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好像在哪見過你

        我喜歡他。

        就像吃飯上廁所一樣輕描淡寫。

        好像融進我的生命裡,沒辦法剝除。

        高中的我是個平凡沒有光芒的人,我在我們班級混得不錯,做人沒說很失敗。朋友對我來說很重要,我覺得那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所以我很努力的經營我的友情,就算他們把我當成一個好脾氣,又或是,好欺負的人。

        我覺得被人欺負沒什麼,因為那大概是很喜歡我所以才表現出來的動作,所以從來都不在意,雖然有時候玩笑開得有點過份,但我都不會真正得跟他們生氣,因為我覺得那才是朋友。包容,是我的選擇,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包容,幸好朋友們都很聰明,不會每次都很過分。所以高中我覺得很好,它讓我很快樂。

        我是班上的搞笑人物,他們很喜歡我被嗆得時候無語的臉,他們覺得很有趣,我是無所謂,因為他們並無惡意,但有時候我的反擊會讓他們覺得無奈。因為是搞笑人物,大家都覺得我跟愛情沒有任何的關係。

        我自己也是這麼覺得,我雖然憧憬愛情,但是並不渴望,我覺得那太累了。

        我常常單戀,並不常告白。我覺得,那是對對方最大的體貼,我不想讓我喜歡的人感到困擾。所以當他們跟別人交往時我也不難過,因為那是他們的事情,不干我的事。

        我很迷茫,明明喜歡那個人,但是聽到他有了對象後我居然不難過,甚至有了鬆一口氣的感覺,好像在說終於可以去喜歡下個人了。

        應該不是喜歡八。朋友告訴我喜歡不是這樣的,是看到他會很開心,然後如果喜歡的人有了對象會很難過。

        我想了想,他說得好像很對,因為我所謂的「喜歡的人」是覺得他很好玩,看到他不會開心,有對像也不難過。我開始苦惱,我沒喜歡過任何人嗎?

        朋友對愛情的渴望,對愛情的信仰,在我眼裡都是自做繭束縛自己,自己一個不是很自由嗎,為甚麼要把自由推開?

        他們為愛情難過時我都在嘲笑他們,我認為他們只不過是把心底小小的難過放大而已,何苦把自己搞成這種模樣。

        但是我還是會陪著他們,聽他們對著我訴苦,因為他們很可憐。

        在每年的寒暑假,我都會舉辦同學會,因為我跟國中同學關係也不錯。

        雖說是這樣.....

        我在約人的時候總是會氣到火冒三丈。

        說有沒有空一直吱吱吾吾,害我直接每個人都先飆個三字經在來問正事,果然這個方法快多了。

        人是欠兇的動物。這個道理我領悟了很久。

        說到國中同學,我就想到國中時期我也有「喜歡過」兩個人。

        一個是脾氣很差可是卻很真很可愛的男生,一個是講話幽默是個開心果然後很自戀的男生,朋友都叫他阿泰。

        國中的我還算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生,搞不清楚是不是喜歡就亂告白,第一個男生就被我告白了,結果他直接就打槍我,害我很無奈。

        之後他跟我一個女生朋友交往了,我很開心,因為他們互相喜歡很久了。

        第二個男生是我在國三時期喜歡他的,他給我的感覺很不一樣,我會一直想要去找他,想跟他講話跟他一起玩。

        我就想,我應該是喜歡他,可是卻沒像第一個男生一樣魯莽的告白。畢竟我是女生,被打槍很丟臉,所以我打算忍到畢業那一天再跟他告白。

        每天的相處每天的打鬧,我都覺得我自己正在被他緊緊的吸引住,但是我沒多想。因為我是跟愛情絕緣的人。

        我以為我對他也是欣賞,所以沒有努力的去追求。

        自己的自以為,卻是讓自己最痛苦的原因。

        高二寒假約其他人的時候我的心就像是一池的死水,毫無波瀾。

        但是約他時,我是雀躍的,興奮的,甚至是幸福。

        終於有話題可以聊了,我的心裡是這麼想得。

        這時候我恐懼的意識到,我居然還喜歡著他。

        我顫抖著打著字。

        我打得是,我還喜歡你欸。

        他說,真的假的,妳還喜歡我唷?

        我打說,是阿,所以要追我要趕快唷,不然我之後我不喜歡你了妳在追就來不及了。

        他說,安內,哪有人叫別人追自己的。

        我說,有阿,就是我。

        他說,可是我不喜歡你了欸。

        我的心,突然好痛。

        我緊緊得咬住唇,我說,你之前有喜歡過我?

        他說,我喜歡過阿,在國三的時候,我那時候就動心了一陣子,之後感覺就沒了。

        國三。

        我也喜歡他的時期,也是國三。

        嘴唇被我咬破了一個洞,小小的,可是為甚麼痛的地方是我的胸口。而且越演越烈,越來越痛。

        我說,那你還會在喜歡我一次嗎?

        他說,ㄚ災,我不知道。

        我覺得我有希望。所以我對他說我會追他,我會等他。

        他說好。

        我開始每天期待他的訊息。

        期待的同時我覺得我的笑越來越少。

        某一天,他傳給我幾張他的對話記錄。

        可惜,不是我跟他的對話。

        那是他跟一個女生的對話記錄。

        他開心的對我說,那個女生也喜歡他。

        我看完了那些對話後,我放心下來,因為很明顯他不喜歡她。而且那個女孩子比我還要平凡,我打扮打扮之後至少還有許多男生追求我,那個女還就算打扮了也贏不過我。

        我跟他說那個女生比不上我,他說好像也是,就繼續跟我聊別得事情。

        可是我錯了。

        那個女生,是我這一生最跨不過的阻礙。

        他開始跟我說那個女生,很常很常說到她,我開始感到不對。

        依他的個性,應該是不會這麼常說起一個人,明明都沒見面過。

        他跟我說,他國中畢業這個女孩子就開始跟他聊天了,聊了滿久的。

        而我開始臉色發白。

        他們聊天聊了一年多嗎?我跟他一年多沒連絡了!我要怎麼辦?

        但是我逼迫自己冷靜下來,我跟他認識四年半,感情跟別人不同,他一定會喜歡上我,因為我才是喜歡他最久的那個人。

        我裝做不在意,但我一轉頭就叫我的好兄弟們,注意阿泰的近況,而我叫我高中同學隨時關注那個女孩子,我開始有了危機感。

        公司吃春酒時我喝了很多酒,因為那個女孩,我很不開心,所以一不小心就喝多了。我打訊息叫他一起來跟我一起喝,我還錄音給他聽。

        他不讀很久,在我以為他已經睡了的時候,他傳了一段錄音,他說酒量差就不要喝了。

        我覺得我世界很亮,他在關心我。

        我一直重複聽著那段錄音,想讓我的耳邊都充斥他的聲音。

        那一刻,我覺得好幸福。

        隔天就是我們舉辦的同學會,先去台中吃了下飯,之後就去ktv唱歌,國中男生們在上了高中後都學會抽菸喝酒吃檳榔,阿泰也不例外,桌子上擺了很多酒,我開始默默得喝,喝得有點暈的時候隔壁男生問我說我是不是醉了,我說我沒醉。

        可能是我神情太不自然所以他們都認為我醉了在說胡話。

        而我也順他們得意在裝醉。

        我開始發酒瘋,我看到男生們無奈的神情我就覺得很有趣。

        朋友說我是戲劇科的,我其實也是這麼覺得。

        因為女孩子們都出去逛街了只剩我一個人在跟男生們喝酒唱歌,所以男生們很頭痛。我會留下來是因為阿泰也在這。

        我不怕男生們會對我怎樣,因為我很信任他們。

        我要去上廁所男生們會派一個人陪我去,我躺在沙發上他們會幫我蓋上外套怕我著涼,我發酒瘋他們會比平常時包容我一百倍,雖然會趁機打我,可是我知道他們很擔心我。

        在我在他們身後椅子趴著時,阿泰拿了兩個杯子走出去,進來時杯子裝滿了飲料。

        他遞了其中一杯給我,我問他說這是甚麼,他說我喝就對了。

        我毫不猶豫得喝完,我覺得他在關心我。

        飲料到我嘴裡時,我才知道那是紅茶。

        他在給我醒酒。

        我心裡很甜,我知道他很體貼,我好希望他只對我體貼。

        這時我發現他拿著手機,好像在直播。

        他拿手機照著我,說我是他的手下敗將。

        我不生氣,因為那是事實。

        之後他把我拉到沙發上休息,我乖乖得隨他一起去。

        另一個男生幫我蓋上外套,我沒有抗拒,因為我一直看著他,看著我喜歡的阿泰。

        我好幸福,我那時是這麼想著的。

        回到家之後,我問他說,你在關心我嗎?

        他說不然呢。

        我說我很開心,因為你在關心我。

        他說這是應觀眾要求。

        他的那句話我沒多想,因為我又問了一句話。

        我問說,你還是對我沒感覺嗎?

        我抱著期待得心問他這句話,我甚至已經開始在想我們交往之後會是怎樣的情形。

        但是事情沒有我想得美好,甚至是....殘忍。

        他說,就沒感覺阿,我不是說過了嗎。

        我咬住牙,努力得不讓哽咽聲溢出我的喉嚨。

        為甚麼還是沒感覺。

        我喜歡你兩年半了。

        為甚麼不喜歡我。

        我在我心裡瘋狂的問著。

        眼淚流到我的嘴巴裡,很苦很苦。

        我不應該這麼難過得,明明之前都沒這樣子。

        我告訴自己別這麼難過,可是沒有用。

        我仔細回想之前喜歡過別人的經歷。

        但是我卻發現,我高中喜歡過的人,跟他都有共通點。

        在我沒有想起他的時候,喜歡的人都跟他有共通點。

        我開始發抖。

        我打電話給我一個兄弟,我告訴他這些事,他沉默了很久。

        之後只說了一句話,妳真的喜歡上他了,有可能到愛了。

        可是之後他叫我趕快放手,因為他說,我們不可能。

        我流著淚,我說,我放不掉,我喜歡他,我很喜歡很喜歡他,一年多沒連絡,我都沒想起他,我動心的人都跟他有共通點。我根本忘不了。

          我才發現,我一直在找跟他很像得替身。

          兄弟說我傻,叫我趕快忘記,不要再作賤自己讓自己難過。

          兄弟說,他現在很明白的告訴你他對你沒感覺,你就趕快放掉,不要讓他同情你。

          我說,說不定同情會變成愛情。

          他沉默,然後一字一句的說,他不可能喜歡上你了。

          我只是固執得把耳朵摀上,甚麼都不想聽。

          卑微的欺騙自己。

          我請他幫我,因為他跟阿泰很好,他答應了。

          我會讓他再喜歡上我的。

          之後我都沒再跟他聊天,我讓我自己先冷靜,不然我怕我會幹了蠢事。

          之後的228連假,我跟一群朋友跑到朋友家住,他們不經意的問起我跟阿泰的事,我老時得把事情全都告訴了他們。

          他們叫我放棄,他們說我跟他在一起的機率很小。

          我艱難的扯著嘴角,我跟他們說我不會放棄。

          他們雙雙互看了一眼,嘆了一口氣,說要幫我。

          我很感動,因為我的朋友們很體貼。

          她們替我搜索了那個女生,其實不難找,因為我知道他的名字。

          她們滑過他的一篇篇動態,之後去搜尋那個女孩子的IG,我忍不住,點了追蹤。

          朋友說妳白癡ㄚ,如果那個女生跑去跟阿泰告狀怎麼辦?

          我說,不會,因為那個女生不認識我。

          朋友說,希望是這樣,不然,妳有可能會很慘。

          我不屑的哼了一聲。我不可能敗給那個女生,我跟啊泰幾年的交情,怎麼可能因為一個算是陌生人的人給破壞呢。

          但是,這又是我自己的自以為。

          阿泰主動密我了。

          卻不是為了聊天。

          他說:妳跑去追我朋友IG?

          我忽然覺得世界都在轉。

          朋友們看到,她們擔心得看著我。

          我試圖裝傻,我回說,誰ㄚ。

          阿泰直接傳給我一個截圖。

          他說,我朋友都直接跑來告狀了。

          我手指在顫抖,我回說,想說追蹤一下阿。

          阿泰說,你追蹤行阿,但低調。人家一看到妳追蹤她馬上來密我說這是不是上次開直播發酒瘋的女生?

          我瞬間臉色發白。

          我控制住手抖,打出了三個字。

          對不起。

          他只回了我一段錄音。

          ——丟臉!

          我緊緊的握住手機,瞪大的雙眼不斷的流出淚水。

          雖然口氣沒很兇,雖然看不出來在生氣,但我知道。

          他開始覺得我煩了。

          為甚麼。

          我只是,追蹤一下阿,我只是想要知道她的為人。

          為甚麼要這麼對我。

          我不懂。

          明明,我跟你認識比較久ㄚ!

          明明,我才是最喜歡你得那一個阿!

          那個女的算什麼東西!

          我不斷的嗚咽著,慌亂得打電話給我兄弟,告訴他這件事。

          兄弟他先罵了一個三字經,之後才慢慢的告訴我。

          ——如果阿泰的態度已經變成這樣子了就別再堅持了吧!這態度擺明就是對那個女的有興趣。

          我崩潰的大喊:「我不信!妳們都騙我!都在騙我——」

          在旁邊的朋友們馬上抱住我開始安慰,勸著我放棄。

          可是我不想放棄ㄚ。

          我喜歡他兩年半了。

          喜歡已經根種在我的體內了。

          怎麼可能剝除的了。

          我到底哪裡不好?

          為甚麼不喜歡我。

          「我最喜歡的人終於離我越來越遠。」

          那天,是我最絕望的時候。

          之後我不管是做什麼事都在恍神,不斷聽著情歌在哭。

          朋友見我什麼話都聽不進去也恨鐵不成鋼的罵我。

          他們不懂明明之前喜歡的人有對象的話都沒難過為何這次會不一樣。

          我也不知道。

          我失神的在流覽我跟阿泰的對話記錄時,我看到了之前喝酒醉阿泰關心我的話。眼神盯在一句,應觀眾要求。

          那一刻,我都明白了。

          原來不是他自己主動想關心我,是那個女孩,那個女孩要求他的。

          我摀著臉,呵呵的笑著。

          自己的自做多情,自己的自以為是。

          我是最可悲的人。

          終於知道朋友們口中身在地獄是甚麼意思了。

          我現在就身在地獄。

          手機剛好在播著一名歌手的歌。

          「你聽不到我的聲音怕脫口而出是你姓名。像確定我要遇見你就像曾經交換過眼睛。」

          「我好像在哪見過你,我在勸我該忘了你。」

          我一邊聽,一邊笑。

          我笑得淚流滿面。

          我喃喃唱著:「我好像在哪見過你......我在勸我該忘了你....」

          我會忘了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好看!!!!
2017-08-05 20: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