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佐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被囚禁的掌心 晴人篇 同人ED 04

被囚禁的掌心   晴人篇   同人ED   04         文◎宋亞樹

部分對白擷取自結局3(內有劇情、結局、特殊會面雷,慎入)

※※※

躲貓貓

      距離最後一次與晴人的會面,已經過了兩年。

      這段期間,報紙上出現了西海普制裁非法員工、政木被收押的消息,與海島封鎖、收容所關閉的新聞,至於晴人,則是音訊全無、無從得知。

      我獨自一人來到昔日島上咖啡廳老闆拍攝摩天輪的那個遊樂園,穿上了最適合約會的洋裝,做了最適宜約會的打扮,可是,我只有一個人。

拿在手裡的那個小薩波吊飾孤零零的,少了另一個,就和我一樣,心頭空盪盪的,再也無法完整。

      我置身遊樂場內歡樂的氛圍,想起晴人提起過的,我們孩提時代玩的遊戲,不由得在心中第幾千幾百萬次地低喚──

      「晴人,躲好了嗎?」

      但是,無論我再如何呼喚,晴人都是不會出現的吧?

      遊樂園裡有鼎沸的人聲,有孩子們的笑鬧聲,有情侶們的尖叫聲,有遊樂設施震撼的音效,但是,就是沒有他……

      多麼希望,他和年幼時的我一樣,只是在哪兒睡著了,等我一回身,就能看見他的身影……

      可惜,在我身後的,只有緩慢轉動著的摩天輪而已。

      我昂首望著眼前的摩天輪,不用閉上眼,都能清晰在腦海中看見他的影像,聽見他的聲音──

      「亞紀,我們來練習遊樂園約會吧!」

      「亞紀,妳想先搭哪一個?」

      「亞紀,妳會怕嗎?要不要牽著我的手?」

      回憶終究只是回憶而已,更何況,我已不存在他的記憶裡。

      我深嘆了一口長氣,默默購買了搭乘摩天輪的雙人票券,卻遲遲無法下定決心走入那個僅有我一人的車廂,加倍深刻我的寂寞。

      是的,只有我一個人了,早就只有我一個人了……他早就已經忘了我,在某處幸福地生活著了吧?

      或許,他已經遇到一個屬意的女孩,而那女孩就如同偶像雜誌上的女孩般,有著一頭能夠吸引他注目的漂亮長髮;那個女孩能夠陪伴他搭乘摩天輪,能夠陪伴他繪畫,能夠陪伴他喝一杯有著拉花的拿鐵,能夠聽他輕哼一首搖滾樂,能夠……停!不要再想了。

      度過今天,就把晴人忘了吧。

      不要停在過去,邁步向前走,要勇敢,要祝福他忘了我之後也能過得很好,而我也會過得很好……嗚……不,我過得一點也不好。

      看到遊樂園花圃內盛開著的那片黃色銀蓮花,我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那些溫柔的話語,那些曾有過的約定,都再也不屬於我了。

      我心中哀愁難當,無法阻止眼淚撲簌簌往下掉,左頰突地一暖,驀然間,有隻溫柔男指揩掉我腮畔淚水。

      我訝異揚眸,雙眼圓瞠,不敢相信眼前看見的。

      「……晴人?」

      「妳在哭?」他的漂亮藍眸緊盯著我,神情看來和我同樣訝異。「……妳為什麼在這裡?」

      「我……」我正想回答他,卻驀然想起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你還記得我?」

      他露出了一個十分複雜的表情,有點猶疑,有點迷惘,有點難以啟齒,雙肩一垮,微微嘆了口氣。

      「嗯,我記得。」他緩緩地說。

      「為什麼?」

      「當時,我一離開小島,就被叫到西海普的總公司去,在那裡被問了許多關於那項研究的問題。像西海普這麼大的公司,內部似乎存在許多問題……」

      他說了很多很多,關於西海普後續的動態、政木的消息,以及他後來又回到西海普第一線研究岡位的決定,可是,我就連一句也聽不進去。

      「既然沒有忘記我,為什麼不來找我?你可以從看守員那裡問到我的地址和電話,你也可以──」這才是我關心的重點。

      「亞紀,當初……」晴人頓了頓,似乎在猶豫該如何開口。「當初,我就知道我並不會因為出庭作證而失憶,人的記憶是沒有那麼容易操控的。看守員騙了妳,而我……利用了看守員的謊言,我希望妳以為我會忘了妳。」

      「什麼意思?」我簡直不敢相信耳朵聽見的。

      「我是說……我希望妳忘了我,希望妳不要再因我而被捲入危險。最後一次會面時,我是真的下定決心,即使沒有失憶,也再不要與妳相見了。」

      我消化了許久,才終於真正聽懂晴人的話意。

      「怎麼可以這樣?你明明說過不會消失的,明明說過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這兩年來,我這麼努力地找你,而你卻正在努力地逃避我,努力希望我忘了你嗎?」

      晴人沒有說話,而他的沉默只是將我推進更深的谷底而已。

      「如果這是你的願望,我──」我什麼?

      我就要成全他,再次眼睜睜地看著他離去嗎?我狠不下心,更說不出口。

      「我害怕,亞紀,我很害怕。」晴人望著我的沉默,似乎明白我的掙扎,認真地看著我,說得無比慎重。

      「我不知道當時的我,要如何帶給妳幸福,也不知道需不需要負擔刑責,和西海普的合約也還沒有簽訂,完全不知道未來有沒有能力能夠照顧妳……總覺得,好像沒有資格去找妳……害怕與我在一起,又將妳捲入一樁一樁的麻煩裡……」

      雖然可以明白他的考量,但是……

      「那現在呢?你為何要出現?你出現在這座遊樂園裡,難道只是偶然嗎?」

      「當然不是!我是來找妳的。」晴人立刻反駁,說得就像他已下定決心許久。

      「我在西海普的研究工作已經上軌道,住處也已經安排好,還存了一點點錢……唔……」他偏首,很認真地思考,也說得很認真。

      「亞紀,我喜歡妳,想和妳在一起。再相遇的時候,就要緊緊抓著妳的手,再也不放開……從小的時候,就在心裡,這麼做了約定……想和妳一起……兩個人一起生活……」他越說,耳朵越紅,神情無辜,注視著這樣的他,居然連我都害羞了起來。

      搞什麼?我不是應該正在生他的氣嗎?

      兩個人一起生活?這又算什麼?久別重逢後的閃電求婚?

      我有點不敢相信耳朵聽見的,一方面又覺得因此而開心的自己好不爭氣。

      「才不要呢!」我無情地拒絕他,看見他一臉震驚與受傷,嘀嘀咕咕:「你知道兩年有多久嗎?假使我與你分開之後,馬上交男朋友,馬上結婚,現在可能都已經生小孩了。兩年很長,真的很長……」說著說著,我又想哭了。

      思念著他的每一日、每一夜,都是那麼、那麼地煎熬與漫長……

      「對不起……」他露出有點困擾的神情,該死地和從前一樣,那麼令人柔軟也心疼。

      「兩年真的很長,我明白,真的明白,想著妳的每一天,我也都覺得很長……」

      他摸了摸我的頭頂,話音疼惜。

      「原來妳的頭髮摸起來是這種感覺,一直很想摸摸看……亞紀,不要哭,接下來的兩年、二十年……都讓我待在妳身邊補償妳吧。」

      「太過分了……單方面地跟我告別,一聲不響地消失,現在又莫名其妙地出現,說要跟人家在一起……」我一邊抱怨,一邊瞪他,兩頰卻漸漸熱了,心臟怦怦跳個不停。

      「無名指的指圍……量好了嗎?」他頓了一頓,抿唇,眼神往右飄了飄,就如同他以往每次緊張時一樣。

      「妳答應過要把無名指的位置留給我的,是妳自己答應的。」他直勾勾地瞧著我,再度強調了一遍。像是拿我沒辦法,最後只能使出殺手鐧。

      他說得既無辜又堅決,藍色眸心光芒燦亮,真是太無賴又太惱人……但又怎會令人感到如此甜蜜?

      「我不記得了,我失憶了。」因為太過羞赧,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我只好學著他耍賴。

      「但我記得。亞紀,我愛妳,一直都愛著妳。」

      「你──」在這時間使用我愛你攻勢實在太過分了,我又氣又心軟,全然不知該拿他如何是好。

      「果然……和我想像中的一樣,妳鬧脾氣的樣子,也很可愛。」他居然笑了。

      「我才沒有鬧脾氣,你才是臉紅了!」氣極跺腳。

      「是,我有點緊張。」他看起豈止是有點緊張?分明是十分緊張。我想笑,又不太想輕易笑出來。整整兩年的分離,這樣饒了他真是太便宜他了!

      「知道一旦觸碰到了,就再也捨不得放開了,所以,一直不敢伸手觸碰,直到如今,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已經有信心能給妳安穩的生活,能夠給妳幸福,才敢來見妳,真的。」

      他拿出和我成對的小薩波吊飾。

      「亞紀,我一直將這個帶在身上,一直想著妳,從來沒有忘記。」他搔了搔頭。「還有,我還沒有搭過摩天輪,不管誰來邀,我都不要,我要跟妳一起,只有妳才行。」他說著說著,從口袋內拿出兩張摩天輪票券。

      「我也買了票……」我驚訝地盯著他手上的票。

      「那……只好搭兩次了。」他看著我笑。「還說妳失憶了……」

      「是啊,我失憶了,這票是我要和男朋友一起坐的。」我被他笑得有點難為情,猶在嘴硬。

      他也不回嘴,只是盯著我瞧,唇邊啣著的笑容裡有著太多包容與疼惜,一如既往的溫柔也溫暖;我莫名被他睞得心虛了起來,懷疑自己是否太過為難他。

      他確實是將我放在心上,否則為何要心心念念惦記著能否給我安穩的生活?做好了萬全準備,才出現在我眼前。

      「摩天輪是我要和男朋友一起搭的,那你……你要當我男朋友嗎?」我嚥了嚥口水,支支吾吾地開口。

      「不。」他搖頭,正當我一臉錯愕地望著他時,續道:「未婚夫。」不由分說地伸手將我擁進懷裡。

      「不要當男朋友,我要當妳未婚夫。」他的氣息密密實實地兜攏上來,鋪天蓋地佔據我感官。

      他的懷抱好溫暖,身上有著淡淡的香氣,好像渴望著能被他擁抱,渴望了一輩子,怎能真正對他發起脾氣?

      未婚夫就未婚夫吧。再多一天的分離,都嫌漫長。

      我在他懷裡仰起臉容,輕聲告訴了他一個數字,那是我等候他多時的無名指指圍。

      他一怔,揚起唇角,明亮笑顏在我眼前綻放,就如同頂上晴朗的藍天一樣燦爛。

      如同晴天般燦爛的人。

      躲貓貓,已經找到了,再也不需躲藏。

      在黃色花朵的盛開之地,與你相遇,再也不分離。

後:

      「吶,你剛剛說,有人找你搭摩天輪對嗎?是誰?」

      「有嗎?我有說嗎?」

      「有!你明明說了!」

      「沒有啊。」

      「有、你就有!」

      「那妳剛剛還說,和我分開之後,如果交了男朋友,連小孩都生……」

      「……啊!亞紀,別跳,摩天輪會晃啊!頭好暈……」

      「快說!」

      雨過天晴後的摩天輪車廂,非常熱鬧──

                                                                                                                       

                                                                                                          ◆──全文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3)

跑完ED3的缺憾被補足了
感謝賜糧!最近才跑完這個遊戲,回來追心連載才發現這篇!沒想到亞樹也有玩?!
晴人線三個結局,我最喜歡ED3(邏輯上比較ok)!
但真的會很想打他(女主人公的選項都太溫柔了),至少也讓玩家臭罵他一頓,再讓我看到他無辜賣萌(揍)
不過我真心佩服這個遊戲的文本,不管是交錯對應的對話,還是引入帶入的設計。
(雖然帶入女主人公小時候的因緣,玩家會有點距離感,但至少補完『看不見你的心』的特殊設定完整度)
不知道亞樹有沒有玩到其他ED,我覺得要走淒美路線應該是ED1,ED2就有點不上不下。
嘛,再次感謝亞樹賜晴人可口糧食。

Queenie
2017-06-21 10:0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Queenie,有啊我ED1、2、3都有玩,比較起來也是最喜歡ED3,但是各種想把晴人推下山崖,越想越生氣,才自己來寫ED4啊哈阿哈哈哈XD
我也很佩服遊戲團隊,感覺非常用心,很喜歡根據強大的心理數據分析回答選項這個設定,因為我是和朋友一起玩的,看見晴人或葵明明接收到同樣訊息,卻會根據玩家個性不同作出不同回答這件事真是超棒的~~
是說葵線我也是最喜歡ED3,我對葵線的愛大概可以讓我寫完八萬字同人,但是我懶(喂!)所以還是先忘了他好了XDDD
2017-06-21 16:49回覆

超讚~~我超愛這篇文~~
感恩亞樹賜糧~~
2017-03-04 16: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抱獄友~~
2017-03-04 19:35回覆

晴人!!!!!
2017-03-04 14:0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啊嘿嘿嘿嘿~~~
2017-03-04 14:3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