦或是煩躁,也就這麼放任她這舉動,反正自己也不是那麼排斥,不是嗎?

當手頭的那本書終於迎來了最終句點,端正的坐姿使骨頭有些僵硬,疲憊地伸展下筋骨,意外瞥見了那趴在桌上的睡顏,帶著些許的好奇,緩緩靠近了她,第一次認認真真的觀察一個人

下意識地伸出右手替她把散落的頭髮勾到耳後,指尖滑過她的肌膚時,感覺到涼意,思索了片刻,便脫下自己的灰色運動外套,蓋在她那單薄的身子上

見她睡得安穩,這才滿意地將思緒抽回,拉起衣袖看了下時間,下午的課也快要開始了,決定不打擾她的睡眠,自己無聲地離開了圖書館

待自己那枯燥乏味的法律相關課程終於結束,再次回到圖書館之時,卻看見有道熟悉的身影正四處張望,懷中抱的,便是自己那件運動外套

臉上維持一貫的淡漠,踩著穩重走近她的身旁,而她,卻因為焦急沒注意到走近她的目標

「圖書館,應該不是用來睡覺的吧」彎下身在她的耳畔輕聲呢喃,接著不等待她的反應,就這麼走進了圖書館,徒留下那還抱著外套呆滯在門口的她,仔細一看,還能瞥見她那通紅的耳朵,以及臉上因為羞澀而染上的淡粉

這是自己,第一次對她說出最長的話

誰也不知道後來是怎麼走近的,她就這麼走入了自己封閉的世界,面對自己的冷漠,她卻選擇無怨無悔的包容,自己,也終於不是孤寂的

話也漸漸變多了─雖然每次開口都會有一樣的反應,眼眸中於不再只有冰冷─雖然她說九成還是個北極,兩人的關係,也在不知不覺之際曖昧了起來,似乎只有面對她的時候,自己才像是真正在活著的一個“人”

雖然自己是沉默寡言、淡漠一世,但卻比她周遭的朋友更了解她,從她的一些小動作便知道她今天的心情是好是壞,也知道像是別人家的阿貓阿狗出事或者只是早餐店的老闆娘多送了她一杯紅茶這種微乎其微的事情都會感到難過或是快樂

她們的相聚也不再只有圖書館,偶爾自己會帶著她,讓她坐在自己重機的後座,陪她上山下海,發掘奇珍異寶,吃盡山珍海味

何曾幾時,那個冰冷的自己會讓其他人走入自己的世界?何曾幾時,自己會無怨無悔帶著一個人陪她繞遍各個角落?

而究竟是什麼時候,她的陪伴成了最致命的習慣?

還記得那日,眼底星空,流星墜落

妳一臉興奮地望著流星雨,開心地又蹦又跳,接著連忙閉上雙眼虔誠地許願

「妳知道嗎?第一個看到流星的人,向它說三次願望,願望定能成真。」為此,我找了資料,知道今天有流星雨,這才帶妳過來,因為我知道,這樣能讓妳開心

當流星劃破天際向下墜落,妳眼中的光彩卻比那流星更吸引著我的目光

抬頭望向那璀璨的流星雨,我決定相信一次這我曾經嗤之以鼻的傳說,我靜靜地走到妳的身後,虔誠地在心中訴說了三次願望,接著鼓起了我畢身最大的勇氣,張開雙臂從後頭擁抱了妳

不等妳的任何詫異,我將下顎頂抵在妳的肩頭上,因為寒冷而有些低沉的嗓音,是我的真誠

「我們交往吧」我知道,這是最單調也最平凡的告白,或許沒辦法達成妳心中那種羅曼蒂克,但卻是我最誠摯的告白

我忐忑地等著妳的回應,隨著妳的沉默,心中不斷的模擬著妳的拒絕,妳知道嗎?我從來不像外表那般有自信或是堅強,在感情面前,我只是個最青澀的孩子啊!

當妳試圖掙脫我的懷抱之時,我有些失落地主動把手移開,但卻沒意料到,妳竟是轉過身,踮起腳尖吻上我的唇

再度將手環上妳的腰,霸道的加深了這我從未想像過的喜悅

這一刻,從失落到喜悅,我才知道真有那般戲劇化

將額頭靠在妳的額頭上,鼻尖碰著鼻尖,妳身上的清香是我活著的氧氣,占滿視線的,是妳的身子

看著妳眼角迸出的淚珠,我揚起微笑,選擇吻上那些滑落的淚水,輕輕的、淡淡的,我只希望這刻能夠永存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或許,那時的我真的這麼單純的贊同這話吧

不可否認的是,在畢業前,我們是那麼的和諧美好,無奈的是:妳是個比我大三歲的學姊

很快的,當我升上了大二,陪伴我的,是那枯燥的法律系,而妳,成了社會新鮮人

因為妳的工作關係,我們成了異地戀,我曾經深信著那樣的我們能夠不畏距離的考驗,我也一直以為,妳早就明白了我的冷漠又是因為什麼

我努力過,在繁忙的課業中,我擠出零碎的時間,不畏夜裡的疲勞,只為了能多見妳一眼,在妳身旁多多陪伴妳─哪怕只多出一秒,我也希望能增加妳我之間的回憶

或許是我真的太過天真也太過單純,我的世界中只有妳,但卻忘了妳的世界很寬廣,也忘了,及時將妳挽回

從同學身邊,我輾轉得知了妳的現況,面對他們的猜測,我則選擇了一昧的忽視,只因為「我相信妳」這麼簡單

但現實,卻也扼殺了我這份天真

或許只是我發現的太晚,究竟是何時我們的關係變了個調

是從妳開始抱怨我都不打電話問妳的近況?還是妳開始抱怨起我的淡漠?又或是妳見到我時那閃躲的目光呢?

當我想帶給妳一個出其不意之時,卻沒想到妳也給我帶了份驚喜

我一再的告訴自己,或許妳與她,只是朋友或是同事罷了,但在那天,撞見了妳親自向前吻上她時,我已經得到了解答

那夜的流星雨,是在暗示我嗎?最美的夢,最終也會支離破碎嗎?

自此後,每夜裡那些最美的曾經,卻是把我逼上崩潰的毒藥,妳可曾知道,每晚我都會被嚇醒,而我,也再也不是我

面對妳,我再也無法像以前那般坦然,而妳也是,我選擇默默承擔一切,不過也是因為我擱不下妳

但,最終我想通了

感覺到臉上滑過溫熱,在這瞬間,時間也就這麼停了下來

躺在濕漉漉的柏油路上,任憑大雨潑灑在身子上,空氣中的冷冽逐漸帶走了我僅有的溫度,感覺到自己的溫暖正逐漸湧出

究竟方才發生了甚麼事,我真的想不起來,我只感覺到,有種解脫的感覺

四肢動彈不得,我輕蔑的扯起了嘴角,就這麼靜靜仰望著那陰鬱的天空,以及那些打在我臉上的雨水

我早已分不清打濕眼眶的究竟是淚水或是雨水,我沒有心思去探討自己怎麼會從重機上奔馳到現在只能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而旁邊,正是斷崖,就差那麼一點,就會摔下去

或許吧,是連上天也在嘲笑我的傻,竟然將我最愛的妳放手讓給她,但是祂卻不知道,我近乎瘋狂地想妳

感覺到疲憊襲上頭,我,真的好冷、好累……

在沉睡之際,我依稀只記得聽見劃破空氣的鳴笛聲,以及有人硬是撐開了我的眼皮拿燈照了照我的瞳孔,剩下,便是無止盡的黑暗

當我再次清醒時,看見的,是我最捨不得被淚水打溼的臉頰

我就這麼望著她,也瞥見了站在外頭取代自己地位的那個她,此時此刻,內心的酸澀已經充斥了整個心房,不斷湧上頭的鐵腥,也只能用最大的理智強行嚥下去

「子瑜……」我聽見她最熟悉的叫喚,而此刻,我卻只有種想哭的衝動

「她在外頭等妳,去找她吧,或許她比我更適合妳」這樣的愛,我真的,沒辦法再走下去,即使我知道是違心,但我會裝作,我已經放下了

看著妳被她帶走時的回首,我的心糾結在一塊了,我恨自己的軟弱,也恨自己的違心,但如今的我卻只能苦笑著

用盡全力翻過身,便掙脫了所有延續自己生命的儀器,墜落於那冰冷的地板上

感覺到傷口裂開,但卻感覺不到任何痛楚,或許,因為心是最痛的吧

感覺生命一點一滴地在流失,突然慶幸著醫護人員都在外頭奔波,沒有人注意到自己

因為明白,自己的存在,或許會令那個最愛的她有所牽掛,反正,自己的存在價值本就因她而在

是因為她,我才像是真正活著的人,失去她,我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面對死亡,我不感到恐懼,甚至,還有些坦然

“這是最終的歸路,不是嗎?”

在意識消失之際,我似乎看見了那日的流星雨,以及自己那最虔誠的願望

失了血色嘴唇,用出最後的力氣到出那些只在心裡卻從未對她說的話

「湊崎紗夏,我願獻出我的永生永世,來換取妳的一抹笑靨。我愛妳」

這次,我是真的放手了,祝妳幸福

“假裝   是放手成全妳幸福的唯一選擇”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