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夢境寫真:來家裡吃飯

我夢見了國小同學,崇明。

樣子是小時候印象裡的他,身材瘦小,頭圓圓大大的,眼睛深邃,是笑起來有顆小虎牙的可愛小男生。

但是高年級分班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絡,不知道為什麼夢裡會出現他。

我帶著他要在我家吃飯,但場景突然轉換到阿嬤家二樓,那裡有多年不見的榕榕,小時候我們總在這裡玩扮家家酒,把阿嬤的花布拿來當作自己的禮服。可是這次在夢裡,我們變成俠女,有刀、有血,不知道傷害了誰。

突然,崇明喊了我一聲,頓時又被扭回自家客廳,看到他咬著饅頭,自尊心作祟,我不禁生氣,想著怎麼能請客人吃饅頭呢?

「崇明,不要吃了,跟我到隔壁阿嬤家找我媽,他一定有準備好料的!」

在夢裡,這句話我沒有說出口,但是崇明卻聽得到。他跟著我走到隔壁,打開淺咖啡的木門,阿嬤、大姑媽、小姑媽和惠琪都在客廳。崇明很有禮貌的用台語跟阿嬤自我介紹,說他是我國小同學。

我腳上的黑色夾腳拖是平常穿的那雙,但在這裏卻變得很不合腳,鞋帶一直卡住右腳第二跟腳指。

我捉住準備往二樓走的老媽,問她菜色,她一臉還有很多家事要做的樣子,匆忙的回了我一句:「電鍋有米糕,鹹的、甜的都有。」便轉身繼續上樓。

此時惠琪突然和崇明開始爭辯到底要不要唸書這件事情。

「唸書沒有用,在工廠做材料還不是進去學就會了。」惠琪一副理所當然,認為完全沒有必要唸書。

崇明有禮貌的回答「但是如果是做其他工作,例如財務方面,就必須要先學一些知識才能上手。」

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的我心中非常憤怒,右手食指非常大力敲著桌面的畫面無限放大,我彷彿站在洞的最底端用盡最大的力氣把所有的嘶吼從胸腔推到嘴邊,我非常憤怒的說:「讀書,你讀我也讀,所以我們仍然站在公平的起跑點。」

我連在夢裡都害怕著讀太多書卻一無是處嗎?

說完,一陣沉默,我和崇明走到廚房,我們各自拿了一個碗,剛好可以各盛一種口味,這樣他就都可以吃到了。鹹的米糕裡有紅色蝦米、乾香菇和紫紫紅紅的魷魚丁;甜的米糕是上頭鋪滿了龍眼乾的那種。

「我們各裝一種口味,這樣你就可以吃到兩種了!」我自尊心很強,所以什麼都想給他吃。可是崇明只想吃鹹的。

我們裝完米糕就走回我家客廳,他安靜的坐在椅子上吃,我則是像回到小時候,大咧咧的躺在沙發上,把腳翹得老高,然後跟崇明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小時候那麼胖,惹得你們臭男生有機會笑我的原因,我媽真的太會煮飯。」

說完,我看見宿舍房間的樣子,而我正蜷縮在床上睡覺。手腳麻麻軟軟的,就像是頑皮的靈魂跑出去玩了一趟,然後現在正溫柔的回到肉體。

就在那個歸位的瞬間,我悠悠得醒來,看了一下手機,6:32   a.m.。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