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原諒哥哥好嗎?

從逢

   

「哼…」柯拉松看著大海洋,望著遠方「羅西你能過來一下嗎?」戰國大將說著他看著羅西「羅西?在做什麼呢?」戰國大將走到羅西身旁,拍拍他的肩膀「嗯?怎麼了嗎?」海軍的所有人都叫柯拉松,羅西「沒有..剛剛看你很專注地看著大海…有?不開心的事嗎?」戰國大將也跟著羅西憶起看著「沒有啦…就是…..有點想念…恩」柯拉松為難地笑著…「你也知道我不讓你回多佛朗明哥那的原因吧。」戰國拍拍柯拉松的背「知道…」柯拉松低著頭「所以呢…我想開了..讓你回去你哥哥身邊。」

    「嗯…哈!」多佛朗明哥喝著紅酒,他看著柯拉松的照片「哼….。」

「少主!!」突然BAB-5大喊著「甚麼事!!」多佛朗明哥走了出去「有個人說自己是您的弟弟的人跑了過來」BABY-5說著他帶多佛朗明哥去,多佛朗明哥很討厭別人模仿他弟弟…因為多佛朗明哥是王下七武海,也是目前排上上榜的海賊,武力高強,所以很多人想藉由模仿來進入這能夠被王保護的世界下,這次又有人模仿柯拉松多佛真的很生氣,他打算做掉他,讓他知道甚麼叫做殘暴的世界「…..」一個身穿黑衣的年輕男子「你這小子為什麼都不說話!!欠打??」迪亞曼蒂伸出拳頭「嘿!」多佛朗明哥抓住迪亞曼蒂的手「嗚…」柯拉松的臉被打傷…「哼…你叫甚麼名子?」多佛朗明哥蹲下來看,他拉下他的帽子,那金色的捲毛短髮「恩….」多佛朗明哥捏住他的臉「嗚!....」柯拉松很久沒看到自己的哥哥了…很緊張「嘿!你叫什….摁!」多佛朗明哥把柯拉松的墨鏡拿下「羅西?」多佛朗明哥很驚訝「你是羅西嗎???」多佛朗明哥知道這雙眼睛,就像母親,他也有跟母親一樣的肌膚「恩….」柯拉松點頭「太好了!....我親愛的弟弟」多佛朗明哥抱緊柯拉松「少主!他是…,」迪亞曼地問「他是我的親弟弟,唐吉訶德‧羅西南迪」多佛朗明哥拍拍柯拉松的肩膀「臉還會痛嗎?」多佛朗明哥摸了一下傷痕「摁!痛….」柯拉松摸著自己的臉「嘖!哼!....以後!只要讓我看到,有人!感傷害我弟弟一根寒毛…我一定讓它死,走…我幫你治療」多佛朗明哥帶柯拉松去房間。

    「好了…還會痛要說…不過,能再看到你我真的很高興!我以為….剩下我一哥人了」多佛朗明哥握著柯拉松的手「再說…你怎麼都不說話…」多佛郎明哥說,他靠近柯拉松「摁!...沒..沒有…,只是…很久沒看到你了….我會想到….父母親….」柯拉松終於開口了!!「哼…我很抱歉…不過哥哥還在,可以陪著你的,一直陪著你」多佛朗明哥摸摸柯拉松的頭髮「你真的很像母親…是我世界上看過最美的女人」多佛朗明哥站了起來「我給你幾件衣服吧!!宜你一定會喜歡」。

    多佛朗明哥給了柯拉松紅色帽子有兩個愛心,黑色羽毛外套,淡粉紅襯衫,有許多愛心符號,白色長褲,和咖啡色皮鞋,柯拉松還帶著自己的藍紫色墨鏡,再臉上畫上小丑的圖案。

    「呼…,哼…..」柯拉松吹著涼風,抽著菸「恩?柯拉先生在做什麼?稍後就要吃中餐了...現在吸菸好嗎?」BABY-5問,她走到柯拉松身邊「.....吱嘶~~」柯拉松西最後一口息滅。

    到了餐館,柯拉松正在找位子「柯拉松!這裡」多佛朗明哥喊著「恩....」柯拉松只跟多佛朗明哥說話,雖然說得不多「恩....?」柯拉松坐了下來「你要吃什麼?桌上有很多好料」多佛朗明哥說,他微笑看著柯拉松「恩...」柯拉松準備要說話了┼大家很認真地想要聽「....」柯拉松感到...不太....「喂!!吃你的們啊!!」多佛朗明哥感覺到柯拉松在害怕「.....跟你一,一樣...」柯拉松說話了,他的聲音平穩似乎害怕低沉但沒有比多佛朗明哥低「哇!!柯拉先生!!你的聲音好帥,很好聽呢!!」BABY-5說,她端了跟柯拉松的中餐給他「恩...」柯拉松點頭謝謝「呵呵~」BABY-5走回自己的座位「恩...哼...」柯拉松拿下墨鏡,不然熱驣驣的牛排,散法出來的熱起會將墨鏡弄霧「摁?!對了....我一直很好奇,少主您的眼睛長什麼樣??跟柯拉松一樣嗎?」拉歐G問,他放下餐具「眼睛?」多佛朗明哥也放下餐具「是啊必竟你們的髮色也想盡,眼睛呢.....」迪亞曼蒂也說「恩...這個嗎..我並不喜歡別讓看見我的眼睛,在場唯一看過我的眼睛的是柯拉松」多佛朗明哥說著,他說完繼續吃。

    等中餐吃完後,柯拉松走回房間休息,發現多佛朗明哥已經在裡面了「哼....恩」他臉上蓋著書,翹著二郎腿,手插腰睡著「....?」柯拉松看見多佛朗明哥有冷的動作「恩...哼」柯拉松把自己的外套改在多佛朗明哥身上「哼...」他躺到床上休息。

    差不多過了一個半小時,多佛朗明哥醒了「摁!~哈啊!.....」他的了哈欠,不過也只是回到床上休息而已...沙發不好睡「嗯??」他突然發現身上蓋著柯拉松的外套,再看看床上...原來柯拉松也進來休息「哼...這樣子自己會著涼....」多佛朗明哥拿了被子過來,跟柯拉松一起睡「哼....恩」多佛朗明哥看著柯拉松的眼睛「哼...真的很母親.....這眼睛!」多佛兩名哥不希望再想起那愚蠢的父親,不過自己的親弟弟卻有著父母親的善良「哼!!」多佛朗明哥越看越氣,這就是為什麼柯拉松要戴墨鏡的原因,能夠遮住像母親一樣的雙眼「嗚...恩?!」柯拉松醒來發現多佛朗明哥離他特別近「摁!...抱歉吵到你了」多佛朗明哥轉身繼續休息「….」柯拉松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他開口「怎麼了?」柯拉松地一次這麼清楚地回答,也沒有任何害怕的感覺「恩?」多佛朗明哥回頭一看「你剛說什麼?」多佛朗明哥想要再聽一次,柯拉松的聲音「沒有,沒什麼…」柯拉松伸出手,抱住多佛朗明哥繼續休息。

 

    兩個兄弟就是不一樣,哥哥非常殘暴,弟弟卻特別善良。

    出航

        隔天一大清早,唐吉訶德家族開著粉紅鶴船出航「嗯?!柯拉松別發呆了,要幫忙的」迪亞曼蒂拿了繩子給他「把這個跟那邊的木頭綁在一起!要緊喔….你的力氣夠嗎?」在大家眼力柯拉松看起來就像個弱小的弟弟,但他們都不知道,柯拉松是海軍中將,地契也是相當大的「恩..」柯拉松點頭走了過去「好!水牛!BABY-5你們到上方看看前方有沒有海軍的蹤跡!!」迪亞曼蒂大喊「是!!我們這就上去看!」BABY-5和水牛立刻按照迪亞曼蒂的指示去做「柯拉松好了嗎?」迪亞曼蒂走過去檢查「喔!很牢固呢!不錯啊!」迪亞曼蒂拍拍柯拉松的的肩膀「…哥哥?」柯拉松開口「你說多佛?他應該在上面吧!」柯拉松還不太了解多朗明哥的惡魔果實能力。

    「哼….嗯!柯拉松你上來幹嘛?很危險」多佛朗明哥扶著柯拉松「…在上面做什麼?」柯拉松坐了下來抱著雙腳「咈咈咈咈~你看!」多佛朗明哥指著一個地方「摁??什麼」柯拉松看見了一個小島「那裡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多佛朗明哥站了起來,抓住柯拉松的手「抓好!要下去喽!!」多佛朗明哥踩著空到跳下去「疑!!!摁!!」柯拉松嚇死了,他閉上眼睛「到了!」多佛朗明哥抱住柯拉松,不過柯拉松的腳已經…無力了「柯拉松….柯拉松!!下來」多佛朗明哥說著「是….摁!!」柯拉松跌倒了,他躺在地面上「….笨手笨腳的」柯拉松有個致命的缺點就是,笨手笨腳。

    「多佛!!已經可以上岸了」拉歐G說著「是嘛!咈咈!走吧!!」多佛朗明哥也把柯拉松拉下船。

    到了小島上後「嘖!」一上岸就有一群人在吵架「恩?吵死了!我們老大聽不下去了!!」拉歐G說著「咈咈~寄身線~」多佛朗明哥控制了他們的肢體「什麼!動不了?」多佛朗明哥走了過去「你們啊~吵到了我」多佛朗明哥笑著「啊!!你不就是…唐吉訶德….多佛朗明哥!!!」很多人都認識多佛朗明哥「他可是…目前上榜的海賊……」另一位居明說「海想活的話~咈咈咈~就給我滾!!」多佛朗明哥說著「是!」兩位居民立刻離開「嘖!吵死了!」多佛朗明哥一群人走上街道。

    「對了??柯拉松呢??」

    「來~你們ㄍ剛是在為了食物吵架吧…這格給你們」柯拉松拿著兩塊剛烤熟的麵包「啊!...真是太謝謝你了」其中一個居民道謝「你真是太善良了」另一個居民說「吃完就離開吧…等等我哥哥可能或破壞這裡…..那麼,再見喽」柯拉松就是有這麼個慈悲心」。

    「恩?柯松別亂跑啊!!多佛朗明哥很擔心你」拉歐G說「柯拉松…別再亂跑了..」多佛朗明哥拍拍柯拉松的肩膀「恩..對不起」柯拉松說「蹦蹦!!」突然發出槍聲「怎麼有槍聲!!」迪亞曼蒂說著「恩!…?!柯拉松!!」突然柯拉松往前倒向多佛朗明哥「嗚!」是柯拉松被打中「柯拉松!!哪裡…摁!?血」多佛朗明哥摸到柯拉松的背上有血跡「快!!給我找出開槍的人!!」多佛朗明哥抱起柯拉松「咳咳!」柯拉松咳著「忍著!!哥哥幫你治療!!」多佛朗明哥帶柯拉松去安全的地方。

    「摁?柯拉先生呢?」BABY-5問「我剛剛帶他回船上,他需要休息一下」多佛朗明哥說著。

    唐吉訶德家族炸毀了這個小島搶了財富離開「少主!要去叫醒柯拉先生嗎?」BABY-5問「哼…讓他休息吧!」多佛朗明哥說「是!」BABY-5請多佛朗明哥去餐館吃飯。

    不過柯拉松並沒有在休息,他反而是在用電話蟲跟海軍聯繫「是嗎?那…你有沒有怎麼樣?羅西」戰國大將說著他得知柯拉松被槍打中「沒事的~戰國」柯拉松說著他突然聽見外頭有聲音「先這樣了…多佛過來了,掰掰戰國」柯拉松掛掉電話,他立刻回到床上。

    不久多佛朗明哥開門走到柯拉松身旁,拍拍他「柯拉松?」多佛朗明哥說「…?」咖拉松假裝剛睡醒「怎麼了?」柯拉松,問他爬了起來「會餓嗎?現在已經九點多了,要吃一點東西嗎?」多佛朗明哥問「好….」柯拉松說,他跟著多佛朗明哥去慘館「這裡有幫你留…恩」多佛朗明哥端給了他「謝謝~」柯拉松一時發現自己的墨鏡沒帶到「沒關西…」多佛朗明哥知道柯拉松要做什麼…「可是…」正當柯拉松站奇萊要回房間拿墨鏡時「摁!...」多佛朗明哥拉住他的右手臂「疑?怎…嗯?!」多佛朗明哥親吻柯拉松「哈嗚…多..多佛..」多佛朗明哥將柯拉松壓制在餐桌上

「嗯…」多佛朗明哥幾乎堵住柯拉松的嘴「嗯哈…」多佛朗明哥終於鬆口,此時的柯拉松的臉已經紅的跟蘋果一樣了「你…你幹嘛…」柯拉松說著他擦掉嘴邊的口水「哼~柯拉松你要知道…我是很愛你的」多佛朗明哥笑著「我…我當然知道!!」柯拉松的臉還是很紅「你看起來很緊張呢!」多佛朗明哥說著他靠近著柯拉松「又…又要做..做什麼?」柯拉松更緊張「就是呢…快點吃完去睡覺了!!」多佛朗明哥將牛排端到柯拉松面前「摁!...是!」柯拉松的手已經軟掉了「啊~早點睡喔。」就這樣!柯拉松的初吻留在自己的親哥哥唇上。

惡夢

    「多佛朗明哥,羅西南迪…我很抱歉」,「哥哥不要!!」「為什麼要毀了我美好的家庭!!」,「哥哥不要這要!!」,「哼!!!!蹦!」,「嗚!!啊!!!!!」「柯拉松!!」「父親大人!!」柯拉松做了惡夢…回想起8歲時的恐怖回憶「柯拉松!摁!!」多佛朗明哥已經叫他快要三分鐘了,柯拉松滿身大汗,他捏了柯拉松的臉頰「摁!疼….」柯拉松醒來了他看見多佛朗明哥就在他面前「你幹嘛!!」多佛朗明哥說「嗚…沒事」柯拉松含著淚水說,他用外套蓋住自己「…我捏太大力?」多佛朗明哥以為是他弄哭柯拉松的「啊!....那個..別哭了…我的錯」多佛朗明哥想盡辦法安慰柯拉松…不過「嗚!!」柯拉松哭得更嚴重「啊!!?」多佛朗明哥更恐慌了「啊!」多佛朗明哥剛好想到一個能夠讓柯拉松安靜的方法「摁!...嗯!」多佛朗明哥緊緊地吻住柯拉松「嗚!....嗚!!」因為多佛朗明哥上床前就有喝過酒,酒味直衝柯拉松的腦「嗚…哈!」柯拉松頭有點暈「哈….恩?」多佛朗明哥看柯拉松暈暈的試著用手伸到柯拉松嘴邊「哈嗯…」柯拉松真的醉了「嗯…嗚..不要….嗯」柯拉松的唾液從嘴裡流出「哼~」多佛朗明哥似乎覺得好玩,他壓住柯拉松的雙手「嗯…」他親吻柯拉松的脖子「嗚!...」柯拉松還是有反抗的動作「哼~嗯….摁??」正當多佛朗明哥玩的正高興時,有人敲們了「多佛!怎麼了啊?有哭聲」迪亞曼蒂問「啊!沒有…柯拉松作惡夢…」多佛朗明哥嗚住柯拉松的嘴「是啊!?那我回去睡了….」迪亞曼蒂離開後,多佛朗明哥也放過柯拉松了。

    隔天柯拉松也忘記了許多「柯拉先生!吃早餐了~」BABY-5在門外喊著「恩…」柯拉松爬了起來,他戴上墨鏡,套上帽子「哼…」他走下樓「柯拉先生您要吃什麼??」水牛問,他走到柯拉松身旁,不過柯拉松很像…一直恍神「柯拉先生??」BABY-5也叫了他「…父親…大人」多佛朗明哥看他一定還在想那件事「哼!柯拉松!他們在問你!!」迪亞曼蒂問「摁!?什麼…抱歉!我…我現在不太餓…恩」柯拉松站起來合上椅子離開「柯拉先生怎麼了??」BABY-5問。

叫羅的孩子

    「呼…恩」柯拉松在外頭抽著菸,她看著遠方「喂!你!!」突然來了一個男孩子的聲音「恩?怎麼了?」柯拉松看著那位男子,他帶著白色帽子有咖啡色塊,黑色長袍外套,帶著一把劍「對!下來一下!!」羅說著,他命令柯拉松「…憑什麼叫我下去?」柯拉松說,他吸著菸「快拉!!啊!...」羅突然跪下,表情難過「摁?」柯拉松的職位是海軍他只要看到需要幫忙的都會熱心幫助「你…怎麼了??」柯拉松問,柯拉松拍拍他的背「咳…」羅躺了下來「你…恩?你是白化城的??」柯拉松問他看見羅身上的白皮膚「是拉!儘管跑吧…我只是個怪物」羅說著,琥珀病海死了很多人「跑?怪物?什麼….」柯拉松才不怕什麼琥珀病「恩??你不怕??」羅坐起來問「幹嘛怕?又不會傳染…吶!你應該餓了吧!剛聽到你肚子在叫」柯拉松露出甜美的微笑「我才不需要你的幫忙!!」羅說,他站起來離開「是嘛?好吧…」柯拉松站了起來,走回王宮「…」羅也回頭看了一下他,當時的羅只有17歲。

    「柯拉松先生!你剛剛去哪裡」水牛問,他很緊張「怎麼?...」柯拉松回答「少主很擔心你」水牛說「是嗎?..」柯拉松走回大廳「恩!?柯拉松!這是新的成員」多佛朗明哥說「摁?!」竟然是羅「怎麼又是你?」羅說著「…你們認識?」多佛朗明哥問,他看著兩人「剛剛…」柯拉松說他走了過來「嘖!...你想怎樣」羅說「…」不過柯拉松的任務就是阻止其他人再加入多佛朗明哥的海賊團「摁!哼!!!」柯拉松直接拉住他的衣服往外丟「啊?!」羅掉了下去「柯拉松…你不喜歡小朋友喔」多佛朗明哥問,他看了看羅「該死….你這傢伙!!」羅就是這時候跟柯拉松有仇的。

    羅跟隨著多佛朗明哥一年了「ㄟ!羅!!武說你啊?為什麼總是被柯拉先生欺負啊?」BABY-5和水牛問「不知道啊!總之…他煩死了」羅說…他用毛巾擦拭劍「那麼…你的全名是什麼啊?」水牛問「哀….   特拉法爾加·D·瓦鐵爾·羅」「摁?!」「什麼啊?!不好玩…」BABY-5說著「嘖….摁?!柯拉松你幹嗎?!」突然柯拉松抓住羅「羅好可憐….又要被欺負了」水牛說著。

    「啊?!你幹嘛啦!!想打架阿!!」羅拔起劍「你說的是真的嗎?D?」柯拉松說著「是啊!怎樣」羅說著「你快離開多佛!!」柯拉松很緊張,不落他還是告訴了羅這件事「沒關西啊!!反正我都要死了!!」羅說著「不要口口聲聲在我面前一直說死不死的!!!」柯拉松抓起羅揍了下去「摁!!咳咳…」羅倒地咳著「哼!!....」不過柯拉松眼睛夾著淚水「你這瘋….他的眼睛?」羅發現了「快給我滾!!」柯拉松說著「亨…既然知道你是海軍的了…那降讓多佛朗明哥知道這件事把你敢走吧!!」羅推開柯拉松,跑了出去「混蛋小子!!」柯拉松追著。

    「哈哈~!摁!!」突然羅不知道撞到什麼了「嗄?搞什麼?」一個龐大的人說著「臭小子你撞什麼??想死啊!!」羅嚇的坐在地面「混蛋!!!摁!!」那龐大的人物拿出鐮刀砍向羅「摁!嗚…」羅害怕地閉上眼睛「羅快裩開啊?!!在幹嘛!!」柯拉松推開羅「摁?!什麼…」羅張開眼睛時「滴….滴…,哈啊!!咳噁…」柯拉松的右手臂被砍下「柯拉松!!」羅立刻反應過來「咳咳…羅你快走..剩下的…交給我~」柯拉松笑著「摁…亨….海軍..羅西中將!」柯拉松拿出海軍的槍「恩…亨..你…為什麼..明明很討厭我…」羅說著,他很疑惑「蹦蹦!!快走!...好痛!..咳噁….」柯拉松跪了下來「是…是!!」羅立刻跑回去。

    「快來人!....有沒有人可以救他!!啊!!!」羅跑回王宮「啊!!...誰可以….多佛!!!!我求你」羅抓緊多佛朗明哥的衣服「怎麼了??」多佛朗明哥正好在找柯拉松「柯拉松他!!!要死了!!!他的手….被砍閜來了….」羅哭著「什麼!!!在哪裡!!」羅立刻帶多佛朗明哥去。

    「摁??啊?死了??」那位巨人拉起柯拉松的金髮「呃…」柯拉松的剩下最後一口氣…「哥哥….」柯拉松昏迷過去「柯拉松?!.....摁!!!羅西!!!!!!!!!!!」多佛朗明哥眼前的畫面根本世界末日「….寄身線!咈咈咈..」他的理智…「切割線!!!」多佛朗明哥切斷巨人的右手「啊!!!國王殿下!!」巨人說著「你!!做了一件!!令我…非殺死你不可的是!!!」多佛朗明哥做出抓子的手勢….「五色線!!!」他將巨人直接切成肉塊「哼!!!柯拉松」多佛朗明哥立刻過氣「柯拉松還有一點意識「你怎麼…」多佛抱起柯拉松「我家人之前是學醫學的!!」羅說著「摁!!不過….拜託你…一定要救活他。」

我們和好吧!

    「嗚…痛!...」柯拉松次乎醒了「恩…?柯拉松!!還好嗎?還會痛嗎!」多佛朗明哥很緊張「右手….恩..」柯拉松揮動右手「咳咳…哥哥我以為我死定了…」柯拉松嗚住眼睛「你把我死了…還好你沒事..」多佛朗明哥握緊柯拉松的手「哥哥…謝謝你..哼~」柯拉松露出天使版的微笑。

    「…摁?!柯拉先!!」羅說著「阿~你剛剛叫我….柯拉先生??」柯拉松很驚訝…明明是個非常討厭他的人卻突然….「你那什麼臉啊!!!!」羅喊著「你再叫一次~」柯松說著「休想!!诶?!你幹嘛拉~哈哈」柯拉松抱著羅「羅~你超級可愛的!」柯拉松笑著,此時入過的多佛朗明哥看見…這是他第一次看見有其他人能夠讓柯拉松校的這磨開心而他自己卻不行。

    時間過去…羅19歲了琥珀並也開始蔓延全身「多佛!柯拉松跟羅不見了!!」迪亞曼蒂說「我看見這個」粉紅先生將只提條給多佛朗明哥「我帶羅去治病??」多佛朗明哥說著…

    一年後…

    「好痛…柯拉先生…我真的不會死嗎?」羅說著他改著柯拉松的外套「我在你不會死的!!」柯拉松說,他帶羅離開多佛朗明哥「那就好…你之前說的果實…那是什麼」羅問「我一定會幫你搶到手術果實的!!他能治好你的!!」柯拉松說,他帶羅上岸「好了羅….你在這裡等我。

    「咳咳…呃」柯拉松因為犯了毛病…身上被打了很多槍「…羅!你看…我拿到了!」柯拉松很高興的說「這東西能….嗚!!!拉先生」柯拉松立刻塞進羅的嘴裡「嗯…啊!...」羅終於將他吞下去了「太好了….靜默!羅汀好這是我的果實能力..我現在….咳噁!!給你一個任務….快跑離這裡越遠越好!!...多佛他們已經離這裡不遠了…咳咳…噁!!」柯拉松咳著血「…..」羅說出來的話他都聽不到的….「快!!那裏有血跡!!」是迪亞曼蒂的聲音!「羅抱歉….摁!!」柯拉松將羅給莊進寶藏箱子裡「柯拉松…..」多佛朗明哥很生氣地看著柯拉松「恩….多佛..」柯拉松說著「手術果實跟羅在哪!!!我並不想胸你!也不想殺你!」多佛朗明哥給柯拉松機會「羅跟手術果實都已經被我交給海軍了!!!羅他…自由了!!」柯拉松說著「哼!!!摁!!!蹦蹦蹦蹦蹦蹦蹦」多佛朗明哥對柯拉松開了七槍「柯拉先生!!」羅在箱子裡痛哭著「摁….呃..」最後一口氣的柯拉松看著天空….「好美………。」

    「柯拉先生!!!!。」

    「柯拉先生!」羅跟多佛朗歌打著「你也知道我來的原因!!」羅說,他開啟ROO「羅!你還在為我那愚蠢的弟弟著迷??」多佛朗明哥停下動作,站在絲線上「他!並不愚蠢!!愚蠢的是你!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弟弟....這點我不可原諒!柯拉先生..柯拉先生他!!做出這種事一定有目的!.....你不也很愛你弟弟嗎?」羅忍不住...眼淚流了出來「...哼!!你什麼都不懂!如果當時你沒出現!!柯拉松也只會愛我一個人!!」多佛朗明哥說著,他揮動著爪子「五色線!」他使用果實能力引開羅的注意力「摁!...哼!.....柯拉先生沒有不愛你!!!是你不愛他!!」羅說,他跟多佛朗明哥繼續打起來「啊!托拉男!!」魯夫被托雷抓住「...魯夫別插手!!」羅推開多佛朗明哥「摁??....哼~羅!我送你去見你父母吧!!」卻被多佛朗明哥狠狠揍暈「摁!!可惡!摁??魯夫!!」突然魯夫衝了過來「橡膠!!武裝色」魯夫伸出拳頭揍了過來「....摁?!搞什麼!!」多佛朗明哥反應不過來「去死吧!明哥!!!!」「...音波....」「哇!啊!!!」突然魯夫的拳頭被音波給震開「.....什麼??」多佛朗明哥說著,突然他感覺到...「...哥哥?」柯拉松的聲音.....「...哥哥是我...羅西~」對!的確是柯拉松「......哼~」突然多佛朗明哥就像活在自己的世界...他閉上雙眼「...哥哥..」柯拉松就在他面前,他摸著多佛朗明哥的臉頰「....柯拉松...」多佛朗明哥...「摁??怎麼回....摁!!」突然...「多佛~」柯拉松的靈魂出現了!「....哼~羅西..」多佛朗明哥抱住柯拉松「....哥哥,別再打了...好嗎.....」柯拉松握著多佛朗明哥的手「....哼....為什麼..」多佛朗明哥笑了一下,回答柯拉松。

    「啊!!明哥..嗚!!」魯夫衝過來要攻擊多佛朗明哥,卻被克拉松阻「..爆音...,別傷害我哥哥...」柯拉松的眼神...變了「...羅西,...」多佛朗明哥說著「我也有錯...我背叛了你......偷你的東西..對不起...」柯拉松哭著「哥哥抱歉...你願意原諒我??」多佛朗明哥問「會...我原諒你,哥哥...」柯拉松的靈魂越來越透明「別走...別丟下....我一個..」多佛朗明哥緊抱柯拉松「...多佛...,我還會...回來的~等我!」柯拉松的靈魂消失「摁!.....羅西?......恩…」多佛朗明哥看著柯拉松消失。

    戰後「托拉男?剛剛那個人是誰?」魯夫摸著傷口「誰??我昏過去時…有人來過?」羅停下腳步「有!他能控制聲音?事嗎?我被透明的東西打中ㄟ!!他有說什麼..音波…爆音??」魯夫說著這時的羅卻很驚訝「是不是一個跟多佛朗明哥一樣髮色…但粉紅色衣服上有愛心?」羅很緊張的說著「是啊?怎麼了嗎?…」魯夫抓抓頭說「柯拉先生?!」羅很緊張「不不對…柯拉先生已經….都13年了..」羅仔細想了想。

        「多佛!!剛剛那個是….」托雷也嚇到了「是啊~..柯拉松…回來看我了」多佛朗明哥躺在草皮上「多佛!!」=

少主!!怎麼突然不打了」其他人也跑回來了「…羅西叫我停手」多佛朗明哥張開雙眼看著天空「柯拉先生嗎….」BABY-5看了一下托雷「恩…真的」托雷點頭了「….可是柯拉松他不是…」拉歐G問「不他還在的….他一直都在」多佛朗明哥露出微笑「對吧!..羅西…」。

    「啊!!魯夫你看到了羅的救命恩人阿!?長甚麼樣??帥嗎?!」娜美很激動的問「這個阿..我沒看清楚」魯抓抓頭「可是…他跟明哥一樣…有一種我們看不見的能力….我剛剛直接被聲音給撞開」魯夫看著傷口「聲音??難道說他是…吃了能夠控制聲音的果實?」索隆問「恩…柯拉先生吃的是,靜默果實…那個白癡」羅說著「…那他幾歲了啊??」香吉士問,他端了食物過來「32…我24」羅說著他眼睛夾著淚水「….你們聊吧…我不想再說這個了」羅囊著劍離開「…不過..那男人..」魯夫還是很懷疑,他還是沒看清楚他的臉。

為了你我都願意

    「很高興各位七武海前來參加這次的會議…」戰國元帥死盯著多佛朗明哥「我需要三位願意去…」「诶?!多佛朗明哥大人」多佛朗明哥開始覺得無聊..使用寄身線玩弄別人「多佛朗明哥!」戰國元帥一點也不想看見多佛朗明哥,他殺了戰國元帥最疼愛的孩子「摁~?怎了嗎~」多佛朗明哥做到桌子上「哼!你這家伙…摁!!」突然督佛朗明哥主動攻擊了剛剛那位部下「你!!該死!!」戰國元帥的兩位部下衝了進來「哼哼~才兩個嗎??」多佛朗明哥笑著「五色線~!」他立刻解決「你就錯了….」這次來了更多「又有好戲看了…」蛇姬說著「哼~~簡…單?」突然督佛朗明哥的臉頰出現傷痕「摁??咈咈咈」幾位使用槍來代替「扣押他!!」戰國元帥想把他趕出去「是!!摁!!蹦蹦蹦!!」他們瞄準多佛朗明哥「..音波….」突然那歌聲音又來了「摁?!啊!!!!」那些開槍的人都被自己的齒但打傷,也就是說子彈反打了「什麼????」應演說著。

    「..恩…別傷害我哥哥…..」柯拉松的靈魂又出現了「羅西?!」戰國元帥非常驚訝「柯拉松??」這次又是柯拉松保護了多佛朗明哥「哥哥~你有沒以怎麼樣??」柯拉松問…他走像多佛朗明哥「哼~沒有」多佛朗明哥摸摸柯拉松的頭「什麼鬼啊!!」部下說著,新上任的部下幾位不知道柯拉松是誰「攻擊!!」部下擅自攻擊「哼!!震波!!」這讓柯拉松更生氣「什麼…好重!!」在其他人眼裡是看不到那些東西的,但柯拉松看的到「嗚!....好重」就像一個很重的人壓著你,只是你看不到他「哼!!」柯拉松瞪著那些部下「愛啞啞,可愛乖巧的羅西怎麼變的殘忍了呢~摁!」黃猿攻擊柯拉松的肩膀「摁!咳!!哼!!」柯拉松的眼神很憤怒「摁!喂!!!」多佛朗明哥看見自己的弟弟受傷心裡一定很痛「….」不過突然…「嗚…恩..咳….哥哥摁!!」突然柯拉松不再是靈體…變回人「柯拉松!!」多佛朗明哥抱住柯拉松「哼!!」多佛朗明哥瞪了大家,抱著柯拉松離開。

    回到王宮「BABY-5!去把柯拉松的房間整理乾淨」多佛朗明哥說著「是!!摁?柯拉先生」等多佛朗明哥幫柯拉松治好…柯拉松是不明原因昏倒的「呼…亨..」多佛朗明哥讓柯拉松在他房間休息「亨…你這小子…一直在保護我呢…辛苦你了,為什麼要為一個沒用的哥哥做這種是..」多佛朗明哥很疑惑。

    隔天..「哼...摁」多佛朗明哥一直在等柯拉松醒來..他有很多話想跟他說「...還是一樣嗎...」多佛朗明哥握著柯拉松的手「...你怎麼起死回生的..柯拉松」多佛朗明哥說,他抬起柯拉松的手「嗯...,哥哥出去一下」他親吻克拉松的手背「恩….」柯拉松不明的流下淚水。

    「恩?多佛?!」托雷叫住多佛朗明哥「怎麼?」多佛朗明哥說,他走了過去「那真的是….」托雷指著多佛朗明哥的房間「是…」多佛朗明哥走道街上去「啊?!國王殿下您好~」看見多佛朗明哥的人都會問好「恩…」不過多佛朗明哥沒甚麼心情「亨..摁?」突然港口有船隻的聲音「政府??」多佛朗明哥停下「多佛朗明哥!我們幫你找道問題了,如果想救你弟弟….你必須用真的愛他的吻吻他」政府說著,這是他們找到的唯一答案「吻?」多佛朗明哥遲疑「對!就是吻,我們進了柯拉松的夢境…原本都很開心到最後…如果你再不叫醒他,他會再次消失」政府說「….甚麼意思?期限是什麼?」多佛朗明哥越來越激動「哼哼~期限當然就是在你殺死您父親的那一刻」政府說,他拿出一朵玫瑰花「這是?」多佛朗明哥接下花朵「如果這朵玫瑰的花瓣全部掉光,柯拉松就再也回不來了,所以你要在花瓣掉光前完成,不然羅西南迪也就會跟玫瑰一樣~死去」正負笑了笑「你的意思是…這朵花就是柯拉松目前的心臟?」多佛朗明哥用絲線將花朵完整的護好「是!好了~我們要走了。」。

   

        多佛朗明哥帶著玫瑰回到房間「吻?...」多佛朗明哥摸著自己的唇「亨….」柯拉松還是一直睡「亨~柯拉松根根發誓一定會救你的」多佛朗明哥握著柯拉松的手「….摁?」突然柯拉松的手也…輕輕地握起來了「摁…亨~柯拉松~嗯」多佛朗明哥親吻柯拉松的額頭。

最後的願望

    隨著時間過去玫瑰已經掉了兩片花瓣,柯拉松的身體狀況也變得糟透「摁!柯拉松想信哥哥!!」多佛朗明哥的期限剩下兩三遍花瓣「呼…嗚」柯拉松每天做惡夢「嗚!....」柯拉松有時還會痛到做出痛的動作「柯拉松…如果我能去你碰裡就好」多佛朗明哥趴在柯拉松旁邊…

    「摁?...這裡是….」多佛朗明哥突然出現在一片漆黑的地方…「嗚!!!」突然有哭聲…「嗚!!...」「摁!...這是」多佛朗明哥看見小時候的自己跟跟柯拉松還有父親「不要傷害孩子們!!」父親大人哭著「嗚!!好痛…」柯拉松那時比多佛朗明哥還小什麼都不懂…就要接紹這種事「羅西…放了孩子們吧!」父親大人想救多佛朗明哥和柯拉松「摁!!」突然多佛朗明哥醒來,正好一片梅玫瑰又掉了「摁:?!羅西!」多佛朗明哥更緊張了,剩下兩片「柯拉松!!你不能死!!哥..哥哥這就去找辦法!!你錢萬別再丟下我一個人,摁!...拜託…恩」多佛朗明哥的淚水滴上柯拉松的臉頰「為了你…我都願意!」多佛朗明哥握緊柯拉松的手,他衝了出去。

    「摁?!少主!!您去哪???BABY喊著「出去!!」多佛朗明哥踩上絲線「恩??」BABY-5走進多佛朗明哥的房間「摁…」BABY-5裝作沒看到離開。

    「摁!!要找誰幫忙?摁!!」多佛朗明哥很緊張的,突然..有東西丟他「誰啊!!!」多佛朗明哥大喊「啊!明哥??你跑出來幹嗎?」魯夫笑著「我沒時間理會你!」多佛朗明哥說著「是喔?那這樣呢?」魯夫揍了多佛朗明哥,但卻被多佛朗明哥抓住拳頭「我在忙!」多佛朗明哥甩開魯夫「啊!!好兇阿~」魯夫笑著「吵死了!!寄身線!」多佛朗明哥控制魯夫「啊!!明哥」魯夫動不了「給我!!回去!!」多佛朗明哥將魯夫踹開「摁!!柯拉松!」多佛’朗明哥離開柯拉松太久了。

    他拼命衝回來「摁!!玫瑰」玫瑰已經全掉光了「柯拉松!!你聽的道嗎?摁!!」柯拉松嘴邊有血「對不起….哥哥不好…柯拉松」多佛朗明哥抱緊柯拉松「原諒哥哥…..」多佛朗明哥拿下墨鏡「羅西…嗯」多佛朗明哥流下淚水,親吻柯拉松「嗯…哈,嗚!!」他哭著,趴在床邊「嗚…羅西」多佛朗明哥這次真的傷透了心「恩…亨…」突然柯拉松的手動了一下「咳!..咳咳!!....恩..」他緩緩地張開眼睛「…多..多佛…」柯拉松輕聲說著「摁?!羅西??!!」多佛朗明哥立刻爬起來「多..摁?!」多佛朗明哥立刻抱起他「太好了...」多佛朗明哥笑著,眼眶帶著淚水「多佛~嗯!」柯拉松主動親吻多佛朗明哥的臉頰「哼~嗯!...哈嗯」多佛朗明哥直接親吻柯拉松的唇「嗯...嗚,哈!...嗯」兩人鬆口,唾液拉成了絲線「哼~羅西~嘻嘻!」多佛朗明哥將柯拉松的頭往前靠,兩人額頭互撞「...哼~」柯拉松笑著「歡迎回來~」多佛朗明哥說著「是~」。

後天,出航去「哼~好涼」柯拉松坐在最前方「柯拉先生,小心別掉下去!」德林杰說著「哼~...是」柯拉松躺了下來「....摁」他看著天空。

致命的傷痛  

  柯拉松還是在休息「恩?迪亞曼蒂!那裏會有點冷,請大家等一下去穿上厚意點的衣服!」多佛朗明哥書著他拿著地圖「是的,多佛」迪亞曼蒂立刻報告「恩…柯拉松?」多佛朗明哥到處找找「摁??....」終於在穿的最前方找到「柯拉松…起來了,別在這裡睡覺」多佛朗明哥說,他看著柯拉松「嗚…」柯拉松並不想起來「起來了啊!....亨…摁」多佛朗明哥抱起柯拉松「亨…重…」他帶柯拉松去臥室裡休息。

    過了半個小時「多佛!!到了」托雷書著「摁!柯拉松起來了…到了」多佛朗明哥說著「嗚…恩..」柯拉松跟在多佛朗明哥身旁「多佛朗明哥!你還做甚麼???這裡不歡迎你!!」居民說著「我來做甚麼?當然是來破壞的」多佛朗明哥帶領唐吉訶德家族來破壞。

    整個小島已經快被燒光了「咈咈咈~」多佛朗明哥看著城市大笑「好可憐…」柯拉松說著他似乎想起小時候的景象「摁?...他們之前怎麼對我們我們就怎麼對他們!!」多佛朗明哥舉起手「哼哼~寄身線!!你們奪走我的家庭…我的母親!!我要你們死!!」多佛朗明哥大殺特殺著「呼~~」冷風吹著「母親….」柯拉松想起母親,他握緊拳頭,從口袋拿出槍「哼!...」柯拉松苗諄那些可憐的孩子們「奪走了我的家人你們也別想好過!!」柯拉松的行為讓多佛朗明哥意外…不過他是夾著淚水再開槍「哼!!給我死!!」柯拉松的槍法很好「哼!!嗚…母親大人!!」柯拉松哭泣「嗚…」他嗚住臉,跑掉「咈咈咈!!差不多了!!」多佛朗明哥說著,他停手「多佛!!我們這地都死光了」托雷說著「摁!好!!準備走吧!!越來越冷了」多佛朗明哥說「奇怪…柯拉松呢??」。

    「哼!...摁!」柯拉松在海口坐在那…丟石頭「哼哼…怎麼了?」多佛朗明哥走道柯拉松身旁「沒有…」柯拉松說著「真的?」多佛朗明哥也坐了下來「恩..哼..你來幹嘛?」柯拉松說著「擔心你」多佛朗明哥說著,他拿下柯拉松的帽子,摸摸他的頭,他的頭髮弄亂「嗚!!幹嘛…」柯拉松說著「亨~嘻嘻~這樣才像你」多佛朗明哥抱緊柯拉松「嗚!?...」多佛朗明哥都是這樣逗柯拉松笑的「笑~咈咈」多佛朗明哥說著「不要…」柯拉松說著「笑一個!」多佛朗明哥再說「不…」柯拉松說「亨~摁…羅西,笑一個」多佛朗明哥拿墨鏡「嗚…」柯拉松磚頭不看他「別再偷笑喽~看我的!!」多佛朗明哥搔癢柯拉松「嗚!!ㄏ哈哈…哈!不要…住手!!ㄏ哈哈」拉松倒在地上笑著「好養!!」他一直笑「你笑一個餒我看我就不騷」多佛朗明哥停手了「好拉…哼~」拉松露出開心的笑容「這樣才對啊!走吧!!大家在等我們」多佛朗明哥占了奇萊,他伸出手「…摁!」柯拉松牽上」。

    「阿!來了!!多佛」托雷說著「久等了,都處理好了嗎?」多佛朗明哥看著周著「是的!,不過多佛!你不冷嗎?你沒穿外套呢」迪亞曼蒂問「…恩?不見了??」多佛朗明哥著「算了王宮裡還有」多佛朗明哥書著「走!回去了」多佛朗明哥說著。

    回到船上多佛朗明哥就有點頭暈了,再回到王公他開始發燒「恩?...」多佛朗明哥醒來發現頭上有毛巾「幾點啊…好晚..」已經凌晨了,多佛朗明哥爬了起來「....哼..」他走了出去「摁??少主!您不休息嗎?」BABY-5問,她剛打掃完王宮「...不,柯拉松呢?」柯拉松有時跟多佛朗明哥睡有時自己睡「啊!柯拉先生在自己的房間裡頭,他已經很累了...今天回來後都是他在照顧您,他不希望佔了您的位子就回自己房間了」BABY-5說完後,告辭「柯拉松.....」多佛朗明哥覺得真的麻煩他了....「...叩叩..」多佛朗明哥走進柯拉松房間「呼....哼..」柯拉松睡的很熟「...哼...今天謝謝你啊!弟弟」多佛朗明哥摸摸柯拉松的臉頰「嗚....多佛...小心著涼...摁」柯拉松還會說夢話呢!「哼~好好好!乖...」多佛朗明哥停了柯拉松的話,回房間,蓋上被子休息。

    隔天...多佛朗明哥用最快速的時間病好「...嗚..怎麼了??」柯拉松正看著書「沒有~」多佛朗明哥抱著他「只是想起以前這樣抱你你都很開心」多佛朗明哥小聲的笑著「當,當時還不懂事啦!」柯拉松說,他抓抓頭「....哼~是嗎?那麼...現在懂事了嗎?」多佛朗明哥勾起柯拉松的下巴,看著那的雙眼「摁!....嗚」柯拉松立刻臉紅「....哼~嗯」親吻了下去「哈..嗚嗯...」多佛朗明哥扶著柯拉松的後腦勺「嗚..哈..嗯..嗯,哈啊!....」柯拉松鬆口,他解開衣服「別想太多,這只是給你當病好的禮物而已....哥哥~」柯拉松張開雙手,伸向多佛朗明哥「咈咈咈~我喜歡~嗯。」

    「哈…嗚…」多佛朗明哥親吻柯拉松的脖子「真奇怪?!你不碰下半身呢?」柯拉松說著,他笑了笑「哼~我怕弄痛你」多佛朗明哥說著「沒關西拉…反正…互相喜歡了…弄痛很正常」柯拉松說著「這是你說的喔,恩」多佛朗明哥解開柯拉松的褲子。

    過了幾分鐘「哈啊…!」柯拉松抓緊督佛朗明哥的衣服「痛?」多佛朗明哥說著「不…不是…哈啊!」柯拉松再次喊出來「哼~我看你是舒服吧!」多佛朗明哥笑著「別吵啦!!」兩人作了一整個早上,也忘了吃早餐。

    到了中午「嗚…哼」柯拉松起床吃中餐「噁…」柯拉松看著桌上的食物「怎麼了?柯拉先生」BABY-5說著「…那個...」柯拉松不喜歡吃麵包但剩下麵包了「恩…」他看了一下多佛朗明哥「…?」多佛朗明哥發現柯拉松在看他「…哼我跟你換」多佛朗明哥將自己的中餐給了柯拉松「啊!!...柯拉先生!!抱歉…我突然忘記你不喜歡吃…麵包」BABY-5立刻道歉「啊!...沒關西的,呵呵」柯拉松說著「真的很抱歉。」

    「哼…恩?」柯拉松剛走出參觀就接到戰國元帥的電話「怎麼了嗎??」柯拉松說著「羅西!你今天可以來一下嗎?」戰國跟柯拉松說了一些事情。

    「柯拉松去哪?」多佛朗明哥說著他走到大廳去「他說有事回海軍一下」德林杰說著。

   

    回到海軍的柯拉松「怎麼了??」柯拉松說著「那個..你看一下」黃猿指著一個地方「摁??羅??」羅一航人跟海軍部下起爭執「我來處理」拉松走了過去。

    「我說了他只是新人界別這樣了!!」老手部下說著「甚麼啊!!你撞到我們船長!!」羅的布閜也在幫忙說話「吵死了吵死了…你啊!摁….就下地獄吧..這是我在森林找到的毒蛙…」羅將毒抹在劍上「受死吧…」羅揮起刀。

   

    「ㄟㄟ羅!你別跟他們ㄔ…」拉松才講到一半「吵死了!!」羅卻像他揮刀,正好手掌被割傷…毒液也…「摁?!痛!」柯拉松臨時來不及反應,羅也沒看是誰過來勸導「啊!!羅西中將!!」直到部下大喊羅才發現「羅西?...柯拉先生!!摁!!」他卻被部下攔住「你傷到我們的中將了,不准靠近」部下說著「恩…這是甚麼?」柯拉松開始頭暈「恩?哼…」他站了起來,走道羅身旁「羅好久不見…你長…摁!....」柯拉松被毒素給感染「柯拉先生!!」羅好不容易見到柯拉松卻是這樣的下場。

    多佛朗明哥也被通知了「羅西現在狀況怎模樣??」戰國元帥看著檢查報告「…羅西中將他…自從中毒後…都沒有醒來過,他表情很痛苦」醫護小組說著「這樣嗎…羅,你知道你犯錯了嗎?」戰國元帥放下報告「我知道…」羅低著頭「…不過是請不簡單的」「報告!!」突然有人來敲門「多佛朗明哥大人來了」部下說著,那尖頭鞋的聲音也傳來了「摁!...」羅的心裡很害怕「..摁!...哼..」多佛朗明哥推開大門走了進來,地一個看的就是羅「哼…我弟弟在哪?」多佛朗明哥說著,他手上還有鮮血「請問你手上的血是哪來的」戰國元帥問「沒辦法!他們主黨我」多佛朗明哥輝起手「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有個人害我弟弟中毒了???」多佛朗明哥抓起羅的衣服「多佛朗明哥!!聽我解釋!!」羅說著「我不跟你這種人計較,我現在只要知道…柯拉松在哪裡?!」多佛朗明哥說著。

    「柯拉松...」多佛朗明哥來看柯拉松了「...天夜叉少爺」一笑大將是負責守護柯拉松的「...他目前的狀況怎麼樣??」多佛朗明哥說著,他握著柯拉松的手「....如果不快點找解藥..柯拉松他....是會死的」一笑大將說著「那解藥是什麼!!」多佛朗明哥問「....我記得...雪山上狼群中....狼族的王就有」一笑大將說著「不過...我認為,你身上的一點能量能夠幫忙柯拉松」一笑解釋給多佛朗明哥聽「....好!」多佛朗明哥抱著柯拉松去雪山上。

「....柯拉松..」多佛朗明哥用自己的外套蓋在柯拉松身上「...哼..就是那,對吧?」一笑問問多佛朗明哥「對,ㄧ個山洞」多佛朗明哥說著,他先讓柯拉松待在一笑身旁。

「哼...喂!狼族的王在嗎!」多佛朗明哥大喊「齁!!!誰!!」狼王走了出來「喂!!你是不是有解毒的藥!!」多佛朗明哥問「我有!但...想得到他,必須打贏我」狼王先發動攻擊,牠要傷多佛朗明哥的右手「靠!...」。

「嗚...咳咳......一笑??」柯拉松似乎開始有意識「羅西!...你忍忍你哥哥就快好了」一笑說著「多佛?....」柯拉松看著山洞「...摁!多佛...」他似乎感覺到什麼「多佛....哥哥..」柯拉松站了起來「摁!!...」柯拉松沒什麼力氣「...你去哪!!喂喂...」一笑是個盲人。

「....咳噁....好強的見聞色」多佛朗明哥身上到處傷痕,不過他搶到解藥了「....摁!...多佛..」柯拉松就在前方「....柯拉松~摁?!柯拉松快閃開」多佛朗明哥說著「....什...摁?!」「摁!!...」多佛朗明哥立刻切開狼王「哼....咳咳..」多佛朗明哥虛弱的牽著柯拉松「快走!!」多佛朗明哥邊跑邊治療自己。

    回到船上後「哼…摁!」柯拉松臉色蒼白著「柯阿松…柯拉松看哥哥!...你聽的道嗎?!!欸!這解藥怎麼用」多佛朗明哥說著,他看著一笑大將「其實呢我也不清楚」一笑大將說著「你這甚麼意思!!」多佛朗明哥抓緊他的衣服「哼…哼….好冷…」柯拉松說著,他的手抖著,視線模糊「哼…恩!....嗚!噁!!....咳噁」柯拉松咳出大量的血「摁!!柯拉松!」多佛朗明哥觸碰到柯拉松「好冰!」多佛朗明哥脫下外套給拉松「這東西….」多佛朗明哥拿著解藥「哼….哥..哥」柯拉松瞇著眼睛「不管了!!嗯…摁!!」多佛朗明哥含著解藥土進柯拉松嘴裡「嗚!...嗯!!」柯拉松因為受刺激立刻吞下去,   過了一個禮拜,柯拉松的病終於好了「能走嗎?」多佛朗明哥問「可以的~」柯拉松露出笑臉「哼~能看見你笑就好」

把柯拉松還給我     柯拉松跟多佛朗明哥在房裡休息,反正是假日「呼…」他抱著棉被「嗚!...」柯拉松一下搶走多佛朗明哥的外套一下搶走被子「….恩」多佛朗明哥也很無奈「哼!...」多佛朗明哥坐了起來「呼…恩」柯拉松身旁都是東西「…」多佛朗明哥看了看後躺回去休息解果…「摁!!」卻被柯拉松緊緊抱住「呃…哼」多佛朗明哥只想睡覺「哼~…柯拉松」多佛朗明哥拍拍柯拉松「嗚…恩?」柯拉松張開眼睛「那個…你可以別亂動嗎?」多佛朗明哥梳著,柯拉松也答應他「恩」可是解果卻像多佛朗明哥想的布一樣「哼!....摁!」多佛朗明哥用線線捆住柯拉松的全身。

   

    過了半小時「哼….」多佛朗明哥終於可以好好地睡覺了「…..恩」柯拉松是翻身「…摁!!....嗚」他奇怪怎麼不能動「…嗚!!恩…多佛...」柯拉松說著「….」可是多佛朗明哥很像沒聽見「多佛??恩..」柯拉松不能動阿「多佛!!摁!!!」柯拉松用力\往前推,卻踹倒了…「嗚!!!媽阿!」踹倒了多佛朗明哥的下體「呃….」多佛朗明哥扶著牆「抱歉…」科ㄌ松說著「沒…沒關西…呵呵…呵」多佛朗明哥忍住那一滴淚水「啊…真的很痛得感覺…」柯拉松說著,他走向多佛朗明哥「….?」多佛朗明哥看了他一下「…哥哥對不起….」「摁!」柯拉松的肢體動作讓多佛朗明哥想起小時候。

    「嗚…好痛..」小時候的多佛朗明哥不想心被柯拉松絆倒「嗚…哥哥…」柯拉松小時候一直都很怕生「對不起…」柯拉松說著「啊!...沒關西的羅西」多佛朗明哥裝作沒事但其實已經流血了「可是…嗚...摁…哥哥對不起….」柯拉松就是做出了這動作,讓多佛朗明哥心軟,柯拉松他蹲下用手遮住眼睛,偷偷的看著受傷部位「柯拉松...哼~真的沒關係的」多佛朗明哥摸摸柯拉松的頭髮「...真的?」柯拉松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多佛朗明哥「摁!我沒事的!!」多佛朗明哥笑著「....呵呵~」柯拉松露出笑臉「...別傷心,哥哥不喜歡那種表情,哼~我親愛的弟弟」多佛朗明哥抱抱柯拉松「哼...多佛好溫暖..」柯拉松說著,最近秋天來了...「....哼,為了給柯拉松溫暖啊~」多佛朗明哥摸摸柯拉松的臉頰。

到了中午「...摁??這是什麼?」大家一起吃中餐時,克拉松的碗裡出現...「摁?怎麼了嗎?柯拉松」迪亞曼蒂問「沒有...只是......這是什麼東西??」柯拉松說著,他拿起一張紙「.....可能是不小心掉進去的吧!」托雷回答「是嗎...」柯拉松吃著中餐。

「....摁??柯拉松??」突然柯拉松就像變個人一樣「....呃..」柯拉松一直看著盤子「怎麼了嗎?你臉色不太好」多佛朗明哥拍拍柯拉松的背「肚子痛…」柯拉松抱著肚子,真的很痛「嗚….」柯拉松嗚住嘴吧「柯拉松…去請醫生來!!」多佛朗明哥喊著「嗚…噁!!」柯拉松咳出血「摁?!柯拉松!!」多佛朗明哥更擔心了「….蹦!!」突然有人闖進餐館「多佛…我怎…」「蹦!!」有人對多佛朗明哥開槍「摁!....哥哥?摁!!」柯拉松被打暈「摁!....柯拉松!」多佛朗明哥的胸口被打中「柯拉先生!!摁!!放開」家人也被抓住。

    「讓他把這吃下去!!」黑鬍子說著「是!!」部下說著「恩….嗯」柯拉松將一顆藥丸給吞了下去「這樣就有實驗品了!!」黑鬍子大笑「船長!設甚麼藥丸?」其中一個問「這是一顆,可以讓他問記自己家人和最愛他的人的藥丸,能夠提供你強大的黑暗力量….不過不穩定所以需要個實驗品」黑鬍子笑著「恩…哼」柯拉松醒來了他張開眼睛,他原本棕色亮麗的眼睛….卻變成了…紫黑色「我們的王~您醒了」為了避免被殺只好假中一下「…」柯拉松還沒完全清醒「我們的王…可以讓我們看看你的實力嗎?」黑鬍子大聲的說著他想知道有沒有成功「…摁」柯拉松收中出現紫黑色的氣息「黑色魔抓…」柯拉松整個人都變了…變得沉默「恩?啊?!」其中一個部下直接被幹掉「摁?!....很危險呢..」黑鬍子說著「那個…我們的王…您沉睡過久…王國被摧毀了….」黑鬍子\希望藉由王的力量來幹掉多佛朗明哥成為七武海「誰幹的?」柯拉松說著「是個叫做多佛朗明哥的人!!他家族的人把整個城市給毀了!!人民也都被殺死了….不過別擔心我們找了一間讓王您…在裏頭休息」黑鬍子很緊張「是嘛….多佛朗明哥?」柯拉松低著頭。

    「多佛!!你沒事吧!」迪亞曼蒂說說著「沒事…柯拉松…我不能沒有他!!」多佛朗明哥說著「咳!啊!...」多佛朗明哥扶著桌子「竟敢頭息我們!!」多佛朗明哥說著「….柯拉松…希望你沒事。」

    回到王國的柯拉松「….這樣啊….」柯拉松說「王…這是您暫時的身體…我們會找到您真正的身體的!」黑鬍子說著,黑鬍子帶柯拉松到王位去「哼…何時報復?」柯拉松說著「王,您想要甚麼時候我們都可」黑鬍子端了紅酒給柯拉松「恩…嗯,哼!」柯拉松燃起手中邪惡的黑暗力量「身體不用找了….我喜歡這身體!哼哼」柯拉松露出邪惡的笑臉。

    「甚麼?!你說撒旦被偷走??」戰國元帥說著,原來在藥丸裏頭的是撒旦「是的…是被黑鬍子他們!」部下正在報告事情,突然黑鬍子一行來就來了「叫我嗎?」黑鬍子笑著「你!!竟然闖印來,來人!」戰國元帥說著「哼哼~沒用的!」黑鬍子大笑,海軍部下開槍「音屏障!」柯拉松說著「摁?!羅西你在幹啊」戰國元帥說著「羅西?那個人是誰?我怎麼沒聽過!!哈哈!」撒旦攻擊戰國元帥「?!該死的黑鬍子!你竟然給他吃了….咳咳!」戰國元帥咳出血「哼!」撒旦笑著「復仇的感覺真是太爽了!!是你們把我給關起來的!!」撒旦跟著黑鬍子破壞海軍。

    路過的魯夫他們「恩?那裡怎麼了??」魯夫說著「香吉士!!我們過去那!!」魯夫一群人衝了過去「诶?這不是多佛朗明哥的弟弟嗎?ㄟ!你在幹嗎?」魯夫問「摁?你也認識哪個人啊?」撒旦看著魯夫「當然!!你哥哥啊!」魯夫說著「你是說…這個人的哥哥吧!!我只是借用了他的身體!」撒旦笑著「诶?啊!!你…你不是柯拉松喔?」魯夫笑著「不是…不過…既然你也認識那個人,那你也該死!!」撒旦跟魯夫他們打起來,海軍也派了七武海來。

    「恩…多佛!我們會找到柯拉松的!!」迪亞曼蒂說著「摁!...」「蹦!!!」突然總部附近傳來爆炸聲「甚麼??」大家都看像那「啊?!!.....痛」魯夫飛了過來「啊?!明哥!!你弟弟!!他被撒旦附身了!!」魯夫說著「摁?!他在哪??」多佛朗明哥很激動「你先別靠近他!!他現在….很危險」魯夫說著。

    撒旦慢慢的走去總部「摁?!」多佛朗明哥跟魯夫看著「你就是多佛朗明哥吧?」撒旦說著「你!把我弟弟還給我!!」多佛朗明哥握緊拳頭「啊?...哼哼~休想」撒旦舉起手….身旁的尖銳物品都飄了起來「死吧!你…摁?!」柯拉松在干擾撒旦「哥哥!..救我…」柯拉松說著「柯拉松!!摁..」多佛朗明哥不敢傷害他「你給我閉嘴!!哼哼!不敢傷害自己弟弟吧~」撒旦說著「不過呢….先殺死你在說!!...你們兩個!!」撒旦的惡魔果實能抵擋很多東西。

    多佛朗明哥跟魯夫跟補不是他的對手「咳噁….」多佛朗明哥跟魯夫都被打得滿身傷「…哼..這樣下去不行!!欸!明哥你想要救柯拉松就要攻擊啊!」魯夫說「不過呢~我死…柯拉松也會死喔」撒旦說著「摁?!....你這混蛋!!」多佛朗明哥說著「該死!!」魯夫握緊拳頭,衝向撒旦。

    黑鬍子跟多佛朗明哥打起來…不過多佛朗明哥已經重傷了「欸!!柯拉松!!快點醒過來啊!!那個人士你哥哥ㄟ!!」魯夫想要把柯拉松打醒「滾!!別妨礙我」撒旦踹開魯夫「哈!多佛朗明哥你就要死定了!!」黑鬍子掐住多佛朗明哥「哼!!還沒!我一定要….把柯拉松就出來!!」督佛朗明哥推開黑鬍子「柯拉松!!摁!!」魯夫揍了柯拉松的臉「現在!!只有你可以救你哥哥阿!!別再被他控制了」魯夫伸出拳頭「哼哼~混小子」撒旦掐住魯夫「你玩夠了吧!」撒旦笑著「暗黑魔劍!」他拿出一把貝暗黑氣息污染的劍「哼!!」魯夫失去過哥哥他懂這種痛哭…他不希望連其他人也感受這種痛苦。

   

    「五色線!!摁….亨咳噁…」多佛朗明哥忍著痛「摁?!那是甚麼??」突然…「撒旦大人!!」撒旦的部下將身體帶來了「正是時候~這個我也不需要了…不過我也滿喜歡這身體的」撒旦離開了柯拉松的身體,回到字的身體裏頭。

    多佛朗明哥現在離柯拉松和魯夫有一段距離「摁….亨…」柯拉松緩緩地醒來「柯拉松!!你醒了!!快!明哥有危險了!!」魯夫抓住柯拉松的手「什…诶?!」魯夫抓住他的手立刻跑過去。

    「哼哼!多佛朗明哥…我等你很久了」撒旦說著「亨…我弟弟在哪…」多佛朗明哥說著「哼哼~你弟弟啊?我滿喜歡她的身體…真溫暖」撒旦說著「哼!!你把我弟弟怎麼了!!」督佛朗明哥說著「只不過是給了他一點黑暗力量之後還能都我得手下呢~」撒旦竊笑著「你媽的混蛋。」

    不管多佛朗明哥怎麼打…撒旦都會立刻治癒回來…根本沒用阿。

    「亨…亨」柯拉松和魯夫就快到那裏了「看到了!!」柯拉松看見了多佛朗明哥「摁?!」

    「去死吧…逆這個破壞狂」撒旦舉起不可視之手「…」多佛朗明哥也放棄了。

    「不要…住手啊!!!!!!」柯拉松對著那裏大喊,也就在這事後柯拉松的霸王氣色出現了「摁?!甚麼??」撒旦被他干擾到「柯拉松??亨…這小子終於學會了阿….」魯夫立刻把柯拉松丟去那。

    「多佛!!」柯拉松流著淚看著多佛朗明哥「哥哥沒事….柯拉松你呢?」多佛朗明哥摸摸柯拉松的頭「我也沒…摁?!...亨」講道一半突然…柯拉松的胸口被東西刺穿了「噁!...痛…」正重心臟,柯拉松往前倒「….柯拉松?!」多佛朗明哥被那一課嚇到了「柯拉松??....別騙哥哥了…羅西?」多佛朗明哥拍拍他「….」柯拉松的心跳已經停止了「摁?!....柯拉松…別丟下哥哥一個人…柯拉松!!」多佛朗明哥因為是去柯拉松的痛苦,┼阿將附近的房子都覺醒了「摁?!....柯拉松…,┴以這渾蛋…為什麼破壞別人的家庭!!!」魯夫說著,他伸出拳頭要揍撒旦「…羅西…」多佛朗明哥心痛地哭著,突然畫面一閃「摁?!...甚麼?羅西呢?」原來多佛朗明哥剛剛….「哥哥!你沒事吧!」回到上一步去了?!「摁!對剛剛…」多佛朗明哥立刻推開柯拉松「摁?!哥哥??」正好多佛朗明哥抓住暗黑劍。

    「哎呀呀…真快呢!」撒旦說著「亨…看著呢?!」督佛朗明哥立刻搶過劍…插進撒旦的胸口「甚麼?!你!!!」撒旦不希望自己一個人死去,他也將柯拉松推懸崖「摁?!...哥哥?」柯拉松掉了下去「羅西?!!放開!!切割線!」多佛朗明哥切斷撒旦的手。

    不料…柯拉松已經掉入地面「羅西!!」多佛朗明哥立刻下去「…羅西!!羅西!」多佛朗明哥說著「摁?!....咳…哥哥..」柯拉松只有微微吐血擦傷「哥哥你沒….摁?!血!」柯拉松摸到多佛朗明哥的腹部有血「沒…沒關西…」多佛朗明哥說著「哼!我帶你離開」柯拉松扶著多佛朗明哥「不會讓你們逃的!」黑鬍子大喊。

    「哥哥就快到了!!」柯拉松說著「你好重啊!」他很吃力「抱歉….」多佛朗明哥張開眼睛「沒關西!就快到…摁?!!」突然柯拉松推開多佛朗明哥「羅西?摁?!!!」柯拉松被黑鬍子次種胸口「哈哈!」黑鬍子笑著「柯拉松!!」多佛朗明哥大喊「剩下你一個人了!!」黑鬍子走向多佛朗明哥「不!你錯了!別小看海軍!蹦!!」柯拉松站起來對著黑鬍子的腦袋開槍「你沒事吧!!」多佛朗明哥說「沒事…剛剛黑鬍子次到的是槍背….」柯拉松繼續多佛朗明哥離開「哼...該死..,通通都給我死!!」就快死的撒旦說著「多佛,我們要到了!!你在...」「摁??多佛??」突然多佛朗明哥表現出痛苦「怎麼了??」柯拉松說著「好痛!...哈啊!心..心臟」撒旦捏著他的心臟「心臟?....摁?!」克拉松拉開多佛朗多佛朗明哥的襯衫,胸口那不段出現黑紫色的圖案「摁...咳...咳噁!...」多佛朗明哥咳出黑色的血「....痛...」多佛朗明哥抓緊外套「啊!...我不懂醫學.......怎麼辦?!....」柯拉松很緊張「...啊!羅!!」柯拉松立刻打電話給羅。

「你在哪?!」柯拉松說著「....等等...看到你了!!」羅跑像柯拉松,不過還有一段距離「...哼!......哼..摁!!」突然多佛朗明哥睜大眼睛「摁??怎麼了哥....」柯拉松拍拍多佛朗明哥肩膀「....」多佛朗明哥卻沒反應「....哥哥??你騙我的吧?....哥....」柯拉松將手伸到多佛朗明哥的鼻子前「摁?!...哥哥!!哥哥!!!...醒醒!!」柯拉松搖晃著多佛朗明哥「....哼」多佛朗明哥的魔鏡掉了下來「....哥哥!!!!」柯拉松大喊,他的身旁立刻出現一圈音屏障「摁嗚?!什麼?」羅被震開「....柯拉先生...」羅想前進卻被震開「嗚!!哥哥...」柯拉松抱緊多佛朗明哥「...柯拉先生!!你先冷靜下來」羅伸出手「.....摁?!別碰他!!!」柯拉松瞪了羅一眼,羅立刻被震開「這樣下去不行!!」羅說著「.....魯夫!!!」羅大喊。

「....嗚!!」柯拉松不停的哭著「....這下怎麼辦?柯拉先生根本不讓我靠近!」羅說著「我試試看!!橡膠!!!」魯夫伸出拳頭「摁!!你們.....奪走羅西的父母,哥哥,臉羅西的生活頭要干擾嗎!!!」柯拉松放下多佛朗明哥,他體內有殘留的黑暗力量,跟靜默果實合體「...什麼?不是得!!柯拉先生!不是我們!」羅喊著,但沒用....柯拉松的心領已經受創「.....音爆呵呵...呵」柯拉松已經瘋掉了「啊!...好痛!耳朵」大家都把耳朵嗚起來「不要!不要在破壞!!我的家庭!!」柯拉松越憤怒身上的黑暗氣息越重「啊!!羅!!柯拉松這樣下去會死的!黑暗能量過多」魯夫說著「可是.....」羅不敢傷害柯拉松。

「.....摁...」多佛朗明哥...緩緩張開眼睛......不知道為什麼他醒來了「....羅西....」多佛朗明哥站了起來「....嗚!!...」柯拉松摀住臉哭著,突然多佛朗明哥從後方抱住他「嗚....摁??...哥哥??」柯拉松知道這力道這溫暖度「多佛!!!」柯拉松他黑暗氣息立刻停止「柯拉松....你別在破壞下去了........這不是你...,哥哥要乖巧懂事的羅西南迪...」多佛朗明哥說著「摁!...好!」柯拉松閉上眼睛流著淚,多佛朗明哥,也用覺醒將海軍重建,身上的傷還在復原,一切又變得和平。

哥哥生日快樂

    受傷過了第一個禮拜「恩….柯拉松呢?」多佛朗明哥鄒到餐館「啊!少主柯拉先生已經吃飽了….他說要去向日葵花園想東西」BABY-5說著她端了多佛朗明哥的中餐「…不過多佛,你今天怎麼這麼晚起?」托雷問「恩?....睡過頭...」多佛朗明哥吃起中餐。

    「啊?!!想不到」柯拉松躺了下來「好煩啊!!....亨」柯拉松說,他緩緩閉上眼睛「亨…好吵….,靜默!」柯拉松想休息,不想要有吵雜聲,不久也睡著了「恩?」路過的多佛朗明哥看見柯拉松「….柯拉松,別睡在那」多佛朗明哥用平常聲音說著「呼….」柯拉松完全聽不見「…亨…柯拉松??」多佛朗明哥走了過去「柯拉松??靜默了嗎?...」多佛朗明哥蹲了下來,貼近柯拉松的臉龐「…恩..嗯」多佛朗明哥吻了柯拉松「嗚...嗯…?」柯拉松醒來「嗯….哈,醒啊?恩」多佛朗明哥指耳朵「…..解除!..怎麼了?」柯拉松坐了起來「別在這裡稅….要睡回房間」多佛朗明哥說著「喔….那個..」柯拉松伸出手「摁?」督佛朗明哥回頭,他突然看見柯拉松的眼睛變色了「…..摁?!...怎麼了嗎?」柯拉松突然回神說「…那個..眼睛…」多佛朗明哥沒有多想「恩??....走吧!我們回…」「摁?!」突然柯拉松的心臟感覺像是被捏緊一樣的感覺「摁!....啊哈!」柯拉松倒了下來「可拉松???」多佛朗明哥立刻回頭「好痛!....哈啊!...啊..」柯拉松開始傳氣「摁?!...」突然柯拉松的手中出現黑紫的氣息「難道你身上的撒旦氣息還沒消失?」多佛朗明哥說著「哥..哥哥….好痛!摁!...啊!」柯拉松快要翻白眼了「柯拉松!!...摁!!」多佛朗明哥抱住柯拉松「痛….嗯..呃」柯拉松嘴邊流出血「恩…亨………..」柯拉松突然閉上眼睛「柯拉松??」多佛朗明哥停了下來「….心跳?」多佛朗明哥立刻放下柯拉松,幫他人工呼吸「摁!!嗯….摁!!柯拉松醒來!!」督佛朗明哥說著「…..哈啊!!」柯拉松突然醒來嚇到多佛朗明哥「啊?!.....還好嗎?!」多佛朗明哥拍拍柯拉松得背「不太舒服…」「啊!...我得快點回去」柯拉松說著,他忍著痛爬起來「別逞強」多佛朗明哥,站了起來,抓住柯拉松的手臂「摁??....」柯拉松立刻停下來「沒關係的,哥哥,我只是要回去而已」柯拉松說著,甩開多佛朗明哥的手。

「....啊啊啊!!!東西呢!!」柯拉松準備好的禮物不見了「...去哪了?!」柯拉松不停的找「...在哪!!」柯拉松不可能弄丟的!那是自己親哥哥的生日禮物欸!「啊啊!....慘了..哼.....」柯拉松躺在床上「....摁?」柯拉松看到桌上還有一點緞帶足夠綁個蝴蝶結「.....唉,至少也要給個禮物....」柯拉松說著走,走了出去。

「.....摁?你今天怪怪的」多佛朗明哥說著「沒有啦....只是有點累」柯拉松說著「的確...看得出來,你要不要休息??」多佛朗明哥問「我等一下就去休息~」柯拉松立刻吃完今天的晚餐去休息。

到了隔天「...哈啊...」多佛朗明哥剛起床「哇~生日快樂!多佛朗明哥少主!」唐吉訶德一家都幫多佛朗明哥慶生「哎呀呀...你們一直在準備啊!」多佛朗明哥拿下肩膀上的彩帶「是啊!多佛!準備很久呢!!」拉歐G說「哈哈...那麼我可以拆禮物??」多佛朗明哥說著「當然!」大家拿出禮物「....哼哼~」。

多佛朗明哥,收到迪亞蔓蒂的一把劍,托雷送的,唐吉訶德家族相框照片,BABY-5送的魔鏡布,德林杰送的新尖頭鞋很多很多,唯獨柯拉松沒拿禮物「那個....抱歉哥哥...你的禮物我弄丟了......那個...」柯拉松很害羞的在脖子上幫上蝴蝶結「...哪個,我就是禮物......一個希望可以一直待在哥哥身邊的禮....摁?!」多佛朗明哥抱緊柯拉松「沒關係...我喜歡這個禮物,很喜歡」多佛朗明哥說著「親一個!親一個!!」其他人說著「.....啾!」柯拉松親吻多佛朗明哥的臉頰「哼~傻瓜」多佛朗明哥扶著柯拉松的後腦勺「嗯!....」直接吻上口。

 

    回到房間後「....明天是不是要去開...七武海會議??我可以去嗎?」柯拉松整理多佛朗明哥的桌子「....恩可以,別亂跑...」多佛朗明哥正看著書「....摁,謝謝...哦?...」柯拉松突然覺得身體輕鬆多了「不過呢!你只能在我旁....」突然多佛朗明哥停下話語「你旁邊嗎?沒關...摁?!」突然多佛朗明哥抓住柯拉松的手臂,把他往床上推「嗚摁?!....怎麼了?!」柯拉松說著,紙張,和書散落移地「....哼~.....摁」多佛朗明哥用線線纏住柯拉松的手「.....多佛你要幹嘛??現在大白天欸!」柯拉松很緊張「....誰跟裡說,我是你哥哥??」多佛朗明哥拿下墨鏡,柯拉松立刻知道是誰「....撒旦?!你!」難怪剛剛柯拉松會覺得變得輕鬆「....呵呵~我無聊了,那就你來陪我玩吧!」撒旦拉開柯拉松的褲子拉鍊「欸!你!!嗚!....」他撫摸柯拉松的性器「嗚!....哈..住手!」撒旦掏出自己的性器「等等!!啊....出去......痛...哈啊」他插進柯拉松的體內「出去!....好痛......」柯拉松流下淚水「....哼哼~閉嘴!」撒旦說著「啊...哈啊......好痛...好粗」柯拉松說著「哼哼,這是你自己親生哥哥的!不管我的事,摁!」撒旦大力的插進去「哈啊!....出去!...痛...好痛.......啊...不要.....住手」柯拉松說著,他咬了多佛朗明哥的手「...摁!哼~咬我是吧!....摁!摁!」撒旦狠狠的插更裡頭「啊!....啊!!....」柯拉松射了出來「....這麼快啊~哼哼~硬了呢?」撒旦套弄柯拉松的性器「哈啊...住手...嗚!手...拿開!」柯拉松紅著臉「哼~妳臉真紅啊!你很舒服吧!別裝了」撒旦正在找能讓他舒服的地方「....怎麼可...哈啊..」「找到了~」撒旦笑著「....不要!...,啊啊..哈啊!....多佛...」柯拉松心理念著「...請你醒過來...哥哥」柯拉松說著。

「....摁?!」多佛朗明哥似乎聽見柯拉松說得話「摁?!..柯拉松.....我剛剛怎麼了」多佛朗明哥說著「沒有....是撒旦做的...」多佛朗明哥解開柯拉松手上的線「摁...哼」柯拉松擦乾眼淚「抱歉,我一定是太累....才被」多佛朗明哥說著「沒關係....摁!...」柯拉松走路都不穩了「....還是很痛嗎...要不要休息」多佛朗明哥扶著柯拉松「….」柯拉松眼角還有淚水「真的….沒事嗎?」多佛朗明哥走了出去…給柯拉松私人空間。

    到了中午「…亨」柯拉松從房裡走了出來「摁??柯拉先生您醒了阿」BABY-5說著「摁…」柯拉松拿下帽子「要洗嗎?」BABY-5伸手「…謝謝」柯拉松走去餐館「柯拉松?你起來了啊…」迪亞曼蒂說「恩…」柯拉松看起來很沒精神「….恩」不過大家都沒住意到他的眼睛「….?你去哪?」督佛朗明哥一開門就看見柯拉松沉沉的走著。

    「可憐的天龍人~母親喪命,父親被哥哥殺死~生長在貧民區,你的人蔘真可憐啊~」「別再說了….」柯拉松說著,不過他很像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真的好可憐!!沒~人~愛~」撒旦不停的說著「別說了!」柯拉松握緊拳頭「柯拉松??」多佛朗明哥伸手要拍拍他「好可憐哦~羅西南迪」「閉嘴!!!」柯拉松大喊,立刻他身旁的人都被霸氣給嚇到「摁??柯拉松怎麼了??哥哥說錯什麼??」多佛朗明哥伸出手「摁?!」卻被柯拉松抓住「別碰我!....」柯拉松瞪著多佛朗明哥「摁!....哼..我弟弟呢!」多佛朗明哥覺得不對勁「我就是你弟弟!!」柯拉松睜大眼,走了出去。

「多佛...剛剛....柯拉松的霸氣裡帶著奇怪的氣息...」托雷說著「摁,我有感覺到...」多佛朗明哥說著「.....還是讓他靜一靜好了」多佛朗明哥說。

「....怎麼了~羅西,你快樂的家庭去哪了??」撒旦不停的在他腦海裡說著「閉嘴!!我求你....」柯拉松蹲下來「...哎呀~真可憐...」撒旦說著「....閉嘴,別再說了.......」柯拉松流下淚水,他摸著左右頭「啊啊啊!....嗚...」柯拉松的背景真的很悲慘...

「....摁...柯拉先生怎麼...」BABY-5看見,立刻去向多佛朗明哥報告「是嗎?......哼」多佛朗明哥打算去找柯拉松。

「嗚!....閉嘴...我不想聽.......」柯拉松眼眶都紅了「....哈哈!你明明就很.....」「摁?!...」突然有一隻手抓了柯拉松的手臂,撒旦的聲音立刻消失「嗚??....多...多佛...」柯拉松露出痛苦的表情「怎麼了...別哭啊....」多佛朗明哥說著「嗚!....你可以...不要離開我嗎!...」柯拉松蹲了下來「....哥哥不會離開你啊?怎麼了嗎?」多佛朗明哥說「你只要消失在我身旁......撒旦就會出現...我真的累了....我不想在聽他說過去他往事....我..嗚.....」柯拉松摀住臉不停的掉淚「....羅西...,摁...走吧!」多佛朗明哥牽住柯拉松的手「我們回去...」多佛朗明哥說著「.....嗚..摁...」柯拉松點頭。

柯拉松已經在放裡休息了....多佛朗明哥在一旁看書「....」多佛朗明哥本來就不是個,愛打架的男人,因為他只要動動手指上的線條,幾乎敵人都滅亡,多佛朗明哥也是個很有氣質的人,吃飯還要用毛巾掛脖子,還有,誰會隨身掛著羽毛大衣啊「....嗚!..」柯拉松又做惡夢了「.....摁..哼...」多佛朗明哥握住柯拉松的手,柯拉松立刻平靜下來「....亨..」柯拉松翻身張開眼睛「….?我吵到你了嗎?」多佛朗明哥說著,他拿下墨鏡「沒有….」柯拉松說,聲音聽起來很累「恩….哼!」多佛朗明哥躺上床「恩?」柯拉松疑惑了一下「好了!睡吧~哥哥就在旁邊~」多佛朗明哥抱住柯松「亨~」柯拉松笑了笑。

    到了隔天「亨…」已經到了海軍「戰國!!...摁?!」柯拉松跑著確…「羅西!!」跌倒了「….」多佛朗明哥看著「好久不見!你跟天夜叉一起來的嗎?」戰國摸摸柯拉松的頭,問著「是阿~」柯拉松笑著「還是比較習慣沒有化妝的你」戰國說「恩嗯!」柯拉松說完便回到多佛朗明哥旁邊。

    「摁?柯拉松也來了阿??」女帝問「噓!」多佛朗明哥說著「恩…」柯拉松正靠著多佛朗明哥的肩膀休息「....好的,我相信羅西是不會把七武海的事情告訴其他人的」戰國元帥說著,他開始報告「多佛朗明哥?羅西你有招做對吧?」戰國問「有...他吃下去了」多佛朗明哥說「這是怎麼回事」鷹眼問「其實是我拜託多佛朗明哥做這件事的」戰國元帥說。

「哼...你們也知道,現在我弟弟體內裡頭的撒旦依然存在...我不希望他傷害到我弟弟,我也不希望撒旦翻過來傷害我的家人....而且...撒旦的惡魔果實加上柯拉松的惡魔果實....可以讓我們立刻死亡.....根本就是定時炸彈,我現在只要一離開他,撒旦就會佔用他的身體...,只有我可以讓柯拉松感受到安全感」多佛朗明哥摸摸柯拉松的臉頰「所以剛剛柯拉松的水裡頭有安眠藥??」女帝問「是的...只有半個小時時間」多佛朗明哥說。

「...好了...我們先離開這裡,等撒旦上了羅西的身體再回來」戰國說。

「......哼」多佛朗明哥嘆氣「....呵呵呵!」「來了!」戰國元帥說「.....呵呵呵呵...你們叫我出來幹嘛??」撒旦說著,他大剌剌的坐在椅子上「....嘖」多佛朗明哥都快看不下去了「...請問,你的身體在哪??」戰國元帥問「...哼哼,早就被毀了」撒旦說「...嘖!我說你,這樣子玩弄別人的弟弟你知道哥哥的感受嗎!」多佛朗明哥握緊拳頭「呵呵,我當然知道~因為....我殺死了自己的哥哥」撒旦說著「你這混...」戰國元帥拉下多佛朗明哥的手。

時間也就快到「...把我弟弟還給我!!滾出他的體內!!」多佛朗明哥說著,他真的很想揍下去「哼哼~揍啊!...嗚...」柯拉松快醒了「.....摁...柯拉松..」多佛朗明哥扶住柯拉松「....嗚...摁.....,我怎麼睡著了...抱歉啊!多佛...」柯拉松說著,他揉揉眼睛「沒關係...」多佛朗明哥說「是嘛....??你的臉」多佛朗明哥的臉頰被刮傷「啊?沒關....摁??....」柯拉松拿出OK蹦貼在多佛朗明哥的臉上「啾...,快點好哦」柯拉松還親了一下「....哼!!」女帝看見「.....摁?哼~怎麼??心痛啊?」多佛朗明哥一臉白目表情「好了...回去吧!柯拉松??」多佛朗明哥問「摁!~」回到王宮後。

大家吃完晚餐了「....呼~」柯拉松看著夜景,他喝了一點...不...他喝了滿多酒的「摁...哼..」他混沉沉的走回房間,卻沒發現自己走到的是多佛朗明哥的房間「....摁??什麼事嗎?」多佛朗明哥問「...呵..呵呵」柯拉松傻笑著「.....你又喝酒了啊...來,你先坐下,我去拿水」多佛朗明哥說著。

回來後,不了....柯拉松覺得熱...脫下襯衫了「嗚摁.....把他喝掉吧!」多佛朗明哥說著「...不,不要....」柯拉松昏沉的看著多佛朗明哥「.....嘖..,哼」多佛朗明哥很怕又做了對不起柯拉松的事「....嗚...想吐..摁,哥哥」柯拉松推到多佛朗明哥,爬到他身上「.....嗯」他吻住多佛朗明哥「嗚,哈....算了...,摁!」多佛朗明哥反壓柯拉松「嗚?...哼~」柯拉松傻笑著「....嗯..」多佛朗明哥親吻柯拉松「嗚.....嗯..嗯..哈啊!嗚...」變舌吻了....「...哈啊...」不過多佛朗明哥只會親吻柯拉松,不會對他身體其他地方下手「嗚..呵呵...」柯拉松笑著「....嗯..嗯」多佛朗明哥含著水「嗯!...嗚...滴」多於的水從嘴邊流出「嗚!哈...!」柯拉松喘著「...你該清醒...嗯!」多佛朗明哥再次「....嗯!...嗚..嗚.....哈啊!」柯拉松似乎清醒了「呼..哼...哼」他紅著臉「....哼....」。

柯拉松走到餐館拿水喝「哼....哼..嗯」柯拉松喘著,他很激動。

    「摁...哼!」柯拉松扶著桌子「咳!...嗚..哼..」柯拉松開始頭暈「...嗯!噁!...」柯拉松吐出黑色的液體「咳咳.....嗚...多..多佛...」柯拉松坐在餐館角落「...呵呵呵!你的身體就快要屬於我了!」撒旦說著「閉嘴!...我不想聽!」柯拉松說著「摁?你說什麼??摁」撒旦的靈魂走了出來,他站在柯拉松面前「摁!住手....嗚!」撒旦親吻柯拉松「嗚!...咳噁!」柯拉松咳出血「還想反抗嗎?」撒旦掐著柯拉松「拜託不要....嗚!咳噁!...哼..哼」柯拉松趴了下來,地面都是血「乖乖睡吧!....羅西南迪~接下來~交給我就夠了!」撒旦說著「摁...哼....哥..哥哥.......」柯拉松閉上雙眼...昏迷過去。

「摁...哈啊~...摁?」BABY-5凌晨起床「摁??啊啊!」他看見柯拉松都在哪立刻去叫多佛朗明哥「什麼?!」。

多佛朗明哥立刻過去「柯拉松!!柯拉松!!」多佛朗明哥抱起柯拉松「....醒醒!...去請醫生來!!」多佛朗明哥說著。

不過每個醫生都說「啊!我不要幫他看....對不起!!國王殿....」「吵死了!!!我弟弟不是怪物!!」多佛朗明哥直接了解他們「柯拉松....哥哥會幫你的!」多佛朗明哥說著「....摁!...哼哼哼.......多佛朗明哥?」柯拉松突然醒來「撒旦!滾出我弟弟身體!」多佛朗明哥說著。

「....呵呵,不過呢..你弟弟已經受不了了呢~」撒旦說著「什麼意思!!」多佛朗明哥說「簡單來說,我昨天就已經將你弟弟的靈魂帶走了,就是殺了」撒旦笑著「你!!少騙人了!」多佛朗明哥握拳「把.....把羅西!還給我!!!」多佛朗明哥憤怒的走向撒旦。

「....摁!!」突然多佛朗明哥跟BABY-5到了撒旦的世界裡,多佛朗明哥看見柯拉松被銬住在牆上「...羅西!...」多佛朗明哥說著「哼哼哼,這是我的世界!你是不可能打的贏我的」撒旦說著「....該死的,少主請您小心」BABY-5掩護多佛朗明哥。

「...不過呢!...我需要某人的惡魔果實能力」撒旦走向柯拉松「喂!!!不准你動他!!」多佛朗明哥說著,他正要衝過去時「摁!什麼??」腳被東西抓住「呵呵.....」撒旦伸出手,抓住柯拉松「...摁..」柯拉松還在半昏半醒「....羅西!!醒來!!」多佛朗明哥在這世界無法使用能量。

「你的惡魔果實我就接下了!」撒旦張開嘴「不要!!」多佛朗明哥一氣之下踹開手衝向柯拉松「.....嗯.....呵呵~~好了死了」撒旦說,多佛朗明哥卻來不及....「...摁......柯..拉松...柯拉松...」多佛朗明哥根本沒碰到柯拉松,柯拉松的靈魂就離開了。

「弟弟.....弟..」多佛朗明哥滴下淚水「把柯拉松還給我!!!哦啊啊!」多佛朗明哥衝向撒旦揍過去「哼哼!摁!!」撒旦反而揍了多佛朗明哥「嗚!哼!!!柯拉松...」多佛朗明哥滴著淚水不停的反抗「辦不到的事就別逞強!!」撒旦踹了多佛朗明哥的腹部「噁!...哼!那….科ㄌ松不希望你殺他你還殺!!」多佛朗明哥哭著「我唯一的弟弟….我以經沒有親家人了…為什麼你還要破壞我的家庭!!!我到底做錯了甚麼!!」多佛朗明哥狠狠的垂了地面「哼!你真的有對你弟弟好嗎?你自己想想看」撒旦說著。

    「……摁?!....沒…沒有」多佛朗明哥說著「對啊!你8歲拋下他…他被海軍救助…當臥底就為了讓你敢善態度反而被你殺死….他需要你時…你卻都不再他身旁,你敢說對她好?」撒旦笑著「真可笑!」撒旦抓起多佛朗明哥的頭髮「哭啊!!哭也沒用!你弟弟回不來了!摁?!....」「別碰少主!!」BABY-5對撒旦丟鞋子「啊!都忘了有你!」撒旦說「…..恩?別傷害我家人」多佛朗明哥抓住撒旦的腳「…..」。

    「難道就真的沒有用了嗎!!我不想失去弟弟….我後悔殺死家人….我後悔…沒有….」「哥哥…」突然多佛朗明哥看見了之前自己不再科ㄌ松都在家裡做的事「摁?!」BABY-5也拖住撒旦。

    「哥哥…你為什麼出去都不說去哪…我好孤單喔…」柯拉松縮在床上「柯拉松…」督佛朗明哥一直看著「哥哥….為什麼我生病你都不待在我身邊…」科ㄌ松所有痛哭都在這「哥哥…為什麼你要殺死父親….哥哥為什麼….為什麼」柯拉松說著「柯拉松…..哥哥錯了….真的知錯了「哥哥....對不起,柯拉松沒有好好保護身體..」柯拉松的靈魂抱著多佛朗明哥「不,哥哥不好...,哥哥會幫你逃回來!」多佛朗明哥集中精神,不斷的想「...哼!撒旦!!五色線!!」多佛朗明哥直接衝過去攻擊他「...摁!什麼!!咳噁....」撒旦的胸口被抓傷。

過不久「哼哼,這麼想殺我,唉」撒旦的確要被打敗了「把柯拉松還給我!」多佛朗明哥抓緊撒旦的衣服「....哼哼,他已經死了,我怎麼還呢!」撒旦竊笑著「....你!!」多佛朗明哥準備走下去時「不過呢!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吧你弟弟還給你,不過,柯拉松會一直沈睡不醒,直到那天...呵呵」撒旦笑得更誇張「什麼事!」多佛朗明哥問「當然就是!!......把這朵花....送給我的老婆...,幫我跟她說,我過的很好」撒旦原來也有心愛的人。

    「我…不答應!!你毀了我的人身我也要毀了你!!」多佛朗明哥直接將手刺進撒旦的心在中「噁!!!混帳!!卑必…」撒旦倒了下去…也回到了原本的世界,BABY-5依然倒在那。

   

    「亨….摁?!柯拉松」多佛朗明哥抱住柯拉松「咳噁……哥…哥..」柯拉松竟然還有最後一口氣「柯拉松….別說話…別浪費體力」多佛朗明哥屋柱柯拉松的嘴「不…不用..了摁!...」柯拉松拿開多佛朗明哥的手「不說了….別裡開哥哥….」多佛朗明哥哭著「多佛….別…別哭…摁!咳咳…呃…」柯拉松口中吐出寫「亨…別死!!」多佛朗明哥說著「…羅…羅西…好高興…..哥哥…願意陪著…羅西…恩」科ㄌ松從口袋中拿出海軍的槍…「哥…哥..可以幫…摁!...噁!....幫我…保管嗎?」柯拉松說著「好…願意!拜託你別死!!」多佛朗明哥哭著,痛哭「傻瓜哥..哥…….柯拉松…..一直…一直….都在…」柯拉松伸出手「亨….弟弟…」多佛朗明哥已經傷心無力了「羅西…亨~….亨…一直…都會…愛著…..哥哥….多佛….朗……明……..亨」柯拉松段下最後一口氣「啊!!!!....羅西南迪!!」多佛朗明哥的憤怒讓整個小島都開始晃動。

    「怎麼了!!小島在….」居民都被嚇醒了「摁!!你們看!!」大家看向王宮,王宮不斷地冒出霸氣「國王殿下….怎麼了嗎?」居民說著。

      「摁?!多佛!怎….柯拉松…」家人全部跑來,看見多佛朗明哥痛苦的哭著,抱著死去的柯拉松「摁?!啊!!!!!滾開!!!!」多佛朗明哥大喊…身邊的絲線將整個王宮寶圍起來「不准任何人靠近!!!」多佛朗明哥似乎變了一個人?!「少主大人!!」其他人被困在外頭「柯拉松….現在只剩下…你跟哥哥了….我們有好多話可以慢慢聊喔」督佛朗明哥將右手放在心上「讓哥哥去陪你….」在多佛朗明哥正樣自殺時。

    「天夜叉!!你幹甚麼!」被一笑大將攔下「放開我!!!柯拉松」多佛朗明哥被海軍發現有精神上的障礙所以立刻趕來,也幫柯拉松安排了葬禮….

    「亨….柯拉松….」多佛朗明哥也來參加了「我不能…..不能….」多佛朗明哥真的很傷心「少主….」唐吉訶德一家都來了「從今天開始!!部諄有任何人取笑唐吉訶德一家!!」多佛朗明哥下了令。

    「柯拉松…哥哥..永遠記住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